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80章 高丽(4)

第一百八十章 高丽(4)

方羽虽然不会把张漓这样一个女子放在眼中,但李以成却是要把张漓当成宝贝的,对李以成来说,张漓不仅仅是一个美貌的女子,更是一个代表着有万贯家财可带过门的女子,天下可能有不喜欢美色的男人,天下也有可能会有不喜欢钱财的男人,但同时面对着美色与钱财,不动心的男人只怕是精神有问题了。

李以成是个很正常的男人,他喜欢美色,更喜欢钱财,所以张漓在他眼中就是一个奇货可居的宝贝,他是绝不允许张漓被别的男人得去了的,在张漓追赶方羽的时候,李以成也跟在了张漓的身后,看着方羽一行四人进了翠微仙居,李以成再也忍耐不住,生怕被方羽得手了,当下便也进了翠微仙居,来到了方羽他们的包厢之中。

张漓见进来的人是李以成,心中便很是生气,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道:“李以成,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你,你不会是在偷偷的跟踪我吧。”

方羽虽然惊讶了一下进来的是李以成,不过也只是脸上微微闪过了一丝讶异而已,他知道这个李以成是在追求张漓,只不过这种事在他看来与他无关,所以也懒得去管。

李以成见张漓对他露出生气的样子,忙陪笑道:“哪里的话,我只是来开城府办一点事情,刚才在外面看到你们进了这里,便过来的打个招呼的。”

“哼,你心中打什么主意,我还不明白吗,李以成,我也不多说什么,你自己最好明白,不要惹我生气,否则我会把你打成猪头。”张漓没好气的道,声音在些冷淡,同时这话也是想向方羽表明。自己与李以成这一伙人可是划清了界线的。

方羽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道:“既然来了,就请坐下吧,晚上的开城府也没什么去处,只好让张小姐为我们带个路,到此处听人唱个歌儿什么的,打发一下时间。”

“哼,不知这位大宋来的朋友。到我高丽所为何事。”李发成虽然惧于大宋的名头,不敢对方羽怎么样,但对方羽敌视的态度还是很强烈地。

“没什么,来此做个小本生意而已。过两天就回去,要再来,也得等明春开春了之后。”方羽过来也是想看一看高丽现在的状况,以及是否可以订立共同抗辽的外交关系。

李以成进来就是为了不让方羽与张漓有进一步的关系的。既然方羽叫他坐下了,他也就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几名女子进来送上了水果点心后又出去了,这个时候。张漓才接上话头道:“怎么,方羽大哥不再这里多游玩几日的,走的这么匆忙做什么。”

“哪里。我方大哥还有一大堆地事要做。可不象某些人整天闲的没事做。”不等方羽说什么。温苇云已经先接上了话头,她对张漓可不喜欢。语气中满是讽刺的味道。

对于温苇云的阴阳怪气地语气,张漓听了心中多少有一些不高兴,为了给方羽留下一个好印象,张漓多少也要装一点乖乖女的样子,所以对于温苇云的话虽然心中有些恼怒,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对着方羽笑道:“那,不知方羽大哥做的是什么事啊。”

李以成见张漓对自己不理不睬地,心中也很不是滋味,看着方羽,心想这个宋人有什么好的,看你张漓在人家面前一个浪样,也不知道羞耻,老子若非瞧在你家那一大笔财产的份上,才懒得理你这样一个男人婆哩,这时见方羽没有立该回答,李以成便道:“我看这位方公子大概是出来游玩的吧,却不知是大宋那一位大员地公子。”

“我是一个生意人,这一次也就是过来卖点儿皮货的,你们二位到了这翠微仙居,想在个什么样的姑娘相陪,尽管点好了,我请客。”方羽对于李以成这种小人物自是不会放在眼里,这一次带温苇云与杨排凤出来玩,也不想多生什么是非,所以对于张漓与李以成,既没去刻意结交,也没有断然地拒绝。

