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五七章 渔翁上

第一百五七章 渔翁(上)

方羽几人正在说着今后的计划,一名哨骑跑了过来,单膝跪下道:“大人,那些个部落联军中的哈腊族不知是何原因,突然撤兵而去,随后另一个大部落嘞喀族也撤兵了,到小的回身来禀报时,那些个人已经走了一大半了。”

“嗯,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方羽点了一下头道,那些个人会撤兵的事,方羽早就想到了,这个时候,白玉堂他们在草原的也应该有所动作了,老巢被人端了,由不得那些人不赶紧跑回去,不过这事比方羽所想的时间上略微快了一点,方羽自然没有想到,是那个野心勃勃的温都尔汗把人家哈腊族的老巢给灭了。

“大哥,俺们要不要追杀那些个兔崽子?”徐庆一听那些人逃跑了,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追上去杀他们一通,当然,该不该杀,他还是习惯性的等着方羽拿主意。

“暂时放过他们这一次吧,我们自己手中的兵力也要再整合一下,开春后再找他们算帐也不迟,另外,我们也需要尽快把呼伦城的城墙建起来,否则开春后天,那冰一化,那些没有战力的人可就失去了保护了,这样吧,展昭你带上五千人,去把玉堂接应回来。”方羽没有答应徐庆的想法,转头对展昭吩咐道。

展昭应了一声后,带上五千人马离去,徐庆不高兴的道:“大哥,你也太偏心了,为啥不让俺去。这里已没得仗打了,岂不要把俺憋坏了。”

“你想去也可以,不过得先把这些辽国的俘虏和马匹押回呼伦城去。”方羽微微地笑了一下,他知道徐庆这家伙现在是不打仗就会浑身的不自在,所以方羽也没打算让他歇着。

徐庆一听有仗让他打,心中自是高兴起来,整个一张黑脸也光亮了几分,嘿嘿笑道:“那好。那好。大哥你可一定要记得让俺去的。”

徐庆说完。也不等方羽回应了,点齐了自己手中的五千人马,押送着那些抓来的俘虏上路,雷惊则领着另外的五千人将那些从辽军手中得来的战马押送回呼伦城,方羽带着杨排凤以及那一千凤骑营的女战士先行回呼伦城去,他们路上还遇到一个没有走地小部落,方羽本来要领着凤骑营地人将他们灭了。没想到那个只有几百人地小部落却投降了,一问才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小部落,而是一群马匪,看到方羽他们这么强大,而且又喜欢四处抢掠,便起了投靠之心,毕竟象他们这样不大不小的马匪群。日子过的并不舒服。

方羽现在倒不担心收留马匪后会有什么隐患。反正各个部落的人也不比马匪好到哪里去,都是天生就爱好抢掠与杀人的家伙,为首的那个马匪头目叫牛可能。是一个辽国北地的汉人,原本是辽国一个贵族家地奴隶,后来逃了出来,流落到草原上成了马匪,现在见到方羽他们这些同是汉人的人,自是多了一分亲切,方羽见他是汉人,回到呼伦城后,也没有将他的马匪队伍打散,而是又往他的队伍中补充了一点人,凑成了五百人,让这个牛可能带着他们去打劫那些个小部落,牛可能有了方羽这个大靠山,自是底气足了不少,欣然带着人出发了,他却不知道,方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呼伦城中的粮草已经不够维持这么多人的开销了,方羽没办法,只好发动这些人去抢,另一个被方羽打发出去抢掠的便是徐庆,不过徐庆带的人足够多,有五千之数,徐庆地任务是在呼伦城附近这一带行动,这附近凡不投降地小部落,徐庆要做的便是杀光,抢光,这种事,也正是徐庆现在很喜欢干的事。

方羽刚把徐庆打发走后,纳尔古代表着温都尔汗来与方羽谈判,想与方羽订下同盟,对于温都尔汗这个人,方羽已听手下地几个部落头人说过,知道这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跟这样的人订下同盟,根本就不可靠,对方随时会在自己后面咬上一口,当下拒绝了这个同盟谈判,只在表面上答应与对方划地而治,互不侵犯的条件,纳尔古见此来的最大目的没有达到,心中很是不甘,奈何对方连续大败辽国,实力比他们蒙赫族还要强大,他纳尔古再怎么的不甘心,也不能拿方羽他们怎么样,只得带着方羽的口头协议回转了去。

纳尔古带着方羽的口头协议,还只走在半路上,这个协议便已作废了,方羽当然也没有想到这个协议会这么快就作废,他这个时候也不会去关心这件事情,呼伦城中的大小事物,让方羽忙的够呛,这其中有二件事是方羽不得不去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呼伦城中建立一个管理呼伦城的的行政机构,第二件事是方羽打算重组特种作战部队。

这二件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弄成的,方羽的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大量的粮草,以养

