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六九章 丛林之战上

第一百六九章 丛林之战(上)

玉真人不是一个真正义意上的道人,但他很喜欢穿着一身道袍,他认为自己穿着那一身道袍后,看上去会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神仙,在他和心里,确实是很想做一个神仙,不过做神仙的理想是一种很渺茫的理想,所以玉真人更多的是贪恋着红尘中种种的享受,这些享受中,玉真人认为最有意义的就是在女子的身上修练阴阳大悲赋,这阴阳大悲赋是玉真人从一个吐番和尚的手中抢来的,虽然对于武功上没有什么意义,但用在女人身上却是爽的让玉真人欲摆不能,当然,有了这一种技艺,玉真人也不用担心自己在女人身上使力太多的话会掏空了身子,也使得玉真人为了满足这一点点在人世间难得的享受,在他的玉真观中藏了几十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这些个女子可不是玉真人买来的,虽然他利用自己的玉真观骗了些香火钱,但这一些还不足以让他买下这些个美貌的女子供他享受,没钱,但这一点儿也难不倒玉真人,他是一个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凭着他的身手,去掳掠一些平常人家的美貌女子还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有着玉真观做掩护,有着他那一脸神仙般的道貌岸然,谁又会想到他玉真人会是江湖中一个让女人闻名色变的**贼呢。

玉真观座落在宋辽两国的交界处,原本是一个女道观,本是大宋人的玉真人在大宋犯下了事情后,仗着一身高强的武艺逃到了此处。见到玉真观中有几个相貌不错地女道士,便起了色心,霸占了玉真观,也霸占了那几个女道士供他享受,从此改名叫做玉真人,当起了逍遥快活的假道士来,并且也渐渐结识了辽国的一些所谓江湖高手。

最近辽国的皇帝耶律隆绪贴出了一个招贤榜,招揽天下的武艺高手。许下的待遇非常的丰厚。让在玉真观中待腻了的玉真人也心思大动。在狐朋狗友地介绍下,玉真人投入了耶律隆绪手中地供奉堂,这个供奉堂有着数百江湖中地好手与高手,但玉真人的武艺绝对可以排入这些人中的前十名,所以,玉真人所得到的待遇也是极好,不但得到了不少的金银财宝的赏赐。每天还都有新的歌姬任他把玩,这让玉真人幸福地有如在天堂。

耶律隆绪的赏赐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这些与玉真人一样被招入了辽国供奉堂的供奉,他们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去杀了那个在草原上名声鹊起的宋人方羽,方羽是个怎么样的人,见过他的人不是很多,不过在大宋与辽国地江湖中,很多人还是听过地。听过与见过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这些听过方羽名声的人一般是不会害怕方羽地,比如玉真人,他也是早已听过了方羽的名字。也知道方羽是大宋如今的第一高手,不过玉真人一点儿也不害怕方羽,他认为那些输在方羽手中的人都是些酒囊饭袋,这一次辽国的耶律隆绪出下了很高的悬赏,冲着这一份高额的悬赏,玉真人也是很动了心,认为自己出头的机会来了。

与玉真人一起的,还有不少来自于辽国,党项,甚至有不少象玉真人一样的大宋高手,在耶律隆绪的重赏之下,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出身,当然,象玉真人这种连自己的父母都已忘记的人,又哪会想得起自己是大宋人的出身。

以库都的勇力,虽然不会任何武术的招式,但一根大木棒在手,方羽也一时间奈何不了他,只要这家伙将手中的木棒抡圆了,方羽除了躲闪之外,所有的招式都拿他无法,所谓一力降十会便是这样,这库都的力气实在太变态了,以方羽已经够变态了的力气,手中的木棒碰上库都的木棒的话,不是被砸断掉,就是被震的脱手而出,幸而在空手相搏上,方羽的武艺有得用场,不会武艺的库都只能被方羽揉躏,否则真会让方羽脸上无光。

库都人高马大的,体重也吓人,若是拿上一件兵刃,根本就没有马匹能驮着他跑动,所以库都注定了只能做一员步将,不过凭着他的力气,一棍子扫出去,什么马都会被他砸飞了,方羽在等着手下那些正在训练野外生存的战士时,觉得闲着也没什么意思,便与杨排凤一起,将那套五郎八卦棍教与了库都,因为暂时没有地方给库都打造兵刃,所以库都暂时只能用一根巨大的木棒当兵刃了,库都不算很傻,在学会了五郎八卦棍后,战力再一次的提高了一个档次,不会再无谓的空耗一些不该消耗的力气,也学会了使一点儿巧劲,这样可以让他在与人搏杀时支持更久的时间。

