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四九章 草原上的混乱3

第一百四九章 草原上的混乱(3)

尽管天气已经很冷,汴梁的繁华却让这个城市充满了生机,这里,看不到丝毫战争的阴影,战争对这里的人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

赵萱心中却是充满着对方羽的牵挂,自从方羽离去后,每每午夜梦回,在泪痕中醒来,特别是有消息说方羽他们远遁北方的草原时,赵萱心中更是放心不下,只是她是一个弱女子,她无法在战场上陪着方羽,只能每日每夜的在心中为方羽祀祷着,希望他能早日归来。

“姐姐,你又一个人在这里么?”温苇云走了进来,看到赵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儿。

“嗯,是苇云啊,你这会儿没事了么?”赵萱慵懒的转过脸来,看着温苇云道。

“是啊,外面的那些事儿哪需要我去操心了,落雪她厉害着呢,一个人把什么事都给做好了,我这个笨人,现在没什么事情,我今个儿来是想跟姐姐你商量个事情。”温苇云走到了赵萱的身旁,坐在了她边上的那个椅子上。

“说吧,什么事?”赵萱打起了一点精神,微笑着问道,自从方羽离开后,她们三个人的关系反而好起来了,彼此之间倒不象其他人的家中那样勾心斗角的。

“姐姐,我想出去寻找相公,不知姐姐能不能答应我。”温苇云问道,在这个时代,做小妾的,很多事情都必须听大妇的,虽然方家这里没有讲究,但温苇云自己还是遵守了这条规矩的。她不想与赵萱起什么冲突,更不想让方羽认为她没有教养,她深爱着方羽,为了这份爱,她可以接受任何地委屈,正如她的性子,决定了就不后悔。

对于温苇云的话,赵萱怔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来。道:“你真的决定了去么?”

“嗯。”温苇云应了一声。她决定了的事,就算赵萱不同意她也一样会去做的。

“那好吧,我知道你武艺高强,但路上还是要小心些,记得找到相公后,帮我好好的照顾他。”赵萱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同意了温苇云地事情。

“嗯。我会地。”温苇云见赵萱同意了,心中很是高兴。

转过脸地赵萱看着窗外的天空,外面似乎要下雪了,阴沉沉的天空,给人的感觉也是极其阴冷的,赵萱不觉缩了缩自己的身子,心中再一次晃过方羽的身影。

相公,你现在过地还好么。赵萱心中郁郁的想着。

轰鸣的蹄声震憾着大地。远处那一大片黑黑的东西渐渐出现在一众儿辽兵的视线中,那是一大群的牛,尾巴上点着火的牛。方羽再一次的采用了火牛阵,目标就是摧毁辽军在营地外布置地拒马桩等防守工具,为后面地士兵冲进辽营而打开一条通路。

凄厉的呐喊声顿时响彻了辽军的大营,萧东宁皱起了眉头,正要出大帐去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一名传令兵慌张地跑了进来,也没有向萧东宁行礼,结巴的道:“将,将军,不好了,不好了,很多,很多的牛向我们的营地冲过来了。”

“什么,你说什么?”萧东宁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那人,火牛阵,萧东宁如何会不明白,那个左金吾的两万飞狼骑就是毁在火牛阵中,弄得全军覆灭的,萧东宁怎么也没有想到,方羽再一次的故计重施,用这火牛阵来破他辽军大营的防守。

那名传令兵被萧东宁抓的喘不出气来,面色渐渐涨红,萧东宁随手将他一抛,转身出了自己的军帐,只见外面已乱做一团,萧东宁大声的喝道:“你们乱什么,回到各自的队伍中去,各部的统领听着,立刻将其它方向上的拒马桩搬到那个方向上来,给我将那些火牛顶住,萧昌,萧昌,你快率领你的人准备迎敌,不能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混乱的人群中有听到萧东宁的命令的将官,则开始招呼着自己的手下去搬运拒马桩,那萧昌领了萧东宁的命令,便立刻去组织自己的骑兵队伍准备迎战。

一万头牛如同黑色的洪流,向着辽兵的大营冲了过去,很快的冲开了辽兵大营的第一层拒马桩,那些被火烧的发了疯的牛群顿时从这个缺口汹涌而入,冲向了辽兵刚刚建立的第二道防守线,这些失去了理智的火牛凶狠的撞在了这层防守线上,前面的牛倒下了,后面的牛依然向上撞去,那些拒马桩在这些火牛的

