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四四章 建立呼伦城

第一百四四章 建立呼伦城

依着方羽原先的心思,便是在草原上招一些马匪或是一些愿意去大宋的人员充实自己的队伍,然后从高丽强行打开一条道路,从海上回到大宋去,然而计划不如变化,方羽没有想到,这时候的草原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民族,更没有一个国家的概念,而且这时候的汉人,在草原上的人眼中还不是那下等人,是这时候草原上的人仰望的上等人,是富裕的天朝上国人,所以,这时候草原上的人并不排斥投靠到汉人的旗帜下,只要这个汉人是个让人崇敬的勇士,他们也会同样的承认这个汉人为他们的头人,当方羽他们这些人展现了自己的强大实力后,那些在夹缝中生存着的小部落倒是愿意跟随着方羽以求得更好的生存空间,以至于让方羽都没有预料到,自己手下的实力会在短短的时间里激增至有八千人的可战之士,这样的一个结果,也让方羽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否该按原计划走下去,早点儿回到大宋,方羽也不是一个全然冷酷无情的人,看着聚到了自己手下的那各个部落那数万的女人,老人与小孩,方羽狠不下心来弃他们不顾,因为这些人已是他的手下,就因为这,方羽不得不想办法为这些人弄上一块安身立命的地方,而这一条道路,方羽走上了,却是越走越远。

要想有安身立命的地盘,就必须从别人的手中抢过来,而抢地盘就会有战争。要想在战争中取胜,又必须得不断的壮大自己地实力,才能在不断的战争中走向最终的胜利,这就是一条不断往下循环的道路,方羽走上了这条道路就再也不容易离开了,对于这一点,方羽并没有一个很明白的认识,他现在只是一种本能的往前走着。从抢地盘开始起。

这抢的第一块地盘就是女真人达尔罕他们生存的地方。对于抢夺自己族人生存地地方地这些人。达尔罕自是非常地痛恨,所以尽管方羽给与了达尔罕强大的压力,达尔罕还是倔犟的抬起头对方羽道:“你休要罗嗦什么,要杀便杀,我是不会投降你的。”

“很好,那么我再问你,怎样你才会投降。难道你一点儿也不再乎你的族人吗?”方羽收回了自己身上的杀气,转而平静的问道。

“哼,你休要假惺惺地哄人,我说了不降你就是不降你,与其做了你们的奴隶,还不如死了的痛快。”达尔罕仍是瞪着他那一双大眼道。

“那好吧,我现在放了你,我们再打过。这次。我们这边五个人,你们出五十个人,谁输了谁就要做羸家的手下。你敢不敢比试过?”方羽也不强逼达尔罕,他要让达尔罕彻底的输的心服口服,从而真心的归顺自己,因为只要有了第一支投靠的女真人部落,后面要让其他地女真人投降就要相对容易地多,因为有了达尔罕前面的这个例子,对后面可收降的女真人在心里上更容易具有较强地说服力。

达尔罕从懂事起,就以勇士自居,加上性子有些倔,对于战斗他是从来都不知道退缩的,方羽一句很轻视的问话,让达尔罕这种以勇士自居的人不得不应战,当下道:“好,你这般说的,若是反悔怎办,我族中尽是勇士,你们五个人是非输不可的,别到时反悔。”

“我现在手下有着几万人,我做为他们的首领,岂能自食其言。”方羽神色淡然的说道,带着一丝丝的轻蔑以及一种理所当然的霸道。…

安三上前又将达尔罕松了绑,这达尔罕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道:“那好,我看你也是一个勇士,想来不会自己污了你的名头,我与你们再比一场,你们输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你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吧,我要再输了,我也没脸皮再说什么,降了你就是。”

方羽一听达尔罕的话,心想这厮也不是很傻嘛,便道:“那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你回去选好人来吧,大家都是勇士,说话自然算数。”

方羽给了达尔罕一匹马,让他骑了回去,那达尔罕回了自己的队伍,也不敢掉以轻心,将自己族中最好的四十九人选了出来,在阵前列好队伍,方羽这一边,自然是欧阳春,徐庆,展昭,白玉堂加上方羽自己这五个人,也催马上了阵前,达尔罕看到方羽这边五人中就有三个英俊的小白脸,想到方羽的厉害,心中不禁嘀咕道:“难道现在世道变了不成,都是小白脸的厉害起来了,听人说南方的那些个汉人都是长得很文弱的小白脸,怎的这些人又俊又厉害的,难不成传闻都是错误的,哼,哼,是了,这事儿好象是那些契丹人说的,想来真是那些契丹人故意说来骗人的。”

