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五四章 焚粮毒计下

第一百五四章 焚粮毒计(下)

高瘦的中年男人见到温都尔汗出来,忙拉着那个女子跪了下来,恭敬的道:“曲勒族察干特来请求可汗收留,今献上小女云娜,还请可汗收纳。”

温都尔汗扫了一眼一脸卑微之相的察干,又将目光投向那个女子,但见那女子肌肤胜雪,体态婀挪,是个少见的美丽女子,温都尔汗便喜上了三分,伸手将察干与云娜同时拉了起来,笑道:“哦,曲勒族的察干,你真是一位明白事理的智者,本汗十分欢迎能与你成为朋友,本汗相信,在这个草原上,曲勒族将会因为你的选择而更加昌盛。”

“可汗的威名,察干早已仰慕多时,曲勒族盼着可汗的到来,就如盼望着那草原上每天升起的太阳,曲勒族愿意从此追随在可汗的身后,成为可汗最忠实的仆人。”察干那卑微的神态,让温都尔汗心中十分的喜悦,纳尔古虽然十分鄙视察干的行为,却是不敢表露出来。

“呵,呵,察干,对于你的忠心,本汗接受了,你放心,本汗将不会亏待你们的,至于你的这个女儿,本汗也收下了,等本汗统一这个草原的时候,一定会将她封为本汗的王妃之一。”温都尔汗放开了察干,却没有放开云娜,反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中,肆意的揉捏了几下,这个云娜显然没被男人弄过,被温都尔汗的举动弄得满脸羞红。

温都尔汗玩过的女人无数,自是经验极为丰富。见到云娜地这种神态,自然知道她是一个还没**的雏儿,心中更是高兴,便想立时将她抱入帐内享用一番,那察干也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儿,见到温都尔汗的神情,哪还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当下道:“察干代曲勒族的上下多谢可汗的收留。若可汗无事吩咐察干去做。那察干就先行告退了。”

“嗯。察干,本汗对于你的来到,很是高兴,就赏你牛二十头,羊一百只吧,纳尔古,你带察干下去领赏吧。”温都尔汗看着怀中美丽的云娜。已经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

纳尔古应了一声,转身下去,那察干随后也转过了身去,眼睛在转过身地那一瞬间,闪过一道阴郁地光芒,温都尔汗**笑了几声,一把将云娜抱了起来,转身入了大帐。将她丢在了胡**。便伸手去扯云娜身上的衣服,那云娜倦缩着,如同无助的小羔羊。等待着温都尔汗的糟蹋,这个时候,纳尔古的声音很不识趣的又在帐外响起:“可汗,小的刚刚接到急报,一支五千人地队伍向我们蒙赫族的营地方向杀去了,一路上已经灭了三个小族了。”

对于纳尔古打搅他的好事,温都尔汗本来是非常不高兴的,不过在听到纳尔古所说的内容后,温都尔汗吓得跳了起来,要知道这个时候,蒙赫族的营地内可没有什么可战之士在家中守护,温都尔汗可不想自己这里刚灭了别人的家,转眼间自己的家又被别人灭了,所以一听到纳尔古所说地情况,温都尔汗可再也顾不得自己那下半身地感受了,放开云娜,冲出了帐外,吼道:“纳尔古,你还站在这里发什么愣,还不敢快招集人马回我们的营地。”

纳尔古慌忙应了一声,下去招集人马,温都尔汗回了大帐,匆忙的穿好自己地皮甲,也顾不得再看这些美人儿一眼,便又冲出了大帐,温都尔汗一边跑着,心中一边诅咒着那突然出现的五千人马,这要自己的蒙赫族老巢让人家给端了的话,他可就要连哭都没有地方哭去,纳尔古的动作倒也快,不大一会儿,便已招集了一万人马,温都尔汗下令让剩余的那一万人马押着战利品回去,自己领着这一万人先行往自己的蒙赫族营地赶去。

这个时候,那个察干还没有离开,冷眼看着温都尔汗匆忙离开后,便又回了那个大帐,将自己的女儿云娜带了走,此时这里的场面正乱糟糟的,由于温都尔汗的亲兵都随他走了,旁的人并不知云娜是已送给了温都尔汗的礼物,竟是无人出来阻拦察干带着云娜离去。

察干与云娜出了这个本是哈腊族的营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乱哄哄的场面,摇了摇头,又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哈腊族完了,那个什么蒙赫族也不见得做得了这个草原上的霸主,不知道那个搅乱了这个草原的宋人又会怎么样。”

云娜低着头,对于先前的事,她心中依然是惊恐万分,温都尔汗那兽人一般的粗鲁,实在是对于没有经历过那种男女之事的云娜来说,是一种吓人的场面,察干不在意的打量了云娜一眼,心中想到,这个女儿还是晚一点儿送出吧,且看看谁才会最终成为这草原上的真正可汗,这么漂亮的女儿,怎么的也得给自己捞到一些好处才是啊。

