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五九章 春情**上

第一百五九章 春情**(上)

赵祯冷眼看着那个辽国的使节走进了大殿,那幅趾高气扬的神态象一根尖刺一样刺在赵祯的心上,让他的心中很不舒服,大宋经济上是极其强盛的,也因此大宋的人在心中也有着一种天朝上国的骄傲,一般来说,在大宋人的眼里,其它地方上的人都是未开化的野蛮人,是该让人瞧不起的,偏偏在军事上来说,大宋是越来越积弱,积弱到让这些未开化的野蛮人也瞧不起大宋的地步,这让现在很想有一番作为的赵祯在心里面横下了一根不舒服的刺,今天被这个走进大殿的辽国使节引发了这根刺的痛,赵祯的眼中闪过一道怒火,轻哼了一声,心想这辽国都被方大哥折腾的这么惨了,竟还敢在朕的面前趾高气扬,今日非得让他好看不可,当下一摆衣袖,转过脸来看了帘幕后的刘太后一眼。

刘太后见那辽国的使节摆出一幅这样目中无人的神态,心中自也不高兴,虽然刘太后在对待战争方面有些女家子气,怯弱了一些,但她现在终是一国最高的掌权者,除了方羽之外,又岂能容忍别人对自己的轻视,见赵祯向自己望来,刘太后微一颔首,算是同意由赵祯来主持此事,赵祯见刘太后没有反对,心中自也是高兴,静等那个辽国使节上来。

全道安缓步走到了赵祯的面前,微一躬身道:“外臣全道安拜见宋国皇帝陛下。”

“嗯,你叫什么来着。这么大的年纪还跑出来,你们辽国现在没有了年轻人吗。”赵祯明知故问地道,语气仿佛是不经意的一问,那态度半点热情也欠奉。

全道安见宋国的皇帝明知故问,他自己已经说了他叫全道安了,这赵祯还要问他叫什么,显然是在戏耍他,全道安不由得眉头轻皱。心想这宋国的小皇帝态度不善啊。看来自己辽国损失了十几万兵马后。这宋国也有些蠢蠢欲动了,当下全道安更加趾高气扬的抬起头,道:“宋国的皇帝陛下,外臣叫做全道安,乃是我主万岁派来宋国的使节。”

“哦,是么,没想到你们辽国还真是没人了啊。国小人也少,被人折腾两下就没了年轻人了,还需要你这样的老人跑出来做事。”赵祯很不客气地讥讽道,这态度,换到正常情况下,那就是有意要把两国地邦交搞恶劣了。

本来全道安是想在气势上压一压宋国地皇帝的,不想这宋国皇帝完全是一幅不在意两国交恶的态度,显然这个小皇帝与他的老爹不同。是个比较好战的人。全道安这一次来是来寻求和平的。辽国这会儿可真不敢与大宋交手,对于赵祯的态度,全道安心中尽管很是恼怒。却只能装做不知道,傲慢地道:“宋国的皇帝陛下,我主万岁派什么人来,自有我主万岁的打算,若是派我国的勇士前来,怕陛下你因为害怕而不敢相见,所以我主万岁才派我这不中用的老人前来,也是为了体谅陛下你而已。”

“是么,你们辽国这会儿还有勇士么,朕倒想见见哩,朕可听说了你们辽国的勇士可很厉害啊,十万人被几千人打了个全军覆灭,呵,呵,还真是厉害的勇士呢。”赵祯见这个全道安如此倨傲,心想不把他的傲气打下去,后面地谈判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方大哥可是说了,弱国无外交,现在辽国地实力大损。自己若还那么的退让,岂不是要让天下人耻笑。

“宋国的皇帝陛下,你从何处听来这等谣言,我大辽何时有过十万大军被人覆灭了地事,前些时,我大辽只不过在北方剿灭那些个不听话的人,虽然动用了几万人,却也没有陛下所说的十万人啊,而且据外臣我所知,我大辽军队打了个胜仗,杀了对方数万逆贼,俘获马匹牛羊无数,此时我主万岁正发愁如何处理这些战利品呢。”全道安淡然的道,他自是不会承认辽军大败一事的,反正大宋也拿不出证据来,他睁眼说瞎话,大宋也无从考证。

赵祯这时自然也是知道对方是睁眼说的瞎话,也真是无从找到证据辩驳,心想这个老家伙还真够顽硬的,当朕是好欺骗的么,赵祯哼了一声道:“照你这么说来,朕还真应该恭喜你们啊,既然你们辽国打了胜仗,不在你们那里好好的举行庆祝,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主万岁派我来,是为前些时你们宋国的那个使节一事,此人到我大辽国后,公然藐视我大辽国的法纪,持强杀害我大辽国的人员,我主万岁特派我来,向陛下你讨个说法,并且陪尝我大辽国那些被害人的损失。”全道安也是一个谈判的老手了,自然不会一开始就表明自己是来求和的,而是先高高的漫天要价,找了个理由让自己处在上风。

