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四八章 草原上的混乱2

第一百四八章 草原上的混乱(2)

今年的第二场雪来了,肆意的北风冷的可以冻掉人的鼻子,对于处于战争的双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对于萧东宁领导下的辽兵来说,更是一场灾难,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断粮了,在这么冷的天里,断粮就意味着很快将会有人因饥寒而冻死,面对着这一情况,萧东宁也是一筹莫展,也不敢派兵出去抢粮,那样的话,只怕有多少人出去都是要给对方杀掉的了,在萧东宁的心中,那些个不是人,而是一群狼,是这草原上的狼,来去飘忽,防不胜防,而最让萧东宁最难受的事,是他们等待的援兵却迟迟没有见到,看到天空悠悠扬扬飘下的雪花,萧东宁痛苦的下了一个命令,宰杀战马以充饥,因为萧东宁终是不能让手下这剩余的八万士兵冻饿而死。

辽军的营地外,方羽手下的那些人每天都轮流着来搔扰一回这些辽兵,让这些辽兵总是不得安生,这个时候的方羽也改变了策略,他见辽兵龟缩在营地中不出来,便索兴将留守城池的四千人马也调了出来,不再烧掉粮草,而是将粮草劫下来后运回呼伦城中,由于方羽他们取得暂时性的胜利,一些附近的女真人部落看到了方羽他们的强大,又看到了达尔罕他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有几个日子实在不太好过的女真人小部落也投靠了方羽,使得方羽手下的可战之士达到了一万六千余人,有了这样的实力。方羽决定再来一次故技重施,将这支辽军消灭了,免得到时候对方地援兵来了就成麻烦。

这个时候的辽兵,还不知道死亡的脚步已经向他们迈进,老兵阿召这几天也没了精神,他再一次的对自己的那个理想失去了信心,饿着肚子的他,此时已没有精力去想那女人的事了。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能有些东西吃。这个时候地他。就算有一个美女摆在他地面前,他也没了兴趣去实现他地那个理想了,享受女人的滋味固然有很大的吸引力,可在饿的没了力气的时候,食物的吸引力就要比女人来的强多了,现在他们这些辽兵聚在一起地时候,是再也没有哪个会提起女人的事了。偶尔有的力气,也只能是发出几声有气无力的叹息。

虽然饿着肚子,但轮到当值时,还是要打起精神站岗放哨的,今天是轮到了阿召,所以阿召心中一边诅咒这该死的战争,一边强忍着饥饿,与他的战友们迎着北风与飞雪。站立在营地外放哨。虽然萧东宁鉴于这天气太过寒冷,允许站岗的人来回地走动,可是空着肚子地他们又哪有那么多的力气去走动。一个个或是靠着手中的长枪支撑着身体,或者是倚靠着高大地拒马桩来减少体力上的消耗,阿召手里有一把刀,却是无法用来支撑身体的,这个时候,他只能是倚着拒马桩,让自己的体力不是消耗得那么快,站在这寒风里,对阿召他们来说,实是太冷了点,刚开始时冷得身上都有一种很痛的感觉,只是阿召也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力气去计较这种冷了,到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阿召觉得自己身上不再那么冷了,反有一种想睡觉的感觉,阿召是知道在站岗时,是不能睡觉的,否则让长官发现,轻则一顿皮鞭,重则只怕是立刻被砍下了脑袋来挂在辕门之上以儆效尤,所以阿召是不敢睡的,只是那股睡意却是越来越强,无论阿召如何的努力睁大眼睛,他的双眼却是渐渐的闭上了,在阿召闭上最后一丝眼缝的时候,阿召看到了远处有一片黑压压的东西朝这边涌了过来,那是什么,阿召却已无法再把这句话说出口了,他进入了沉沉的梦乡,去实现他这一辈子没能实现的梦想,找一个女人,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阿召永远也不会醒了,与他一样被冻死的辽兵有不少,但这仅仅只是这些辽兵死亡的脚步刚开始。

这个时候,他们苦苦等待的援军终于开拔了,只不过他们永远看不到这支援兵的到来。

嘞喀族是草原上最大的一个族,族长纳拉松没有象温都尔汗那样自称可汗,他手下有三万可战之士,是草原上实力最强的一个部落,虽然他也很想自称可汗,可他更知道不能让辽国的矛头一直对着自己,所以在表面上,他对辽国那可是俯首贴耳的很,不管怎么说,能保住自己眼前所拥有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当萧时揽到达了嘞喀

