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四六章 乱战

第一百四六章 乱战

展昭的飞骑营出现在辽军面前的时候,有很高的军事素养的萧东宁已经明白了对方是在调虎离山,对方是想把自己的骑兵引开后,再用其他的骑兵来对付他萧东宁的步军,想到这里的萧东宁冷哼了一声,让一个传令兵给萧昌传话,让萧昌不可再派出骑兵去追击敌军,免得真个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接到命令的萧昌一方面只派手下驱赶了一下展昭他们的队伍,另一方面,派人去追回那三支派出的队伍,展昭纠缠了对方一会儿,见无机可趁,便派出手下通知其他的队伍,按第二套方案行动,集中兵力,将那已经引出的三支辽军骑军消灭掉,展昭等人跟随了方羽这么久,已然学会了运动战术的精要,每一次作战前,已习惯了制定几套相应的应对方案,怎么打,全在他们这些现场指挥人的手中。

在这种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如何围歼对方,巴尔什吉训养的鹞鹰可就派上了大用场了,巴尔什吉在接到展昭的报信后,便放出了鹞鹰,很快便追踪到了离他们最近的雷惊那一伙人,有了鹞鹰的指示后,巴尔什吉,赤子孙等四支队伍便如一群饿狼一样,向着这一个目标扑了过去,草原上这些战士的战斗力比辽兵要强上一些,在相同人数的情况下,辽兵是远不如他们的,更何况现在展昭他们的兵力超过了辽兵。

当辽兵的这支队伍地头领发现被包围了后,并没有惊慌失措。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将兵力集中一处冲击的话,对方这点儿人是困不住他们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展昭他们并没有打算与他们辽兵近身搏杀,而是充分发挥了草原战士的骑射之术,六支队伍分成两边,将那支辽军夹在中间。一路追杀下来。辽兵的那个头领。在第一轮箭雨的重点照顾下,被乱箭射杀,随后辽兵这五千骑几乎就成了待宰的羔羊,最终能逃走地不过百余人。

初战告捷地巴尔什吉等人心中高兴万分,等清点完自己这一方地伤亡人数时,巴尔什吉他们就更兴奋了,因为仅仅只有三个死在对方混乱的还击下。这点儿伤亡,自是可以不计,当下里一鼓作气,追踪上了徐庆的那一群人,这个时候,徐庆带着那五千辽兵在草原上打着转儿,正觉得十分无聊之时,见展昭他们的队伍出现。心中立时兴奋起来。率领着自己的手下反身扑向辽兵,这支辽兵队伍的头领见自己中了对方的埋伏,心知情况不妙。当下里急令手下突围,展昭他们故技重施,第一轮箭雨便重点照顾了那位头领,将这人射成刺猬一般,这一次地战斗结束的更快,更是没有逃脱一个辽兵。

战斗结束后,天已黑了下来,无法再凭着鹞鹰知道白玉堂他们的所在,白玉堂按照原定计划,将那支辽军带向远方,一路上,这白玉堂也不安份,不时的掉转方向,带着对方来回的跑动,同时又不时的给辽兵来上一箭,如此折腾到傍晚之时,辽兵的坐骑已是疲惫不堪,那个辽兵的头领这时也不得不放弃追杀白玉堂他们,带领着手下往回走,白玉堂又哪会轻易地放了他们离去,反过头来追杀这些辽兵,白玉堂他们都是人均三匹坐骑,在马地机动与后续力上远超辽军,跑不动了的辽兵骑兵简直成了白玉堂他们的活靶子,白玉堂领着手下试着攻击了几次后,见对方无力追赶,心中不禁大喜,便肆无忌惮地开始放手攻击这支辽军队伍,辽军虽然也用弓箭还击,但白玉堂他们借着马匹的冲势而抛射的箭支比辽兵射的更远一些,再加上白玉堂他们人与马均披上了皮甲,那些射到他们身上的箭支力道已弱,根本穿不透那皮甲,一时之间,辽兵只能处在任人宰割的地步,那名辽军头领见些情况,也知这样下去,自己的队伍将会凶多吉少,这人也颇有决断力,当下下令以百夫长为单位,各自散开了逃命去,如此一来,白玉堂还真不知该怎么样应付,只得将手下也散成十支队伍,杀得多少便算多少,这样一来,辽兵留下了两千多具尸体后,终于逃出了生天,这一次的战斗,也成为活着回去的那些辽兵的噩梦,从此在面对方羽他们的骑兵时,再也没有了勇气。…

看着眼前这些狼狈逃回来的士兵,萧东宁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刚一接战便损失了一万二千来人,萧东宁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他知道方羽他们厉害,可没想到方羽他们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根据这些逃回来的士兵所说,那个方羽手下足有五万骑兵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兵力,让萧东宁实在是想不明白,方羽是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队伍扩展得这么快的,要知道草原上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萧东宁被手下人的情报弄糊涂了,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些逃回来的人为了不受军法处置,在向萧东宁报告情况时,不约而同的把方羽他们的人数往高处里说,这样一来,萧东宁听到的情报就是方羽已经有了五万铁骑了,五万铁骑的实力,足以让现在的萧东宁心头发堵,如今这形式,别说去攻打人家了,就自己这支队伍能安全的退走也成了一个问题,想到这里的萧东宁,心中不知道该是退走还是继续前进。

当天的夜里,就地驻扎的近九万辽兵被对方搔扰了八次,虽然没有什么损伤,却让一众辽兵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模样,昨天萧东宁好不容易鼓起来和士气已经没有了,看着眼前的这支队伍,萧东宁很想就此退军,只是一想到耶律隆绪下的那道圣旨,萧东宁知道,如果就此退兵的话。肯定会被耶律隆绪冠上一个畏

