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五一章 草原上的混乱5

第一百五一章 草原上的混乱(5)

风吹着枯草,寒风如刀刮在人的脸上,五万草原上的战士向着新建的呼伦城前进,这一次所有参加草原会盟的部落中,除了蒙赫族没有来之外,其他各族共聚集了五万战士前来讨伐方羽,还没有在草原上建立情报网的方羽并不知有这么一个大危险向他临近,领着手下的二万战士前往奔袭辽国的粮草运输队,只要夺下了辽国的粮草,辽国的这支骑兵队伍将不战自溃,就如同前面萧东宁的军队。

这些来讨伐方羽的草原大军,虽然怀着各自的目的,不可能齐心协力,但毕竟有五万之数,对方羽他们来说可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其中嘞喀族的纳拉松手下领有一万之众,哈腊族的宝力格手下带了八千之众,其他各族部落都是小势力,虽然不会听从他们这两族的号令,但为了能从方羽的身上弄到好处,到时自然也是会出手的。

蒙赫族的温都尔汗的大帐内,一个美貌的女子正在喘息着,温都尔汗一双粗糙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把玩着,不时的在她的羞人处用力狠狠捣弄,但温都尔汗这时的心神却不在这美貌的女子身上,而是双眼正盯着一个丑陋的大汉身上。

“纳尔古,那些人现在到了什么地方?”温都尔汗双眉轻轻的扬了一下,问道。

“可汗,他们那些人距离呼伦湖畔还有大约三百来里路。”温都尔汗的手下纳尔古恭敬地回答道,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为温都尔汗打探消息。

“嗯,纳尔古,你认为他们那些人这一次情况会如何?”温都尔汗沉吟了一会儿,向纳尔古再一次的问道,一只手指却狠狠的捅在了那美貌女子的秘处,那女子被这突然的袭击弄得啊的叫了一声,那声音又嗲又媚,引诱着男人的欲火。

啪。温都尔汗突然用沾着那美貌女子的体液地手。扇了她一个巴掌。喝道:“男人在这里说话,你出什么声,再这么**叫,本汗就让你伺候那几条狗去。”

温都尔汗地兴趣很特别,他玩腻了地女人,一般是不会赏给他的手下去玩弄的,他养有几条与狼相配的狼狗。都非常的凶猛也非常的凶残,温都尔汗很喜欢它们,他玩腻了的女人,就会丢给这几条狼狗,他就在一旁欣赏着那女人被狼狗分食地乐趣,所以温都尔汗这一句话,不只是让那个美貌的女子吓到了,便是纳尔古心中也打了一个寒颤。

“可汗。小的认为。那宋人方羽实力虽然不是很大,但十万辽军却在他的手中覆灭了,可想而知此人很厉害。纳拉松,宝力格他们人数虽多,却不一定能够占得上风,最大的可能性是两败俱伤,最低的可能也是纳拉松,宝力格他们的实力大损。”纳尔古低着头,不敢看温都尔汗,因为温都尔汗的心思很难揣摩,纳尔古也不知自己这番话是不是能中温都尔汗地心思,不过纳尔古有一点可以肯定地是,温都尔汗一直都在梦想着统一这个草原。

“嗯,是啊,那个宋人方羽实是个天下难得的勇士,他不只是勇猛无敌,更主要的是他诡计多端,本汗也是这么认为地,这一次,纳拉松,宝力格只怕是要元气大伤了。”温都尔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赞同了纳尔古的意见。

“可汗英明,只可惜这样一来却便宜了那些契丹人了。”纳尔古不无可惜的道。

“呵,呵,同样也会便宜了我们,这个时候,正是我们扩展实力的时候。”温都尔汗一只手将那女子身上最后的一件衣服扯下,道:“纳尔古,你下去让大家做好准备,午时过后,我们去哈腊族,嗯,听说宝力格那个家伙弄了几个很美的女人,今夜,本汗就去尝一尝那几个女人倒底是什么滋味,想必,到时那个宝力格一定会很兴奋吧,啊,哈,哈……”

温都尔汗自顾自的大笑起来,当着纳尔古的面,脱了自己的衣服,纳尔古这时自然不敢在此多留,赶紧低着头退出了大帐,温都尔汗狞笑着将那女子的一双**抓了起来,掏出自己的家伙捅了进去,刚刚走出大帐的纳尔古听到里面一声呻吟,**荡的让男人上火。

纳尔古抬头看了看天空,天很蓝,碧空如洗,这让纳尔古长舒了口气,尽管天气很冷,这个时候,他却觉得心头有一团火在燃烧,这团火包括着权欲,性欲,纳尔古知道,过了今夜之后,这个草原上真的会不同了,而他,纳尔古,也许会在这场风云变色的潮流中成为这草原上千古传诵的英雄,想到这里的纳尔古,脚步也变得有力了起来。