,也很快宣告崩溃,牛群眼前终于出现了辽兵的身影时,这些辽兵吃饱了饭的话,绝对可以在火牛冲破第二道防线时建立起第三道防线,但如今这些辽兵已饿的有气无力,根本就来不及把第三道防线建立起来,辽兵们见那第二道防线也破了,顿时惊慌起来,转了身,各自拼命的逃命去了。

萧东宁看着再也无法收拢的乱兵,整个人都是怔在了那儿:“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的时间也不见援兵的到来,我主万岁啊,你是不是拒绝了发援兵过来,为什么不发援兵啊?”

“将军,我们快走吧,此地不可久留,那些牛群一会儿就要冲过来了。”萧东宁的亲兵队的队长上了前来,一把拉着萧东宁便走。

“我不走,我不走,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就让我战死在这好了。”萧东宁咆哮着,挣扎着,似已被眼前的事情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可为此以身犯险啊。”那名亲兵队长劝说道。

“兵家常事,呵,呵,我这一败,哪还有机会再胜了,十万大军啊,我们大辽国能有几个十万大军,我这一败,不但这十万大军没有了,辽国的国力也将大损,我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萧东宁如哭如笑的嘶喊着,已是濒临发疯的边缘。

那名亲兵队长见萧东宁双眼发红,状如疯癫,已是不可理喻,当下一咬牙,一拳把萧东宁打晕过去,随后把他弄上了自己的马,与一众亲兵护卫着萧东宁逃去。

萧昌手下本来还有一万七千余骑兵的,但为了充饥,宰杀了二千来匹战马,如今有马的士兵只有一万五千人的规模,更惨的是缺少草料的战马,早已饿得失去了力量,与方羽他们冲上来的一万六千人交手,便是一边倒的形式,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萧昌也没能逃得了,被展昭活捉了,也幸亏他遇上的是展昭,要是遇上的是徐庆,只会被徐庆一锤子砸了。

解决了辽军中的骑兵后,方羽的手下们才调过头来追杀那些辽军的步兵,这些步兵勉强跑了一段路后,哪还有力气,见到方羽的人追杀了过来,纷纷跪下投降,最终,那萧东宁也没能逃脱,被精明的巴林左布抓获,为此,他将获得五十头牛,五百只羊的奖励。

这一次的战果是巨大的,辽兵被牛踩死的以及被射杀的,高达三万五千多人,抓获的俘虏是四万来人,这样的战果,方羽的手头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牛羊来奖励,只好把那四万辽兵分给众人做奴隶,对于这种战利品,那些人也是很高兴的,因为奴隶可以给他们创造更多的财富,在这个还处于奴隶时代的草原上,做奴隶主是每一个普通的草原上的人的愿望。

大胜之后,方羽他们整军了三日,而这个时候,辽国的援兵才姗姗来迟。

这个时候,草原上的盟主大会也在呼啸的北风中招开,到会的只有草原上的一百多个部落,占了草原上近一半的人口,控弦的可战之士高达二十多万,这样的一股实力,让参加了这次盟主大会的北大丹都心中震憾不已,心中更加决定了要让这些野蛮人的实力消耗掉。

到会的大部落有三个,一个是主持召开这次盟主大会的蒙赫族温都尔汗,一个是嘞喀族纳拉松,还有一个是哈腊族宝力格,哈腊族是个实力与蒙赫族差不多的大部落,也有两万余可战之士,族长宝力格是个年轻人,也是草原上有名的新晋勇士,他与温都尔汗一样,有着雄心勃勃的野心,他也梦想着有朝一日统一这一望无际的草原,成为大可汗,所以这一次,听到了温都尔汗要召开草原各部落联盟的盟主大会的事时,他也毫不犹豫的率了手下的战士前来,以期能夺得这个盟主之位。

临时搭起的大台子上,挂着大红的布条,两边插着蒙赫族的旗帜,在这呼啸的北风中忽啦啦的作响,温都尔汗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虽然已停了雪,却比下着雪时还冷,不过这个时候,温都尔汗却是不在意这寒风的,左右顾盼了一下,见众人的目光都看着他,心中很是满意,意气风发的当先走上了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