这越来越多的人口,另外一个就是要赶快把呼伦城的来,单这些事就让方羽头大不已,这时候才想起刘太后与赵祯管理着那大一个国家真是不容易,皇帝好当,指的是那昏君,真要当一个好皇帝,方羽现在才觉得,那不是一件什么轻快的事情。

在方羽回到呼伦城后,宝力格也带着他的八千手下来到了他们哈腊族的营地,看到自己的老巢成了一片废墟,宝力格的心中那种怒火是无法抑制的,附近的曲勒族察干一如既往的来拜见了宝力格,并为宝力格他们提供了一些粮草,这让宝力格的心中好过了一点,觉得自己的威望还是在的,宝力格的人马在曲勒族的营地休整了一夜后,于下午时分向蒙赫族的营地出发了,宝力格决定以同样地手段夜袭蒙赫族。

宝力格自然不是很有头脑的人。他不知道,那温都尔汗既然喜欢夜里偷袭别人,又哪会不防别人夜里来偷袭他,特别是这种草原上已经开始动乱的时候,温都尔汗怎会不小心提防着别人,那蒙赫族的营地四周不但布下了很多哨骑,其中还有四千战士在每天的夜里都是整装待发的,随时都可以加入战斗中。温都尔汗更加阴险的是在营地四周遍挖陷阱。在陷阱中布下木刺。夜里偷袭的话,很容易掉入那些陷阱中,死伤在那些木刺下。

温都尔汗地这些措施虽不能说是万无一失,但让他蒙赫族地营地在安全性上提高了数倍,如果宝力格真地进行夜袭的话,很可能轻易的就会被温都尔汗把他们全灭了,不过宝力格却很幸运。在路上碰到了被他抛下没管的吉林沙,这个吉林沙在哭过一场后,实在不甘心哈腊族就这么被葬送了,便又去追赶宝力格他们,原本以为宝力格会直接到蒙赫族这里来,不想宝力格在路上不死心,还是先去了哈腊族的营地上看了看,并在曲勒族那里休息了一天。所以弄得吉林沙在蒙赫族的附近等了一天。这一天也没有让他白等,吉林沙通过观察,终于发现这蒙赫族的营地进出都只有一个通道口。吉林沙不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它地地方定是有陷阱埋伏的,当下里在半路里拦住了宝力格后,泣血苦求宝力格将偷袭的时间改为黎明时分,由于吉林沙在宝力格面前磕头磕的鲜血淋漓,宝力格才勉强把行动的时间推到了黎明时分,在这个时刻,宝力格虽然不懂,但吉林沙却是知道一点,这个时刻正是守夜之人最困乏的时候,也是发动猛攻最好的时间段。

在天边终于出现一丝曙光的时候,等地不耐烦地宝力格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八千哈腊族的战士按照吉林沙指定地一个蒙赫族营地的出入口冲去,他们的出现,首先便让蒙赫族的哨骑发先了,这些哨骑还是比较认真负责任的,一夜都提高着警惕,虽然在这天快亮的时候,他们已经很疲劳了,警惕性也降到了一天的最低,但宝力格他们刚一出现,便被其中一个哨骑无意中发现了,在那个哨骑声嘶力竭的喊叫下,蒙赫族营地内顿时一片混乱,那些守夜的蒙赫族战士,原本以为一夜都过去了,今天该是没有人偷袭才是,谁知突然响起那哨骑的报警声,这些人不得不强打着那极困的倦意,拿起了手中的兵刃便冲了出来。

蒙赫族这守夜的四千战士的动作也算快的,双方几乎同时抵达蒙赫族营地的那个出入口,一场血战便在这个出入口上展开了,由于宝力格他们是由营地外的空旷之地冲过来的,那马的速度自是极快,在冲击上占尽上风,那宝力格更是一马当先,带着手下不但抢先占据了那个出入口,而且在那四千蒙赫族战士的防线上撕开了一道小口,在后面不断涌上来的哈腊族战士的冲击下,那防线上的小口子被迅速的撕大,宝力格狂吼着,带着手下突破了对方的防线后,向着蒙赫族营地的内部直冲而去。

东边天际的那一抹曙光迅速的变亮,阳光似要喷涌而出,天地之间的这一瞬间,是极美丽的,可这个时候,蒙赫族与哈腊族的人谁也不会去欣赏那种美丽,那一抹曙光在这一片土地上所映照的是刀光与血光,是人世间最残酷的场面,蒙赫族的四千战士没能为后面其他的战士争取太多的时间,虽然大部分的蒙赫族战士已经跨上了战马,但哈腊族战士的高速冲击,在短短的时间内,使得蒙赫族的人员出现大量的伤亡,仅仅这一次哈腊族的冲击,蒙赫族便在这措手不及之下损失了五千可战之士,不过哈腊族的人本身也不好过,蒙赫族毕竟占据了人多的优势,在哈腊族这一个冲击过后,失去了高速冲击力的哈腊族战士便象陷入了泥潭中一般,渐渐被蒙赫族占据上风,当然,这时候的温都尔汗心中也是不好过的

