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一章 春情**下

第一百六一章 春情**(下)

郭槐看着刘太后的脸,心中忽的产生了一种悸动,那不是男女之间的感触,而是人之本性中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这一刻的刘太后是美的,一种很纯净的美,就如那天上的月,远离了红尘的喧哗,静静的,静的刘太后本身便是那一轮明月。

“娘娘,方大人的一名小妾,独自一人,千里寻夫去了。”郭槐低低的声音道,象是怕惊碎了眼前这一刻的宁静,更象是诉说出自己心底的那一丝无奈的感触。

刘太后眨了一下她那明媚的眼睛,迷茫中透着她内心的挣扎,低徊的叹息了一声,道:“她一个女人家的,不在家中好好等着她的夫君,硬要去受那个苦做什么。”

“娘娘,那个方大人的这个小妾据说本是江湖中的女子,想来也是不太懂得什么大户人家的规矩。”郭槐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他也不想太刺激刘太后这时的心情。

“其实,这事情也难为她了,看得出来,她对方羽也是一片真心的了,听说方羽的那个正妻是他家的童养媳,长得天姿国色的,又是个才女,几时有空,哀家也想见见她,看看这个让方羽着迷的女人是如何出色的。”刘太后漫不经心的道,心神似乎并不在这儿。

“好的,娘娘,这事情,小的一定会为娘娘安排一个时间的。”郭槐低头应承了一声,心中想起方羽家的那个女子,那种神态。与此时地刘太后是何其的相象呵。

刘太后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思绪随着那天上的明月,早已到了数千里之外,方羽呵,此刻,你正在干什么,刘太后郁郁的想着。明月千里。那千里之外的你。是否对着这明月,也会偶然的想起我。

大帐内生着炭火,烘得大帐中暖融融的,四个人的身体交缠在一起,上面没有盖多少地东西,**在外地肢体,使得帐内春意盎然。

方羽在天快亮地时候才睡着。云娜与百灵醒来后,没有就此起床,而是痴痴的看着熟睡的方羽,要说象方羽这样英俊的人物,在草原上是不可能有的,这两个小姑娘要说会不喜欢那是不可能的,男人喜欢美丽的女人,女人也同样喜欢英俊地男人。这个时候。两个小姑娘自是趁了机会细细打量着方羽,要是平时,她们是绝不敢这样看着方羽的。两人很快便发现了方羽那高高矗立的一根柱子,两个小姑娘年纪虽不大,却也知道那是男人的宝贝,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们的注意力都到了那根宝贝上,开始研究它为何是男人的宝贝。

这个时候,温苇云也醒了过来,见到两个小姑娘那专注的神情,温苇云心中直想大笑起来,一个恶做剧地念头在心里升起,温苇云笑着轻声地道:“你们这样光看着有什么用,应该用嘴去尝一尝才知道它的味道的。”

温苇云说地话,云娜与百灵自是不明白她的意思,温苇云只好指指她们两人的嘴唇,又指了指方羽的那个地方,云娜与百灵这才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心中均想到,难道汉人的男人真的都喜欢女人咬他们不成,草原上的女子自然不似汉人的女子,有着那么多的道德规矩,当下里云娜先伏下了头去,将方羽的那个宝贝咬在了嘴中,当然,云娜也不傻,没敢真的去用力咬了方羽,她可不敢把是自己主人的这个男人咬疼了,心想轻轻的咬的话,肯定能让男人又喜欢又不痛,,她的这个想法,倒也是让她蒙对了,这个时候的方羽正梦到自己洞房花烛之时,云娜给他下身带来的快感,正好与梦境相合了,让方羽梦里梦外的都是快感。

看到如此**靡的场面,温苇云也不禁情动了,发觉自己的下身在迅速的湿润起来,一阵子之后,云娜没能咬出什么味道来,便放开了方羽,让百灵上前,百灵可没云娜那么聪明,比较用力的咬了一下,弄得方羽一哆嗦,从梦中醒了过来,见自己的分身被百灵咬着,吓了一跳,忙一把抓住百灵,生怕这小姑娘不知轻重,把男人的幸福给咬没了,百灵见自己把方羽给咬醒了,心中也是一阵害怕,旁边的温苇云轻轻的笑了起来,方羽此时被刺激起来的欲火烧的极旺,见温苇云在一旁发笑,她那眼波儿更是媚得撩人,当下没好气的道:“一大早的,你笑什么,当心我现在打你的小屁股。”

