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四章 夜袭上

第一百六四章 夜袭(上)

方羽做为一个后世过来的人,自然明白情报信息重要,所以早在一个月以前,便让欧阳春负责组建了一个情报网,这个情报网有二千余人,都是一些已经不能当战士的老人,这些人虽然已经没有力气上战场厮杀,但搜集情报的工作还是胜任的,而且这些人在草原上或是女真人处走动,不太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个情报网组成后,草原上与女真人的地盘上的事情便渐渐的掌握在了方羽的手中,几天前,方羽便得到了辽国的萧时揽出使女真人的地盘,随行所带的五千套盔甲兵刃正是方羽所需要的,方羽与众人经过分析后,认为萧时揽最有可能的是出使女真人的完颜部落,同时有情报传来,完颜部落的头人完颜达的大儿子完颜格近日既将成婚,所以方羽决定,在这个完颜格成婚的当日,方羽亲率一万五千人偷袭这个完颜部落。

春天的风虽然仍旧有点冷,却已不似冬天那般冻人了,一万五千人整齐的列着方阵,。等待着方羽的命令,方羽望了一眼身旁的温苇云,又看了看天色,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大哥,都休息老半天了,为什么还不进攻。”徐庆是个最好战的份子,也最不耐等待。

“不用急,我们这次是偷袭,白天离敌人太近的话,容易被发现,等天色暗了下来再说。”方羽转头看了徐庆一眼,对于这徐庆。方羽也拿他那简单的脑子无法。

“大哥,你为什么要先拿这女真人中最强地完颜部落下手,我听说这完颜部落的战斗力可是很强的啊,就算我们这次偷袭成功,只怕他们的反击也会让我们的兵力受到一定的损伤吧。”展昭是个比较有脑筋的人,这两年学了一些兵书战策后,也会分析一些问题,象在战略方面。他就认为应该先易后难。先近后远。将自己的实力稳步发展才是,方羽这一次领兵横穿几个部落,来打女真人中最强地完颜部落,展昭就觉得有些不合算。

方羽沉吟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展昭,扫了一眼其他地几个围在身边地人,见众人都在等着他回答。轻叹了一口气道:“如果我们是单纯的草原上的一个部落,那么我们最应该采用的战略是先弱后强,先近后远的方针,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几个是大宋的人,不只是辽国一直在针对着我们,其他地部落也在排斥着我们,无论是草原上,还是女真人中。如果有一个强有力的部落在辽国的帮助下。登高一呼,招拢了其他的部落组成专门针对我们的联盟的话,对我们来说。那可就是大麻烦了,你们别以为上次的那些草原联军没能把我们怎么样,就对此掉以轻心,那时他们还没有感觉到我们对他们的真正地威胁,这个冬天,我们灭掉了好些个部落,已经引起了这些人地恐慌,如果再一次的组成了联军的话,必定会比较齐心协力地,草原上有嘞喀族的纳拉松,女真人中有完颜部落的完颜达,他们不只是手中有实力,更是有着勃勃的野心,如果我们不尽快打垮其中一支的话,万一到时候他们在辽国的帮助下同时对付我们的话,那我们可是情况不妙了。”

“可是大哥,如果我们灭掉了完颜部落后,难道辽国就不会再扶持另外一个部落来对付我们吗。”白玉堂脑筋也是很好使的,他听方羽一说,便立刻想到了方羽的策略中的漏洞。

“嗯,玉堂你说的不错,所以,我们这一次对付完颜部落,不能真的把他们灭族了,而是要打残他们,完颜部落有七千余可战之士,我们这一次的行动,目标就是消灭他们四千左右的兵力,给那完颜达留下三千子的兵力,让他还点实力与女真人中其他的几个大部落一争长短,再说了,我们也没那个能力杀光这个部茫的人。”方羽笑了一下,为众人解说道。

“大哥,俺看战斗一打起来,情形恐怕就不好控制了吧,那时候谁知道会杀了他们多少人啊。”徐庆一听不能尽情的去杀人,心中便是很郁闷了,不由得说了一句。

“呵,呵,这事情不用你操心,等下厮杀时,你直管往前杀就是,不管杀他们多少人,我们的队伍只往完颜部落的营地扫荡而过就够了,主要的目标还是抢他们的马,根据情报上说,这个完颜部落可是弄了不少的好马了,还有一个就是要大家把那辽国人送给完颜部落的那五千套盔甲与兵刃带走。”方羽见徐庆地郁闷的模样,心中也觉得好笑。