地罪名,做为辽国的一代名将,萧东宁是十分的不愿污名。

萧东宁决心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前进,不过这时候方羽那手下的八支队伍可不会让他们就这么的轻易到达目的地,八支队伍从入个方向轮番地向辽兵进攻,都是一击既走,辽军地骑兵就是想追击都不成,这一天时间。整个地辽军队伍才走了二十里路。并且在一路上付出了近一万人的伤亡。接到手底下的人汇报上来的伤亡情况,萧东宁倒吸了口凉气,心中明白,这仗已经不用打了,自己这样下去,只怕也是一个全军覆灭的下场,对于方羽的这种战术。萧东宁心中是既佩服又惧怕,他却不知道,这种打法,来源于两百多年后,蒙古的拖雷也是用这种地战术,以八千人消灭了金国一支十来万人的军队。

萧东宁这个时候,是进不能进,退又不能退。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就地驻扎军队,严密防守着对方的进攻,同时派人向耶律隆绪求援。…

这个时候的方羽。日子却是过的不错,全部由女子组成的六百人的凤骑营,只有方羽,安三,黑子,虎牙四个男人,这六百健壮的女子,力气上比之男人并不输上多少,不但都有一手好骑术,同样也能开弓射箭,战力上来说也是不低地,也因此方羽决定带着这些人去袭击辽国军队地粮草供应队伍,一般来说,押运粮草的队伍都是军中战斗力较弱的队伍,正适合于这些女子组成地凤骑营做对手,方羽看着手下这支红粉骑兵营,又看看身边的杨排凤,心中不知怎的,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象自己现在是在玩一个游戏般。

“羽哥哥,你刚才又摇头又发笑的是在做什么?”杨排凤看到方羽那种古怪的表情和动作,不禁好奇的问道。

“嗯,凤儿,没什么,你喜欢现在的这种生活么?”方羽屏去心中那些奇怪的感觉,看着天真烂漫的杨排凤,不由得柔声的问道。

“羽哥哥,你问这个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想与羽哥哥你在一起就好了。”杨排凤是个心思单纯的女孩子,对世上的种种顾忌并不太在意,心中想的,一般也就会说出来,在别人眼里,她自然就是一个缺心眼的傻妞,但在方羽的眼中,却是一个很单纯很可爱的小女孩子,就因为这种单纯,使得方羽一直没有要了她的身子。

“呵,呵,那好,凤儿,我也就是随口问一问的,只要你习惯就好。”方羽听到杨排凤的话,心中不禁想到,也许,人这一生有许多种的可能,每一个不同的小事件都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就象眼前的这个女子,也许,她以后再也没有了让后世传唱的传奇一生了。

“嗯,羽哥哥,你今天说的话好奇怪哦,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杨排凤皱了皱她那好看的一双秀眉,奇怪的看了方羽几眼。

两人并肩而行,这个时候,方羽没有再看着杨排凤,神色凝重的看着前方,她只能看到方羽的侧脸,杨排凤细细的看着,心中不由的起了一种莫明的感觉,仿佛春天里,那鲜花绽开的那一刻,让人喜悦也让人沉醉,一时间,杨排凤忽的有些痴了,那吹在脸上的北地寒风也不觉得冷了,反有一种暖暖的,从她的心田流到四肢。

方羽看着远处那飞奔而来的哨骑,心知那人大概已遇到了辽军押粮的队伍了,果然那人到了近前后,兴奋的道:“报告大人,前方二十里处有一队辽押运了粮草过来,大约有一千辽兵,三千来民夫,押运了一千五百车粮草,队伍中没有骑兵。”

“嗯,你做的很好,下次要再接再励,现在你先退下吧。”方羽点点头,鼓励了那人一句,这一次方羽因为没带男兵,所以除了安三,黑子,虎牙三人被派出去做了哨骑之外,还安排了二十名女子做了哨骑,所以方羽对这第一个回来报信的女哨骑给与了鼓励。

“羽哥哥,要开战了么?”杨排凤问道,美目中透着兴奋的神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杨排凤这个时候的神情与那徐庆极为相似,整个的一个女战争狂。

方羽点了点头,道:“准备吧,二十里的路可没多远,这是凤骑营的第一次战斗,一定要打个漂亮的仗才行,好了,凤儿你现在开始让她们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

杨排凤应了一声,下去吩咐各小队的人准备好战斗,在各自检查完毕后,方羽领着这六百人向那个辽军的押粮队伍冲了过去,再说那一队辽军在发现了路上有哨骑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所方羽一行人出现后,那些辽兵并没有慌,在头领的带动下,很快将一千五百辆粮车围成了一个防御阵式,这些辽兵躲在粮车的后面,张开了弓等着方羽他们冲上来,而那三千民夫见要开战了,一个个缩在粮车下发抖。

方羽看着眼前的辽兵已有准备,嘴角露出一抹嘲笑的神色,低喝一声道:“点火。”

方羽他们这一次出动,主要就是要烧掉辽军的粮草,所以备了很多的引火之物,在方羽的一声令下,其中二百人点燃了火把,另外四百人拿出沾了油的火箭,就着火把点燃后射向那些粮车,那边的辽军头领一见方羽他们点燃了火把,便知不妙,这要粮车都给点燃了的话,他们这些人都得活活烧死不可,当下一声大喝,领着手下冲了出来。可是这个时候,对辽兵来说,一切都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