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八章 狩猎下

第一百六八章 狩猎(下)

腥风,对于一个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山中的猎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这是虎伥风,在场的每一个猎人都是很明白的,就在众猎人心惊胆颤之时,一声巨大的虎吼声传来,从林中跳出一只吊睛白额的猛虎来,一众儿猎人心中虽然害怕,但看见这只白额猛虎后,还是迅速的丢下扛着的猎物,各自摆出了战斗的架式。

来的是一只东北虎,这种老虎在体格上可比华南虎大多了,也凶猛多了,在后世,这东北虎是要受到绝对的保护的,不过在这个时代,老虎却是人类眼中的大敌,能打虎者,在后世非得去坐一阵子牢不可,在这个大宋时代,能打虎的人,那可是要享受英雄般的待遇了。

方羽是见过老虎的,当然,那是后世在动物园里面,真正野生的老虎,方羽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温苇云与杨排凤两个人却是没有见过,虽然她二人也是听说过老虎的,但没有见识过,自然在心中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感觉,两人拿着手中的兵刃跃跃欲试,被方羽给拦下来,毕竟老虎这家伙可不是吃素的,厉害着哩,特别是这只东北虎,体长达两米多,一看就知是虎中的王者,厉害之中的厉害,方羽怎能让她们去冒险。

那猛虎看见众人,又是一声咆哮,这声音还真有一种百兽震惶的味道,一众猎人纷纷拉开了弓,对准了那只猛虎,方羽摆了一下手。道:“你们都退下,让我来吧。”

温苇云与杨排凤自是对方羽言听计从的,其他地猎人迟疑了一下,心中均是暗想,这人疯了不成,这可是猛虎啊,山中的百兽之王,他竟然想一个人对付它。想找死也不是这样的呀。不过不等这些猎人提出反对的意见。方羽已丢下手中的长弓便要向那猛虎冲过去,谁知那猛虎吼叫的时候是挺威风的,这时见方羽要扑了过来,竟然没有迎战,转了身便跑。

那猛虎一跑,便是方羽自己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弄不明白这只猛虎怎地这般没出息。却听得一个大嗓门叫道:“别跑,别跑,再跑老子捶死你。”

这一嗓子真象是打雷一般,比徐庆地嗓门还大,方羽吃惊地望去,只见一彪形大汉从林中蹿了出来,这人以方羽的目测,足有两米的身高。长得就似一个大猩猩一般。全身的肌肉贲起,好似一身都是铁铸的筋骨,看上去就挺吓人。这人双腿快似奔马,那只猛虎见到他竟然好似身子在发抖一般,挟了尾巴逃得更快了。

方羽看到这种情景,心里只有一个字,牛,这个巨汉真他娘的就是牛,连老虎见了他都要挟了尾巴逃跑,那打虎的武松还真没办法跟这种牛人相比,这种牛人简直就是后世玄幻小说中地兽人,是一只人形猛兽,不过方羽也知道,这种人若是在战场上,那可就一员天生的猛将了,当下方羽心中便起了爱材之心,想要收服这个巨汉,自然就不能让他跟着那猛增虎跑了,拾起弓,搭上箭,一箭将那猛虎的一只前爪射伤,那只猛虎前爪受伤,身形顿时不稳,在地上翻了个跟斗,那巨汉追了上去,一把抓起了那猛虎的尾巴,将这只几百斤的猛虎甩了起来,方羽见这巨汉的神力,心中暗自咋了一下舌,心想这个巨汉哪还是人来着。

这巨汉将猛虎抡上了空中之后,又猛的将那猛虎甩到了地上,似乎是很不满的道:“老子叫你跑,摔死你这个兔孙地。”

那猛虎被这巨汉一摔,凄惨地呜咽一声,嘴眼中流出血来,竟是再也站不起来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在那地上奄奄一息,所有的猎人包括温苇云与杨排凤都被这人的惊人神力吓呆了,这还是人么,一只老虎被他这样一摔就死了,那得多大地力气啊。

这彪形大汉看了方羽众人一眼,没有说话,伸手把那猛虎抓起搭在肩上,似要就这么离去,方羽赶紧上前一步道:“这位勇士且慢,我有话说。”

“你要说什么,这老虎可是我打死的,你也想要不成。”那彪形大汉戒备的看着方羽众人,嗡声嗡气的道。

“呵,呵,这老虎是勇士你的,我们是不会要的,只是我想问一下勇士你的姓名,愿不愿意到我的军队中去当将军。”方羽也不拐弯抹角的,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那个彪形大汉见方羽不是要他肩上的老虎,脸色变得好多了,上下打量了方羽一下,道:“我叫库都,你说的那个将军是做什么的。”

