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五八章 渔翁下

第一百五八章 渔翁(下)

从地平线上涌出来的这支军队正是展昭与白玉堂他们两人的手下。

展昭奉了方羽的命令,出来接应白玉堂他们,虽说草原这么大,展昭却是很容易便追赶上了白玉堂的人马,这白玉堂领着五千人在草原上闹的动静很大,一路里来竟然掠夺了二十来个小部落,到最后手里拥有了八万匹马,实在是没了能力再往下继续掠夺了,五千人驱赶着八万匹马,已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在白玉堂领着手下往回走的时候,展昭领着五千人追上了他们,看着白玉堂弄的八万匹马,展昭也有点目瞪口呆,心中不禁暗想,难怪这草原上的人这么喜欢抢掠的,这么多的马,那是一笔多大的财富啊。

多了展昭手下的这五千人,抢上了瘾的白玉堂又想再抢一些东西,不过展昭记得方羽的吩咐,不想再多生事端,拉着白玉堂往回走,他们这一次往回走的路径,正好离得蒙赫族的营地不远,那哈腊族打算偷袭蒙赫族的事让白玉堂手底下的哨骑撞见了,白玉堂想到上次放过了这块大肥肉,心中便总觉得不舒服,这一次遇到这事,白玉堂的心思又活动开了,派出更多的哨骑打探消息,展昭因为知道方羽的打算,心想这个蒙赫族有这么大,将来也是一个大祸害了,趁这次的机会把这个部落打残了也是一件好事,当下展昭也同意了白玉堂的想法,两人合计了一下。打算等他们拼了个两败俱伤地时候再出手。

在温都尔汗以为这场战斗就快要结束的时候,展昭与白玉堂两人领着手下杀了出来,这一次的行动,巴林左布没有再行劝阻,他也是个有些头脑的人,自己这一方虽然只有一万人,但在战力上并不会输给蒙赫族的两万人,更何况有哈腊族的八千人打头阵。有便宜不沾。有东西不抢。可不是他们草原上人的习惯,想到蒙赫族抢了哈腊族后,那女人,马匹与牛羊定然多的不得了,想到这些东西,便是巴林左布这种自认为是聪明人地人也不觉流下了贪婪地口水,其他地人就更不用说了。早被那些东西刺激的红了眼睛,有东西可抢,有女人可干,无论是草原上出身的汉子,还是大兴安岭出来的女真人,一个个都是奋勇当先,唯恐落后了会被别人抢光了好东西,幸好方羽的手中治军很严。这些人虽然一个个红着眼睛。却没有乱了军阵,只是那冲出的气势,还真是象一只只饿极了的草原上地狼。

温都尔汗看到这支冲向他们营地的军队后。脸色顿时变的惨白,几乎在那第一眼时,他的心中想到的是他蒙赫族的覆灭,也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他便想到了这是谁的军队,白玉堂领着手下在这草原上的行动,温都尔汗是很清楚地,原本以为白玉堂他们不敢打他蒙赫族地主意,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却终于向他蒙赫族出手了。

温都尔汗一面指挥着队伍分出五千人迎战展昭他们,一边喝令手下加快速度将哈腊族剩余的人消灭掉,第一批冲出营地的蒙赫族战士遭到了展昭他们那扑天盖地地箭雨的问候,当场便死伤了七八百人,随后展昭与白玉堂两人各自领着手下左右一分,将出来迎战的五千蒙赫族战士夹在中间抛射,论骑射,论武器,双方其实都差不多,但展昭,白玉堂他们的手下所有的坐骑都披了皮甲,号令又统一,夹杂在其中的宋军手上的强弓,所以展昭他们可谓是占尽上风,虽然也有死伤,但不象蒙赫族那样被成片的射倒。

另一边的那剩余的哈腊族人见出现了援兵,虽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却让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生命,再一次的爆发了强大的战力,一时之间,蒙赫族的人根本就拿不下他们,看到情况迅速逆转的温都尔汗,心中是一片冰凉,他心中明白,自己完了,自己的蒙赫族也完了,自己多年来想统一这草原,想做这草原上的可汗的梦想,也被这些卑鄙的宋人给破坏了。

温都尔汗心中很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样输掉了一切,拔出自己的大刀,嘶吼道:“我蒙赫族的勇士们,为了你的女人,为了你的牛羊,拿出你们的勇气,拿出你们战斗时的神勇,随本汗去杀了这些卑鄙无耻的家伙。”

温都尔汗也曾经是这草原上的勇士,到了真要拼命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些勇气的,只留下两千人对付那剩余的哈腊族人,领着其他的近五千人杀向了展昭他们,巴林左布是这草原上的神射手,看着一马当先冲出来的温都尔汗,心中自是大喜,他知道这是一条大鱼,当下向白玉堂请了令后,领着自己的手下一千人迎向了温都尔汗,待离对方一箭之地时,掉转马头,带着队伍向对方的左翼插了过去,同时