众人听方羽这么一说,纷纷点了点头,方羽又与众人说了些其它的话题,待太阳西落后,命令大家给马匹喂了粮草,众人再吃过干粮后,天已断黑,方羽见时候已差不多了,让众人再一次的集合队伍,方羽对着众人训了几句话后,手一挥道:“我们出发。”

完颜达的大帐内,萧时揽见完颜达扬了一下手,那些个高丽的女子便四散了开来,各自跪到了萧时揽他们这些客人的旁边,完颜达笑道:“这些个都是高丽的女人,诸位到我完颜达这里来,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这些个女人,还望诸位不要嫌弃,尽情的享用吧。”

萧时揽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高丽女人,比纳拉松送给他的那个高丽女人差远了,心中不禁暗想,这个完颜达还真是够小气的,拿一个这样的女人来糊弄自己,要说萧时揽还真是猜对了一点,完颜达是个很小气的人,完颜达与纳拉松不同,纳拉松从小就没受过穷,而完颜达小时候可是穷怕了,所以长大后的完颜达对财富有

小可的占有心,莫说对别人。就是对他自己地儿子,一个非常小气的人,象他儿子完颜格从高丽抢来的女人,完颜达除了给自己留了几个漂亮的自己享受外,其他好看的女人都让他去换了财物了,他儿子完颜格除了在抢高丽女人归来的路上玩了几个女人之外,在完颜达的面前,完颜格可没敢留下一个好看的高丽女人在自己身边。全都很老实地拿到草原上去换了财物。至于今日地宴会上。完颜达也只是让这些个高丽女人陪这些客人玩玩而已,并没有打算将这些高丽女人送给这些个客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完颜达就是一个守财奴。

当然,完颜达是不认为自己是个守财奴地,他甚至觉得自己今天已是够大方的了,却不知萧时揽也是豪门世家的子弟出身。对身旁的这种普通货色怎么会看得上眼,当下很鄙视的看了完颜达一眼,见他也正搂着一个高丽女人在把玩,心中暗想,野蛮人就是野蛮人,连美丑都分不清,萧时揽自无心思去把玩一个普通的女人,端了酒杯自个儿饮了起来。饮完这一杯后。那个女人忙为他将空杯倒满,萧时揽再看了一眼正乐着的完颜达,心中又不禁暗自叹息了一下。想从前,自己哪会跑到这种地方来与一个野蛮人打交道,这些,可都是那个宋人方羽给大辽带来地耻辱啊,萧时揽郁闷的端起刚倒满的酒杯,将那杯中的酒一口饮尽,这个时候,他只想在这里的事能早点的结束的好,也好早点回到自己家中那些美人的身边。

外面地天已经暗了,营地外空阔地地带上点起了火堆,完颜部落的人在火堆上架起了烤全羊,男妇老少围着火堆有说有笑,分享着今日少头人完颜格婚娶的喜庆,此时完颜格地心中,并无什么将要娶新娘的快乐,他的新娘是另一个较大的女真人部落头人的女儿,长得很是一般,完颜格是看不上眼的,但这门婚事却是他爹完颜达为他定下的,完颜格不敢有丝毫的不乐意,对于完颜达来说,这一门婚事是非常合算的,不但没有花去他多少的彩礼钱,女方家中还陪嫁过来不少的东西,当然,这些不是最主要的,完颜达最主要的目标是这个部落本身的实力,希望通过联姻来达成两个部落联盟,一起出兵对付其它的女真人部落。

完颜格心中虽不痛快,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与他的爹完颜达都是很善于隐藏自己心中的想法的人,此时一脸笑吟吟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正为自己的结婚而高兴着呢,作为一个新郎官,这些个应酬是少不了的,为了在辽国的来使萧时揽面前不丢面子,这个场面搞的很大,自然也就增加了完颜格的应酬量,尽管完颜格的酒量挺大的,但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被人灌醉了,被人抬进了作为他新房的大帐中。