候,纳拉松为萧时揽举行了更大的欢迎仪式,当萧时己的来意后,纳拉松便当着萧时揽的面下达了征讨方羽的命令,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动,也算是给足了萧时揽的面子,所以萧时揽很满意的离去时,还满口保证将在辽国皇帝耶律隆绪面前为他纳拉松讨一个封号。

这时候能有一个辽国的封号的话,对草原上的一些人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纳拉松也为此对萧时揽表达了自己的万分感谢,待萧时揽离去后,纳拉松带着自己的手下也出发了,却不是要去对付方羽,而是去袭击另一个部落,这个部落是个中小部落,却一直不肯臣伏于纳拉松,碍于辽国定下的规矩,纳拉松一直不敢强行灭了这个族,这一次,纳拉松觉得是一个机会,把这一个族灭了之后,然后就说这个族与那个宋人勾结就是,这样一来,辽国也不能说什么,反正到时也是死无对证。

纳拉松打的是非常好的算盘,但在草原上聪明的并非只有一个纳拉松,其他一些有实力的部落也各自盘算着自己能从这一次的事件中得到什么好处,他们虽然是一群野蛮人,没有自己的文明,但并不代表他们的脑袋就不好使唤,萧时揽给他们传达的旨意,虽然是想利用他们,但这些人却都本能的知道要在这件事情中得到自己的利益。

在纳拉松出动自己的大军的时候,草原上早就成为了一个若大的战场,十几个小部落在这一场的动乱中首先成了牺牲品,十几个打着征讨方羽的旗帜的大部落张开了他们的利爪,开始扩充着他们的实力,当然,也有一些大部落是没有行动的,他们的族长对于这次的事件考虑的更多,他们不想过早的把自己的族人带上战场,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他们的盘算是静观其变,必竟这个时候,他们也听说了,那个宋人就是去年在辽国的万圣节上大显神威的传奇勇士,并且在最近一举灭掉了两万辽国的飞狼骑兵,这样的实力,这些个谨慎的部落头人觉得招惹,不过他们还是时刻的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纳拉松征讨那个部落的事情很顺利,那个部落全然没有想到在这下雪的天里,纳拉松会带领手下杀了过来,那个部落的头人到死也没明白,怎么纳拉松有胆子违背辽国定下的规矩,公然跑来灭了他这一族,野蛮人的掠夺是残忍的,马蹄过处,身高超过了车轮的男性都被斩杀了,剩下活着的,都将成为嘞喀族的奴隶,这是草原上生存的法则,所有将成为奴隶的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亲人的尸体被丢入一个大坑中,他们也有悲伤,只是他们更多的是麻木的面对着这个草原上的生存规矩,也许,为活着而活着,才是他们生命的本能。

纳拉松消灭了心中的这根刺后,心情非常的愉快,接连几天搂着抢来的女人在他的大帐中寻欢作乐,似乎已忘记了要去征讨方羽的行动,不过这个时候没人敢提醒他,在这一带,在他的嘞喀族内,他纳拉松就是土皇帝,没人敢扰了他的性子,只是纳拉松心中的想法,他的这些手下却是不明白,纳拉松没有行动,是因为他在等辽国这次十万大军是否能够顺利的消灭掉那个宋人的势力,他也不想就这么的冒然冲上去,为辽国人当了炮灰。

寻欢作乐的日子过的总是很快的,几天后,一个情报传到纳拉松的耳中,让他大吃一惊,这一个消息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是以纳拉松听到这个消息后,很久才加过神来。

这个消息之所以让纳拉松如此吃惊,是因为蒙赫族的族长温都尔汗打着辽国的招牌,自封为草原部落的盟主,向全草原的各个部落发出了盟主令,召开部落联盟大会,共同征讨在草原上兴风作浪的宋人方羽。

听到这个消息的纳拉松后悔莫及,要说自己的实力可是比温都尔汗还强上一些的啊,自己怎就没有想到当这个盟主呢,有了这样一个名号,在暗中吞并其他部落的时候可是会事半功倍的啊,后悔的纳拉松对着自己的手下发了一通脾气后,做出了一个参加这次会盟的决定,并决定凭借着自己手上的实力把那个盟主的称号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