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五章 夜袭下

第一百六五章 夜袭(下)

萧时揽一众人听到完颜达的吼声,俱是一愣,这个时候,马蹄的响声也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再感觉到大地已经变得很强烈的震动时,全都变了脸色,这是什么情况,便是萧时揽这个不是草原上的人也明白过来了,这个时候,一众儿人也顾不得羞耻,一个个从女人的身上跳了起来,跟随着第一个冲出了大帐的完颜达奔向了有马的地方,完颜达的亲卫也都喝了些酒,不过没有一个喝醉了的,因此在第一时间内来到了完颜达的身边,这个时候的完颜达自是顾不得自己的身上没有穿衣服了,从一个亲卫的手中接过自己的兵刃,想要纠集部落中的战士迎战,那些个这次来完颜部落做客的人,包括萧时揽这个这国来的使节,他们上了马后,也来不及向完颜达告辞一声,上了马后匆忙离去。

他们这些人都不傻,也有着丰富的经验,凭那地面的震动,他们便清楚的知道,起码来了近两万人,这一次,完颜部落肯定是完了,所以他们这些人才不会傻到在这里陪着完颜达他们一起完蛋哩,若是跑慢了一步,被来人误杀了,那可就冤了,所以这些人哪还会去管完颜达会怎么样,各自打马狂奔而去。

这个时候的完颜达自然也没心思去管这此宾客逃跑不逃跑的,声嘶力竭的叫喊着,让手下的战士向他靠拢过来,然而今夜他的手下战士至少有一千多人喝醉了,还有四。五千人喝得半醉,这些半醉地人此时多半又是睡得很香,能够迅速起来应战的,并最终集拢到完颜达的身旁的,已不到四千来人,这四千来人中又还有很多在匆忙中没有拿兵刃的,看着身边的这支队伍,完颜达无声的叹息了一下。这仗只怕没法打。完颜部落的战士再勇猛。可这么多人赤手空拳,冲上去了还不是给人去杀了地,这时,一匹黑马向着这边冲了过来,马上一粗壮汉子,手中着舞两只大锤似风车一般,一锤子砸出去。便有一个完颜部落地战士被砸落马下,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让完颜达看地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不禁暗想,此人如此的厉害,便是自己上去也难以抵挡,却不知是哪来的这么个猛人。

那骑黑马的汉子抬头望向完颜达这一边。忽然大笑道:“喂。俺说兄弟们啦,快来看啊,这里有个光屁股的家伙在表演哩。看这厮一身肥肉的,比俺以前杀的猪还肥。”

这个使双锤地正是徐庆,他猛的在这种战场上看到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家伙,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完颜达急着跑出来,没有穿衣服,他们这些尚未开化的女真人自不会觉得有什么让人羞耻的,但徐庆这种大宋过来的,猛的见到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光着身子地人,自是好奇地很,舞了手中的双锤向完颜达杀了过来,徐庆虽然平时有些憨,但这个时候却是机灵着,见到完颜达一身的肥肉,便知他在完颜部落中是个人物,自然是要抢得了这份功劳地。

在徐庆眼中的肥肉,在完颜达自己的眼中,自己这可是一身的肌肉,听得徐庆把他比喻成猪,心中暗自的恼怒万分,但心中又同时惧怕徐庆手中那一对的大锤,自忖自己没这个本事与徐庆一战,扫了一眼自己这一众的手下,一个精壮的汉子见他眼望着众人,只道完颜达是准备叫谁出去迎战那个手使双锤的家伙,当下自告奋勇催马冲出,大声的吼道:“兀那黑厮,你休要口出脏言,辱我家主子,让我完颜洪来会会你有何本事。”

这完颜洪在女真人中也算排得上号的勇士,平日里也是自负颇高的人,虽然看见徐庆也很是厉害,但他不相信自己就比不了对方,同时也想在完颜达的面前显露一下,以期得到完颜达的重用,他打的主意倒是很不错,不过他却是挑错了对手,两人各自纵马冲近,徐庆哼了一声道:“就你这厮,也敢在你爷爷面前乱叫,先吃你爷爷俺一锤子再说。”

两马冲到一起时,双方举了兵器硬碰了一招,铛的一声,两件兵器撞在了一起,火星四溅,刺耳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觉得耳中嗡嗡作响,徐庆的马一步未退,那完颜洪的马却是连退了好几步,完颜洪被震的手臂发麻,差点从马上摔了下来,心中大惊,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便想纵马逃开,徐庆哪能让他就这么逃了,第二锤迅速的重重轰出,完颜洪无法躲开,只得举了兵刃再接徐庆一锤,这一次,完颜色洪却是再也无法抵挡徐庆这促了全力的一击,被徐庆这一锤子砸的从马背上飞起,在半空中吐出了血来,完颜洪没想到徐庆如此的力大无比,此时身在半空之中已是极为后悔,但徐庆连他后悔的机会都似乎不给

