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六章 闲情

第一百六六章 闲情

人的欲望往往总是很难满足的吃不饱饭的人会想着自己吃饱了饭就好了没有女人的光棍会希望自己有个女人就好了当了官的人总是嫌自己的官还太小了做了皇帝的耶律隆绪则是很怕自己会老了醒掌天上权醉卧美人膝到了当皇帝的这一个级别只怕没有几个人会不怕老的耶律隆绪同样也怕老怕死本来他诸事顺利时还是意气风没有觉得自己老过可是遇到了方羽这个人让他事事都觉得不顺利了也让他开始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老了耶律隆绪不希望这是个事实所以他要找一些事情以证明自己还年青着本来历史上的耶律隆绪也是没有几年好活的了但不管怎么的他在辽国还算是一代英明之主虽然好女色却没有沉迷于其中但现在这个时候历史生了偏差耶律隆绪也在自己的晚年中渐渐沉迷于女色之中了所以近来他为自己的后宫之中又一次的充实了十几个年纪不大的嫩花骨朵儿都是只有十四五岁的小美人儿其中曲宝儿是最受他宠爱的一个新妃子。

曲宝儿不只是长得美白嫩嫩的娇俏可人她还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子很会讨耶律隆绪的欢心每一次都能把他侍候的欲仙欲死什么叫祸国殃民的妖女曲宝儿便该算上一个能让还算英明的耶律隆绪迷恋上的纵不算倾国倾城的女子也有着足够地勾引男人的本钱。渐渐的耶律隆绪迷恋上了她把更多的精力都投到了她的身上连早朝都有些懒得上了因为从她的身上耶律隆绪获得了一种可忘却世间烦恼的快乐。

耶律隆绪虽然老了些做那事儿已经力不从心了但曲宝儿却能让他得到尽兴。这其中既有曲宝儿精通**的原因。也有曲宝儿地私处与众不同。据耶律隆绪自己根据《玉房秘芨》上地记载来对照曲宝儿地那里该是所谓的房中七大名器耶律隆绪虽然是一个皇帝女人是很多的但以前并没有见识过七大名器是什么样的所以他也只能是猜测而已不过这些对耶律隆绪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自己获得满足才是也好让自己暂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特别是那个可恶的宋人方羽对耶律隆绪来说他真地很不愿想起。

今天那萧时揽又再一次的在耶律隆绪的面前说起了方羽说起了那让人不痛快的种种事情这让耶律隆绪急需要一个让他将不痛快泄出去的地方所以他找到了曲宝儿处。并迫不及待的将她抱上了床。伸手将她的衣物撕去露出她那小白羊般白嫩嫩的娇躯这个小女人地身子。耶律隆绪已经看过很多遍了不过他总觉得看不够摸不够也玩不够面对着眼前地诱惑耶律隆绪的双眼带着一种野兽般的光芒将自己那有些干枯地大嘴啃了上去仿佛眼前的是一盘美味的食物让耶律隆绪真的暂忘了先前种种的不快。

这里的室内难得的点着银烛那幽幽的烛光照得一室皆春曲宝儿抱着耶律隆绪的头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一声还一声刺激着耶律隆绪的欲望不断的攀升着外面的宫女听着这销魂的呻吟也不禁在自己的内心处涌起一阵阵难受的感觉仿如一只小猫在自己的体内调皮的搔动着这个时候的耶律隆绪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有着许多的美好事物没有去品尝还有着许多的快乐需要自己去享受所以耶律隆绪将自己的欲望彻底的沉迷在眼前这个小女人的身上似乎要弥补以前浪费的光阴。

当那桃花盛开的时候春天的春意已经盛开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方羽现在终于明白了后世的男人为什么那么向往古代不是因为古代可以三妻四妾的在现代有钱有权的人同样可以有很多的女人而且玩的比古人更疯狂后世的男人喜欢到古代是因为有机会遇到一个历史上有名的女人如果能把这个女人抱上床则更是一件很有成就感受的事情至少方羽现在就有一些成就感。

杨排凤这小妮子对男女之事真的很迷糊尽管她已经快有十六岁了但还是不明白男人与女人在一张**时该做什么不过她不会反对方羽将她搂在怀中也不反对方羽脱了她的衣服她不反对是因为她觉得被方羽搂着抚摸着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她虽然不明白但并不妨碍她做为一个在生理上正常的女子所从中得到的快感杨排凤也是知道一点男女有别的只是这种认知是非常的粗浅的但也因此在方羽面前显得自然而单纯。