之间损失了这么多的可战之士,让他手中的实力大减中有着雄图霸业的温都尔汗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辛苦准备地那些陷阱,竟然被别人看破,这更让他郁闷不已。

在温都尔汗的指挥下,蒙赫族的人终于占据了战场上的主动,将哈腊族的人团团困住,宝力格虽然很是勇猛,左突右冲的,却是无法杀出重围。太阳终于升出了地平线。整个的战场在阳光下已变得一目了然。温都尔汗骑在马上却没有参与战斗,他看到宝力格在战阵之中,倒是勇猛的很,蒙赫族地人没有谁是他地对手,当下喝令身边地亲卫朝着宝力格攒射,也不管是否会射到宝力格旁边的蒙赫族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温都尔汗还是明白的,这个时候自是要不计代价的将宝力格除去。

一百余温都尔汗的亲卫都是蒙赫族最强的战士,自然是弓马娴熟,一百来支利箭之下,以宝力格地武艺,哪里抵挡的了,当下便有五支利箭射在了他的身上。而他身下的坐骑。则是中了十几支利箭,当场将宝力格的坐骑射死,受了箭伤的宝力格被死马摔落在地。那些蒙赫族的人见了,顿时欢呼一声,死命的冲向宝力格,好砍下他地头胪领赏,宝力格身边地亲卫见此情景,自然也是拼死上前将他护住,双方为了宝力格,疯狂的对砍起来,几乎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草原上那种与生俱来地杀戮天性,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双方中,蒙赫族的人被眼前的这一份大功劳弄得一个个的红了眼,宝力格身边的亲卫则是因为对宝力格的忠心而拼上了自己的性命,双方都是不管不顾的挥动着手中的兵刃,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把眼前的敌人砍杀,但双方的结果却又往往是同归于尽。

宝力格受了五支箭伤,虽没有伤到要害,却也是伤势颇重,他勉力爬了起来,还没能站稳,温都尔汗手下那一百来亲卫便对着他射出了第二轮的利箭,对于一个站着不动的目标,那温都尔汗的的亲卫们一般没人会射不中靶,上百支箭将宝力格射成了刺猬,临死前的宝力格不甘心的虎吼一声,挣扎了几下后轰然倒地,不远处的吉林沙看见宝力格被射杀,心中顿时一片冰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哈腊族完了,这回真正彻底的完了。

宝力格一死,蒙赫族这边自是士气大涨,而哈腊族的人则是士气大落,还剩不到六千的哈腊族人变成了各自为战,往外冲杀着,想要突围出去,温都尔汗哪会放过他们,这个时候,蒙赫族也已经伤亡了七千余人战士,愤怒的温都尔汗这时是非要杀光了这些哈腊族的人不可,不过温都尔汗忘记了困兽犹斗的道理,那些为了活命的哈腊族人原本跌落的士气,又渐渐的高涨起来,殊死抵抗之下,蒙赫族的人竟然有些围困不住了,看到这种情况,温都尔汗气得暴跳如雷,不住的大声喝骂,最后领着自己的亲卫亲自冲了上去。

温都尔汗的亲自上阵厮杀,让蒙赫族的士气又高涨了一些,终于将哈腊族人的突围之势给压制住了,双方的战斗一时之间形成了僵持之势,看到这种情况,吉林沙的心中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奢望,知道今日整个哈腊族将消亡于此,自己这条命也要交代在这个地方,随着时间的推移,哈腊族人本来为了活命而鼓起的士气渐渐开始低落,双方的僵持之势也渐渐打破,蒙赫族将包围圈越缩越小,哈腊族人再也没有机会逃出生天。

蒙赫族的营地中,此时是死尸遍地,血流成河,已经升的很高的阳光,照耀出来的一幅画面,是一幅真正的人间地狱图,生命在这里变得低贱,似乎生命的本身便是为了杀戮,彻底控制了场面后,温都尔汗便退了出来,这一阵的厮杀,让温都尔汗气喘不已,现在的他,自然不能再有当年之勇,在女人身上消耗了过多精力的他,身体早有点掏空了,这会儿,在这大冷的天里,他却已经累得虚汗直冒,看到战斗已接近尾声,温都尔汗擦了擦头上的汗,放下了心来,开始盘算着这一次损失这么大,后面该如何尽快恢复自己手中的实力。

当哈腊族的人死的还剩不到两千人时,身上伤痕累累的吉林沙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去挥动手中的那把刀了,就在他自以为快死时,吉林沙感觉到了大地隐隐在颤动,仿如是一场持续不停的小地震一般,吉林沙的心中莫明其妙的一振,生活在草原上的他自然明白这是什么,这样的现象,是数万匹奔马所造成的。远处的地平线上,扑天盖地的涌出了一支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