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二章 合纵与连横上

第一百六二章 合纵与连横(上)

看着那个女子走出来,纳拉松的眼中透过一丝精光,一闪而逝,让人难以注意到,萧时揽的一双眼睛则是紧紧的盯着那个女子,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那女子直接走到萧时揽的身旁,那身上淡淡的香味,让萧时揽还没有喝酒,心中便已醉了。

“萧大人,你看这位女子如何,这可是我用了三十匹骏马,从高丽国弄来的一个官家小姐。”纳拉松举起手中的杯子,在掌中把玩着。

“好,实在是好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萧时揽忍不住的夸赞道。

“呵,呵,萧大人喜欢就成,萧大人这次一路前来,途中颇有辛苦,我也没什么好的礼物,这是我对萧大人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还望萧大人不要嫌弃。”纳拉松微微的笑道,他知道这一次辽国的皇帝耶律隆绪算是有求于自己,定然会给自己一些好处,但纳拉松想抓住这个机会,要到更多的好处,而想要更多的好处,就要依靠着这个辽国的使节萧时揽,自己先给他送上礼物,在后面谈判的时候,自己再多向辽国要点东西,料来这萧时揽会知道投桃报李,在谈判桌上不至于把的那么死。

“哈,哈,纳拉松头人你太客气了,如此贵重的礼物,实在是让本使受之有愧啊,既然纳拉松头人你这般客气,如此的一番美意,那本使就却之不恭了。”萧时揽这会儿的眼神一直就没离开过那个女子,虽然尽力表现着平静。没有露出色眯眯地神态,但明眼人一看,便知他心中正是色授魂与,对这个女子食指大动,暗中口水狂咽。

萧时揽自然也知道纳拉松送给自己美人的心思,他这一次来,耶律隆绪就交代过他,尽力满足嘞喀族的要求。也尽力挑起嘞喀族早日与宋人方羽他们交手。有了耶律隆绪的这个交代。萧时揽自然就不会拒绝纳拉松送给他的礼物了,就算再来八个十个这样的美人,萧时揽也会照收不误,没有哪个正常的男人会嫌美人儿多了的。

纳拉松见萧时揽一幅拼命假做正经地模样,心中很是鄙视了一番,心想一个美人儿就让你这幅德性,看来辽国也是无人了。纳拉松举杯对着萧时揽道:“我与萧大人也多年地交情了,客气地话我也不多说,来,我敬萧大人一杯,以谢萧大人多年来对我嘞喀族的照顾。”

“哪里,哪里,你我本是朋友,一些事都是本使应该做的。”萧时揽见纳拉松把杯中的酒喝尽了。也客气了一句后。饮了自己桌前的那杯酒,放下酒杯后,又道:“纳拉松头人。你此处与高丽国相距甚远,却怎的会弄到那里的女人。”

那名女子见萧时揽放下酒杯,忙提了酒壶为他倒满,身子挨着那萧时揽,身上地香味儿飘入萧时揽的鼻中,让萧时揽心中一荡,伸手一把将她搂入了怀中,纳拉松见萧时揽的**,倒也不以为意,在这草原上,男人在别的人面前做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草原上这时代的人在这方面还没有什么所谓的道德可言的,纳拉松也将一个过来为他倒酒地女子搂入了怀中,揉捏了那个女子几下后,道:“萧大人有所不知,此女原本是有人将其卖给了女真地完颜部,完颜部是女真中的大族,近年来常到这草原上来收购骏马,一般用的都是从高丽弄来地女人,这个女子,就是前几天我从完颜部落的人手中换来的。”

“女真的完颜部,这个部落本使好象听人说过,不过似乎并不大啊,整个族也就不到两万来人吧,比起你们嘞喀族可是差远了。”萧时揽有些疑惑的道。

“呵,呵,萧大人有所不知,那些个女真的蛮子可是厉害的很,他们的人多数都长得比较高大,族中多出勇士之辈,人数虽少,战力却是强得很,真要打起来,我嘞喀族未必就能稳胜他们。”纳拉松想起那些见过的女真人,也不得不赞叹一句。

萧时揽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寻思开了,暗想自己是不是也该到女真人的地盘上去一趟,拉拢一个大的女真部落与那个宋人方羽作对,那个女子在萧时揽的怀中扭动了一下,打断了萧时揽的思绪,抬眼看了一下纳拉松,但见纳拉松的嘴角刚好闪过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萧时揽心中一震,明白纳拉松与自己说这些,定是没有安什么好心,萧时揽在心中暗骂了纳拉松一句,装出一幅色心难禁的模样,抱着怀中的女子狠狠的亲了一下,另一只手更是探到那女子的桃源之处,肆意的抚摸起来。

