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七章 狩猎上

第一百六七章 狩猎(上)

纳拉松知道自己必需尽快的扩充势力,因为他的对手方羽的实力已经越来越大了,在这个草原上,强大的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纳拉松确实想过用辽国皇帝耶律隆绪封给他的可汗一职做招牌,招揽那些草原上的小部落来投靠他,不过这一招的效果不是很大,还是那一句,在草原上,实力才是根本,那些小部落知道他纳拉松的嘞喀族的实力强大,但是更知道有个宋国人方羽的实力更加强大,先后覆灭辽国的十七万军队,这样一个实力,在草原上是恐怖的,听到方羽的名字,足以让草原上一般的部落心惊胆颤,所以响应纳拉松号召的部落根本就没有几个,大家都在采取着观望的态度,是谁称霸这个草原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的部落别在这场草原的动乱中被灭了族,所以这些个草原部落都在等待着,最终谁强大,他们就向谁俯首称臣,至于草原上其他几个大的部落,因为他们也有着称霸的机会,所以现在他们是更加不可能向谁投降的,宁为鸡首,不做牛后,这就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几个小部落的投靠,让纳拉松手下的可战之士上升到了四万以上,一个有了四万以上可战之士的人,绝对是这草原上的一方霸主,为了尽快扩充实力,纳拉松决心用武力尽快让周边的部落向他臣伏,纳拉松选取的第一个目标是有三千可战之士的乌兰族。

乌兰族在草原上算是一个中等地部落,族长阿上庙是个中年人。虽然说不上是草原上很厉害的勇士,但也是个较为豪爽的汉子,乌兰族与嘞喀族比临而居,原本之间就为草场的事,两族的关系就不太好,以前虽有磨擦,但因为有着辽国在一旁虎视眈眈,纳拉松不敢轻举妄动。如今辽国已经有些无力管这草原上的事了。为了对抗方羽。辽国甚至允许了纳拉松的扩张企图,有了这种的好机会,纳拉松又怎会放过这个多年来有着积怨地临居部落。

纳拉松带了两万战士,决心将这个乌兰族从草原上彻底地抹去,同时,纳拉松这也是警告那些不肯投靠他地部落,跟他纳拉松做对的后果就是全族被灭的命运。嘞喀族与乌兰族相距不是很远,虽然有着绝对的兵力,但纳拉松为了干净利落的将整个乌兰族消灭,采用了夜袭的方法,想要趁乌兰族不备之时,打乌兰族一个措手不及,免得让乌兰族的人跑了。

抬眼望着前方地目标,因为有着天上那一点儿的月光。借着这点儿光线。纳拉松可以隐约的看到前方乌兰族人的营地,虽然有着几个***在在夜空下闪耀,但很明显的。整个的乌兰族营地中却是安静的出奇,们如一只沉睡中的羔羊,等待着纳拉松地人马将其宰杀,看到这种情况,纳拉松在心中冷漠地一笑,一挥手,两万大军如同等待多时的狼群,带着让大地为之震颤的马蹄声,向着乌兰族地营地狂涌而去。

纳拉松领着人几乎没有任何阻拦的冲进了乌兰族的营地,等着他们的却是一座空营,发现情况不对的纳拉松心中打了一个突兀,刚要吩咐手下赶快撤退,却听到几个营帐中呼起大笑声:“纳拉松,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想要偷袭我们乌兰族吗,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吧,我乌兰族的人岂是那么好惹的。”

随着那个人的大笑声,呼的一下,十几个大帐中点亮了火把,一百几十个乌兰族的老人每人手持两个火把从大帐中冲了出来,在这些人的狂笑声中,这些老人将火把向四周丢了出去,看到这种情况,纳拉松那还不知自己中计了,当下狂吼道:“快撤,都给我快撤了。”

纳拉松也顾不得入下怎么样了,自己当先拨转了马头向营地外冲去,那近三百个火把落地后,点燃了那铺在地上的干草,干草上淋了少许的灯油,所以燃烧的比较快,当然,这些的灯油自是比不得后世的汽油柴油之类的,但是在混乱中,还是将纳拉松手下近千人给包信了,伴随着纳拉松手下这些人的惨叫声与乌兰族那百来个老头的疯狂的笑声,这火越烧越大,很快将整个的乌兰族营地陷在了火海中。

纳拉松气得脸上的肌肉不断的颤抖着,眼中冒着要吃人的光芒,对着那火海大吼道:“阿上庙,你这个狗娘养的算你狠,我纳拉松若不拧下你的脑袋就誓不为人。”

