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50章 草原上的混乱(4)

第一百五十章 草原上的混乱(4)

看着温都尔汗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宝力格忍不住轻轻的冷哼了一声,那个嘞喀族的纳拉松却是不动声色,随在辽国大臣北大丹的身后上了那主席台,一百来位各部落的族长上台就坐后,一直站着的温都尔汗扫了一眼下面黑压压的人海,心中暗想,这要是我的队伍该有多好啊,现在台下共有七万来名草原上各部落的战士,虽然这些部落共有二十余万战士,但他们要留下足够的人手看护着自己的草场,免得被别的部落趁机抢了去,不过,这一次他们带来的都是各自部落的精英,七万草原上的精锐汇在一起,这股实力是不可小看了的。

温都尔汗挥了挥自己的手,也不管台下众人感觉如何,自我感觉良好的道:“今天,我们禀承辽主陛下的旨意,为剿灭宋人方羽在这草原上引起的祸患,我们这些人特意汇聚到此处,组成讨伐方羽的草原各部落的大联盟,为的就是保护我们草原上安祥平和的生活,本人不才,做为此次大联盟会议的东道主,为了我们草原上的安祥平和,愿意尽上自己最大的努力,现在,我们有请辽主陛下派来的天子使节北大人给你们说几句。”

温都尔汗虽然是一个大部落的头人,但他并无多少学问,这一番比较文雅的话说下来,一边心中很得意自己也蛮有学问的,一边也感觉到这番话说下来又累又别扭,北大丹这时站了起来。走到台的前面一些,扫了一眼场下地草原大军,这才道:“本官也不想说太多的废话,这一次来,是奉了我主万岁的旨意,前来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有鉴于宋人方羽在草原上所造成的动乱,我主万岁禀着悲天悯怀的心意。特下旨意。凡斩杀方羽此人的那个部落。我主万岁将封其为这草原上的可汗,统领这草原上地诸部落。”

北大丹短短几句话,如在平静地湖中投下一颗大石,天啊,草原上地可汗,在坐的一百多位部落头人无不心动,那温都尔汗。纳拉松,宝力格三个人更是眼中精光乱闪,盘算着自己该如何的做,他们却是不知,北大丹说的这么慷慨,就是不希望他们真的组成什么联盟,而是以斩杀方羽的悬赏为饵,诱使这些草原上的部落进行自相残杀。好大大地削弱他们现在这么大的实力。让辽国的北方能够从此安宁。

温都尔汗的脸上多少有些阴沉不定,北大丹的这一番话,也同时让这次的会盟失去了意义。想一想,只要斩杀了那个宋人方羽,便可是被辽主封为这草原上的可汗,那自己还争这个没用的盟主之位做什么,许多部落地头人此次前来也是没办法,怕这个联盟一旦真地组建成功的话,到时自己这个拒绝参加的人可就麻烦了,他们原本也知这盟主之位是轮不到自己地,不想辽国的这位使节北大丹却抛出这样一个诱人的彩头来,那么这样一来,自己也不是没有机会当这可汗的啊,这就要看谁的运气好,能杀得了那位宋人方羽了。

宝力格阴阴的笑了一下,站起来对对北大丹道:“北大人说的很好,我认为比这组成一个没什么作用的草原联盟来的好,我这就率我的族人前去砍下那个宋人的头胪。”

宝力格说完,也不再看温都尔汗一眼,走下了台去,温都尔汗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杀机,而北大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见初步的目的已经达到,心中也不由得有丝得意,一些部落的头人见宝力格离去,也纷纷趁机告别。

纳拉松也慢慢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温都尔汗,见他脸上的那种神情,心中也不禁幸灾乐祸一番,转对北大丹道:“北大人,我也得告辞了,万一去得晚了,让别人捷足先登了可就不好了,以后北大人若有空,不妨去我嘞喀族坐坐。”

“会的,纳拉松头人,你放心好了,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你们嘞喀族做客的。”北大丹微笑的向着纳拉松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友好,心中却在想,打吧,打吧,最好全死光了才好,这么大的草原,正好给我大辽多上一些养马的地方。