要说达尔罕的心中还真是怕了方羽,当然,他怕了方羽可不代表他就会怕了

,所以他第一个时间便挑上了看上去很弱的白玉堂,唇红齿白的象个小姑娘,当双方冲到一起的时候,达尔罕直接找上了白玉堂,手中的那根铁棒砸向白玉堂时,达尔罕心中还想着,这个小白脸手中的一把刀看上去没多少份量,想来应该是没有多大的力气才是,自己这一棒总该把他砸的受不了吧,铛的一声,两件兵器撞在了一起,各自身下的坐骑向后倒退了几步,达尔罕再一看自己的铁棒,差点儿哭了,他没有想到白玉堂手中的是把宝刀,这一刀,几乎要把这根达尔罕用了十来年的铁棒砍断,这根铁棒对达尔罕来说可是个宝贝,在这种落后的地方,铁器这种东西可是很少的,不象中原,技术先进,到处是铁,本来若是能自由流通的话,达尔罕也不会把一根铁棒当宝贝。但铁这种东西在冷兵器时代属于战略物资,辽国是禁止铁的自由流通地,这就造成了北方这些部落能拥有的铁很少,而达尔罕领导下的这个小族更是一个穷族,整个族中也没有几根铁家伙。

却不说达尔罕心痛着他的铁棒,白玉堂也不会由着达尔罕发呆,手中的刀一刀削出,虽然没有尽力。但这一刀的气势却仍是十足。速度也极快。达尔罕见躲闪不开,只得挥出铁棒招架,却不想白玉堂手中的刀微微偏了一点方向,一刀又正砍在刚才的缺口上,顿时将那根铁棒砍断,而刀势并没有衰弱多少,直奔达尔罕地面门而来。达尔罕地心中一凉,只道我命休矣,却觉刀风从他地脸上刮过,在他愣神的时间,看到一偻发丝从他的眼前飘过,随后被白玉堂反转刀背,一下将达尔罕拍下了马,白玉堂既然知道方羽想要收服这些人。自是不能杀了他们。是以白玉堂也没有尽自己的全力,刚才一刀时,只是凭着手中的宝刀取了个巧。

达尔罕摔落马下。心中哀嚎不已,他这会儿非常的后悔,不该挑上这种小白脸做对手的,心中还不由地想到,这汉人中的小白脸果然都厉害着,落下马后,好在他的身上没有伤,当下一个滚儿躲开要踩到他的马蹄,爬了起来,再放眼一看,自己的手下已经大部分的落到了马下,方羽手中的霸王戟的厉害自不用说,欧阳春手中地那把刀也同样是使得出神入化,一招一个,俱被他手中地刀背拍下马去,展昭虽然比欧阳春的武艺略低一线,但他手中同样也是一把宝刀,那些人手中那劣质铁刀哪禁得起他的刀砍,纷纷失去了兵器,被展昭好整以闲地一个一个的踢下马去,这些人中,最吓人的就是徐庆,手中一双大铁锤,一锤砸出去,那是连人带兵器一块儿被砸的飞下了马,虽然徐庆已经手下留情了,但与他交手的这些女真人,无一不受了挺重的伤,对徐庆来说,他也就是用锤子轻轻的刮了那些人一下,只不过他的力气大的变态,这轻轻的一下,哪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转眼之间,达尔罕与他的手下全都落了马,这种一边倒的战斗,让达尔罕吓得有些傻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草原上那弱肉强食,弱者尊崇强者的法则这个时候在他心里起了作用,达尔罕没有做出什么抵赖的行为,垂头丧气的跪了下来对方羽道:“你们羸了,我和我的族人以后就是你的奴隶了,我达尔罕不会不讲信用的,只要你能让我的族人吃得饱,我达尔罕以及我族中的六百战士,会成为你忠实的仆人的。”

“好了,达尔罕,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用你的族人做奴隶的,你还是你们族的头人,你的战士还是归你管的,我只是要求在战斗的时候,你与你的手下战士们能成为我帐下的勇士,为我扫荡一切的敌人,现在,我很高兴你能加入到我的队伍中来,以后,我们就是在一起战斗的兄弟了。”方羽下马扶起了达尔罕,热情的说道。

达尔罕见了方羽的热情,又听到方羽说不用他的族人做奴隶,心情不由得好过多了,这个时候,方羽又做了一件让他达尔罕开心的事,送了五十头牛,五百只羊给达尔罕他们,看着这些个牛和羊,对于贫穷的达尔罕他们来说,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当下达尔罕便有些感动的跪了下来,道:“尊敬的方大人,对于你的慷慨,我与我的族人都非常的感谢你,对于你刚才的大度以及不杀之恩,我达尔罕以及我的族人将会永记在心中,我达尔罕以后也将是你忠实的仆人,愿为大人你征战四方。”

方羽拉起达尔罕,拍了拍他的肩道:“达尔罕,只在你忠心的跟随着我,最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你们女真人中的八位王爷之一的。”…