温都尔汗射了一箭,做为一个有神射手称号的人,箭差了,虽然这一箭没有射中温都尔汗的咽喉,却正射在温都尔汗的下颌上,痛的温都尔汗差点摔下了马去,温都尔汗的手下亲卫见他中了箭,慌忙将他护在了中间,但随着巴林左布的一箭,上千支的箭雨也接踵而至,在巴林左布的号令下,这一次的抛射集中在了这一处,因为巴林左布这一次的目标就是温都尔汗一个人,只要杀了这个对方的头领,比杀掉对方一两千个人都有用的多。

这温都尔汗不是一个幸运的人,这一次又有几支箭落在了他的身上,而他身旁的一百来名亲卫可遭了殃了,一大半的人当场被射死,紧接着展昭那边派出的一支千人队伍,也集中将手中的箭射向了温都尔汗,这一次,温都尔汗身上又多插了几支箭。他身边的亲卫都死光了,温都尔汗却又是幸运地没有死,他手中的刀丢了,整个人趴在马背上,那马也中了许多的箭,驮着温都尔汗跑出上百米之后才轰然倒地,将温都尔汗摔在了地上,其他的蒙赫族人见温都尔汗摔下了马。全都是心中大惊。纷纷将马勒住。免得将他踩成肉泥。

趁着蒙赫族的队伍大乱,巴林左布他们毫无顾忌的将箭射向对方,倾刻间便有上千蒙赫族人死在了巴林左布他们的箭下,这些蒙赫族人却没有退缩,将温都尔汗护在了中间,有人正要下马去救温都尔汗时,他却晃悠悠的爬了起来。将颌下那支箭拔了出来,顿时鲜血直流,他却仿如未觉,嘶吼道:“所有地人听我地命令,你们立刻给我退走,投到嘞喀族去,日后好为我们蒙赫族报仇雪恨,你们听到没有。立刻给我退走。快走。”

这温都尔汗也是一代枭雄,知道事情无可挽回后,便立即下了这个命令。好保存蒙赫族地种子,日后也有机会报得今日之仇,温都尔汗说完这些话后,圆眼着双目倒了下去,他手下的一名头目悲愤的吼了一声:“可汗!”

那名头目一探身,将温都尔汗的尸体抄上了自己的马背,然后大吼道:“我们走。”

随着那名头目的吼声,这些蒙赫族的战士留恋地望了一眼蒙赫族的营地,会同了前面的那些人,向西边嘞喀族的地方逃去,展昭与白玉堂他们哪能让这些人这么轻易的逃掉,自后紧紧追杀了下去,那些正与哈腊族战斗的蒙赫族战士见此情景,也纷纷舍了对手,想要逃离,但他们终是晚了一步,被巴林左布他们给追杀了个干净。

这里的战斗结束后,吉林沙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只喘气儿,他们哈腊族到了此时,已只剩下一千人左右,有着这一千人在,哈腊族总算是没有真正的灭族,这只怕已是吉林沙心中最大地安慰了,那边展昭,白玉堂他们追杀了一阵子之后,也收了兵,蒙赫族逃走地已不足六千人数了,当展昭与白玉堂回到蒙赫族的营地后,那吉林沙与巴林左布领着人将蒙赫族中的老人与高过车轮地男孩斩杀光了,对于这种事,展昭,白玉堂他们虽然不会去做,但别人做了,他们也只能是不闻不问了事,毕竟留着那些人,也还真是一个祸害。

这一次,巴林左布搜罗到了不少的美女,蒙赫族与哈腊族都是草原上的大族,族中自然少不了美女,这个营地集中了两个族的女人,单是宝力格与温都尔汗两个人留下来的美女便有几十人,巴林左布这人极会做人,他知道宋人喜欢处女,便挑选了十名处子出来,只不过这些个处子年纪都不大,只有十二三岁,巴林左布又将十名最美的女子挑出来,这总共二十名女子,巴林左布将她们打扮一新后,送到了展昭与白玉堂的帐前,展昭他们得了方羽的允许,自不会不收下这些女子,就算自己不要,手下还有那么多的宋人兄弟呢。

那十名最美的女子中,有几名原本是宝力格的女人,如今宝力格已死,投靠了展昭他们的吉林沙对于这种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异议,这倒不是说吉林沙他们没有血气,忘记了他们原本的族长宝力格,而是在这草原上,谁最强,那最美的女人也就归谁,现在展昭,白玉堂他们强大,那么这些最美的女子归展昭他们,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一次所得到的马匹牛羊更让展昭,白玉堂他们瞠目,仔细想想,其实也不奇怪,毕竟原本的蒙赫族与哈腊族加起来有十几万人口,有二十万头牛与一百几十万只羊也是不足为奇的,对于这个草原上来说,展昭,白玉堂他们这些人还收获了一笔很大的财产,那就是大大小小六万来名女人,在草原上来说,这真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只不过展昭,白玉堂他们却没有