论到谈判,年青的赵祯自然不是

狸的对手,但这个时候,赵祯才懒得与他谈判,而且帝,也没理由与他国的一个臣子谈判的道理,当下道:“这种事情,岂能是听你一面之词的,待朕找到了朕的使臣,再与你当面对质,才能弄个水落石出,现在朕怀疑你们辽国无故杀害了朕派出的使节,却将罪名推到了他的身上,所以,在没有找到他之前,谈判一事是不会举行的,好了,你若没有其他什么事,就先退下吧。”

赵祯的话说的一点儿也不客气,一些文臣对赵祯今天如此不礼貌的行为很是不解,认为有失一个大国的风范,但一些个武臣听了,却是大为解气,心想小皇帝果然英明,刘太后若是其它事,也会觉得赵祯做的有点太过,但涉及到方羽,她却是不会这么想了,虽然她没有与方羽真个的芶且过。但她此时地心中却是满满的装着方羽,方羽的对与错她不会去管,方羽的安危她却是很关心,在她现在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些后悔让方羽去辽国了,方羽到辽国后会有什么遭遇,刘太后的心里也是很清楚的,听了赵祯的话。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刘太后觉得这话有道理。可其他人不会觉得有道理。自认为文明之邦文明之人地人,时刻把礼仪当是国家地头等大事,一名大臣在宰相丁渭地一个眼神下走了出来,跪下道:“吾皇万岁,出使辽国的方羽方大人一事,不管内情如何,我大宋都不应该如此草率的拒绝谈判。我大宋与辽国这些年来都是友好相处的睦邻,不可为了区区一个方羽而破坏了两国邦交,更何况我大宋乃是文明之邦,重视礼仪教化,岂能因此小事而失了我大宋的礼仪。”

这人一番话说下来,赵祯气得身子一哆嗦,那全道安却是在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自己这钱没有白花。虽然当时送的有点不甘心。但现在想来却是值得的了,这些个宋人还算是有信用,拿了钱还是知道办事情地。刘太后听了这话,心里也是不怎么痛快,主要是因为这事情里面涉及到了方羽,若是其他人,刘太后也不会觉得这人的话有什么不对了,但牵涉到了方羽,这感觉就变了,女人本来就是感性的,强如刘太后这样的女人,一旦对一个人有了感情,是非标准也就会以这种感情来评定了,所以刘太后对这名大臣的话也就很是反感,在帘幕后轻轻的哼了一声,这一声很轻,便是离她不远的赵祯也没能听到,但刘太后身旁的郭槐却是听到了,扫了刘太后一眼,见她脸上微有怒色,心想这个大臣要倒霉了。

赵祯这时缓过一口气来,指着那名大臣道:“很好,你倒是很懂得礼仪,很懂得教化啊,现在大宋地南方有很多地地方还没有教化,朕也听说崖山那个地方风景很好,那么,朕现在就让你去那里养老顺便教化那里的人好了,来人啊,给朕把他拖下去。”

若非大宋的祖规,不可杀士大夫,赵祯这会儿还恨不得把这个人杀了解恨,受了方羽影响地赵祯,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卖国的行为了,这个年纪的赵祯,是最容易做愤青的年龄,一生起气来,也就没有去想那么多,当下给了那名大臣一个流放的待遇后,便站了起来宣布退朝,也不管那全道安目瞪口呆的表情,也不去问刘太后的意见,当下里便甩袖而去,一众大臣望着帘幕后的刘太后,想看看她的意思,此时刘太后也不满那名大臣的话,心中还暗想着,若非是听了这些混帐东西的话,自己又怎会让方羽去那虎狼之地的辽国,想到这里的刘太后也站了起来,道:“你们都散了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全道安见刘太后也走了,当时就愣住了,手中攥着耶律隆绪亲笔写的国书,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全道安再转头看那丁谓,只见他低着头,仿如没看见他全道安一般,躲闪着出了大殿,全道安见此,心中便极为生气,心中暗想,这大宋的人真是不讲信用,收了钱竟不办事,真他娘的,难怪人都说南人狡猾,真是有道理啊。

全道安心中极为郁闷的出了大殿,长吸了一口气,又恨恨的吐了出来,心想,没想到大辽竟然会有如此伦落的一天呵。

转眼过了旧年,又是新的一个春天,天气渐渐转暖,呼伦城的城墙也垒到了六米的高度,在八万奴隶加上四万其他人的努力下,这样一个浩大的工程,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可以说是很不容易的,为此八万奴隶累死了了近三万,剩下的五万奴隶基本上都是青壮了,在草原上,一个青壮奴隶还是比较值钱的,不过方羽却打算在城墙完工后,将这些奴隶渐渐变成手下的士兵,用于征服草原上其他的部落,当然,要让这些人甘