大帐内,温都尔汗在那个白嫩嫩的躯体上驰骋着,仿佛骑着着他的战马

上冲锋,那女子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但这时的温都都没看她一眼,他微闭着双眼,心中正在幻想着他统一草原后有风光,甚至,温都尔汗的思绪还飘到了辽国皇室的身上,想到了那个耶律隆绪跪在他面前时的情景,以及辽国的那些皇后,嫔妃,公主,贵妇们在他身下承欢的情景,这些想象,让温都尔汗的欲望更加强烈。

萧东宁手下十万大军覆灭的消息,传到辽国的大定府的时候有些晚了,接到消息的耶律隆绪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这个打击有点大了,本来在耶律隆绪看来,那个方羽再厉害,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消灭掉萧东宁手下十万大军。

十万大军,这对于辽国意味着什么,耶律隆绪心中明白的很,十万大军的覆灭,很可能从此让辽国在与宋国的对抗中处于下风,也很可能会让北方的各个蛮族部落从此壮大起来,这一次。耶律隆绪没有发怒,他已经没有精力去发怒了,这个时候,耶律隆绪是非常地后悔,他后悔自己不该将那个宋人方羽弄到辽国来的,或许,自己当时就该放这个杀神回大宋的,那样。也不会让他勾结上草原上的那些蛮人部落。最后葬送了自己的十万东北边军与两万飞狼骑军。这样的大的损失,大辽国最起码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啊。

铁瓦银安殿内,此时地气氛是很诡异地,几名站在耶律隆绪面前地大臣心中的紧张,足以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一个个低着头,等着这位铁腕的皇帝向他们渲汇怒火。但这一次,却是让他们意外了,耶律隆绪没有向他们发火,而是长久的沉默着,没有说话,大殿内的静,却更似一块大石般压在这几人的心上。

“我主万岁,老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一名辽国地老臣终于打破了这种沉静。

“有什么事。说吧。”耶律隆绪有气无力的道,眼神都没有抬起来。

那名老臣壮着胆子抬起了头,道:“我主万岁。此次事情,并非是那个宋人方羽真的这么厉害,而是那北方各个蛮人部落久有不臣之心而造成的结果,我主万岁,那些个蛮人是很难以教化的,是以老臣以为,对于那些个蛮人部落不应当采用怀柔的政策,而是应当尽力削弱,剿灭这些个蛮人为好,所以老臣认为,我们现如今最好是尽力挑起蛮人与那个宋人方羽之间的矛盾为好,让他们互相攻打,而且打的越大越好。”

“嗯,那么你可有什么良策没有?”耶律隆绪终于抬起眼看着那名老臣,精神状态也微微恢复了一点儿,眼中多少有了一些光彩。

“是地,我主万岁,北大丹大人当初地提议就很不错,老臣认为,我主万岁不妨再加大一点诱饵,让北方的那些个蛮人争的更加头破血流地为好。”那名大臣点了点头道。

“嗯。”耶律隆绪沉吟了一会儿,才道:“那好,就传朕的旨意,他们哪个部落若是能杀了那宋人方羽,朕不但封他为草原上的可汗,并把朕的女儿嫁与他们的头人为妻。”

“我主万岁圣明,如此一来,那些个蛮人必会为此争得头破血流不可。”那名老臣躬下身,拍了拍耶律隆绪的马屁,心想我主万岁今日应是不会再发火了。

“好了,那这事就让北大丹全权处理,现在,你们说说,此事,那宋国会如何反应,我们又该如何的处置?”耶律隆绪毕竟是一代枭雄,很快从这种打击中恢复了一些精神。

“我主万岁,宋国的朝野之中,无非就是主战与主和两派,臣以为,我国应当一方面在辽宋两国的边境上布好重兵,一方面派出使节,以强硬的姿态向那宋国追究宋人方羽的罪责,同时暗中便派谍作到那汴梁拉拢主和的宋国大臣,如此一来,必可使宋国不敢轻易来犯我大辽。”一名大臣见耶律隆绪似乎不会发怒了,便也站了出来,说出自己的建议。

耶律隆绪思考了一下,道:“那好,全道安,这出使一事,就交给你了,此次你到宋国,务必不能坠了大辽国的威望,此次你若能让宋国不敢来犯,朕就一定会好好的赏赐与你。”

“是,臣定当不负我主万岁的期望。”那名叫全道安的跪下给耶律隆绪行了个礼。

耶律隆绪摆了一下手,示意那全道安起来,然后道:“此次的事,必会引起民间的混乱,所以,哥舒汉,让你刑部的人出个安民的告示吧,另外,如有人向人谈论此事者,以造谣生事的罪名抓起来,嗯,还有一事,哥舒汉,把东北边军中所有高级将领的亲属都投入天牢