纳拉松出手第一战便损失了近千人,心中自是痛恨不已,当下派出无数探马哨骑,去追踪乌兰族的人,他不相信白天还侦察到乌兰族的人都在这里,怎的到了晚上就凭空消失了,纳拉松所不知道的是,方羽手下的情报网早已打入了嘞喀族中,那个得到情报的暗谍

传给了在这附近抢掠的牛可能,随后,牛可能派了个人将这消息又传给了乌兰族的阿上庙,牛可能自然不会是善良的要帮助乌兰族,他打的主意就是让乌兰族的人多消耗一些纳拉松手下的兵力,虽然乌兰族只有三千可战之士,但若是他们双方能一条命换一条命,对于牛可能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合算的买卖,反正死的又不是自己人。

得到消息的阿上庙,仓促之间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的布置,只是弄了这么一个老年人的敢死队,来了个火烧自己的大营,而阿上庙带了自己的族人,赶着马匹牛羊匆匆离开,带上了这么多的财物,这行走的速度自是不快,尽管牛可能领着一千手下在暗中为乌兰族除去了几批纳拉松派出的探马,但在第二天还是被纳拉松的手下探马发现后将这个消息传给了纳拉松,至于牛可能这样做。同样也不是出于什么好心,而想让乌兰族的人尽量走得远一些之后,到那时看自己一方有没有机会趁双方大战时,抢一些乌兰族地马匹走。

纳拉松在傍晚时分率着手下追上了乌兰族的人,心中愤怒万分的纳拉松顾不得一路追来的疲劳,仗着自己手中绝对的兵力,纳拉松领着手下对乌兰族发起了进攻,双方大战的地方离另一个小部落的营地不远。那个部落的族长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吓得匆忙带着自己地族人迁移而去。阿上庙心中一边暗骂纳拉松,一边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让手下地一千战士护着族中地女人和孩子,放弃了所有的财物离去,前往投靠呼伦城,也好保住乌兰族的血脉,自己则率着二千战士与一些老人为那些离开的人争取一点逃离的时间。在草原上,当一个部落在面临着覆灭的时候,其场面往往是血腥而又悲壮的,这种地方,是一个弱肉强食表现地最直接的地方,野蛮而血腥,是这草原上千百年来命运的轮回。

牛可能见乌兰族兵分了两路,也隐隐猜到了阿上庙的打算。既然乌兰族的人打算投靠方羽去。那他牛可能就没必要再去抢乌兰族的马了,当然,牛可能也不会去救这些乌兰族的人。莫说手中没有这个兵力,就是有,牛可能也不会去救,因为方羽对他的告诫就是要尽可能地削弱草原上地力量,减少草原上的人在将来对大宋的威胁,所以牛可能毫不犹豫地领着手下转了身,去打劫那个刚刚迁移走的小部落。

这场战斗,对于乌兰族来说是极为惨烈的,但他们的拼死一击,对纳拉松的手下也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当乌兰族最后一个留在这儿的人倒下后,纳拉松的手下也死伤了两千多人,加上先前损失的人,纳拉松这一次损失了三千多人,虽然使他的实力在整体上没有下降多少,但这一次的行动显然没有占到好处,唯一让纳拉松感到安慰的是,得到了乌兰族大量的马匹牛羊,这是一笔较大的财富,多少也可以安慰自己的族人。

嘞喀族与乌兰族的这次战斗,虽然算不上很大的规模,但是触动了草原上很多有野心的人的心,草原上的兼并战争再一次的在草原上兴起,没有了强大的辽国人在其中进行压制,想不这草原上的可汗的人又怎会错过这种时机。

这时候的方羽,过着悠闲的日子,为了让草原上的各个部落放心的火并,方羽只得把手中的兵力收拢,让他们一心一意的进行训练,只留下牛可能的三千马匪军在草原上肆虐,同时,派出了更多的间谍散布到草原上和女真人的地盘上,除了让他们打探消息之外,就是尽力拉拢一些小部落来投,对于草原八旗与女真八旗的旗主,方羽更是给他们下达了一个拉拢小部落来投的优惠政策,那就是谁能在一年内拉到足够的人口,那么他这个旗主就可以成为世袭的,草原上的旗主的任务是五万人,女真人的旗主是两万人,这一个目标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但为了那个世袭的旗主位置,为了给自己的子孙后代造福,这些个旗主那也是拼了命的想办法去拉拢那些个小部落,由于呼伦城在草原上与女真人中有了极大的吸引力与威慑力,使得各个旗主的拉拢工作还是有些成果,呼伦城的实力在不断的增长着,到了夏季的时候,方羽手下已经有了不包括凤骑营在内的五万可战之士,原先的两千仆从军,方羽又从那些奴隶中挑了三千人补充了进去,使得仆从营也有了五千的兵力,这些人本来就是辽国训练过的战士,再经过方羽让手下人训练后,战力更是强上不少。

