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七九章 高丽3

第一百七九章 高丽(3)

风,吹着酒旗斜簇,风里,二百余高丽骑兵在大街上肆无忌惮的纵马狂奔。方羽回过头,看到不少高丽的平民百姓被这些骑兵撞翻在地,哀号不已,看到这种情景,方羽也不禁为这些高丽骑兵的猖狂而皱了一下眉头,对于这种情况,方羽原本是没打算多管闲事的,不想那高丽骑兵中有一人指着方羽他们,大声的道:“兄弟们,就是他们这些人,把他们抓起来,李公子说了,会重重的奖赏我们的。”

方羽一听这人的话,心中微怒,身上的杀气便不自觉的逸了出来,心想着仗势欺人之辈是到了哪里也都少不了的,那个什么李公子,估计就是先前那小酒馆中遇到的那群人中的人了,方羽轻哼了一声,还没有说话,那库都感觉到方羽身上逸出的杀气,当下先拎了熟铜棍对着那些高丽骑兵冲了上去,嘴里嗡声嗡气的骂道:“抓你爷爷个头,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那就让我先砸死你们这些个兔崽子好了。”

库都身高巨大,快如奔马,手中的熟铜棍对着当前的一匹马砸去,竟是硬生生的将那匹马给砸飞了起来,连人带马又把后面的两匹马给撞翻了,吓得那些高丽骑兵纷纷勒马停了下来,库都手中的熟铜棍却是毫不停留,噼叭一顿狂扫,又打翻了几十匹马,那些高丽骑兵见此情景,心中哪还不会胆寒,各自拼了命的逃开,谁也不敢以身去试库都手中那根熟铜棍的厉害。想想也知道这个人形怪物地厉害。一棍子可以把一匹马给砸飞,这要是砸在人身上,那还不全身地骨头都要砸碎了。

库都心中记着方羽所说的,在这个地方不要太惹事了,见这些人逃走,也不追赶,呸了一声后。肩着熟铜棍跑回了方羽的身边,方羽也并不会怕惹事生非,自然也就没有说库都什么。众人这个时候也没有了游览街头的兴致。随着方羽离去。

远处的张漓见方羽他们走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同时又暗自心惊方羽身边那个人形怪物的厉害。仅凭着他一人,竟将一个两百来人的骑兵队伍打得四散奔逃,能够拥有这样勇猛地手下,方羽本身又透着一种长年身居高位的气势,张漓心中也不禁猜测起方羽的身份来了。做为西川道府最有势力地世家,张家在高丽哪也是同样有着不小地地位的。张漓自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心中肯定的明白,方羽在那小酒馆所报地身份是假的,想来一个行脚商人,是不可能有那种上位者的气势的,如今的高丽,虽然做了辽国地下属国,但对于大宋,对于中原,高丽人还是有一种天然的,深入到了骨子里地向往与臣服的,张漓也同样有着这种向往,在见过了方羽后,她的这种向往更是明显了,只是方羽在那小酒馆对她那毫不在意的神情,让张漓有些不服,又有些气恼。

其他的人见到库都一个人吓跑了两百骑兵,一时之间也是各自心惊,李以成见自己找来的人,竟是如此的没用,让他在张漓的面前丢了大脸,心中更是愤怒,便想去与他父亲说说,让他父亲再派一支部队把这些人抓起来,张漓看了看李以成那张愤怒的脸,有些不屑的道:“李以成,你是不是打算让你爹派更多的人来啊,如果你抓到他后,可别伤了他的性命,你也应该看得出来,对方的来头不小,很可能是宋国的大人物,真要弄死了他,搞不好就会弄得宋国与我高丽国交恶,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

张漓虽是个女子,在这群人中却颇有一点儿头领的架式,李以成见张漓这么说了,心中也犹豫了一下,对于中原来的大宋人,普通的倒没什么,但对于那种在大宋有极大权势的人,李以成还真有点不敢招惹,虽说他是一个纨绔子弟,但还没有傻到什么都不懂的地步,相对于大宋与辽国,他高丽是个小国,是得罪不起这两个大国的,李以成心底暗自叹了一口气,心中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张漓轻蔑的看了一眼李以成,再望向方羽一行人离去的方向,心中不禁动开了念头,那个大宋的男人,与眼前这些高丽的男人一比,实在是云泥之别呵,张漓心里面暗暗的想到,在高丽,哪能见到这种丰神俊朗的男人啊,难怪大家都说那中原之地,乃是天朝上国哩。