在纳拉松与宝力格的联合倡议下,围在呼伦城下的

个部落终于举行了一场谈判,最后众人得出的结果是部落的人员数,以百分之二十的比例抽出人来组成一支临时的攻城联军,总数是五万人的各个部落,最后凑出了一支一万来人的攻城队伍,对呼伦城展开了攻击,尽管如此,各个部落的人都存了点私心,攻城攻的并不激烈,被欧阳春带领的队伍轻易的击退了好几次,仿佛是打玩仗一般,连续几场战斗下来,双方都没有死伤多少,时间却因此过去了不少,攻城的部落联军打了几场之后,见没有什么效果,便又停了下来,各自寻求其它的方法,这个时候,那些个部落仍是在指望着别人打前锋,对于在他们身后的展昭的队伍,一时之间也没人去招惹,当然。小部落的人是招惹不起,而纳拉松与宝力格却是不愿去招惹,因为谁都看得出,展昭地五千人似乎不是好惹的。

纳拉松的营帐内,纳拉松刚刚得到手下哨骑打听回来的一个消息,宋人方羽所带的主力队伍并不在呼伦城中,而是正与四万辽军骑兵交战,对于这个消息。纳拉松心中一时犹豫不决。倒不是他不相信这个情报是真的。而是他在犹豫自己该不该去帮助辽军,而自己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仔细想了想,纳拉松觉得这事虽然可以让自己拉近与那些辽国官员的关系,但万一不小心,让别人把自己的手下弄得去当了炮灰可就不妙了,思来想去地纳拉松最后还是决定采取观望地态度。自己地这些手下可不能轻易的损失了,在这个草原上,手中没有实力的话,只能成为别人宰割的对象。

同样的一个消息,宝力格也得到了,而且宝力格得到的消息更加详细,他为此很是惊讶,四万辽军骑兵竟然斗不过那个宋人的两万骑兵。被人家两万人赶得只能往南方地方向逃跑。宝力格却不知,那辽军之所以退走,真正的原因却是粮草供应不上。这个时候,宝力格是不希望辽军退走的,因为一旦让辽军走了,他们这些人将要面对的是那个宋人领兵向他们这些个部落反扑过来,宝力格犹豫了一阵之后,决定还是与辽兵会合的好,有四万辽兵在,比这些还是一盘散沙的各部落管用多了,当然,宝力格也不是很傻,他也不想自己的手下不小心成了炮灰,便游说了十几个与他有过交往的部落,总共凑齐了一万五千来人,浩浩荡荡地前往救援辽国地军队,那纳拉松听到宝力格前往与辽军会合,原本不打算去的他,又改变了主意,因为要当炮灰的话,也有宝力格他们在前面顶着,当下纳拉松也拉拢了一些与他有交往地部落,随着宝力格的后面出发,其他那些剩下的小部落见此情况,自也跟着去凑热闹了,一时之间,呼伦城的危机就这么莫明其妙的暂时解除了。

监视着他们的展昭自然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去与辽军会合,一面派人给方羽报信,一面将手下五千人分成五支队伍,对当先的宝力格他们进行搔扰性的袭击,以减缓宝力格他们的行军速度,后面的纳拉松见到宝力格受到袭击,不但不上前帮忙,反而让自己的队伍停了下来,抱着看好戏的态度看着前面双方的交战。

展昭与宝力格双方的手下都是这草原上善于骑射的人,不过展昭这边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做为军队中最底层的什长,伍长,都是大宋过来的最精锐的士兵,因此整个队伍号令统一,军阵与出击都远比宝力格他们来的整齐,展昭这边都是一击便走,虽然在对方的还击中也有一些死伤,但远比宝力格他们小的多,受这一打击,原本被宝力格拉拢过来的那些个小部落心中又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不管怎么说,他们也不想这样无辜的损失掉自己手下的实力,这样一来,宝力格他们行军的速度就变得很慢很慢了,谁也不愿走到最前面,成了展昭他们的箭靶子,面对着这种情况,宝力格心中暗吸了一口凉气外,也庆幸自己没有单独行动,否则自己这八千人跟对方的五千人对上了的话,就算自己最后羸了,恐怕自己的手下也不会剩下多少人了。

话说辽军的四万骑人马都饱食了一顿后,没有见到方羽他们的军队再出现,巴山趁此良机,带着手下迅速往回撤军,刚开始十来里路时,倒是很顺利,但是四万人马在跑了十来里路后,开始出现马匹泻肚软倒的现象,随后没过多久,士兵中也开始出现了泻肚的的人,并且越来越多,看到这种情况,巴山心中一阵冰凉,这个时候,他哪还会不明白,这些士兵与马匹是吃了有毒的粮草才会这样的,方羽他们故意留下那一点的粮草没有烧掉,是因为那些粮草事先已经混入了泻药和毒药在其中,想到这一点的巴山,心若死灰,他知道自己与手下这四万人彻底