方羽见到达尔罕已经真心的投诚,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想把后世的八旗制

过来,不过不同的是,所有的蒙八旗与女真八旗中的人掌管,至于这些旗兵以后怎么用,方羽暂时还没有想那么多,反正把这些旗兵掌握在自己手中,最大的好处是说不定可以保证大宋治下的汉人文明不会被这些野蛮人摧毁。

达尔罕虽然是个野蛮人,没有什么见识。但王爷是个什么东西他还是知道地,听到方羽这句话,达尔罕更高兴了,回去后对着自己的手下大讲了方羽将给他们族人的好处,达尔罕的那些族人见到了那些的牛和羊,便也没了什么样抵触的情绪,待第二天听说展昭与白玉堂的手下那些人每个月都有二头牛与二十只羊这样的高收入,一个个都羡慕地不得了。纷纷表示希望加入这两支队伍中。方羽这个时候也不再盲目扩军了。只从达尔罕地手下招了一百人加入了飞骑营与羽骑营,后面地事情自是在这呼伦湖畔建立一个居住的地方了,在方羽的安排下,一些人进入大兴安岭中砍伐树木,一些人用这木头搭建成了一个简易的长宽各六里,高六米的城墙,外面铺上草。再在草上淋上水,利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在几万人的齐心协力下,用了半个月地时间建成了一个冰城,方羽直接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呼伦城。

看着这呼伦城的城墙终于完工,方羽也放下了心来,有了这座城,方羽相信。在这个冬季。辽国的兵马暂时就威胁不到自己手下那些没有战斗力的妇女,老人与小孩子了,自己手下的战士可以放心的慢慢将辽国来的军队磨死。

呼伦城建成后。又有两个很穷的女真小部落来投靠了方羽,这两个部落地待遇自然是与达尔罕他们地相同了,这个时候,方羽手中已有上万的可战之士,对于这草原上来说,方羽也当得起一方诸候了,直接掌握在方羽手中的是四千士兵,这其中包括那一千宋军,方羽将这四千人混编在一起形成了四支队伍,分别为飞骑营,羽骑营,龙骑营,虎骑营,所有地伍长都是由宋兵担任,飞骑营的将领是展昭,羽骑营的是白玉堂,龙骑营的是徐庆,虎骑营的是雷惊,另外,方羽给杨排凤征招了两百名健壮善射的女人,组成了一个凤骑营。

除了方羽手中直接的这四千战士外,那六千掌握在各个族的头人手中战士,方羽打算以后再慢慢削减他们的实力,目前来说还得让这些人尝得一些甜头,而这个甜头,就是方羽让这六千人分成了三个队伍,让他们去征服这附近的一些部落,原本因为辽国的高压政策,草原上与大兴安岭的各个部落基本上是相安事的,现在方羽这一来,立时打破了辽国苦心经营的各部落平衡,这些部落对于抢掠来说,有着天生的爱好,六千人马被方羽这一放出,如同六千头狼在草原上肆虐一样,所过之处,真是风云变色,凡遇不降者,这些个人不但不气愤,反而一个个兴奋的很,因为凡遇到不降的部落,对这些人来说就表示有东西可抢,有女人可得,有人可杀,有这么多的好处,这些个人又怎会不兴奋,这些兴奋,也促使这些人越战越勇,也越来越嗜血,十来天的功夫,便让他们灭了十来个族,却只收服了五个族,对于这种情况,方羽没有去管,因为他需要一群狼一样狠的人,去为他抵挡辽国的兵锋,方羽对于自己手上直接掌握的四千士兵可是珍惜的很的,他一方面狠狠的训练着这些人,一方面组织人手赶制大量的皮甲,将这四千人与马全身都给武装起来。

时间就这么转眼间过去了一个月,那六千出外抢掠的人也满载而归,这个时候,也是一年最冷的时候,当方羽以为辽兵会在春暖花开之后再来的时候,十万辽兵在辽国大将萧东宁的带领下姗姗来迟,方羽接到哨骑带回来的消息,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这辽国的耶律隆绪还真看得起自己啊,上次两万狼骑,这次竟然是十万大军,方羽心中想着,眼睛扫了一眼自己的手下一眼,不说展昭,徐庆这些不把辽兵当回事的人,那巴尔什吉,塔尔根,赤子孙,巴林左布,达尔罕等人脸上也是一幅跃跃欲试的模样,这段时间,他们这些人四处抢掠,杀出了心中的那一股子狠劲,虽然听闻辽国来了十万大军,但这些人心中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对草原上的人来说,好勇斗狠,嗜血爱杀,本就是深在他们骨子里的东西,当方羽把他们的这种本能引出来了后,十万大军在他们眼里只怕是要看成是十万只绵羊了。

方羽对众人的这种状态很满面意,当下开始给众人分派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