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五五章 新的目标上

第一百五五章 新的目标(上)

面对着没有战士保护的蒙赫族,白玉堂的心中一时犹豫了起来,在这草原上来说,蒙赫族是个大的部落,也正因为是一个大部落,所以才会有更多的马匹牛羊,现在这个没人保护的蒙赫族营地,简直就是一个**的羔羊,诱惑别人对它下手,也正因此,白玉堂心中才会犹豫该不该对这个蒙赫族下手,因为一旦下手的话,以后与这个蒙赫族的关系可就是不死不休的了,这个时候,白玉堂才发现,原来独挡一面的事可不是那么好做的,碰上这种诱惑,无论怎么取舍都是不甘心啊。

“大人,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把这个部落的东西都抢了去。”白玉堂手底下的副将是王朝,这人现在的武艺还不错,但其他方面就不怎么行了,比普通人强不了什么,故此见到这种情况,他也不会出得了什么好主意,全靠着白玉堂自己拿主意。

“这事,可真不好办啊,抢了的话,可就在这时候树了一个强敌了,不抢的话,心里又不甘心呐,王朝,你说说,若是大哥遇到这种事,他会怎么做。”白玉堂摸了摸自己那还是绒毛的下巴,一副很深沉的模样,这个时候,他不由的想到方羽会怎么做。

“这个,要说吧,方大哥一定会抢了这些再说。”王朝想到方羽一贯的强硬态度,觉得要是方羽遇到这种事的话,一定会是很干脆的做了再说。

“白大人,小地认为我们不能抢他们的。这个蒙赫族有两万战士,我们抢了他们的东西后,是无法轻易脱身的,再说了,方大人让我们到这里来的目的,是要我们杀人而不是抢东西,抢了太多的东西的话,也会很大地影响我们行军地速度地。”随着白玉堂来的。还有巴林左布。他是一个比较精明的人。蒙赫族在这草原上的强大他也是很清楚的,心中自然有很深的惧意,可不象白玉堂他们这些人,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直以来都是一群嚣张惯了地人,巴林左布见白玉堂竟然打算去招惹蒙赫族。心中吓了一跳,这时候便忍不住的劝道。

“嗯,巴林左布,你说的很对,我们这一次确实不是来抢东西的,那这一次我们就放过他们吧,走,走。我们离开这里。”白玉堂想到那大量的战马不能抢。心里便觉得不舒服,不过他也知道方羽交给他的任务不是抢这些东西,而是要在这草原上狠狠的杀掉一些人。以制造恐怖的气氛,让这草原上地野蛮人知道他们这些人都不是好惹地。

白玉堂无趣的冲手下众人挥了挥手,带着大家离开这个地方,去寻其他小一些的部落地麻烦,五千人三万余匹马,如同一股滚动的洪流,离开了蒙赫族的营地,躲在营地中的蒙赫族人见白玉堂他们走了,心中大舒了一口气,过了近两个时辰后,温都尔汗才带着一万手下赶了回来,一路上他可是心急如焚,直到见到自己的蒙赫族营地无事,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随后他得知这支队伍是属于宋人方羽手下的军队时,心中对方羽的这一招也很是佩服,温都尔汗知道方羽这样派人在这草原上一搅和,那些去围攻他方羽的人将不得不跑回来保护自己的老窝,那么这次围攻方羽的行动也将以失败告终。

草原上的部落各自为战,这是他们最大的弱点,温都尔汗是很明白这点,只不过他的实力也不是很强大,在这草原上,能与他实力相较的还有好几家,如何打败这几个大部落,统一这个草原,这个问题,温都尔汗想了十几年,对于方羽突然在这个草原上的崛起,温都尔汗并不害怕,因为方羽只是个宋国人,不是草原上的人,温都尔汗相信,这草原上的部落,是不可能认同一个宋人来做这草原上的可汗的,所以,温都尔汗认为,自己当前的敌人是那几个强大的部落,以及可能会出手干豫的辽国。

回到自家营地的温都尔汗见自己的部落无事后,过度玩弄女人的那种疲劳又袭了上来,回了自己的大帐后,温都尔汗又睡了一觉,才总算回复了精力,这个时候,押送着从哈腊族夺来的战利品的那一万战士也回到了营地,温都尔汗见曲勒族送的美女云娜没在其中,问得情况后,心中大怒,这温都尔汗休息了这么久,精力正充沛着,便想把那新得到的美人儿云娜好好的玩弄一番,不想却被人家又收回去了,温都尔汗的心中哪能不生气,正在想是不是派一队人去把云娜要回来,纳尔古的声音又在帐外响起:“可汗,那呼伦城有新的消息。”

温都尔汗心中正自不高兴,当下没好气的道:“有什么消息还不快讲。”

