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五三章 焚粮毒计上

第一百五三章 焚粮毒计(上)

宝力格还不知道他的哈腊族营地已经覆灭,也不知道他的几个美貌女人正在别人的**承欢,他还在幻想着杀死方羽后,他成为草原上的可汗的风光,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也是一个很勇猛的勇士,但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他没有想过,辽国人这么大方,哪会存了什么好心思,一旦他真的成为这草原上所谓的可汗的话,他也将成为这草原上的众矢之的,因为草原上有野心的可不只他一人,至少嘞喀族的纳拉松同样有着想统一这个草原的野心,嘞喀族的实力可说是这草原上最大的,虽然纳拉松本人算不上是这草原上很有名的勇士,但他多少有一些头脑,一直以来,纳拉松与他的嘞喀族行事都比较低调,所以在草原上的名气不是很显,如果不是他也很有野心,如果不是他对辽国的惧意太深,也许他就不会来趟这次的混水,可惜的是,纳拉松太想当这草原上的可汗了,可他的心中又很惧怕辽国,所以辽国的皇帝耶律隆绪抛出这样的诱饵后,利令智昏的纳拉松也带上了一万手下来趟上了这次的混水,当然,以他手中的实力,这一次的行动自然有可能是他成为羸家,这一次的行动,真正与他纳拉松竞争的,只有宝力格,宝力格本身的勇猛,再加上手下的八千人马,实与他纳拉松的实力相差不多,由于是各自为战,这五万人马也在行军中分散的很开,一是因为各不统属。二是各自之间又互相防备着,以免被别人偷袭了。

宝力格地军队是最早到达呼伦城下的,这时的呼伦城只有二千可战之士,其他的近两万人是留在城中的老人和妇女,这些人的战力虽弱,不过在城头上射射箭,倒倒油什么的还是可以的,而这来袭地人都是草原上地骑兵。平原冲杀可以。攻城却非他们地强项。并且因为各怀鬼胎,所以谁也不愿意把自己宝贵的兵力消耗在这攻城之上,谁都知道,这一次的行动,攻城中将会是最损耗兵力的地方,并且没有任何的好处,宝力格再傻。也不会傻到去为别人做嫁衣裳,所以他的八千手下只是在呼伦城下扎了营,以后陆续来的那些各个部落地人都同样没有攻城,也是各自选了一块地方将自己的营地扎了下来。

纳拉松领着他的手下到的最晚,以他的算计,自然是希望别的早到的人已经在攻城了,只可惜事情哪会象他想的那么美,别人也都不是傻瓜。明知道吃力不讨好地事。是不会有人去做地,就因为他们这种互相观望的想法,让方羽安下了不少的心。也给方羽他们地回援有了充足的时间,方羽分出了五千人,由展昭率领,对那各族的来敌进行监视,以防备那些人突然向方羽他们这边袭击过来,从而与辽国这四万骑军会合,那样的话,方羽可就真的无力回天了,兵力相差太悬殊的话,在这草原上可没多少计策好用的。

要想战胜眼前的这些敌人,方羽知道必须得有奇谋才成,方羽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好的计策,随着时间的流逝,方羽也知道最终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供自己等待,辽军与那各部落人马最终会走向汇合,面临着这种窘境的方羽,心中也是郁闷之极。

“大哥,我们可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一旦那两方的人马合到了一起的话,我们可就被动了。”白玉堂见方羽这么久也没做出决定,不禁提醒道。

“玉堂,你也知道,如果我们强攻辽军的话,损失肯定会很大的,那时也同样会无力对付那五万的各族骑兵的。”方羽无奈的看着白玉堂道。

“这个,大哥,打不羸了,我们跑了就是,草原这么大,他们到哪去追我们,要不,我们把那些粮草烧了后,先去把那些来攻击我们的部落灭掉一些,也好出出这口恶气。”白玉堂心知强攻确实不是好办法,可又想不出其它的什么好办法来,便想领了人先去出出这口恶气,反正对白玉堂来说,那呼伦城中的都不是与自己一样的汉人,死了也就死了,只要自己这一千大宋过来的人不死就够了,只要出了自己心中这口恶气就成。

“烧掉粮草?这倒也是一个方法,嗯,黑子,你速去催那押送粮草的队伍将粮草送到这里来。”方羽听到白玉堂的话,心中猛的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吩咐黑子去将那抢来的粮草运送到这里来,虽然这方法要将那些粮草都烧了,不过只要能打胜仗,还怕以后会没了这些东西,反正这个草原上,奉行的都是抢掠的道德标准。