完颜达的大帐内,一片**的场面,完颜达脱了他怀中那个高丽女子的衣服后,把玩了一阵,现在的这个女子自然远不如他收藏起来的那几个高丽女子漂亮,但白嫩的肌肤还是很不错的,多多少少能引起完颜达的一点**,此时他不禁很想散了这酒宴,好与那几个高丽女子渲泄一番,抬眼一看众人,见其他的宾客都各自在怀中抱着一个高丽女子玩弄,独有辽国的大使萧时揽一幅道貌岸然的神情,独自在喝着酒眼神中透着对众人的鄙视。

“呵,呵,不好意思,在萧大人面前失态了,我是一个粗人,不象萧大人那般见识过人,小地方,也没什么东西好招待萧大人的,还请萧大人见谅。”完颜达呵呵的笑了一声道,对于萧时揽是个怎么样的人,完颜达又怎会不打听清楚,见萧时揽没有对身边的高丽女人动手,便也知是萧时揽看不上这等货色,不过要完颜达拿出他收藏的那几个漂亮的高丽女子出来招待萧时揽,完颜达的心中却是非常舍不得的,只好装了糊涂不提此事。

“哪里,完颜达头人你太客气了,如此的盛情款待,本使又怎会不满意的。”萧时揽心中虽然很是鄙视完颜达,但嘴里面却是很客气的敷衍着完颜达。

“那,既然萧大人不怪罪。我是个直爽人,也不与萧大人你说什么客气的话了,这里还有十几个跳舞地高丽女子,萧大人自己看上那一个,直管享用就是。”完颜达故做粗豪的指了指场中那十几个正在跳艳舞的高丽女子,此时这些女子身上的衣服也脱的差不多了,不过却是没人在看她们的舞蹈,那些宾客正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怀中的女子身上。

萧时揽扫了一眼那些跳舞的高丽女子。没有一个长得很好地。萧时揽正想对完颜达地这种好意拒绝。却听得一个男人地虎吼一声,原来有个宾客已经迫不及待的将他怀中的高丽女子压在了地毯上,提枪上了马,兴奋的冲刺起来,萧时揽看到这种场面,心中越发的鄙视这些女真人,心想野蛮人就是野蛮人。跟个野兽没有太大的区别。

萧时揽心中虽然很鄙视这些人,不过这种场面却是极刺激人的某方面地功能的,萧时揽只觉得下身一阵异样的热流涌动,他那下面的家伙竟然硬了起来,其他的宾客见有人带头动家伙了,纷纷迫不及待的挺枪上阵,在还算纯洁的萧时揽面前表演起了春宫群嬉图,萧时揽转过脸去看那完颜达。只见这位也把那个高丽女子按在身下取乐。萧时揽张了张嘴,发觉自己是无话可说,这些个野蛮人。似乎还没有脱离群交的时代,把这种场面等闲视之,萧时揽被这些人刺激地兽血沸腾

身边地这个高丽女子,也觉得似乎长得不错了,当下牙,心想自己这回也刺激一把吧。

萧时揽将身边的这个高丽女子拉入怀中,扯去了她的衣服,也没做啥前戏,将他那根不大地凶器杀进了高丽女子的的花心之中,这高丽女子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了,对这种事的承受能力极强,在萧时揽进入了她的体内后,呻吟了一声,便开始配合着萧时揽的动作,大帐内浪语**声此起彼伏,和着外面喜庆的笑声,倒是真有一种极乐的意思,那牛油的灯把照亮着大帐内的每一个角落,随着偶尔吹进来的风晃动,使得大帐内的场面更加的活色生香,完颜达撇了一眼加入了渲**大会的萧时揽,心中不禁暗自一笑,心想这厮也就是一个假清高之辈,见了这场面还不是把持不住了他的那一颗**心。