一场春雨过后草原上的草再一次的显现了它们的生机偶尔有不知名的野花会在草原上

这个时候草原上是美丽的这个时候的草原也是和各个部落的势力都在忙着积蓄自己的实力谁都知道草原上的大动乱来了那个宋人方羽打退了辽国人在草原上的势力却没有给草原上带来和平带来的是在失去了辽国人的威胁后各部落蠢蠢欲动的野心以及因这野心而引起的血腥战争。

这个时候的方羽终于清闲了下来呼伦城的政务有那些选取出来的老人打理训练军队有展昭白玉堂他们方羽现在唯一比较操心的就是新组建的特战营但也用不着方羽整天的待在特战营中所以方羽有空的时候便会去杨排凤的凤骑营中看一看。

杨排凤很喜欢这种军营的生活更喜欢她手下的这支女子组成的凤骑营也许是从天波杨府出来的人地缘故杨排凤天生就是一个好将军。她手下的这支凤骑营被她训练的有模有样虽然因为训练的时间还短战力不是很强但在军容上却是整齐划一进退之间都是很章法除了力气上比男人差的一些之外其它方面已经是一支标准的军队了。

一支真正有战斗力的军队一定要经过了战场上的考验才行。方羽见杨排凤如此地上心。便也打算帮杨排凤一把。在春暖花开之后让杨排凤地凤骑营跟着自己带地特战营跑到了草原上找了几个不肯投靠的小部落让凤骑营的女战士将其消灭掉第一次的时候这些个女战士虽然有些不忍。还是让她们手中的刀见了血她们终是草原上的女人见惯了杀戮在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便已习惯了这种杀人地行为战斗力也越来越强灭了几个小部落后方羽见这些女战士已经习惯了杀人。便让杨排凤收队回了呼伦城。

方羽为了让女真人自相残杀起来。停止了对女真人的用兵转过头来开始侵吞草原上各个小部落的势力当然。这个扩张的度是很慢的展昭徐庆白玉堂雷惊四人的四支队伍每个月只出动一次牛可能手下现在有了三千来人分成了六支小队伍在呼伦城接受了二个月的训练后便被方羽派到了草原深处进行劫掠同时又让手中的情报网散布宣传呼伦城有如天堂般生活方羽地目地自然是希望那些草原上日子活得不好的小部落过来投靠

在方羽布暑着争霸草原的时候安三他们从高丽传来了一个消息大宋地使节出使了高丽只可惜安三他们没来得及与他们取得联系那个大宋的使节团便已离开了高丽回大宋去了另外安三还从高丽的官员口中打探到这一次大宋的使节来高丽是为了方羽但紧临辽国的高丽仍然害怕辽国没有答应大宋使节有关借道的问题辽国这一次虽然损失了十几万军队但在高丽人的眼中辽国仍是一个巨无霸的大国。

方羽知道自己暂时得不到大宋的帮助了只能传话给安三他们让他们尽快联系好来高丽的大宋商人准备在高丽开辟一条走私路线同时又安排了张龙赵虎二人带着自己的几封亲笔信从辽国的境内潜伏到大宋去这几封信第一封自然是给赵萱的一封给刘太后一封是给赵祯的还有二封一封是给杨延昭的一封是给八王爷赵德芳的。

比较清闲下来的方羽虽然不会象现在的耶律隆绪那样沉迷于女色但在晚上搂着温苇云她们睡觉还是会的毕竟这种地方没有别的娱乐和女人做做那事儿只怕是草原上唯一有乐趣的的活动了这一日正与温苇云亲热时杨排凤跑了进来。

“羽哥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为方羽守着大帐门口的卫兵知道杨排凤是属于方羽的女人自然不敢阻拦杨排凤便这么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她在这之前虽然被方羽搂过几次却没有与方羽上床做过那事情此时见方羽与温苇云两人脱光了在**做运动自是好奇。

方羽见是这位小姑奶奶跑了来心中很是无语面对着单纯的她方羽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温苇云见杨排凤忽然跑进来破坏了自己的好事便有意将这个小妞儿拉下水很亲热的对杨排凤道:“小凤儿你来的正好我与你的羽哥哥正在做好玩的事儿哩你要不要也来做。”