“可汗,那些个部落久攻那呼伦城不下,便转去攻击在呼伦城外正与辽军交战的宋人方羽的队伍,消

时,宝力格正与那宋人方羽其中之一部交上了手,目兵力损失虽然不是很大,却也进展困难,另一个消息是,辽国军队这次的粮草又被那个宋人方羽给劫去了,据探听到的消息,这次押送粮草的辽军有三万人,死伤了一万人,另外两万人成了那宋人方羽的奴隶,这一次,那五万没有了粮草的辽军只怕又要全军覆灭了。”纳尔古见温都尔汗没有叫他入帐,只好在帐外向温都尔汗汇报新收到的情报。

“嗯。”温都尔汗沉吟了一会儿,道:“纳尔古,这次要你去跑一趟了,你到那呼伦城去,如果那个宋人方羽又将这次的辽军消灭,那你就代表本汗与他们订下攻守同盟的盟约,如果那个宋人方羽与辽军拼了个两败俱伤的话,那这个盟约你就不要定了。赶快回来。”

“好地,可汗,小的这就去那呼伦城。”虽然隔着门帘,温都尔汗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纳尔古还是弯腰向里面的温都尔汗行了个礼。

温都尔汗真正惧怕的是辽国,但方羽先灭两万辽国的飞狼骑,再灭十万辽国的东北边军,如果这一次又灭掉辽国的五万骑兵地话。温都尔汗心中很清楚。辽国将暂时无力控制住这个草原了。这个时候与方羽结盟地话,可以用较快地速度整合这草原上的势力,那时,反过来可以与辽国谈和,共同对付辽国人最痛恨的方羽,最后的羸家,毫无疑问将会是他温都尔汗。那时,他温都尔汗也将是这草原上真正的可汗。

想到这里的温都尔汗心中又兴奋起来,忘记了那个云娜所带来的恼火,转了身,将帐中一名侍候他地女子抓入了怀中,撕扯掉她身上的衣服,渲泄起他那高昂的兴奋。

歌舞散后,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清寂寞。纵是贵为大宋的皇太后。刘太后也无处排遣她心中的那份寂寞心情,这年的冬天,在别人看来。也许不算冷,但刘太后却总觉得冷,有时候,刘太后会忍不住的想,是不是自己老了,才会觉得特别地冷。

刘太后当然没有老,岁月并没有在她那如花似玉地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她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倾着人城倾着人国,依然可以让见到她的男人对她神魂颠倒,只不过刘太后地心境却是老了,家事,国事,情事,事事都催人老呵,刘太后无声的叹息了一下,这个时候,家事,国事,对刘太后来说已有些倦意了,总在寂寞的时候,总在无人深夜的时候,刘太后会想起方羽,总在想起方羽的时候,心中便更是落寞,为了家国,她可以抛弃这个人儿,可在抛弃了之后,心中又总是不断的后悔,总是不断的想起他淡然的微笑。

“娘娘,皇上过来了。”郭槐轻轻的走到了刘太后的身边,仿佛是怕惊扰了刘太后一般,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小声的道,这个时候,刘太后在想什么,郭槐心中是很清楚的,他虽不明白刘太后为什么会对方羽念念不忘,但他也没想过要去弄个明白,他郭槐说到底,只是刘太后手下的一个奴才,这种事情不该是郭槐可关心的问题。

“嗯,让他过来吧。”刘太后应了一声,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勉强打起了一点精神,不管怎么说,赵祯在这个已快傍晚的时分来找她,定然有什么大事。

赵祯随了郭槐走入大殿,他的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到了刘太后跟前,行过礼后,道“母后,孩儿刚刚接到一份情报,方羽大哥在辽国继上一次覆灭了两万辽国飞狼骑后,这一次又灭掉了十万辽国东北边军,辽国的国力为之大衰,因为此事,这一次辽国派出使臣安道全前来大宋,母后,您看此事该如何的处置。”

刘太后听完赵祯的话,秀眉不禁跳动了一下,诧异的望了赵祯一眼,道:“这怎么可能,方羽只不过带了一千人马而已,就算在草原上收扰了一些野蛮人做手下,实力也不可能涨得这么快吧,祯儿,这个情报你没有弄错吧。”

“母后,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的,是在辽国的密谍传过来的情报,据说是方大哥先夺了辽军的粮草,再用数万火牛大破那个辽国的名将萧东宁。”赵祯兴奋的解释道。

“哦,这么说来,这个方羽还真是为我们大宋做了一件好事啊,十年之内,辽国是不足为患了,祯儿,当时母后让他出使辽国,那也是无法的事,你不要怪母后,如今看来,让他去了,倒也不算是坏事。”刘太后的脸上恢复了更多的神彩。

