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四七章 草原上的混乱1

第一百四七章 草原上的混乱(1)

那名辽头领的决断力还是不错的,不过他现在的这种做法也没有多大的作用,方羽他们根本就不理睬这些辽兵,他们主要的目标是烧掉辽军的粮草,这时反而纵马绕开了这些辽兵,继续烧着那些粮车,待这些粮车都给点燃了后,才反过身来追杀那些辽兵。

这个时候,三千民夫已经跑的到处都是,方羽他们自然不会去追杀这些民夫的,只是对那些辽兵绝不放过,面对着方羽他们的骑兵,那名辽军头领还想组织人手进行反击,只可惜他刚喊出一声,便被方羽锁定了目标,一箭将他射杀,辽兵在失去了头领后,更是乱成一团,彻底成了凤骑营这些女兵屠杀的对象,要说起来,这些个女子还真是不一般,生存于这块草原上的她们,为了生存,也是见惯了厮杀的,虽然她们大多数都没有经历过战斗,但她们的身边那不断的为了生存而产生的战斗,早已让她们见惯了死亡与死人,所以,她们这些女子与中原的汉人女子不同,在她们的心目中,杀人也就是那么回事,如同自己平日里杀羊一般,眼前这一边倒的情势,却实是让她们有一种在杀羊的感觉。

而且方羽为了激励手下战士的士气,曾说过,可以用辽兵的人头换牛羊,这一措施,让这些一直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们产生极大的动力,在战斗时,看着那些个辽兵在他们的眼中都是一群待宰地牛羊了,甚至连这凤骑营的女兵们也是这么想的。为了多得到一点财物,这些个女战士杀起辽兵来一点儿也不手软,就如同在打猎一般,六百骑凤骑营的女战士在这个时候已成为最优秀的猎人,而那一千辽兵却是一群惊慌的猎物,在利箭之下渐渐失去了抵抗之心,变得各自四散逃命,只不过他们无论如何两条腿却是跑不过四条腿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除了少量混在民夫中逃走的辽兵外。这支押粮地辽兵队伍基本上被歼灭了,事后清点自身人员地损伤时,仅仅只有两人死在辽兵地反击之下,对于这样的战果,方羽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这些女子组成的凤骑营是第一次参加战斗,能有一个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当下方羽表扬了众人一阵后,收拾了战利品离去。

杨排凤虽然已经参加过好几次战斗了,不过以前她没有指挥过队伍,这一次由她指挥了战斗,心中自是极为兴奋,方羽见她这种神情,心中真是无语,这样的一个女子。还真是生来就为了战斗的呵。历史选择了她谱写那一段传奇,还是有原因地。

辽国的大定府,铁瓦银安殿内。气氛极为萧杀。…电脑小说站

耶律隆绪将手中的折子摔在地上,恶狠狠的道:“混帐,饭桶,十万大军就这么折损了两万人,居然还要向朕求援,萧东宁,没想到你也是一个饭桶,还枉称什么大辽的一代名将,他们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人马,这分明是为自己的无能开脱。”

几名辽国的大臣见耶律隆绪正在气头上,吓得都不敢出声,低着头等耶律隆绪发完了脾气再说,只不过耶律隆绪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用手一指他们道:“你们,啊,你们一个个都哑巴了吗,怎么不说话了,平日里一个个才高八斗地,这会儿怎么就不吭声了。”

“我主万岁,臣以为那些个野蛮人一直以来都有不臣之心,此次那宋人远遁草原之上,促使了那些野蛮人将那不臣之心爆发了出来,才使得那宋人在如此短地时间内聚集了如此多的兵力,非是萧将军无能,要知那里是野蛮人的地方,萧将军远征那里,其实十万人是远远不够地,若萧将军手下是十万骑兵的话尚可,但用步军去那草原上,却是不行的,所以臣请求我主万岁为萧将军增派十万骑军为上。”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出来说道。

“十万骑兵,巴山,你是在开朕的玩笑吗?现在只有辽宋边境上才有十余万骑兵,朕要是从那里将兵力抽空了,宋人趁此机会打过来了怎么办?”耶律隆绪神色不善的看着那名叫巴山的老臣,语气有些森冷,似乎想要杀人一般。