纳拉松见萧时揽如此色急,心中更是轻视,手中却是举起酒杯,一脸很是**荡的笑道:“来,萧大人,为了我们的友谊,请满饮此杯。”

酒桌之上

是谈判的时候,双方杯来杯往,说着一些无关痛痒事散后,萧时揽也被怀中的女子真个儿弄得欲火中烧,当下里告辞了纳拉松,抱着那女子急匆匆的到了纳拉松为他安排好的大帐内,将那女子丢在了**,狞笑一声,便将那女子的衣物撕扯下来,望着那女子雪白如玉的身子,咽了一下口水后,心中不禁暗自赞叹,这高丽国果然是个出美女的地方,与宋国的女子相比,可谓是各有千秋,美色当前,萧时揽哪还能想那么多的事,虎吼一声,扑到了那个女子的身上,从上到下,犹如见到了骨头的饿狗,在那个女子身上狂啃起来,那个女子被萧时揽啃得发出一声声的娇啼,更是助长了萧时揽心中的欲望,在那女子的双峰之上狂啃狂吸了一阵之后,萧时揽的大嘴终于来到了那女子的桃花源,这里已是溪流阵阵。萧时揽自不会放过,非常认真地品尝了一番后,才提枪上马,把自己的勇猛展现在那个女子的面前,大帐内更是娇啼声一声甚过一声,便是站得很远的萧时揽的亲卫,也听了个清清楚楚,各自心猿意马的在心中意**了一番。

这个时候。纳拉松的心中也是很兴奋的。他知道一个天大地机遇就在自己地面前。自己将有望成为这草原上真正地可汗,这种兴奋,纳拉松自然也需要发泄,回到自己的大帐后,纳拉松迫不及待的拉了一个自己的女人,将她扑倒在**。

搂着温苇云她们三个女人,方羽过了几天幸福而荒**的日子。这时的天气,渐渐的转暖了,许多地事情又让方羽忙得没了时间再去安慰身边的女子,呼伦城的城墙建好了,方羽手下的军队也增至了三万二千来人,若是算上杨排凤的凤骑营,以及最终选取出来的两千仆从军,则有三万九千的战士。方羽直接掌管的特战营人数不多。只有两百人,平时训练时,方羽则将这支特战营交给了温苇云去带领。

徐庆与牛可能地抢掠队伍也暂时停止了抢掠。回到呼伦城附近开始接受训练,方羽发展到这一步,武器已成为最大地麻烦,草原上的部落与女真人的部落,他们地武器都是非常落后的,这极大的影响了军队的作战能力,这个地方也没有工匠,没法进行制造,这些事,让方羽头大不已,这个时候,方羽将战略的目光投向了东方的高丽,如果方羽手下只有这四万的战士,那么方羽会毫不犹豫的打向了高丽,但现在呼伦城中的老老少少有十几万,方羽却是不能将他们抛下的,可话又说回来了,要争霸这草原上,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现在的草原上,除了那个兵力在三万六千以上的嘞喀族外,还有二个兵力在二至三万的部落,有十几个兵力在一至二万的部落,兵力在一万以下的,则是不知道有多少,女真人这一边,兵力最大的是完颜部落,有七千之数的战士,另外有二个兵力在五千左右的部落,二千至四千兵力的部落则有二十几个,方羽要想快速的平定这些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方羽这个人虽然没有什么政治上的才能,但后世那么多的信息,看也看会了一些,考虑了一阵之后,方羽派出了巴林左布出使嘞喀族,希望双方能暂时的相安无事,同时也派出了巴尔什吉与塔尔根出使草原上另外两个大部落,希望能与他们订下同盟,方羽的目标是先征服女真人,打通前往高丽的道路,到那时,通过高丽与大宋取得联系与支持。

方羽的这个想法自然是很好的,不过实行起来也是很不容易的,对于草原上来说,他是一个外来者,多多少少的要受到一点草原上的人的排斥,更主要的是辽国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止方羽与草原上其他部落的联盟,这一点,方羽自己心里是很清楚的,所以方羽又把安三,黑子,虎牙三人派往了高丽,在高丽建立一个商业通道,并让三人找到在高丽经商的宋人,希望通过这些大宋的商人运来一些大宋的武器,等到这些事情全部安排处理好之后,已是真正的春暖花开的时候,这一段时间以来,草原上倒是风平浪静了一阵子。

终于有一些空闲的方羽,又开始布置征服女真人的作战计划,这个时候,巴林左布也来到了纳拉松的嘞喀族,见到了纳拉松,至于那个辽国的大使萧时揽,早在十几天前已经离开了嘞喀族的地盘,带着那个高丽的美人儿回了大定府去向耶律隆绪交差去了。