上一阵,朕再看情况发落他们吧。”

“是,臣想问一下我主万岁,萧东宁大人的家人是否也要投入天牢?”一人站了出来,向耶律隆绪行了礼后问道,在辽国,萧家的势力是很大的,一般来说没人愿意去得罪萧家,所以这名叫哥舒汉的才有此一问,免得一不小心得罪了萧家,那自己可就惨了。

“嗯,这次的事情太大了,不追究这些人地责任是不可能的。把萧东宁的妻子儿女投入天牢吧。”耶律隆绪叹息了一声道。

在哥舒汉应了一声后,耶律隆绪便将这些人打发了回去,自己则对着空寂的大殿陷入了沉思,当年,他耶律隆绪的母后萧太后在这个大殿中是何等的风光呵,没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最终没能把大辽国推上更高的一个层次,想到这里的耶律隆绪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这个时候地耶律隆绪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地郁闷难以排出心中。

三万辽兵。二万民壮。押运着一万车粮草,浩浩荡荡地在草原上行走着,这一次,辽国一次性运输如此多有粮草,也是因为方羽他们抢掠,不得不如此的,领军的将领是巴山的女婿原阳。这个原阳是辽国新一代的将领中比较杰出的一位,曾与韩让等人在辽国都是风光无限的年青俊杰,若非韩让那般屈辱地死去,原阳他们的风光还会继续下去,但如今在辽国,再也不会有什么思春的少女崇拜他们了,这段时间,原阳常常会在暗中庆幸自己结婚结得早。否则。以现在的情况,只怕巴山的女儿根本就不会看上他,据说辽国现在的少女们。都喜欢上那个单人匹马入辽国,在淅津府的城门前斩杀韩让的那个宋人方羽,想到这个宋人,原阳地心中便觉得愤怒,因为他原阳地妻子,那个与他已经结婚一年多的女人,竟也是崇拜那个宋人的无知女人中地一员,有时候,甚至会当着他原阳的面,很无耻的说起那个宋人是如何的英雄,如何的英俊,那种对他原阳很不屑的表情,深深的刺激了原阳的神经,但他不敢对他的女人怎么样,因为巴山的势力,比他原阳家的势力大了很多倍,所以,原阳的愤怒只能对着方羽来,他发誓,若有一天让他遇到方羽,一定要将方羽砸碎在自己的狼牙棒下,只可惜这一次出来征讨方羽,巴山却让他当了一个押粮官,这让原阳郁闷不已。

前方萧东宁的十万大军的覆灭,并没有让原阳觉得方羽的可怕,在他想来,定是那萧东宁徒有虚表,实是草包一个,让那个方羽沾了便宜去了,至于巴山领的五万骑兵也作战不利的消息,原阳这个时候还没有听到,所以原阳依旧押着粮草往前行去,全然不知死神的马蹄已经向他扑了过来,并且让他如愿以偿的遇见了方羽。

“额仁,此地离呼伦湖还有多远?”原阳骑在马上,向一名手下问道。

“将军,应该是还有三百五十里的样子。”那一个叫额仁的人走近了原阳的马前回答道。

“三百五十里啊,都走了这么多天了,看来我们得加快行程才行。”原阳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悦,他此时的心中,更希望早点到达前线,好与那个宋人方羽交手,看一看这个宋人方羽有什么的了不起,竟让辽国上下对他都知道了他的威名。

“将军,这已经是队伍最快的速度了,再快,这些人就吃不消了。”那个额仁小心的道。

“哼,我们再这么慢,只怕还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地头,那时,战斗都要结束了,还要我们去那里干什么。”原阳不满的道,眼睛扫了一眼那些民壮,看着他们那有气无力的样子,原阳的心中便来气,甩了一下手中的马鞭,便要过去抽那些民壮几鞭子。

“将军,只怕此次的战斗并不会那么容易结束,而且我们已近了战场,恐怕要防备敌人的偷袭才行,要知道前面几次的运粮队伍都被敌人给劫掠去了。”额仁忍不住的担心道。

“哼,额仁,你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怕什么,本将军就担心他们不来,否则,本将军会让他们有来无去。”原阳垂下了马鞭,傲然的说道,抬眼望向了前方。

就在这个时候,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线,并且渐渐在扩大,原阳皱了一下眉头,问道:“额仁,你看那是什么?”

“将,将军,是敌人的骑军。”额仁的脸上忽的变得惨白。

仿佛为了印证额仁的这句话般,轰鸣的马蹄声在这时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