完颜满洪落地时,已经催马赶到了他的面前,很通灵马,飞起一蹄正踩在了完颜洪的脑袋上,完颜洪只听喀的一声,似是头骨爆裂的声音,这已是他最后听到的一个声音,随后眼前一黑,死于非命,爆出的脑浆溅的四处飞散,好不吓人。

完颜达见手下一员大将被来人两锤子就杀了,心中更是大惊,这个时候他已明白来的是什么人,早在一个月前,他便听说了有个手使双锤的黑大个带着几千人在草原上与女真人的地盘上四处抢掠,据传闻说这个黑大个厉害无比,所到之处,很少有人能在他手上走上三招,完颜达心中恼怒异常,心想这厮倒真会挑时候,竟然趁着自己的部落办喜事时来抢掠。

不说完颜达心中是如何的空自恼怒,却说徐庆这厮杀了对手后,欲要继续杀向完颜达。这时候一员白袍小将带着一些人也来到了徐庆的身旁,这白袍小将正是白玉堂,见到徐庆杀了对方一员将领,自是也不甘落后,双目四顾,寻找着可出手地敌人,这一眼,也正看到了完颜达。见这人一身光溜溜的没穿衣服。白玉堂不禁也是愣了一下。心想这人真牛,上了战场连衣服也敢不穿,这时见徐庆冲向那人,白玉堂也想到那人是条大鱼,当下喝令手下对着一身光溜溜的完颜达放箭,跟在白玉堂身边的有几百人,得令之下。一起张弓射向了完颜达,虽然距离上有点儿远,箭射到完颜达的面前时还是有一些伤害的,幸好有几名完颜达的亲卫扑到了他的身边,为他挡下了这些个箭,吓了一大跳地完颜达这时也就顾不得迎战一事了,匆忙下令让一众儿手下随着他退走。

完颜达虽然现在精力大不如前,但他从小便是一个心狠手辣地枭雄。如何地取舍。在他的心中分的清清楚楚,眼前硬拼的话,完颜达心里明白。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保存自己的实力才是当务之急,完颜达非常干脆的带着一众儿手下撤离,但徐庆与白玉堂哪能让他这么轻松的退走了,各自带着一些人在完颜达他们地后面紧紧追杀,直追了二十来里,终是让完颜达带着三千六百来人逃出了生天。

这完颜达带着手下跑出有远后,见身后再无追兵,才让一众手下停了下来,看着眼前众人凄惶的模样,完颜达心中悲愤难平,仰望着漆黑的夜空,完颜达嘶声吼道:“方羽,今生我若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徐庆与白玉堂两个人领着手下回到完颜部落的营地后,这里的战事也已经结束了,除了青壮被斩杀了之外,方羽没有举行大屠杀,收集了马匹,牛羊后,也找到了那辽国送来的五千套盔甲与兵刃,方羽指挥着手下把这些东西与女人小孩带走,那些完颜部落的老弱病残则被方羽留给了完颜达,也算给完颜达添一添堵,这些人上不了战场,也不能干什么活了,留给完颜达也是给他添了个累赘。

完颜达自是不甘心族中的财物让方羽就这样带走,在方羽撤回地路上,完颜达重整旗鼓,对方羽他们进行了好几次地袭击,但他手中的这些兵力又怎么撼得动方羽手中一万五千骑的兵力,不但不能对方羽他们造成损害,反又让完颜达折损了一些人马,待到了方羽他们控制地地盘后,杨排凤与雷惊又带了一万人来迎接方羽他们,完颜达见彻底没了希望,看着那些被押着远去的完颜部落的女人与小孩,完颜达跪在地上是痛哭不已,他却不知道,方羽一直没有来真个的消灭他们完颜部落,就是为了他们女真人之间的三个大部落的实力能够平衡一些,他们为了争夺女真人的控制权,三个实力差不多的部落势必要争斗一番,如果灭了完颜达他们,那么女真人剩下的两个大部落因为害怕,未必就会为了女真人的控制权而争斗,但有了完颜达情况就不同了,要报仇的完颜达势必就要借助其他部落的女真人的力量,那么落收服在手中,这个时候,其他的两个部落又怎会坐视不管。

那完颜达哭过一场之后,怏怏而去,心中不断的发着毒誓,要把方羽挫骨扬灰了才解恨,完颜达倒不是为他的族人难过,而实是为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财富而伤心不已,同时也心痛那些从高丽抢来的美人儿,被方羽这一下全给弄走了,想到这些美人儿将在方羽的身下承欢,完颜达心中便郁闷的要吐血,却不知方羽根本就瞧这些个高丽女子不上眼,便是方羽手下的这些个兄弟们也瞧不上眼,做为一个宋人,他们还是比较喜欢那水灵灵,幼嫩嫩的处*女,在方羽回了呼伦城后,便把这些个所谓的美人儿赏给了手下的各个旗主,那些个旗主还