“好啊好啊云姐姐你们这做的什么我也要与你们一起玩。”夜间无聊着的杨排凤一听有好玩的事情马上积极响应温苇云的邀请脱了鞋上到了**。

方羽看着天真的杨排凤正要与她解释自己是在做什么事杨排凤已经很自然的钻入了方羽的怀中笑着对温苇云道:“云姐姐你快说啊这个是怎么玩

“小凤儿你真的要与你的羽哥哥玩这种事情吗?”温苇云促狭的问道。

“自然是了云姐姐你快说吧。”杨排凤在方羽的怀中扭了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方羽本来正在与温苇云亲热的心中地欲望高炽着。被小姑娘这在怀中挤来挤去那种欲望自然是很加的高涨小姑娘这时却不知自己正处在一个危险之中还在催促着温苇云。

“那好小凤儿这可是你说要玩的喔姐姐来帮你。”温苇云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伸手去为杨排凤解开衣襟。在杨排凤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已将杨排凤的上衣给脱了下来。并顺手解去了她的肚兜儿露出一双粉嫩嫩的玉笋散着诱惑男人地香味儿。

“云姐姐为何脱了我地衣裳啊哎呀云姐姐别动我那儿啊。痒痒着哩。”杨排凤虽然对于男女之事不明白但也知道女人地衣服是不能在男人的面前脱下来的不过在方羽面前她倒不是很在意只是有些本能的羞涩被温苇云不怀好意的在她的那双玉笋上抓捏时感觉很痒痒的她不禁在方羽地怀中用力的扭动起来。

方羽看着怀中的玉人儿想着她在战场上勇猛的飒爽英姿心中渐渐升起一种想要将这个小姑娘征服在自己身下的念头。杨排凤转身抱住方羽。道:“羽哥哥云姐姐欺负我。”

“可是你自己说要玩的啊。”温苇云轻笑了一声根本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了杨排凤。

“可是。你把我弄得浑身痒痒的一点儿也不好玩。”杨排凤嘟着小嘴儿对温苇云很是不满的表情将自己地一双玉笋紧贴着方羽生怕温苇云又对她那儿搔扰。

“那好那好姐姐不动你身上就是让你地羽哥哥陪你玩好了。”温苇云笑嘻嘻的道手上却是没有停很快就将杨排凤的下面也脱光了那一处桃源地呈现在了方羽地面前。

方羽不知道自己这样对杨排凤下手的话是不是属于诱奸这个时候好象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多想的时候一个千娇百媚光溜溜的美人儿在怀中吐着如兰的香气方羽若是没点儿行动那就不叫男人了方羽将一只手覆在了杨排凤的玉笋上温柔的道:“凤儿我要你以后做我的女人与我住在一起好么。”

杨排凤感觉到方羽的手在她那儿弄得虽然也有些痒痒的但更多的是一咱让人舒服的热流般的感觉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道:“羽哥哥我不是早就是你的人了吗。”

“我是问你以后愿不愿意陪着我睡觉。”方羽宠溺的亲了一下杨排凤耐心的解说道。

“嗯我以后要天天陪着羽哥哥睡觉。”杨排凤很自然的道任由方羽的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那种感觉让她本能在身体内升起一种欲望希望能把自己的身体与方羽的身体揉在一起这种念头让她在方羽的怀中扭动的更厉害了。

“小凤儿你觉得这种滋味好不好过。”温苇云见杨排凤已经情动故意打趣了她一下。

“嗯云姐姐羽哥哥真的弄得人身上好舒服哩。”杨排凤自是不知自己被温苇云卖给了方羽反而在想原来他们在一起还有这么让人舒服的好玩事儿今天若是没过来可真就错过了以后自己一定要天天与羽哥哥做这样好玩的事情。

方羽知道杨排凤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儿但他却没料到杨排凤已在心中决定天天玩这种事情方羽也知道温苇云这样做是为了讨好自己心中自然也是有几分感动的伸手把温苇云也搂入了怀中对着两个女子大下其手为了照顾温苇云的心情方羽先把温苇云折腾的有气无力之后才把杨排凤压在身下道:“凤儿我要进来了。”

杨排凤哪明白方羽这句话心中暗想羽哥哥这是要进哪里啊干吗还要问我这时突觉一痛杨排凤忍不住哼了一声道:“羽哥哥你好坏弄得我痛死了。”

方羽被杨排凤这句话说的心中汗颜了一下对杨排凤温存了一阵后才敢继续这时杨排凤渐渐适应了过来本能的配合着方羽大帐内动人的呻吟声再一次的远远飘出温苇云看着方羽与杨排凤心中终是忍不住轻轻的叹息了一下。

外面春夜的风温柔的吹着这个时候千里之外的辽国皇宫内耶律隆绪疲倦的趴在曲宝儿的身上疲倦的让他忘记了一切带着一种满足进入了梦乡。这个时候纳拉松却站在夜风之中等待着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