“这个将军就是我要请你去当我手下的官,可以管着好些人做你的手下,你呢,就差不多等于是你这一些手下的头人,打仗的时候,你就领着你的那些手下把敌人打死了就是,只要你肯跟随我,以后我会每天给

只羊做报酬,比你这样每天出来打猎岂不强多了。”彪形大汉库都的问话,便明白这是个未开化的野蛮人,要向一个野蛮人说明将军是做什么的,方羽还真不知该怎么样措辞,方羽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对这库都许下厚利,一天二十只羊,对于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山里猎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那些与方羽同来的猎人在听了方羽最后的许诺后,俱是再一次的惊呼起来。

这个库都虽然长的人高马大,一幅兽人模样,但好在似乎智商并不是很差,明白当头人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二十只羊是多少,心中自是大动,复又寻思,这个人让自己去当头人,还一天给自己二十只羊,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当下道:“你说的是不是骗我的,哪有让我去当头人还每天送我二十只羊的好事。”

方羽闻言,笑了一下。心想这人还不傻,便道:“这算什么,我手中有数万头牛,几十万只羊,可是有坏人想要抢我地牛和羊,所以我请你去帮我打跑那些个坏人,每天给你二十只羊又算得什么,只要你愿意跟随我。我还可以送十个女人给你。”

方羽的话。可把那些个猎人给惊呆了。数万头牛,几十万只羊,这是什么概念,这简直是超级老财中的超级财主啊,有几个聪明的猎人想到方羽带来的那些兵,自然就想到眼前的这个和蔼可亲的人是草原上某一个大部落的头人了,那库都却是没有惊讶。因为方羽说地以万计地数目在他地心中却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不过听到方羽说是请他去打那些抢牛羊的坏人,库都还是明白的,方羽这样一说,库都觉得这样才是合情合理的理由,便道:“我一天可是要吃很多东西的,你若能每天管得我能吃饱饭,我就跟了你去。”

“哪是自然。这每天的饭自是让你吃个饱。”方羽见自己三言二语地便说动了这个库都跟随自己。心中也是很高兴,心想你再能吃,难道你一天还能吃得了一头牛不成。

那库都见方羽答应每天管他吃饱饭。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原来这库都虽然力气极大,双腿跑的也快,但他不会箭术,每天打猎,全是靠了两条腿来追,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库都练成了一双飞毛腿,但他再能跑,也跑不过四条腿的动物啊,每次打猎能有所收获就很不错的了,很多数的时候都是没有收获的,只能饿着肚子,象今天这样,若不是方羽射了那一箭,库都想要追上这只老虎那也是不可能的,是以听到方羽以后肯管他吃饱饭,库都哪能不高兴,至于方羽要他去与人打架,库都又怎会怕了,更何况方羽还答应每天给他二十只羊,库都再傻,也知道自己用不了多久也可以象山里的那些老财主大头人一样,拥有很多地羊群了,库都心中正高兴着,忽又想起方羽前面地一句话,当下有些迟疑的问道:“你刚才说的,真地,真的会送给我十个女人吗。”

“那是当然,莫说十个女人,只要你在我手下干的好,便是一百个女人也会有的。”方羽微微的一笑,心想草原上那么多的女人,只怕到时候你身边抢来的女人一百个也不止呢。

对于这个时代的山里的男人来说,人生一般只有二大理想,一是每天有得饱饭吃,二是晚上有个婆娘可搂在怀中,方羽许下的好处,正是这些山里汉子心中最想的事,不但库都愿意跟了方羽,那些个与方羽同来打猎的猎人们也都动了心里,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忍不住向方羽问道:“这个,请问方大人,我们这些人能不能也去帮你打那些坏人。”

方羽微微怔了一下,心想我若是收留你们可付不起每天二十只羊的代价,方羽想了一下道:“你们愿意跟随我,我自是欢迎的,但你们应该知道,库都他是一个特例,你们愿意的话,就同我手下的战士一样,每个月是二十只羊,干满一年的话,另外可得四头牛,至于你们想要的女人,只要你们肯干,那倒是不会缺了,想要多少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方羽最初急于招收可战之士,许给那些人的待遇很高,后来方羽将那些人都升为了伍长,再招收的战士就只有每个月二十只羊的待遇了,干满一年的话才会再给四头牛,其实就这个待遇,如果方羽不继续扩张抢掠下去的话,方羽最终也是付不起这些财物的了,当然,方羽对此并不担心,天下可抢的地方还多着,草原上抢完了还有辽国,还有党项人,再下去还有更多的地方可抢,只怕是几十年下来也是抢不完的,方羽也没有立国当皇帝的打算,只想着让这些野蛮人掌握在自己手中,领着这些人到处去抢倒没什么,只要不