不了他们那野蛮人的习惯,只要是长得白嫩的女人他贝,见方羽如此的大方,心中无不觉得投靠了方羽是自己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想到自己日后所能得到的好处,这些个旗主恨不得方羽立时便统一了草原和女真人,也好让自己这个旗主成为名副其实的旗主。

方羽回到呼伦城后。那出使草原地巴林左布等三人都回来了,除了巴林左布出使的嘞喀族没有什么效果外,其他的两个草原部落在口头上承诺与方羽他们结盟,当然这种口头上的结盟所表达的意思就是要看方羽是不是一直能保持这样的强大了,方羽对于这样一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从中可以看得出那两个草原上的大部落是不愿意得罪方羽他们地,至于嘞喀族,方羽目前只要他们不来立既攻打自己就成。方羽需要时间整合训练军队。也需要时间从大宋弄来武器装备。为了拖延时间,巴林左布再一次地出使了嘞喀族,这一次,方羽让巴林左布带了从完颜部落弄来地二十名高丽与完颜部落的女子做为礼物送给那个纳拉松,这一个礼物自然也暗含了警告纳拉松的意思,女真人最强大的完颜部落已经被我们打垮了,你纳拉松现在想要动手的话。自己惦量一下。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纳拉松,心中还真是有些害怕,草原上与女真人的各个部落营地都是不断迁移地,谁也不会象方羽那样傻乎乎的在草原上建起一座城来,所以遭受袭击的时候,缺少了抵挡的手段,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他纳拉松去打方羽了。而是他们嘞喀族得时时担心着方羽他们对他嘞喀族的偷袭。所以对于巴林左布第二次到他嘞喀族,纳拉松表现的更加热情,因为纳拉松觉得。他现在特别需要时间来壮大自己的嘞喀族。

从完颜部落光着身子逃出来的萧时揽,在一个女真人地小部落中得了帮助,总算是弄了一身衣服,外带着几天地干粮,很辛苦的回到了大定府。

这段时间老了不少的耶律隆绪召见了他,听到萧时揽说完颜部落被方羽夜袭,损失了一半地实力时,耶律隆绪没有说话,只是很低沉的叹息了一下,这时铁瓦银安殿中的气氛很是压抑,让萧时揽心中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恐慌,仿如进了一个墓葬的地下宫殿中,死气沉沉的,便是那牛烛的火光也显得有些阴森,过了好长一阵子,耶律隆绪终于挥了挥手,让萧时揽退下,出了大殿的萧时揽,情不自禁的长出了一口气,逃也似的离去。

望着大门外沉沉的夜色,耶律隆绪自言自语的道:“难道朕真的老了么?”

耶律隆绪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起身向他的后宫走去,他现在需要一种安慰,需要一种能证明他还不老的证据,抬眼看着雪神宫,耶律隆绪的眼中终于多了一丝生气,这里有他新收的一位妃子,这是一个可人儿,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还只有十五岁,稚嫩的身子让耶律隆绪常常流连忘返,渐渐的沉迷其中,人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可老了的英雄不住温柔乡里又住何处,耶律隆绪心中有些无奈的想着,抬脚走进了雪神宫中。

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女人迎了上来,给耶律隆绪行了个礼,耶律隆绪一摆手,将那些个宫女支开,随后一把将这个媚人的小女人所入了怀中,笑道:“呵,呵,朕的小宝贝儿,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难道是专门在这里等朕过来的不成。”

“万岁您既然知道了,又何故还要问妾身呢。”那小女人在耶律隆绪的怀中仰着脸看着这位已经白发斑剥的老皇帝,露出一个娇痴的表情,仿如一个小女孩儿在她爷爷的怀中撒着娇儿,配上她那媚人的美貌,让耶律隆绪的那股子欲望迅速的升了起来。

耶律隆绪将自己干枯的嘴唇印在了那个女子香嫩嫩的红唇上,闻着这女子的小嘴儿中散发出来的香味儿,耶律隆绪的那股子欲望越发的升腾的厉害起来,当下有些迫不及待的将这个女子抱向了室内的那张大床,这张床虽比不得大宋刘太后的那张床那么奢华,但在这辽国却是最好的了,从中也可以看得出耶律隆绪对她的喜爱。

耶律隆绪将她放在了**后,体内的兴奋让他的双眼都微微有些发红,如同一只看见了羔羊的饿狼,嘴角轻微的颤抖着,流下一丝口水沾在了嘴角边,这个时候的耶律隆绪忘记了国家那些烦人的事情,也暂忘了方羽给他造成的愤怒,双手伸到了那女子的胸前,一把将那女子的衣服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