念罢了,反而为增添了这么多没有战力的女人而发愁事情,展昭,白玉堂可不会去想着怎么解决,而是习惯性的抛给方羽去处理,后来这事情也让方羽愁了一阵子,最终解决的办法是把这些女人奖励给了那些有功的人员,反让方羽省下了许多其它地财物。而且这种奖励,让方羽的手下们有了更大的干劲,打起仗来也更加勇猛。

花了几天的时间,展昭,白玉堂他们将这些东西运到了呼伦城,这么多的物资来到,让方羽的手头暂时的富裕了一阵子,但让方羽更加头大的是十几万匹马地到来。让呼伦城地粮草更加地紧张。想到大宋那边缺少马匹。而自己现在手头上马多的成了累赘,这个时候,方羽是很想打通一条南下大宋的道路,只是现在自己的实力不足,方羽也只能暂时放下这个念头,把精力放在呼伦城的建设上。

呼伦城的城墙由于有那近八万的俘虏,建设起来倒不是很难地事。至于行政机构,方羽在投靠过来的部落中选了一些比较有声望的老人来,组建了一个临时的政府,处理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又正式建立了草原八旗与女真八旗,每旗的旗主除了拥有五百人的亲卫外,不得另有军队,其他的所有可战之士都编入了飞。羽。龙,虎这四个骑兵营中,方羽挑选了五百人出来。再一次重组了特战队,不过在名义上却是方羽地亲卫队,这些人最终会被淘汰到只胜一百人,被淘汰掉地四百人才是方羽的亲卫,而这一百人,将成为方羽手中的暗牌。

杨排凤手下地凤骑营被扩充成五千人的规模,她们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维持呼伦城的治安,毕竟现在的呼伦城算上八万辽国奴隶的话,已有二十五万来人了,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很大的城市了,在治安上多少有些混乱,可方羽手中的男性青年基本上都已征招入伍,派上了用场,只好启用年青的女人来做这种事情。

诸般事情做下来,时间过的飞快,在徐庆与牛可能他们两支队伍的抢掠下,粮草的问题勉强得到解决,有一些聪明点的,认清了形式的小部落陆续投靠了过来,也有一些是日子不好过的小部落,听说呼伦城的人日子过的很好,便也跑来投靠,还有那牛可能有了方羽这座大靠山后,竟然让他收伏了几股其他的马匪,人员发展到二千余人,在草原上是更加的肆意妄为,他知道方羽为粮草发愁后,为了讨好方羽,便对那些草原上的小部落发下通谍,凡是主动往呼伦城送去粮草的部落,他不但不去抢掠,还会给他们提供保护,牛可能的这一举措,倒是真让一些小部落自动往呼伦城送来了粮草,方羽对他的这一方法给予了赞扬。

呼伦城的城墙在一日日的增高,呼伦城也渐渐显现出了它的繁荣。

全道安听人说过宋国的汴梁城是一个天堂般的地方,以前他是不相信的,不过现在,他却是相信了,因为他亲眼看到了汴梁城的繁华与豪华,与辽国的大定府一比,这里确实就是人间的天堂,看着如此的花花世界,全道安的心中是有颇多的感慨的,同时也有很多的遗憾,他一直瞧不起宋人的软弱,可是软弱的宋人却占据着天下最好的地方,这让全道安觉得上天真是太不公平,这么好的地方,应该是由他们勇敢的契丹人来占据才是,不过现在,全道安却只能是对着这繁华的汴梁城叹息,那个宋人方羽覆灭了他们大辽国的十几万军队后,让辽国的实力大损,只怕在十几年内,辽国都没有了虎视宋国的力量。

全道安这一次出使宋国,原本是想吓唬一下宋国,好让宋国不要轻举妄动,不想来了十几天后,宋国的皇帝赵祯都没有接见他,也没有派出招待他的大臣,这让全道安心中又是气愤又是不安,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等着宋国的皇帝最终发下话来,不过这十几天里,全道安也没有闲着,他拜访了不少宋国的大臣,这些个大臣在宋国来说,基本上是属于主和一派的人,而且这主和派的人在宋国还占据了上风,这种现象,在全道安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不过他很高兴宋国有这么多的软骨头,这代表着宋国其实是一个很好欺的国家。

也许是这些主和派在赵祯的面前为他全道安说了什么好话,终于发下了旨意,在宋国的金銮殿上招见他。

全道安带着耶律隆绪亲笔写的国书,抬眼看了一下眼前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摆出一幅趾高气扬的神情,向着这大殿走去。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五八章??渔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