看着纳拉松也扬长而去,这时候的温都尔汗反而不再愤怒了,他也不是个傻子,这会儿心中多想想,也就明白了这个辽国来的使节北大丹不希望自己真的组成草原联盟,因为那样来说,

国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温都尔汗在心中轻轻的叹息事情,自己做的太急燥了一点儿啊,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得慢慢的来壮大自己的实力才行。

温都尔汗也是一代枭雄,拿得起放得下,当下里转过身后,已是一幅笑脸,对着北大丹,谄媚的道:“北大人此番前来,还没有好好的欣赏我这个小地方的景色,若无什么事的话,北大人何不在此处多休息几天,也好让我一尽地方之谊才是。”

“呵,呵,那就多有打扰了,本官就在你这处多待几天好了。”北大丹也不客气,答应了下来,自己好不容易出来做了回使节,就当出来散散心好了。

这个时候,其他剩余的各部落头人也都告辞离去,望着那些离开的身影,温都尔汗的嘴角不觉露出一抹嘲笑,别人对方羽这个人不了解,但温都尔汗却是明白的很,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那个宋人方羽可是接连取得了几场很大的胜利,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这个时候的温都尔汗打算先坐山观虎斗,自己暗中积累实力。

温都尔汗举办的联盟大会破了产,但草原上的这场动乱正式的拉开了序幕。

巴山费了很大的精力,才凑足了五万骑兵,从各个地方把这些兵力抽调过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又要准备好大量的粮草,让财政本来就很困难的辽国在财政上更加吃力,等一切人员与物资到位,已过去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当巴山带着这五万骑兵赶到萧东宁原先驻军的地方时,看到的只是一座破烂不堪的残营,看上去似乎经历了一场极为残酷的战斗。

巴山没有在这里停留,带着队伍来继续前进,但从这个时候开始,路上变得再也不得安宁,不时的遭到对方骑兵的袭击,仿如一群捕食的狼群,不时的缠上来咬上一口,巴山也曾派出一支队伍去进行追杀,却是一去不回,连个回来报信的人都没有,当巴山的辽军到达了呼伦城下时,巴山清点了一下人数,竟然在这一路上损失四千余骑。

说起来,呼伦城的城墙并不是很高,但巴山的整支队伍都是骑兵,根本就缺了攻城的设备,看着那不高的城墙,巴山却有点犹豫不决,不知是否该用人力硬拼,不过很快巴山就不用为难了,因为城外那象狼群一样的军队,给他造成的麻烦太大了,按着这样损耗的速度,巴山估计自己领着的这些人只怕半个月后就会没有了,这样的损耗,他巴山赔不起,同时也对这种象狼一样的战术起了惧意,巴山也曾想过让自己的队伍分开了追击,但他很快便明白,这样更会被对方进行各个击破,所以这个时候,巴山最终选择了退走,当巴山的队伍退到一百来里路程的时候,方羽的手下们才放弃了对他们的追杀,当巴山再一次清点人数时,手下递上来的报告让他心惊不已,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兵力,如今只剩四万余骑,这让被吓着的巴山领着手下连夜又退了一百余里路。

早在三天前,方羽他们一战灭了辽军八万人,这事在极短的时间内轰传到附近一些部落的头人的耳中,有一些部落早就受够了辽兵的欺压,虽有心反抗,却因自身实力太弱而只能隐忍,如今见方羽他们如此的厉害,便纷纷来投,使方羽手下可战之士达到了两万三千来人,当然,这些人之所以肯来投方羽,是因为方羽让他们各自的部落保持独立,仅仅只是要在做战之时一同出战,这让那些人好似找到了一棵可乘凉的大树一般,至于作战,在这个地方,无论怎么做都是少不了的,就象人要吃饭一样习以为常。

这一次,那巴山算是见机得快,赶紧带着手下后退了,否则以方羽手上如今的实力,很快就可以将这五万辽兵消耗掉,而方羽之所以没有继续追杀下去,是因为他接到一个情报,辽军这一次带了足够多的粮草出来,同时用了三万的步军押送,此时与巴山的部队相隔了近两百里路,所以方羽再一次的领着人去抢那批粮草,没有了粮草的辽军,将会重复前一次的惨败。

然而这个时候,方羽却不知道,草原上有上百支的部落向着他这里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