两个星期的野外生存训练终于结束了,比较幸运的是这两百人都安全的回来了,在那个小山村休整了三后

便打算带着他们回去,小山村以及附近几个村子共有的猎人投到了方羽的手下,加上这些人的近千家属人员,总共有了一千五百人的队伍,使得行军的速度很慢,方羽这个时候急于回去,便留下几个人领着那些猎人和家属在后面慢慢走,自己领着特战营的人先行离开,那库都的母亲倒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为了不影响儿子跟随着方羽这个新主子,便主动留在了后面的队伍中。

山里面的日子过上个一天二天的还有个新鲜劲,若是过上个二十几天,这日子就不怎么舒服了,温苇云与杨排凤虽然不是受不得苦的人,可这日子也让她二人消瘦了不少,看得方羽多少有些心疼,一路上三人更是亲热了不少,虽不能当着手下战士的面做那事情,但是那些眉来眼去的小动作还是少不了的。

方羽一行人虽然不多,但方羽还是按照正规的行军方式按排了这些人各司其职。前后五拔探马来回传递消息,确保路上行军时地安全,当然,方羽并不知道这一路上会有什么危险,这样做只是平常行军的习惯而已,方羽这一下小心无大错的举措,还真让他避免了一场危险。

达克苏是方羽手下一个特战士,他原本也算是他那个族中的勇士。不过到了这个特战营。他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特战士了。特战营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们自己族中的佼佼者,比一般的人自是勇猛地多,在方羽几个月地训练下,这些人地战斗力都比原先提高了近三倍,虽然放到江湖中也就是二流子的水平,但一支由二流武艺的人组成的军队可就是吓人的了。

今天达克苏轮到当探马,每一组的人都是十个人小队。彼此之间拉开了几十步的距离,往前探路,走在最前面地就是达克苏,这达克苏有个算不上是优点的本事,那就是他鼻子嗅觉比一般的人强上那么一点儿,当然,也仅仅就强那么一点儿而已,如果不是一个人躲在林中实在忍不住。蹲在草丛中解了一下手的话。达克苏也不会闻出什么来的,但那新鲜人屎所散发出来的臭味实在是太浓了一点儿,被警觉性还算高的达克苏给闻到了。达克苏向后面的战友发出了有敌人地讯号后,便入了林中搜寻敌踪。

伏击方羽他们地人是辽国供奉堂与嘞喀族的纳拉松派来的人,共有八百来人,辽国供奉堂地人都是江湖上各处搜罗来的武艺好手,纳拉松的手下则是他们嘞喀族中精选出来的勇士,当耶律隆绪与纳拉松各自得到方羽带人进入大兴安岭的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是一个伏杀方羽的好机会,双方各自派了人来,他们两方人马相遇后,选择了小兴里这个地方布下了埋伏。

辽国供奉堂的人与纳拉松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虽然他们都很能杀人,但他们都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在军纪上是几乎没有什么概念的,本来如果他们这八百人能够引方羽他们进入埋伏圈的话,用强弓硬弩一轮下来,就可以让方羽的手下损失惨重,不过由于一个人只图自己痛快,结果暴露了他们的行踪,使得达克苏独自一个人走了过来搜寻。

达克苏循着臭味找了过去,发现果然是某个人刚遗下的脏物,顺着地上的脚印往林中的草丛看去,达克苏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个好似狞笑的表情,不用说,这个人躲在草丛之中,自是没安了好心,再看看其它的地方上也有不少的脚步印,很显然是这里埋伏了不少的人,达克苏不动声色的在背后向战友传了一个有埋伏的手势,然后若无其事的解了裤子向着一处草丛中撒起尿来,一边撒着,一边还大声的说着摸那耶律隆绪的皇后的那双大**是如何的与众不同,当然,达克苏是不知道这些人中有耶律隆绪派来的人,他这样说,一个是为了嘴巴上过一过那刺激瘾,另一个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后面的队伍从其它地方穿过去,对这些埋伏的敌人进行反包围。

那个在地上留下了新鲜脏物的人是辽国供奉堂的一个高手,他们这些本是江湖中的人,自由散漫惯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个痛快把他们之一行人全都给暴露了出来,当达克苏往林中搜过来时,这位刚解完手的家伙连裤子都来不及提上来,只好往旁边的草丛中一钻躲了起来,偏那达克苏有意无意的对着这处草丛撒起了尿,虽没淋到这人身上,但点点滴滴还是绽了不少在身上,一股子尿骚味直入这人的鼻中,弄得他好不恼火,几欲站起来把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的脖子给扭断了才解气,只是偏生后面方羽他们这些人却迟迟没有进入