完颜格的大帐内,新娘看着烂醉如泥的新郎,心中暗自叹息了几下,她知道完颜格不喜欢自己,可为了各自部落中的利益,他们却成了夫妻,完颜格是女真人中年青一辈最厉害的勇士,是每个女真人中的少女们心中爱恋的对象,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已经做了他完颜格的新娘的她,女真人中的女人与草原上的女人一样,也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对于男人来说,她们就是男人的财产,但不管她们的地位如何的低下,她们也是人,也有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有自己爱与不爱的男人,新娘轻轻的抚摸着完颜格那粗犷的脸,觉得他的每一寸每一处都是一个勇士该有,看着看着,新娘不觉得的痴了,帐内难得点燃着的一双红烛高烧着,静静的照着帐内的一切,照着新娘那已痴了的表情,帐外面不断传来喧哗的声音,还有不少的完颜部落的男人趁着这次难得的喜庆机会在那里拚着酒,女真人与草原上的人有着差不多的的习惯,认为能喝酒的才是一个合格的勇士,所以一旦两个男人遇在一起喝上了酒,往往需要其中有一个人醉倒了才会罢手,所以这里的女人对于醉倒的男人那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女真人的女子自然不会象汉人的女子一般,在洞房花烛的时刻羞羞答答的,完颜格的新娘在痴痴的看过了一阵后,将完颜格的衣服脱了,随后自己也除去了自身的衣服,搂着完颜格钻入了被窝中,准备过她们的洞房花烛之夜。

外面的火堆仍然在燃烧着,照着那些还在庆贺着的喝酒人,那炎堆的火焰在夜风中一闪一闪的,闪得火堆旁的那些人脸上有些诡异,远处的天空一片漆黑,天上似被乌云所笼罩着,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唯有那似乎越来越大的风吹动着夜空里那不安的漆黑,许多的男人醉了,还有许多的男人半醉着,完颜达的大帐内,一众儿的兽性还在**的燃烧着。

大地出现一阵阵微微的晃动,夜风中似乎也卷动着一种沉闷的声音,这介时候,几乎没有人会去注意,是的,喝了酒的这些个完颜部落的男人已经失去了平时灵敏的思维,没有哪个男人会去注意这种轻微的异常了,搂着完颜格的那个新娘,她的心中正是五味杂陈,一直都没能睡着觉,当大地颤动的时候,她是第一个感觉到了的人,她惊疑了一会儿之后,终于醒悟过来那是什么,那是数万匹马在奔跑是给大地造成的颤动。

新娘惊慌的推着完颜格,希望他能够醒过来,然而醉了酒的人哪是那么容易叫醒的,新娘这个时候感觉到大地的颤动越来越大了,心中更加的惊慌,见推不醒完颜格,新娘慌乱的穿了件衣服,跑出了大帐,想要向众人示警,这个时候,马蹄的轰鸣声已经清晰的传入了耳中,新娘的脸顿时变得惨白,嘶声喊道:“有敌人来了,有敌人偷袭来了!”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她再示警了,弓弦的响声在夜空中突兀的响起,无数的箭雨向着完颜部落的营地倾泄而来,其中有一支箭射入了新娘的胸前,这个完颜格的新娘惨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倒下,便又有第二支第三支的箭射中了她,这个新娘摇晃了几下身子,不甘心的看着前方,在她倒下之前,终于看到了一群服装各异的冲进了完颜部落的营地,仿如一群从黑暗中冲出来的凶神,携带着夺人性命的箭雨。

这个可怜的小女人在她的新婚之夜,在中了三箭倒地后,却没能等她断气,便被马蹄无情的将她踩死了,她的那个丈夫完颜格,女真人中年青一辈的第一勇士,在醉酒的梦乡中被人一刀杀死在**,说来也是这对新婚的完颜格夫妇倒霉,他们做为新房的大帐在完颜部落营地的最外围,又正好是来敌进攻的必经之地,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一个逃跑的机会。

当马蹄的震动变大了的时候,正在女人身上寻求着快乐的完颜达终于感觉到了,他这个大帐是完颜部落营地的正中间,完颜达感觉到的时候,已经是是来人向他们展开攻击的时候,完颜达虽然喝了一些酒,但并没有醉,若非是刚才在那高丽女子身上玩得太爽,他早就该发觉这大量马匹跑动所产生的震动的,等到大地的震动如此之大才发现,已经是晚了,好在他这大帐是整个部落营地的中间,让他有得时间逃跑,当下完颜达从那个高丽女子的身上跳了起来,大声的吼道:“快走,快走,有敌人来偷袭我们了。”这个时候,远处的马蹄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六四章??夜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