张漓的脸上透着一抹嫣红,仿如春来时的桃红

高丽的都城,比起大宋的汴梁自是差的远了,规模上太多不说,房屋的建造上也是非常简朴的,当然,这个简朴是相对于大宋来说,在高丽人的眼中,这开城府的建筑是很豪华的,是足以值得让他们骄傲的,高丽的人口虽少,不过做为一国之都,街头多少还算是热闹的,基本上各种在这个时代有的买卖这里都有,只是在规模上与开城府一样,比大宋的商铺买卖小的多,唯一可以和大宋比较一下的是灯红酒绿的夜生活。

方羽一行人走了九天,来到了开城府,在客栈住宿的时候与张漓再一次的相遇了,方羽心中微微讶异了一下,没想到这个高丽女子倒也是胆子挺大的,竟然追到了这里来,张漓不象其她的女子一样在男人面前扭扭捏捏的,而是很大方的邀请方羽与温苇云,杨排凤三个在夜里上大街上玩,对于有一个人愿意为自己当向导,方羽倒是不会拒绝的。

张漓虽不知温苇云与杨排凤是女扮男装,但她看来看去,还是觉得方羽三人中,方羽是最顺眼的,因为张漓本身是个豪爽的女子,最看不惯的就是娘娘腔了,所以张漓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方羽的身上。

张漓的这种行为在这个时代可是够惊世骇俗的了,不过这也怪不得她,谁叫她张家有钱有势,却只有她这一个女继承人,从小,她父母便把她当男孩儿养了,有些性子自然就会倾向于男子了,长大后,那些围在她身边转的男人都是为了她张家的财产与地位,对她也是百般的讨好,是以她自己也并不知道她的行为有多么的离经叛道,不过她这种行为在方羽的眼里却是没什么的,直到她拉着方羽三人上了翠微仙居,方羽才大吃一惊。

翠微仙居不是酒楼,也不是园林,是开城府最大最豪华的青楼,看着张漓熟门熟路的带着自己进了一家青楼,方羽就不能不吃惊了,一时之间,方羽以为张漓是个女同,忍不住立时与她拉开了三尺的距离,后世的那些什么艾滋类的病,是个人就会有些害怕。

张漓当然不是女同,否则她也不会在第一眼开始喜欢方羽,要知道晚上游街,可是没有什么好的娱乐节目,以前张漓在开城府游玩时,女扮男装的她到过几次翠微仙居,这次与方羽一同出来,却是忘了自己现在是身着女装的,偏这翠微仙居的老鸨与龟公以前早就识破了张漓的女扮男装之事,只因她出手实在大方,是罕见的好客户,所以这些人都没有说破这事,这一次张漓带着方羽他们过来,那个龟公的眼神厉害着,一下便认出了是那个以前常来,出手豪阔的女公子,当下迎了上来,态度热情的很。

张漓很大气的丢给了那个龟公一小锭金子,足有五两之数,这样的手笔,便是方羽也微微吃了一惊,心想出手就打赏五两金子的人,大大宋也是很少见的,小小一个高丽,怎的会有如此豪富的人家。

张漓见方羽吃惊的表情,心中暗自得意,再看了温苇云与杨排凤她二人,却是对此毫无反应,她们一个是因为自己的相公家里也有的是黄金,一个是对钱财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自然就不会有什么表情了,那龟公见到手中的五两黄金,欢喜的差点跪在地上喊张漓做祖宗了,当下更加热情的把方羽他们四人迎到了里面的包厢中。

不一会儿,那老鸨便跑了进来,原本她听到龟公说原先那个出手豪阔的女公子又来了,这一次出手更大方,单随手一下打赏就是五两金子,这样的豪客,无论他是什么人,老鸨都不会怠慢了,赶着过来一看,这老鸨却是有点愣住了,以她的眼力,自是也看出了温苇云与杨排凤是女子,而且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女子,这老鸨心中不禁暗想,这一男三女的,跑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这老鸨也是见多了各种的人,神色立时便回复了过来,热情的向方羽他们打了个招呼,随后又去安排前来侍候方羽他们的人。

四个人各自选了个位置坐下,张漓有意要与方羽亲热些,便抢了离方羽最近的那一个座位,温苇云没好气的白了张漓一眼,正要说话,外面却有一人掀帘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