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七八章 高丽2

第一百七八章 高丽(2)

和坪是一个小镇,建在一条高丽的要道上,所以往来的人还是很多的,这个镇虽小,却有着两家小酒馆,因为除了往来的商人,还有一些高丽西川道府的贵族会出来打猎时路过此地,因而这两家小酒馆的生意都不错,成了路人歇脚的好去处。

李以成是西川道府有名的纨绔子弟,跟他一起的也都是出身于贵族之家的子弟,他们这一次出来打猎,原本是为了讨好张漓的,张漓是一个女子,一个长得很美的女子,当然,让这些公子哥儿围着她转的原因却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她家中有钱有势力,并且是西川道府四大世家之首的张家唯一的继承人。

不要以为世上就女人喜欢傍上有钱有势的男人,男人也同样喜欢傍上有钱有势的女人的,在西川道府这个地方上来说,谁娶到了张漓,那可不但是财色兼收了,更主要的也得到了男人最喜欢的势力,所以,围在张漓身边的,从来就不会少了这些公子哥儿们。

张漓是个会些武艺的女子,虽不能说有多厉害,但在西川道府来说,还算是有点名气,张漓也是一个很男人化的女子,最喜欢的就是打猎,所以那些公子哥儿们便投其所好,常常陪同她出来打猎,今日因为已是冬季了,一行人没能遇到多少猎物,在进入这家小酒馆歇脚时,张漓的心情就不怎么好,掀起门帘进了里面,正要找一座位时,张漓的眼前便是一亮,那种很亮很亮的眼神,如同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很美很美的女子时的那种眼神。

张漓看到是方羽他们这一行人。无论是方羽还是女扮男装的温苇云与杨排凤,看得张漓眼都要花了,心中不禁暗叹世间竟有如此俊朗地男子,一双眼睛在方羽他们三人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颇有现代色女的风范,温苇云见到进来一个美女,看着她们三人不放,便忍不住对着张漓挤眉弄眼的戏弄一下,张漓见温苇云戏弄自己,心中有些恼怒。又有些害羞,脸色不自觉的红了,微微低下了头,往旁边的一张桌子走去。

温苇云的这个动作,被那些随着张漓后面进来的公子哥儿看见,各自都是心中大怒,他们的家势虽比不得张漓家,但在这西川道府一带地地盘上还是很有势力的,对于温苇云这般调戏张漓,自然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了。其中李以成为在张漓面前讨个好,大步走到方羽的桌前,一拍桌子道:“小子,哪来的。竟敢在此调戏张小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方羽没做声,温苇云看着这个来挑衅的男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在另一张桌子上坐的库都见有人竟敢在方羽面前拍桌子,心中大怒,一瞪他那双牛一样的大眼。喝道:“哪来的小兔崽子。竟敢打搅我的主人吃饭。我看你才是活的不耐烦了。”

库都说着站起身来,那巨大地身材顿时吓得这些公子哥儿往后倒退了几步。便是张漓也同样吓了一跳,心想,天啊,这还是一个人么,那个拍桌子的李以成虽然也会些武艺,可这库都的身形实在是太吓人了,见库都向他走来,竟吓得双腿有些软,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爹是西川道府的将军,你动了我,我爹绝不会轻饶了你们地。”

“呸,我管你爹是什么,就是皇帝,得罪我的主人,我就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酒壶。”库都的性子中有一半子野人,他才不会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呢。

那李以成见库都象一座小山一样地身形向他压了过来,浑身的杀气让他觉得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双腿再也支持不住他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温苇云见这人如此浓胞,不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道:“好了,库都,别把人家吓坏了,你先喝你地酒罢。”

库都闻言没有动手,看着方羽,方羽点了点头,库都这才回了自己地座位,那李以成见库都走开了,才抹了一下额头上地冷汗,张漓眼见他这般脓胞,不禁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对于方羽他们拥有这种怪物一样地保镖,心中不禁有些好奇,她这时也看出方羽这一行人的不简单,并从库都刚才的态度上,张漓已经看出方羽是这一行人的头领,当下仔细的打量起方羽来,想看看他是什么样的来头。