“你打呀,你敢打,我就跟你没完。”温苇云娇媚的横了方羽一眼,勾得方羽的心中的那股子欲望更胜。

方羽这会儿发现温苇云象极了传说中的九尾妖狐,简直就是专门来勾引自己的,当下放开手中的百灵,把温苇云抓入了自己的

道:“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喔。”

温苇云自不会让方羽立时就得逞了,在方羽的怀中挣扎了起来,她这一挣扎,让旁边的两个小姑娘又是为她担心起来,心想她怎的在这个时候还要惹男人生气的,不怕主人等下惩罚的更厉害吗。

方羽这个时候可不管温苇云是真的不愿还是假的不愿了,闻着温苇云身上那已久违的香味儿,全身都被欲望填的满满的,低下了头,吻上了温苇云那娇艳的红唇,另一支手则悄悄的覆上了她的峰尖,云娜与百灵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的亲热,虽说草原上的人做这事情很放得开,但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却是她俩人的第一次,是以都睁大了眼,看得特别仔细。

大帐内响起了温苇云的**声,一声声的传到了帐外,这会儿帐外值守的是黑子,听到这声音,顿时也让他心中火烧火燎的,黑子心中是极敬重方羽。自是不好意思在这里听方羽地女人**,连忙离得大帐远了些,帐内的温苇云自然不知自己的**声让别人听了去,这会儿,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象是要飞入了云端,轻飘飘的,只想方羽永远这样带着她,永远的与方羽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更希望自己的娇躯能够溶入方羽的身体中。永不分开。

“相公。老爷,哥哥……我快被你玩死了。”温苇云这时快乐地神志有些不清了,口中胡乱地叫喊着,多少天地思念,在这一刻都化为了快乐,化为了灵魂深处的悸动。

云娜与百灵看着温苇云在胡乱的**着,那种表情。象是快乐,又象是痛苦,弄得两个小姑娘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期待,方羽强横的体力,让温苇云很快的败下阵来,全身软绵绵的没了一丝力气,对方羽娇嗔的道:“相公,我都快被你弄死了。不能再让你玩我地身子了。你让她们两个陪你吧。”

方羽也知道这会儿不能再让温苇云奉陪自己做这事情,转过脸去看云娜与百灵,但见两个小姑娘都只是刚刚发育不久。胸前的蓓蕾还小着,透着一种青涩的少女风情,方羽有些犹豫起来,弄两个这么小的姑娘,是不是太邪恶了点啊,虽然这个时代,这么点大的女孩子已经可嫁人了,可依后世的思想,这可是很不道德的啊。

云娜见方羽望向了自己两人,乖巧的钻入方羽地怀中,看了方羽与温苇云他们做地事,聪明的她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学着温苇云的样,亲上了方羽地嘴唇,云娜的身体微微有点儿丰满,偎在怀中有着成熟女人的柔软,胸前的两个蓓蕾虽然还不大,却是格外的惹人怜爱,方羽在这一会儿也想通了,还是随了这个时代入乡随俗的好了,至少这个女孩子做了自己的女人,自己不会象其他的男人一样玩厌了后送给别的男人。

方羽给自己找了个坠落的理由后,开始细细打量起云娜身上的每一处,在草原上来说,云娜与百灵都可算是极品的女人了,这样的女人,在草原上足可以让男人为她们引起战争。

云娜温顺的任由着方羽把玩她的每一处地方,这种温顺,让方羽想起后世人喜欢养的宠物猫,百灵见云娜在方羽的怀中似乎很享受,便也大着胆子挤了进来,百灵的身子比云娜的小巧了一些,容貌上来说,两人差不多,但百灵有两个很大的优点,一个是她的声音极好听,天生的带着一种媚人的味道,另一个是百灵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媚人香,很有一种催情的效果,这样的女人,无疑是极品之中的极品女人,当然,百灵也有她的缺点,那就是她的智商不怎么行,对男人而言,百灵这样的女孩儿,天生就是男人的极品玩物,不过她现在落在方羽的手中,也算是很幸运的了,至少方羽比这个时代的男人更知道怜惜这样的女人。

百灵不似云娜那么懂事,虽然也很乖顺,却不知道如何讨好方羽,被方羽一摸,只觉得身上痒痒的,不由得扭动着小身子,低低的声音娇笑了起来,看着她那天真的神情,方羽有些无语,把她先放在了一边,将云娜压在了身下,当进入了云娜的身体中后,云娜被那一下的撕裂痛的惨叫了一声,温苇云看着方羽又坏了一个女子的清白,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伸手在方羽的腰间拧了一下,显然她的心中还是很吃醋的。