纳拉松也明白方羽手中的实力,这个时候双方的地盘也隔的较远,所以纳拉松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与方羽他们开战,同时他也想从方羽的手中捞到一些好处,便带了人,将巴林左布热情的迎入了

帐中。

纳拉松与辽国在十几天前订下了同盟,现在他自然不会再与方羽他们订下什么条约了,他这么热情的迎接巴林左布,主要就是想从方羽的手中再得到一些好处,巴林左布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在进入嘞喀族的地盘时,已经打听到了辽国地使者来过了嘞喀族。所以对于订立同盟一事已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个时候,就是得想办法让嘞喀族不敢轻举妄动就成了。

这一次来,巴林左布可是什么礼物都没有带,因为方羽说过,外交,需要的是实力而不是财物,没有实力。只知道送人财物。只会让人认为你更加好欺负。这句话,很合草原上这些汉子的胃口,所以巴林左布出来时,也就没带东西,要知道,强大的辽国屡次败在了方羽的手上,而现在。方羽手中的实力更是草原上最强的,做为方羽分封的草原八旗之一地旗主,巴林左布认为自己是方羽手下地红人了,自然不能让别人小瞧了自己,带着财物去讨好别人,会让其他地人笑话自己没有本事,也弱了方羽的名头。

入了纳拉松的大帐,双方落座后。巴林左布开门见山的道:“此次我前来纳拉松头人你的领地。是奉了我家方大人的旨意,希望从此以后,你我两家能够和平共处。”

“呵。呵,巴林左布勇士,既然你这般直接的说出此事,那么我也就不废话了,你们所说地和平共处,是怎样的一个和平共处法?”纳拉松笑了笑,对于巴林左布的直接,倒也没有太在意,草原上的人一般也不喜欢叨唠的说些没用的废话。

“尊敬的纳拉松头人,你也是个聪明人,辽国愿意与你结盟,并没有安的什么好心,这个时候,相信你自己也明白,你眼前地实力并不强大,如果与我方相拼地话,只会落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且不说以后辽国会不会翻过脸来对付你,在这草原上,还有两个实力只比你差一点儿的部落,一旦你地实力被削弱了的话,纳拉松头人,你认为他们会安份守已的不对你下手吗。”巴林左布的态度比较强势,就是要给纳拉松一个自己这一方实力强大的感觉。

“是么,巴林左布勇士,我想你可能还没有弄明白,我嘞喀族一旦与辽国订下了条约的话,就是辽国的下属了,辽国又怎么会出手对付我呢,而且那个时候,辽国不但不会对付我,草原上的其他部落也不可能敢违了辽国的面子来打我嘞喀族的主意,可是如果与你们订下了条约的话,我不但以后得不到辽国的保护,更可能因此而得罪了辽国,受到辽国的攻击,所以,我想知道,巴林左布勇士,你们如何能做到我们双方的和平共处,我嘞喀族又能有什么好处。”纳拉松打定了讨要好处的主意,自是漫天要价。

“尊敬的纳拉松头人,如果你执意的希望投入辽国人的怀抱,我家的方大人对此倒不会太在意,你应该知道,我家方大人的背后,也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也许宋国人的战斗力不是很强大,但宋国有的是钱,也有的是好武器,而我家方大人手下,如今也有三万的可战之士,还有数万的仆从军,这些的战士都将装备上宋国的武器,真要打起来的话,我想,尊敬的纳拉松头人,你认为你有羸的把握吗,我家的方大人是一个仁慈的人,他不愿看到这草原上血流成河,草原上的人无意义的自相残杀,当然,我家方大人也不愿看到辽国坐山观虎斗,最终得到渔翁之利,所以,我家的方大人才派出我来,向尊敬的纳拉松头人你表示自己的和平愿望,至于你们将会怎样的选择,我家的方大人是不会太在意的。”巴林左布没有理睬纳拉松的漫天要价,眼睛看着为他倒酒的那个女人,似是漫不经心的道。

对于巴林左布这种强硬的态度,纳拉松不经皱了一下眉头,面无表情的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对于你们的头人方大人,这段时间以来也算是如雷贯耳了,至于他是否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我是不清楚的,不过我想,无论他有多厉害,都不可能和辽国一个这样大的国家相比,所以,巴林左布勇士,为了我嘞喀族的族人,我是不会轻易的冒这个险,与你们订下条约的,除非,你们能够给与我嘞喀族足够的保证,我才能考虑这个问题。”

巴林左布知道纳拉松这是讨要好处,心中不禁暗自冷笑,心想自己这一方迟早要与他嘞喀族决一死战的,岂能在这个时候给他们什么好处,心里暗自计较一番后,巴林左布带着微笑端起了桌上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