其他的人见库都一下便将李以成吓得坐到了地上,那种浑身都是的杀气,

一个杀过了不少人的家伙,他们这一次虽然带了一些却并不比方羽他们这一边的人多,就凭着库都的这个块头,他们也不敢在这里轻易动手,见那个拍方羽桌子的人被吓得坐到地上,这些人的心中又各自有些幸灾乐祸,他们这些公子哥儿虽然相互之间都是认识,但他们因为张漓的关系,互相之间又是情敌,这情敌出了丑,这些人的心中又怎会不高兴。

张漓这个人有着男子的豪气,举止也有些男人化,对于心中的喜怒表现的很直爽,眼前的三个俊俊的男生,无一不是世间少有的,张漓看来看去,最终将目光放在了为首的方羽身上,越看越是让她心中震动不已,当下也不象其她女子那样不好意思,鼓起了勇气走到方羽这一桌来,道:“这位公子,我可以坐到你这一桌吗。”

方羽微微一愣,心中也不由得暗自佩服这个女子的胆大,在这个时代,一个女人做出这种行为可以说是非常的离经叛道了,当下微微一笑,道:“桌子这么大,你自己坐吧。”

张漓也不客气,坐了下来,对方羽道:“不知公子贵姓,哪里人氏。”

“我姓方,汴梁人,行商经过此地。”方羽简单的回答了一句,扫了一眼温苇云,却见她有些恼怒的看着坐过来的这个女子,方羽心中微微有点儿好笑,也不动声色,自顾自的将眼前的一杯酒喝了。

“哦,原来是方公子,小女子叫张漓,是这西川道府的人氏。”张漓很大方的看着方羽,就这胆儿,便是后世,也没多少女子有她这么大的。

“原来是张小姐,不知张小姐坐到这儿来,是不是看上了我家哥哥。”温苇云有些吃味的对张漓讽刺了一句,她这话一出,张漓的脸皮就算再厚,也不禁羞的通红。

“这位公子说笑了,小女子只是看得这位方公子与众不同,是个英雄豪杰的模样,所以才过来打搅一下,希望你我不要见怪。”这张漓的脸红了一阵后,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张小姐倒是好眼光,一眼便看出了我家哥哥是个英雄,实不相瞒,我家哥哥拳可打南山虎,脚能踢北海龙,见到张小姐这样漂亮的女人,便会抢回去做他的女人。”温苇云见这张漓一脸的花痴模样,心中便有些气,当下故意把方羽说的名胜一个土匪一样。

温苇云这话,张漓还真有点相信,看一看库都这个人形怪兽,再看一看与库都在一起的那些个方羽的手下,张漓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这些人浑身都是杀气,没有一个是善角儿,再加上方羽本身也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让人心寒的寒气,张漓的心中也不觉打了个突兀,有些坐不住了,强打起一下笑脸道:“那,那个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张漓说着起身走开,温苇云冲着方羽露出一下得胜的得意笑容,方羽嘴角微微勾了一下,道:“就你调皮,快吃东西罢,吃完了我们好赶路。”

温苇云轻哼了一声,向方羽作了一个可爱的鬼脸,便转过头去不再理方羽,众人吃完饭后,便起身离去,张漓看着方羽离去的背影,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外面这时的风很冷,下过雪后的地上,那雪总是难以化开,张漓鬼使神差的跟着走出了小酒馆,看着方羽他们在雪地上越走越远。

西川道府在高丽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城市,虽然与大宋的那种繁华差的远了,但比起草原上与女真人的地盘上来说,这里还是很不错的,库都见到街上那些卖东西的地方,总是充满了好奇,一双大眼睛在各种货物上来回的巡视着,很多都是他没见过的,心中直觉这次跟着主人出来算是长了见识了。

杨排凤与温苇云也是很久没有逛过街了,自是拉着方羽不断的买这买那的,虽然只是一些小玩意儿,但却堆的象座小山一般,方羽也总是宠着她两人,任她们买个够,好在这些东西都有方羽的那些亲卫拿着,倒也累不着方羽。

众人不知不觉把西川道府的几个主要的街道都逛了一遍,正打算寻个客栈住下,忽然街的一头传来无数的马蹄声,方羽扭头一看,不禁皱了一眉头。杀气,在这一刻,似是飘散在整个的街头。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七八章 高丽(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