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三章 合纵与连横下

第一百六三章 合纵与连横(下)

巴林左布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对着纳拉松微微一笑道:“对于纳拉松头人你的要求,很抱歉,我暂时无法回答,这样的事情,我必须得向我部的头人方大人询问一下才行,如果纳拉松头人你不介意的话,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我也好一并向方大人请示,省得来来去去的浪费了时日,这里,我先敬纳拉松头人你一杯,以表不能立既答复你的歉意。”

巴林左布这个时候觉得没什么必要谈下去了,心中打定了一个拖延时间的主意,同时,从纳拉松讨要好处这一点来看,这个纳拉松暂时是还没有立既与自己这一方宣战的意思,而且看纳拉松的意思,对辽国人也不是那么言听计从的,纳拉松肯定要先收服了附近的部落后,才能腾出手来对付自己这一方,想到这一些的巴林左布,自然不会再去费那个心思与纳拉松订立什么条约了,说白了,订了也是废纸一张,双方无论谁的实力一旦强到一定程度后,都会向对方下手,所以,这个时候,巴林左布也就是找个方式,在场面上拖一拖时间。

纳拉松见对方要向上请示,倒是有些相信,因为巴林左布是草原上的人,而他们的头人方羽是宋国的人,在纳拉松想来,不是一个种族的人,自然就不可能互相信任了,就如同他纳拉松手底下如果有个宋人的话,他纳拉松也是不会给与权力的,当下也举了杯。道:“巴林左布勇士,对于你地苦衷,我是能够理解的,这样一件大事,也不是一时三刻就可解决的,倒是我希望,巴林左布勇士,我们在以后还能够如此轻松的在一起把酒言欢。”

“呵。呵。会的。敬的纳拉松头人,我部的方大人是个仁慈的人,他并不希望这个草原上发生太多地流血事件,所以,我想我们双方只要都本着和平地宗旨,那么以后我们把酒言欢地场面是可以继续下去的。”巴林左布笑了一下,将杯中的酒饮下。

“那么好吧。巴林左布勇士,我对你们也没有太多的要求,只是一直以来辽国对我嘞喀族搜刮的很紧,为了满足那些贪得无厌的契丹人,我嘞喀族每年都要上贡许多的马匹牛羊,所以,我族现在这些东西都很缺乏了,希望你们能够在这方面帮助我族一下。至于需要多少。巴林左布勇士,我也不想强求说是多少,由得你们给吧。”纳拉松眨了一下眼睛。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地光芒,他听说过巴林左布他们这些人,在这个冬季抢了不少的马匹牛羊,这让他很是眼红,所以打定主意,想用这种谈判的方式,从对方的手中弄到一些东西。

“嗯,这个还请纳拉松头人你放心,这只是小事一桩,我想,方大人是会同意的。”巴林左布随口许下了诺言,反正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答应了对方又能怎么样,到时候战争一打起来,什么诺言也成了废话了。

纳拉松笑着点了点头,向巴林左布敬了杯酒,两人可算是各怀鬼胎,在酒宴上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他们这一边笑语不断,另一个大帐内,投靠到了嘞喀族的原温都尔汗的手下纳尔古,此时正一脸阴沉地看着围在自己身边地几个人,这几人与纳尔古一样,原本都是蒙赫族的人,他们听闻了这次来使的人是方羽地手下,压在心中的仇恨自然又升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身在别人的屋檐下,想要报仇的话,要经纳拉松同意了才成,一心想捞到好处的纳拉松怎么会同意他们在这个时候杀了方羽派出的使者,对他们这些人下了严令,不得在这个时候出手对付巴林左布这一行人,纳拉松的命令,让这些人心中无比的郁闷,一起聚到了纳尔古的大帐中,发泄各自心中的不满。

听到纳拉松的大帐中传来的歌舞之声,纳尔古的丑脸上露出一丝伤心而又悲愤的神色,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他当初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草原上可算是强大的蒙赫族在一日之间瓦解,雄才伟略的温都尔汗头人也被人乱箭射杀,死得惨不忍睹,现在,自己肩负着蒙赫一族的仇恨与复兴,这个任务却是如此的渺茫,渺茫的让他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纳尔古再一次的的叹息着,远处传来的歌舞声,让他的心中郁气难解。