黑子应了一声,打马离去,方羽转头对白玉堂道:“玉堂,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你率五千

入到草原上,将那些参与攻打我们的部落给我狠狠的马匹牛羊与女人,其他的都给了斩尽杀绝了,不过记得每次留几个出来报信人的既可。”

“大哥说的可是围魏救赵之策?”白玉堂听到方羽的吩咐,心中略想了一下,便有些明白了,如此一来,那些个怕自己的部落被灭的人,必会赶回自己的族里进行防备。

方羽点了点头,笑道:“正是,只要几个部落被灭的消息传来,相信他们会赶快回去的。”

要说方羽的这一招也是极狠的,那些个部落各不充属,又基本上都是实力不大,白玉堂的五千人,除了哈腊族与嘞喀族这两个部落之外,白玉堂可说是想灭谁都不成问题,那些个小部落在这种情况下,是肯定要回援的,否则被灭了族的话,就算最后能杀了方羽,夺得可汗之位,只怕也是得不偿失了,更有可能会被其它的部落顺手将他们也灭了。在这个草原上,可没有什么公理可讲地,一切的法则都是手中的实力来说话的。

白玉堂兴奋的点了五千人离去,方羽便开始布置起对付辽军的阵地。

却说辽军这次带兵的老臣巴山,这两天总觉得心神不宁,好象要出大事一般,让他更不放心的是这两天方羽地人马没有再来袭击他们辽军,这个情况。巴山就算再不懂军事。也知是情况不对。却又不知是哪里不对,派出地探马也总是有去无回,被方羽留下地哨骑给杀掉了,在这种情况下,巴山的心中渐渐起了退走之心,因为现在退走的话,虽然已经损失了一万人马。但好歹也可以留下四万人马,若是继续下去,一不小心把人马全都折损在这里的话,只怕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完了,耶律隆绪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报告,大人,有探马回来了。”一名巴山的亲兵在帐外向巴山禀报道。

“嗯,传他进来吧。”巴山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心想这探马都派出去两天了,怎么到现在才终于有人回了来,难不成他们没听本官的话。跑出很远去了不成。

“小人商勇见过大人。”一名辽军的士兵被巴山地亲卫带了进来,向巴山行了个礼。

“有什么样的情况,就快说吧。”巴山也没示意让那个士兵起来,而催问道。

“大人,小人探得一件不好的消息,原将军所带的的粮草已经被敌人夺去了,原将军也已经为国殉身了……”那名探马的话还没有说完,巴山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前襟。

“什么,你说什么,那些粮草被夺了?原阳这个蠢货,本官告诫他多少次了,不可以对此事掉以轻心,特意让他领了三万人的军队,没想到竟然还是被人把粮草给夺了,这蠢货死了也好,否则本官非杀了他不可。”巴山瞪大着眼,对着那人怒吼道。

“是地,大人,如今那粮草还没有运走,就离此五十里地地方。”那人虽被巴山抓得呼吸不畅,但还是勉强把话说了出来。

巴山一把将那人丢下,问道:“那么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守着那些粮草吗?”

“禀报大人,小人观察过了,大约是五千人数。”那名探马喘息了几下道。

“嗯,你是怎么回来的?”巴山似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回大人,小人这一组共十二人,路遇了敌人地那支看守粮草的队伍,被他们一路追杀下来,只小人一人逃得性命。”这名探马这个时候有些慌张的道。

巴山没有做声,一摆手示意这人出去,这名探马赶紧起身离去,巴山在军帐中来回的走了几圈,对于探马所说的话,他还是相信的,因为这名探马巴山是见过的,现在巴山面临着粮草已被夺走的窘境,去不去把那些粮草夺回来,对巴山来说一时之间还真不好下决定,因为不去夺回粮草,四万大军最终是死路一条,如果带兵去夺,巴山又怕中了对方的奸计。

“大人,让末将领一万人去把那粮草夺回来吧。”一名将领自动请樱道。

巴山扫了那人一眼,微微沉吟了一下,道:“那好,徐定,你带一万人先行,本官领着其他的人随后而来,遇到敌人不可恋战,以夺回粮草为要务,明白了吗?”