,让这个人不好暴露了自己这一行人藏身的地方,这堂的高手见达克苏眉飞色舞的说着如何糟蹋耶律隆绪的皇后,心中更是生气,暗自恨恨的想到,等会儿动手之后,非得把眼前这个家伙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不可。

后边的方羽得到前面来的消息后,立马让一百五十人从旁边的丛林中穿过去,转到敌人后面进行反包围。剩下地人则就地待命,不再前行,同时派了一个人到后面去叫两百个猎人过来支援自己,那库都一听有坏人来了,立马来了精神,这位其实也是个好斗分子,自从学了一套棍法后,早就想找一些坏人来试试自己手中木棒的威力了。

达克苏撒完尿后。慢条斯理的将裤带系上。说来他也是一个胆子够大的家伙。当着这草丛中不知埋伏了多少敌人的面,仍能面不改色,也正因为他这种毫不在意的表神与动作,让那些埋伏的人以为自己没被他发现,也就迟迟没有跑出来攻击。

达克苏身后的那个战友叫迁北,也慢慢地走了过来,和达克苏笑着招呼了一声后。也对着那草丛撒起尿来,这让那个躲藏在那里地辽国供奉堂高手心中直叫倒霉,却又不好站起来暴露了目标,达克苏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与迁北站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尽量拖延着时间。

稍远一些躲在草丛中的玉真人心中很是不满,觉得指挥这一次行动的人太过谨慎了,自己这一方可是有四百个江湖好汉啊。再加上嘞喀族的近四百人。难道还对付不了只带着两百个士兵的方羽么,玉真人无聊的干脆躺在了草丛中,等待着方羽他们过来好发动袭击。谁知等了半天也没见动静,只听得那两个方羽的小兵在撒完了尿后,还在那里极其**荡地说着以后如何干那耶律隆绪的皇后与妃子,听着,听着,玉真人的身体中也不禁涌起一阵燥热,心中也不由的幻想起玩弄耶律隆绪的皇后与妃子时的情景,玉真人本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忠诚的人,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玩弄女人,对于玩弄耶律隆绪地女人,象玉真人这种人是不可能不想地,平时还不会乱冒这种念头,这个时候被达克苏的一通乱**畅想,自是勾起玉真人心中那一股子邪念,竟是不知不觉想的入神了。

达克苏与迁北心中算计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勾肩搭背,一幅有说有笑地模样慢慢的退出了树林,那个闻了半天尿骚味的供奉堂高手恨恨的瞪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只等着领头的一声令下,便扑出去把这两个可恨的家伙料理了再说,直待达克苏两人走远了,那个指挥这次行动的人才觉得情况似乎有点不对,正在寻思着是不是就这么冲出去与方羽他们来个硬拼,却听得一声弓弦的响声,这个头领怔了一下,心想这是谁在乱放箭,竟然不听自己的号令,等一下非得好好的惩罚这人不可。

这个头领的念头还没有转完,却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后面是无数的弓弦声响起,后面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这个头领心中顿时一震,明白自己这些人被方羽他们反包围了,这个头领立时跳了起来,大叫道:“快,大家快到后面去,敌人跑到我们的后面去了。”

那名闻够了尿骚味的供奉堂高手气呼呼的跳了起来,心中暗骂那个头领,心想这混蛋要弄个什么狗屁的埋伏,现在倒好,反让人家给埋伏了,这人心中恨极了达克苏与迁北,没有听从那个头领的话跑到后面去,而是冲出了林中,向着达克苏追去。

达克苏与迁北走的不是很远,听到林中的动静,两人相视一笑,转过了身来,看着追上来的这个人,迁北摇了摇头,道:“见过喜欢送死的,没见过这么急着送死的。”

“嘿,嘿,你可别得意轻敌了,这个人可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喔,我们还是一齐上吧。”达克苏看着来人的步伐有力,似是一个有些厉害的角色,怕迁北大意了,忙提醒了他一声,随后拔出了斩马刀,心想自己苦练了几个月的刀法,也正好要找个厉害点的人试试自己的身手,不过他不敢轻敌,便邀了迁北一同出手对付来人。

林子中的玉真人正躺在草丛中想着玩弄耶律隆绪的女人,此时正想到**处,却被那些人的惨叫声给打搅了,心中非常的不满意,听得那头领的叫唤,心中更是暗骂起那个头领的十八代女性,玉真人抓了兵刃,懒洋洋的站了起来,这个时候,玉真人忽的听到一声破空之声,一支狼牙箭射向了他的面门。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六九章??丛林之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