,那个宋人方羽竟用了一个如此的毒计,将他这四万尽。

许多的士兵腹痛如绞,在马上坐不住身形。纷纷自马上摔了下来,那些地马匹也是一匹接一匹的倒在了地上,这种情形下的辽兵,便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也可以一刀将他们杀了,巴山的腹内也开始疼痛起来,巴山强忍着这种疼痛,却止不住的眼泪流了下来,他倒不是因为痛的流泪的。而是为这一次地惨败。他几乎可以想象地到。辽国将因这一场地惨败而国力大衰,他巴山的一大家子也将因这一次的惨败而落罪,被那耶律隆绪毫不留情的送上断头台,无论是为家还是为国,都由不得巴山不痛哭。

马蹄的轰鸣声在这个时候响起,从巴山他们的两边,出现了两支骑兵队伍。其中一边领头的,正是让巴山恨之入骨地宋人方羽,巴山强打着精神,将眼泪也收了,那边方羽的队伍在离一箭之地后停了下来,巴山看着方羽,咬牙切齿的道:“方羽,好你个卑鄙的小人。”

“巴山巴大人。无论我卑鄙与否。你已经输了,这是事实,投降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得为你手下四万的士兵想一想。”方羽平静的道。

“呸,方羽,你不用假惺惺的做好人了,你这等卑鄙地小人,我巴山就是死也不会投降地。”巴山恨恨的道,脸上因愤怒而变得狰狞,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若是投降了,那耶律隆绪更加不会放过他那还在中京大定府的一家子人。

方羽见巴山那愤怒地神情,也知他不会投降,这一场战斗已经毫无悬念,这个时候方羽也懒得再说什么,因为他也没有那么多的粮食去养活这四万辽兵,举起手中的霸王戟,指着巴山道:“很好,巴山,你既不愿投降,那我就让你这四万手下陪你去阴漕地府好了。”

“方羽,你杀吧,我巴山化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巴山这个时候除了咒骂之外,又还能做什么,他心知自己是免不了要一死的,自然就想骂个痛快。

“我的勇士们,前面就是唾手可得的功劳了,你们给我把这些人都杀了,马留下算是给你们的奖励,想要这些东西的,随我杀啊。”方羽一催坐下雪夜狮子,一马当先,直取那巴山,身后一片轰鸣般的响应,五千人马随着方羽杀了过去。

另一边带队的是徐庆,见方羽这边杀了出来,自也不甘落后,徐庆一声大喝,举着手中的双锤,领着五千人马也杀奔了辽军,这巴山嘶吼着,想要组织手下迎战,但此时哪还有辽兵能够举起手中的兵刃迎战的,方羽奔至巴山的身前,巴山那些亲卫不顾自身的腹痛如绞,纷纷向方羽和身扑了过来,但他们的血肉之躯哪能挡得住方羽手中的霸王戟,一戟所过,必有一颗人头飞起,但后面的那些巴山的亲卫仍旧悍不畏死的向方羽扑来,好让巴山能够有机会逃走,方羽看着这些人的悍勇,心中也是极为佩服,不过这个时候却不是该他手软的时候,手中的霸王戟更不留情,迅速的收割着辽兵的生命,巴山看着如索命的死神般的方羽,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罢了,罢了,我巴山的大好头胪,你拿去罢。”

巴山抽出腰间的宝剑,仰天长号道:“我主万岁,老臣无能,今日全军覆灭于此,老臣不能再侍候在我主万岁的身边了,但愿它日,我主万岁能够血洗此辱。”

巴山说完,横剑一拉,血顺着剑身流了出来,身体在马上摇晃了几下,终于一头栽下马来,旁边的辽兵呆呆的看着巴山的尸体摔落在地上,一时之间似乎忘了方羽他们那砍过来的刀,一会儿之后,才有一个巴山的亲卫哀嚎一声:“大人!”

巴山一死,还能跑的动的辽兵更是四散奔逃,但他们那已中了毒的马,又怎么跑得过方羽他们的追杀,没过多久,四万辽兵被方羽的一万手下杀的干干净净,方羽这边没死一人,仅有几十个人受了轻伤,反是将这四万辽兵的尸体进行掩埋时花了很长的时间,至于那四万匹马,主要是中了泻药,泻肚泻的没了力气,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方羽他们这一边刚刚打扫完战场,方羽便接到了展昭派人送来的军情,方羽看完,心中冷笑不已,这些个野蛮人,以为自己是好欺负的么,方羽狠狠的想到,既然自己莫明其妙的来到了这个时代,既然自己已经改变了很多的历史,那么对于这些个野蛮人,不将他们的实力重重的削弱的话,还真对不起自己来了这个时代一趟。

四万辽军覆灭的时候,白玉堂正领着手下来到了蒙赫族的营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