女真人的完颜部落的头人是完颜达,他是女真人中最有名的勇士,不只是外表上的五大三粗,一

,其实他本身更是一位武艺上的高手,完颜达是个很小的时候,完颜部落中有一个汉人奴隶,跟随着那个奴隶学会了汉语,那时他的心中极为向往中原的繁华世界,同时也不满足女真人那种粗浅的武艺,在十四岁时,独自一人来到了中原,隐姓埋名混入了少林寺做了一个火工头陀,两年后,倒是让他偷学到了一些武艺招式,随后离开了少林寺,在中原四处游荡,结识了不少的中原江湖中人,以背后下黑手的伎俩,杀了几个江湖中人,也得到了几本所谓的武功秘芨,逃回了完颜部落,苦练了两年后,成为了女真人中的第一勇士,并且顺利的从他的堂兄手中夺得了完颜部落的的头人位置,把一个本来不是女真人中最强的部落发展成为女真第一部落。

如今的完颜达已经快四十岁了,体力上已是大不如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早衰的现象,是因为这十多年来在女人身上花了太多的功夫,完颜达是个有着很大野心的人,尽管他一直努力的发展着他的完颜部落,但辽国对他的这个部落一直压制着,让完颜达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去发展他的完颜部落,这样的形式,让完颜达心中一直很是压抑,所以他常常把这种压抑发泄到女人的身上,渐渐沉迷女色当中不能自拔,最终造成了体力上的早衰,好在他有五个儿子,最大的已经十八岁了,叫完颜格,这个大儿子继承了完颜达的粗壮体魄,武艺也很不错,已是女真人中年青一辈的第一勇士,手中一根狼牙棒,重达八十斤,除了完颜达,其他的女真人中没有人能与完颜格战上十个回合的,如今完颜部落的事务,完颜达已经大部分交给了完颜格去处理,这完颜格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一年多来,努力的发展着这个完颜部落的实力,其中有一项,便是这完颜格经常带着部落中的战士,扮成马匪深入到高丽的地盘上去抢掠,要说高丽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好抢的,倒是其中抢到的高丽女人比较值些钱,除了一部分他们自己享受外,大部分的高丽女人会被他们贩卖到草原上,以换取骏马。

今天对完颜格来说是个大喜的日子,他将要迎娶另一个女真人部落的头人之女,不过今天对于完颜部落而言,却是双喜临门,辽国的使节来了,带来了完颜达最想要的一些东西,这个辽国的使节就是萧时揽,他为完颜部落带来了五千套盔甲与兵刃,对于缺少武器的女真人来说,这五千套的盔甲与兵刃,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同时,辽国也承认了完颜达为女真人的可汗,有了这些,完颜达征服整个女真人其他的部落就要容易多了。

因为辽国使节萧时揽的到来,使得完颜格的这场婚事变得更加的热闹,完颜达也不想让萧时揽这一行的辽国人看不起他们女真人的贫困,所以发动了全完颜部落的人杀牛宰羊,举行全族的狂欢,还邀请了其他很多的女真部落头人来参与自己这个儿子的婚礼,誓要以一个盛大的喜庆场面来表示对萧时揽一行人的欢迎。

在双方草签完同盟协定,交接完那些盔甲兵刃后,萧时揽留下来参加了完颜格的婚礼,在婚礼的宴会上,萧时揽也见到了几个其他的女真人部落的头人,完颜达为萧时揽介绍过后,大家便各自落了座,一队女子走了进来为众人唱歌跳舞,萧时揽一看,便发觉这些个女子都是高丽人,心中暗想那个纳拉松对自己说的没错,草原上的那些个高丽女人大概都是这个完颜部落弄来的了,他们这样搜罗骏马,看来早就是存了不安份的心思了。

“诸位,今日是犬子的婚宴,诸位能够前来捧场,我完颜达非常的感谢,在此,我先敬诸位一杯。”完颜达人逢喜事,满面的红光,举杯站了起来,向大帐中在坐的众人敬酒。

众人回应着,各自把自己面前的一杯酒端起来干了,完颜达敬完酒后,鼓了三下掌,一队高丽女子走了进来,萧时揽扫了一眼,虽然没有绝色在其中,但也都还算长得可以,正在想这些个高丽女子出来是干什么的时候,完颜达笑着扬了一下手,吸引了萧时揽的目光。

而在这个时候,远在百里之外的方羽却狠狠的将手划落,带着一脸的萧杀之气。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六三章??合纵与连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