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痛过了之后,云娜也渐渐的品尝到了其中销魂的滋味,开始尽力的迎合着方羽,她年纪不大,却知道自己在方羽的这些女人中最没有优势,所以她想尽力满足方羽,也好让方羽从此能给她一份宠爱,不过她的体力显然没有温

种武艺高强的女人来的持久,很快的,她也败下阵来任由方羽将她放在了温苇云的身旁。

百灵是个天生的媚女,虽然她的体力并不比云娜强,也没有丝毫这方面的技巧,但她所能坚持的时间却是超过了温苇云,让方羽终于得到释放,在这方面,她那小小的身子里,似有无穷的精力,一般的男人得到她,只怕还真不容易对付的了她。方羽看着百灵那娇嫩地私处,被自己摧残的不成样子,心中也是过意不去,当时这小姑娘的那个地方儿虽然很痛,却并没有喊出来,这让方羽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是勇敢的,伸手为她抚摸着,道:“痛么。”

“嗯。很痛。我娘说女人做这事很痛的。我娘还说,女人做这事时,再痛也得让自己的男人满足了才行。”百灵仰着脸,天真的看着方羽道。

方羽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极度无语,不知该对百灵说什么好,这样一个单纯的有些傻地女孩子。方羽只能是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后对她好一点就是,方羽为她轻揉了一会儿,又让百灵情动起来,只得收回了自己地手,起身下了床,三个大小不一地女人看着方羽的背影,各自的心情都不同。方羽穿好衣服离开大帐后。三个女人又疲倦的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嘞喀族的纳拉松终于迎来了让他扬眉吐气的一天,这一天让他等了很久,久到他已快忘了自己年青时的壮志。当然,现在地纳拉松年纪也不大,不过这些年的无所事事,让他只能在女人的身上尽力的驰骋着,以至于让他的身体过早的出现了衰老,当年可搏虎豹的勇猛,到如今便是面对着一只小小的豺狼也得思量一下了。

辽国地皇帝耶律隆绪再一次派出了萧时揽做为使者,来到了嘞喀族地地盘上,为纳拉松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为此,纳拉松带着自己的手下在二十里之外迎接来使地萧时揽,这一次,萧时揽带来了大量的东西,打算与嘞喀族结盟,这在过去,纳拉松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没想到现在,自己的嘞喀族竟然可以和辽国处在平等的地位上。

辽国的耶律隆绪自从巴山的五万骑兵覆灭后,沉寂了很久的一段时间,最后在与手下的大臣商议之后,决定改变对付方羽的策略,尽力挑起并支持草原上的部落与方羽进行斗争,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削弱他们双方的实力,对自己又没有什么损伤,当然,这样的一石二鸟之策没有什么稀奇的,古人早已把这个策略用的发烂了,不过,同时也可以看得出这个策略是很有用的,否则也不会被人常常使用出来,这一次,耶律隆绪让萧时揽带了两万套盔甲与兵刃出使嘞喀族,并打算与嘞喀族订下盟约,表示愿意支持纳拉松成为这草原上的可汗。

纳拉松其实也是知道辽国在利用自己的,不过他愿意这种的被利用,因为他的梦想便是统一这个草原,成为这个草原上的可汗,现在辽国不再打压自己,那么自己就可以不用担心的把这些个草原上的部落一个个的收服,纳拉松相信,只要自己统一了草原,有了足够的实力,那就再也不用怕辽国了,至于辽国希望自己对付的宋人方羽,那本就是自己前进道路上的一个敌人,就算辽国不说,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与那个宋人方羽展开一场战争的。

远远的,纳拉松看到了萧时揽他们出使的队伍,纳拉松热情的迎了上去,用更加热情的声音对萧时揽道:“喔,尊敬的大辽使节萧大人,再一次的看见你,真是一件让人值得庆祝的事。”

“呵,呵,纳拉松头人,看见你风采如昔,还是那么的龙精虎猛,本使也真是为你感到高兴,这一次本使来此,为纳拉松头人你带了一个好消息,相信纳拉松头人你听后,会更加的高兴。”为了这一次能够顺利的完成出使的任务,萧时揽也不得不放下自己的身段,对纳拉松表现出一幅友好的态度。

“呵,呵,哪里,哪里,我可是老了,倒是萧大人正当壮年时,英雄气慨让人心折啊。”纳拉松也给萧时揽回了一顶吹捧的高帽。

两人互相吹捧着,亲热的并肩而行,那场面,好象多年没见的亲兄弟一般,双方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回了嘞喀族的营地,分宾主落座后,纳拉松的奴仆将马奶酒与烤羊排等食物端了上来,举杯之前,纳拉松神秘的一笑,拍了三下手掌。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袅袅婷婷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