眼看着天气很热了,闲着无事的方羽决定到大兴安岭中去走走,这个地方是属于女真人

地方,在整个的山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种族生存在这过都是一些很小的部落,他们在山里面以狩猎为生,方羽的意思也是带着温苇云与杨排凤到这山里去打打的猎,同时也顺便训练一下自己手下那特战营的战士,做为一个特战士,野外生存是一门必须学习的技术,而在大兴安岭这种原始森林中。生存地环境是比较恶劣的,正好用于手下这些特战士的训练,方羽将呼伦城的大小事情安排给欧阳春,展昭他们后,便带了温苇云,杨排凤以及手下的二百特战士向大兴安岭出发了。

夏季,正是森林中生机最旺盛的时候,这种原始的森林中。有着许多两三百年甚至数百年的树木。现在这种季节。树叶长得遮天蔽日,林子中往往没有多少光线能够进入,看上去,那树林中会有一种阴森森地感觉,众人在山中走了六日,深入了山中近两百里地路程,为了怕迷路。一路上众人都在路上留下了记号,这一日找到了一个小山村,众人才停了下来,在这个小山村中休整了一夜后,方羽将手下分为每十人一组,各自欺欺人这山中进行野外生存地训练,在来的路上,方羽已经把野外生存的一些知识教给了众人。现在就是看这些人自己如何去运用了。方羽考虑到这山中猛兽太多,所以才让这些人十人一组,遇到猛兽时也可以对付的了。至于方羽自己,则与温苇云,杨排凤她们住在了这个小山村中等这些人。

这个小山村中的人并不属于女真人这一种族,全村二百多人,是个很小的村庄,村子里的男人全都是猎人,以狩猎为生,这里地人倒是很淳朴,对方羽他们这些来人挺热情的,方羽看着这些热情好客的淳朴村民,本来打算送点黄金给这些村民以表谢意的,不想这些山里人根本就不识得黄金,他们与交易时,都是以物换物的,哪见过黄金这种东西,方羽见他们不识得黄金这种东西,只好做罢,在这村中待了两天,方羽三人都觉得很是无聊,便随了这村中的猎人进山打猎去,见到要去打猎,温苇云与杨排凤二女自是高兴的得很。

对于温苇云与杨排凤这样的两个美人儿,在这小山村地男人眼中简直就是真正地仙女下凡,当二女与方羽一起出来打猎的时候,这些个山里男人可就有些想不通了,这样两个娇滴滴的小仙女,看上去风都吹得倒,竟敢与男人一起去打猎,可真是有些疯了,不怕被山里地野兽一嗓子吓晕了,不过后来看到杨排凤拎着镔铁盘龙棍后,这些个男人就没话说了,一根这么重的镔铁做的兵刃,在杨排凤手里就象一根小木棍似的,这样彪悍的女人,这些个山里的男人也真的没见过,是以这些人也没人说什么了。

做为一个这时代的猎人,必须得有一手好箭法,所以在猎人中,箭法好的人就会受到别人的的尊敬,这也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所决定的,就如同草原上的尊敬强者勇士一样,方羽的弓本身就是一把好弓,带的又是这山里人所没有的三棱箭,加上方羽那神乎其技的箭术,很快让这些与他一起出来的猎人从心里面产生了对他的尊敬,飞禽走兽,箭无虚发,渐渐的,那些个跟来的猎人都快成了他的搬运工了。

温苇云与杨排凤自是没有方羽的这般箭术,不过这两个女子有更加彪悍的打猎方法,途中碰到一只黑熊,被这两个女人活生生的打死了,这种彪悍的打猎方法,让一同来的猎人们看的脑门上都出了细汗,这时候两女在他们的眼中不再是那娇滴滴的小仙女了,而是两只母老虎,原本那些年轻的猎人对她们二人还在心中有些绮念的,到这个时候是再也没有了半点那种念头,要知道这黑熊可不是好对付的东西,便是五六个大汉也不敢轻易招惹的,如今这两个女子不但招惹了这黑熊,还把它活生生的打死,这样的女人,不是母老虎的话又会是什么,想到方羽身边同时有两只母老虎,这些个猎人便不禁要佩服方羽的本事了。

出来打了一天的猎,收获是不少的,方羽看看天色已快晚了,便决定回去,一问那些个猎人,才知道这里离那个小山村已经很远了,今天是回不去的,在那些个猎人的带领下,向附近一个村庄走去,走出没多远,忽然一阵腥风刮来,在这么热的天里也让人不禁激伶伶的打个冷颤,所有的猎人在这个时候都变了脸色。

方羽与温苇云,杨排凤三人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一个吼声在树林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