大宋就成。

那些猎人也知道自己不能与库都这种不是人的变态比,听到方羽所说的待遇,虽然比库都差的远了,可也是很高的待遇了,当下大多数的猎人都动了心思,特别是那些还没有女人的,更是想跟着方羽去。先前那个汉子道:“方大人可是草原上地头人。”

“呵,呵,我可不是什么头人,不过我的手下有不少是草原上的头人,还有一些是女真人中的部落头人,如果硬要说是什么的话,我算是呼伦城的城主吧。”方羽笑了一下,不过他说的这些话主要是解释给库都听的。却不知库都地心目中。一个部落地头人是最大地了。也不明白那城主是什么,所以方羽这话对库都而言,犹如对牛弹琴一般。

那个问话的当下却是吃了一惊,道:“原来那个呼伦城就是方大人你的?”

“怎么,你也听到过呼伦城的名字不成?”方羽看了一眼那个汉子,心想这种深山老林的,几乎与世隔绝。怎么这么快就有人知道了自己的呼伦城的名声了呢。

“是啊,方大人有所不知,每个月我们族里都会有人出去卖些山货与人换些盐巴等物回来地,上个月是我去了那山外,听得别人说起,那呼伦城可是天堂般的地方,现在很多人都想去呼伦城谋个出路哩,没想到呼伦城竟是方大人你的。”那个汉子这时对方羽可是恭敬的很了。这个人在他们那个小部落中也算是有一点儿见识的。自然明白呼伦城的城主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人家那手下有着数万战士,可比他们一个小部落大了不知多少倍了。

方羽一听这汉子的话。便明白是自己地情报网地那些人员跑到这种地方来宣传了,对于手下这么卖力干活,方羽还是很满意的,对那些猎人道:“你们愿意跟随我去的,到时候可把自己家里人一并带去,他们可以帮着你们放养牛羊,看守奴隶地。”

想跟随方羽的自是纷纷点头,这个时候,温苇云与杨排凤两个人围着那库都上下打量着,温劳动局感叹的问方羽道:“相公,这个大块头是不是那传说中的巨人族啊。”

“羽哥哥,这人力气这么大,不知道你打不打得过他。”杨排凤心中跃跃欲试,想与库都比较一下,不过想想这人的力气太大了,自己可能不是对手,便想方羽能与他比较一下。

库都被这两个天仙似的小女人儿看得有些郁闷,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方羽将温苇云与杨排凤拉开,道:“你们想知道我与他谁强谁弱,以后再找个机会就是,现在可别吓着人家了。”

随后方羽问起库都家中的情况,才知道这库都从小就没有父亲,他母亲属于那种未婚生子的人,现在是他们母子两个相依为命,对于这种情况,方羽自然不好深问下去,后来听那些猎人所说的,据说是这大兴安岭中存在着身高两米以上的野人,不过非常的少见,有时候那野人会闯进部落的村子中,将年青的女人或者男子掳了去做夫妻,少数幸运的人会得了机会逃回来,绝大多数的却是一去便没了音讯,这库都的娘大概就是被那野人掳了去,怀了身孕后逃了回来,因生下一个野人种,使得这山里没有男人敢再娶她了。

对于库都是不是野人的种,方羽并没有多少兴趣,他可不是生物学家,可没有兴趣去研究,在后世,象这种原始森林地带,也有野人的传说,在这古代,真有野人存在也是有可能的,象库都这种怪物,说是野人的种,那也没什么稀奇的。

方羽一众人随了库都来到他家,他这个家离得他们那个部落的村子还挺远的,想来是部落中的人不能容忍一个女人生了库都这样一个怪物,才逼得库都他母子俩远离了那个部落居住,对于库都这种情况,方羽还是比较同情的,库都的家就一小破木屋,一个老妇人接待了方羽他们这些人,当听到方羽肯收留库都时,老妇人激动的泪流满面,无论自己的儿子怎么样,做娘的都不希望别人把自己的儿子当怪物,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没有人接纳,没有女人肯嫁,最终孤老一生,所以象方羽这样有财力有势力的大老爷肯收留自己的儿子,还要给自己的儿子十个女人,这份惊喜与感激,自是难以抑制的。

第二天,库都母子收拾了一下,便随了方羽离去。

也就在这一天,纳拉松与耶律隆绪都收到了一个情报,方羽只带了两百人,离开了他的大部队,进入了大兴安岭中,两人收到这个情报时,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缕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