“孩儿绝没有责怪母后的意思,只是想问一问母后,这事该怎么处理。”赵祯虽然被方羽改变了很多,但他仍然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自然不敢责怪刘太后什么。

“嗯,这件事情,现在

宋占了上风,虽然我们并不想要辽国什么东西,但这的态度也该强硬一点,岁币那些东西就维持原来的好了,不可再答应辽国其它的什么无理要求,这个是候。我们没必要再生什么事端出来,依母后看来,辽国这一次地使臣依然会采用强硬的态度,不过这一次,他们已是外强中干了,辽国损失了十余万人马,绝对已没有力量来侵我大宋了,所以。祯儿你这一次也不用太让着他们的。”刘太后不是一个好战的人。虽然明知道这一次辽国实力大损。正是落进下石的好机会,但刘太后却是没有这个打算,那个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口号,在大宋已经喊了很多年,朝野上下已没有多少人会把它当一回事了,对刘太后来说,维持住现在的和平。就很不错了。

被方羽改变了很多的赵祯自然不会赞同刘太后地这种观点,但他是一个孝顺地人,见到刘太后这般说,也只好应道:“孩儿会按母后说地去做的。”

“祯儿,母后知你的心思,但祖宗创业不容易,后辈子孙守业就更不容易,那些开疆拓土的事。还是谨慎一点的好。没有十足的把握,千万不要轻易动手,古人有言。好战必亡,祯儿你可要认真记下了这句话才是。”刘太后看得出赵祯心中的想法,不由地劝道。

“孩儿省得,母后,若无什么事,孩儿就先告退了。”赵祯兴匆匆的跑过来,却得了一个这样的结果,心中很是不开心,便想告辞离开。

“好吧,祯儿,天色已晚,你也早点去休息吧。”刘太后心中轻叹了一下,点了点头道。

郭槐赶紧将赵祯送了出去,刘太后望着赵祯走入了夜色中,抬眼看着大殿门外的夜空,想到在这个夜空下,方羽在那草原上,这个时候不知在干什么,听说那草原上的野蛮人喜欢抢夺别人的女人,那方羽在草原上待了这么些时间,也应该抢了些女人在身边吧,刘太后心中胡思乱想着,一想到方羽将那些个蛮族女子压在身下,刘太后的心中便没来由的一阵生气,恨不得立时派了人去,把那些个蛮族女子统统地杀了才好。

返回了身地郭槐,见刘太后在想着心事,也不敢打搅了她,但见刘太后一会儿紧皱着眉,脸带杀气,一会儿又是脸上浮着微笑,眉眼之间满是一种柔情,郭槐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郭槐更加不敢惊动她,郭槐知道,在这寂寞的深宫,刘太后的这一份心思,可能是一个深宫中地女人唯一的寄托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刘太后才会更加的在意。

展昭接到方羽派人送来的消息,见到这一次的辽军又是全军覆灭,心中自是大定,按照方羽的意思,展昭不再这么很命的狙击这些草原上的部落,而是将手下带去与方羽会合,因为根据方羽估计,白玉堂在草原上应该已经消灭掉几个部落的营地了,用不了多久,那些部落的人必会星散回去,展昭他们要做的事,就是追杀这其中的小部落,或者逼迫这些个小部落投诚,至于其中较大的部落,方羽的宗旨是暂时不去与他们为敌,等实力壮大后,再找这些个部落的麻烦也不迟。

不说展昭前往与方羽他们会合,单说那宝力格见展昭他们突然退兵了后,心中也琢磨开了,对方人数虽少,可并没有落在下风,这么的突然退走了,让宝力格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迅速前进吧,怕对方这样突然的退兵是因为在前方布下了埋伏,不往前走吧,待在这里也不是这么回事儿,这一次被展昭他们五千人打的,让那些跟着宝力格的小部落心中产生了惧意,虽然还不清楚那个宋人方羽手下有多少人马,但显然不只是眼前这一支与他们交过手的队伍,敢与五万骑的辽军交战,怎么的手下也会有几万人吧,如果都似这一支队伍的战力,那就由不得那些个小部落不惧怕了,便是宝力格自己的心中又何尝不是有些犹豫。

宝力格不是一个智力型的头人,想不明白的事他就不会去想,暂时安下了营地,派了哨探前去打听消息,宝力格决定等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后,再作出前进还是撤兵的打算,这一会儿左右无事,宝力格便与带在身边侍候他的两个女子做起了一般男人都喜欢做的事,宝力格还年青,体力也充沛着,再加上已有几天没做这种事儿了,是以一番痛快的发泄,把两个女子折腾得快死,宝力格尚未过足瘾,正打算不顾这两个女子的死活继续做下去时,一个人疯了一般冲入了他的大帐中。宝力格心中大怒,起了身,抬脚便向那人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