“我主万岁,臣岂敢妄言,西北军团尚

骑兵,再加上各地方城守所拥有的骑兵总数也当在九这些地方抽调出十万骑兵并非难事。”巴山听到耶律隆绪那带着杀气的声音,心中也不觉一寒,当下慌忙向耶律隆绪解说道。

“那么,你们有没有更好的方法?”耶律隆绪沉吟了一下,放缓了声音道。

“我主万岁,臣倒有一点儿想法。”一名年轻些的辽国大臣站了出来。

“哦,北大丹,你有什么主意,不妨说来听听。”耶律隆绪挑了一下眉,看着那人。

“我主万岁,我们该以野蛮人制野蛮人才为上策,古有一桃杀三士,我主万岁,不妨下一道圣旨,谁剿灭那宋人逆贼的,将封其部落头领为可汗,统领草原上的诸部落。”那名叫北大丹的人对汉文化学得很好,也颇有些聪明。

“如此一来,岂非让那一个部落壮大起来。”耶律隆绪皱了皱眉头道。…手机小说站

“非也,我主万岁,到时,我们可以扶持其他的部落与其对抗,这样一来,可以大量减少草原上的人口,削弱他们的实力,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再给与重重的一击,彻底消除这些野蛮人的隐患。”北大丹侃侃而谈,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耶律隆绪思考了一会儿,道:“那好,此事就交由你去办理,北大丹,你可别让朕失望了啊。”

“我主万岁,臣必竭尽全力办成此事。”那北大丹躬身应道。

“嗯,那个,巴山,朕不能抽调出那么多的兵力,就从西北军中和各城中抽出五万骑兵去支援萧东宁吧,此事就由你负责好了。”耶律隆绪转头向巴山道。

“是,我主万岁,臣一定会尽力安排好此事的。”巴山躬身应了一声,退到自己的原位上,心中暗自叹息了一下,想到萧东宁所说的军情,忠心耿耿为了辽国的他不禁忧郁的想到,这般一点一点的往上添兵力,只怕是要贻误了战机,让那宋人有时间坐大了。

耶律隆绪心情不太好,议完了此事后,便让这几名大臣离去,望着恢复了冷清的大殿,耶律隆绪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身为一个大国的皇帝,这乱七八糟的事情还真多呵,耶律隆绪无奈的想到,年轻时的一腔雄心壮志,到如今还能剩余多少。

草原上的冷风在帐外肆虐着,帐内,却是春意盎然,温都尔汗怀中搂着一个美女,那女人全身**着,娇嫩的肌肤上涌动着春色的红晕,这是一个千媚百媚的女子,足以勾起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欲望,但此刻,温都尔汗的心思却不在她的身上,他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那个跪在他前面的人。

“此事,你说的可是真的。”温都尔汗一字一句的问道,眼中闪耀着逼人的光彩。

“可汗,此事千真万确,那辽国的萧东宁虽是一代名将,但那宋人却是极为狡猾,采用伏击与游击之术,杀了两万余辽兵,迫使萧东宁只能就地待援,另据探子得来的消息,那宋人还亲自领了一支队伍拦劫辽军的粮草,已烧掉了辽军一千五百车的粮草。”那个跪着的人重复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呵,呵,太好了,纳尔古,此事你做的不错,有赏,你自下去领二十只羊吧。”温都尔汗兴奋的用手掌拍了一下怀中女子那娇嫩的**,那女子嘤咛一声,在温都尔汗的怀中扭动起来,一副春情可可的娇模样,惹得温都尔汗体内的兽性大发。

“多谢可汗的赏赐,小的告退了。”纳尔古是温都尔汗的心腹,见此情景,那还不赶紧告退,真要打扰了温都尔汗玩女人的性致的话,刚到手的赏赐只怕又会没了。

温都尔汗不待纳尔古离开大帐,便迫不及待的将那个女子按在了地上,**笑道:“美人儿,好好的伺候本可汗吧,等本可汗统一了这个草原的时候,也封你一个王妃当当。”

那女子**的挺身迎合着温都尔汗,两人在大帐的羊毛毯上肆意的盘肠大战。此时的草原上,是真正的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