“大人请放心,末将一定会把那些粮草夺回来的。”那名叫徐定的人坚定的道,他是巴山手下的亲信,本人也有些本事,自信有了一万人的话,对付五千敌骑还是不成问题的。

徐定说完之后,点了一万人马出发,随后巴山也带着其他的三万人马出发,巴山这个时候,是打算夺回了粮草之后,就此罢兵回去

这个仗要打,也得等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才行,那时出了新草,首先马匹就不用为草料担心,其次是那座水结成的冰城,在春天的时候一定会化掉,那时没有了城墙防护的那些老人,女人,小孩,都将成为方羽他们的累赘,想清了这一点的巴山,很干脆的决定退兵,只不过这个时候,方羽又哪会轻易让他们离开,面对着两头这么多的敌人。只有消灭了他们,方羽才能安心。

徐定率着一万手下,五十里地路程很快就跑到了,果如那名探马所说的,那一万车的粮草在前方摆成了一个大圈,中间有几千人马正在忙碌着,似乎是在把粮草搬到中间堆积起来,徐定见此情况。心中大喜。一声令下。带着一万手下向那粮草冲了过去,对方见到徐定这一万人马冲了过来,也似乎吓着,各自骑上马,从另一个方向一窝蜂的逃走,徐定想到巴山的一再告诫,当下也没有继续带兵追赶。而是守护着这些粮草等巴山的大军前来,却不想对方那些人并没有真正的逃走,几千人呼啸一声,分成两队,将这些粮车的外面包围了起来,并且点燃了火箭,射向这些粮草,徐定哪能让人当着他地面把这些粮草给烧了。当下吩咐手下救火。却不想那车上地粮草都是泼上油脂地,被火箭一点就燃,不一会儿就形成了漫天的大火。徐定一见,也知这火是救不了,当下又让手下士兵将中间那些没着火的粮草带出这个火场,那些粮草徐定先前到是看过,没有沾上油脂这些东西。

那几千人放完了火,对着那些辽兵又是一通乱射,那些当先跑出火场的辽兵顿时被射倒一大片,放完这一轮乱箭后,也不再停留,再一次的呼啸一声,远扬而去,待巴山赶到时,除了徐定抢出的那点儿粮草外,其余的已快烧成了灰烬了,对于这种情况,巴山自然是气吼了一阵,也亏得他地身体还算结实,没有因为这种愤怒而晕过去。

望着那抢救出来的一点可怜的粮草,巴山有气没力的吩咐下去,所有人马都饱餐一顿后,准备连夜撤退,已经两天都没吃过饱饭的辽军顿时欢呼起来,纷纷埋锅造饭。

温都尔汗疲惫的从女人的身上爬了起来,疯狂了一夜的他,在那几个宝力格地女人身上不知发泄了多少回,直到彻底地筋疲力尽才睡去,经过了一个白天的睡眠,他仍然没有缓过这个劲来,这让他不得不感叹自己有点老了,岁月不饶人啊,温都尔汗叹息了一声,想当初年青的时候,便是一夜干了再多地女人,也不会有这种疲态,转过脸来,看到几具躺着的白花花的身子,想起昨夜的疯狂,温都尔汗的那一处又不禁有了反应,只不过这种反应却是有气无力的,显然这元气未复,想要再来那事儿也有些力不从心,这让温都尔汗心中不禁有些恼火,一把将其中一个女子拉了起来,这女子经过昨夜的折腾,已经认从了这种命运,任由温都尔汗摆布着,温都尔汗将她拉到自己的身下,将他那肮脏之物塞入了这个女子的嘴中,温都尔汗的那玩意儿确实只能用肮脏来形容,这个时代草原上的人是很少洗澡的,温都尔汗的那家伙早就捂得臭气薰天,又黑又脏的,比那垃圾还要更象垃圾,那女子被臭气一薰,差点儿晕了过去,却是止不住的恶心吐了出来,吐出的东西正好喷在温都尔汗的那家伙上,顿时让温都尔汗勃然变色,一脚将这女子踹飞出去,随后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刀,毫无怜惜的一刀将这女子的头胪砍下,见此情景,其她的女子自是吓的放声尖叫。

温都尔汗狞笑着,正要拉过另一个女子继续做那先前之事,这个时候,纳尔古在大帐外报告道:“可汗,曲勒族的头人来了,说要见您。”

“曲勒族,没听说过,他们来干什么?”温都尔汗停顿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可汗,曲勒族是哈腊族的附庸,是个很小的部落,只有几千人,他们的头人叫察干,小的估计他们是来向可汗表示归顺之意的。”纳尔古没敢进来,在帐外答道。

“嗯,那好,你让他在外等一会儿,本汗穿了衣服再说。”温都尔汗一听有人主动来投靠,心中大喜,当下放了那个已被他抓在了手中的女子,急忙将自己的衣服穿上。

穿好衣服的温都尔汗带着一脸的笑意走出了大帐,纳尔古慌忙迎了上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高瘦的中年男子,旁边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子。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五三章 焚粮毒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