,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方羽先把其中表现老征入部队,组成了第一支仆从军。

仆从军在是草原上很早就有了的,他们的装备一般很落后,完全是战场上的炮灰,不过方羽没把他们当成炮灰。而是制定了一些奖励制度,也就是凡是英勇杀敌地人,最终可以享受到与其他队伍一样的待遇,方羽只等完全春暧花开后,再带着这些人去征服草原。

现在方羽还有一件头大的事,那就是他身边的女子越来越多了,而且那些人因为知道宋人都喜欢处*女,结果给方羽送来的都有是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人家一片好心送来。方羽怎好不收。再看看自己手下的这些兄弟吧,展昭,徐庆,白玉堂他们现在每个人都有了几十个女人,也是别人好心送来的,连欧阳春这样地人帐中也有了十几个美女在养眼,看着身边几十个小萝莉。方羽还真是佩服草原上地那种种马精神,在这草原上,除了部落族长地女儿,一般其他的女子过了十三,四就很难再是处子了,特别是美丽的女孩子,到了十三这个算是女子成*人的年纪,便会有了男人。可要方羽对这么小年纪的萝莉下手。还真是有点下不了手,虽然方羽也没多少良心可赞扬的,但这点儿良心足以让他当不成禽兽。

方羽下不了手。不代表别人下不了手,安三,黑子,虎牙他们三个虽是方羽的近卫,却没有掌权地,自然也没别人送他们女人,对着方羽帐中的小萝莉们大流口水,一日不小心让方羽看见,方羽暗责自己太疏忽了,竟把他们三个光棍给忘记了,当下大手一挥,让他们每人挑上十个暖被窝去,这一下,让三人幸福的腿都软了,当下给方羽留下几个最美的女孩子后,其她的被这三人呼啦一下瓜分了,过上了传说中的幸福快乐的生活。

方羽当然不是柳下惠,原本想把可人的杨排凤给解决了,偏这丫头事多,整天都在忙着训练她地军队,连夜里也住在军营,方羽地身边只剩下百灵,乌云珠,兰玛,云娜四女,这里面只有云娜是最大的,过了十三岁,她的那个爹,曲勒族地族长察干是个很识时务的人,见哈腊族完了,蒙赫族也完了,便赶紧带着女儿来投诚,将女儿云娜献给了方羽。

却说这一日呼伦城的城墙终于建成了,六米多高的城墙在草原上来说可是非常的宏伟了,全是用石条垒成的,看上去也很结实,对于这项工程的完工,自然是一件大喜事,方羽为了凝聚来投的各个部落的向心力,便举办了一场较大的庆祝活动,这一次的庆祝,确实让各个部落之间的隔阂消除了不少,原来各个部落的族长轮番向方羽敬酒,硬是把方羽给灌的昏头转向,半醉半醒的,回了自己的大帐后,方羽衣服也没脱,倒头便睡。

云娜,百灵这两个大点的女孩见方羽喝醉了,没脱衣服便睡,便上前为他脱去衣服,由于草原上的生存环境恶劣,使得草原上的女人的观念与大宋的女人不同,无论是男人把她们抢来的也好,还是娶来的也好,她们一般都会顺从的跟着这个男人生活,而且越是厉害的勇士,越能让她们真心的跟随,象方羽这样的男人,有着英俊的相貌,有着高强的武艺,更是有着草原上的人所没有的学问,自是容易让女孩子动心,云娜与百灵对于男女之事虽然只是一知半解的,但还是知道自己要让方羽睡了才真正算是方羽的女人,这时两个女孩为方羽脱去衣服后,看着方羽的男性壮硕的身体,脸红心跳的春心荡漾起来,她们草原上的女子自不会象汉家女子那样顾虑那么多,既然想跟这个男人生活,就会无所顾忌的投入他的怀中,两个女孩子脱了自己的衣服,一左一右的钻入了方羽的怀中。

方羽也是在半醒半梦之间,他那受过训练的意识中知道有人在为他脱衣服,但因为没有感觉到危险,所以也就没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及后有两具娇小柔软的胴体钻入他的怀中,幽香扑鼻,一下就把他酒后的欲望给挑了起来,三个躯体纠缠在一起,本能的索取着那种消魂的滋味,由于方羽的意识中感觉不到危险,所以也只是依着本能将两个女孩子压在身下,却没有让自己的意识强迫醒过来,云娜与百灵看着自己身上方羽那强壮的身子,又是高兴又是害怕,但她们还是努力的扭着小身子,想要迎合方羽的欲望,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一个人掀开了大帐的门帘走了进来。

云娜与百灵扭头一看来人,两人的脸上顿时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