“哼,方羽大哥,你就知道骗人,你哪里是什么生意人来着,别欺负我不懂事,我一看就知道你地身份不简单,不肯说就不肯说,干吗要骗人来着。”张漓向着方羽撅起了她地小嘴,虽然是埋怨方羽的话,却说地天真烂漫,倒也有几份可爱。

方羽没说什么,老鸨带了几个姑娘进来,方羽他们有三个女子在,方羽与李以成自不能搂

仙居的姑娘干什么,只能让这些姑娘为众人弹唱了几

因为有了温苇云与杨排凤在自己的身旁,所以在翠微仙居中,方羽也待的没会意思,虽然张漓百般挑逗方羽,但方羽也只是喝了一点酒后,便带着温苇云与杨排凤回了客栈,那李以成也住进了这家客栈,自是生怕方羽受不了诱惑,与张漓发生点什么。

方羽自然知道李以成的心思,心中只是暗自好笑了一下,也没去在意什么,拥着温苇云与杨排凤进了一个房间,让张漓站在外面好一阵瞠目结舌,只道方羽他喜欢玩小相公的把戏,半夜里那**的声音,更是张漓吓得一夜未睡,第二天,天色一亮,张漓便迫不及待的离去了,让醒来后找不到张漓的李以成傻了半天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张漓的离去,倒是趁了温苇云的心,方羽自是无所谓,与安三等人联系上后,随安三去见了几个在高丽经商的大宋商人,只是商人的地位在高丽同样很低,是没办法把方羽引见给高丽的高层官员的,不过他们也给方羽提供了一些消息,比如这段时期,高丽与辽国走的很近,似乎处在蜜月期,想来方羽想要与高丽结成同盟,还是有很大的困难的。

方羽只得暂时将这事放下,与温苇云她们安心游览高丽的风景。

今年的雪下得比较晚,汴梁城在一夜之间便成了白色的世界。

近来,刘太后总觉得精力大不如前,有许多的事都懒得管了,见赵祯日渐长大,便将手中的权力交了一部分给赵祯,一些不大的事让赵祯自己去处理。

感觉到精力似乎在衰退,这让刘太后的心中有些恐慌,她害怕自己真的老了,害怕自己的容貌也随之衰退,这让她在无事之时,更加的会想起方羽,想起那一段时间里那种心跳的感觉,对于方羽现在的一些消息,她也更加的关注着,虽然从消息上来说,方羽如今可说得上是拥兵自重了,在草原上拥有几万骑兵,也可说得上是一方霸主了,若是从前,对于方羽的这种拥兵自重,刘太后是绝不会允许的,必会想个办法拖一下方羽的后腿,只不过现在的刘太后,已经无法象从前一样为了赵家的江山而不择手段,毕竟赵祯不是她的亲儿子,方羽虽然说不上是她的什么人,但她的一份心思,已经是更多的放在了方羽的身上。

郭槐这两年没有什么让他很操心的事,心宽之下,这身体就发起福来,比之一年前胖了不少,没其它事的时候,郭槐一般都会待在刘太后的身边,免得有别的太监在刘太后和身边得到了向上爬的机会。

刘太后抱了一个手炉,坐在一张椅子上,看了一眼旁边的郭槐,这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家伙,这两年不但不见老,反现时越发的显得年青了,刘太后收回自己的目光,道:“郭槐,这两天哀家没有去上朝,情况怎么样了。”

“娘娘,这两天朝中倒没什么大事,只是皇上他想给与在草原上的方大人送去一些物资,不过这个提议没有通过,大多数的朝臣都反对这样做,便是八王爷也在反对之列。”郭槐低眉顺眼的用不大的声音将早朝的事向刘太后禀报了。

“哦,那个八王爷不是一直都支持方羽的吗,现在怎么变卦了。”刘太后好奇的问道。

“娘娘,这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如今方大人手中拥有的兵力太强大了吗,那八王爷如今也很赞同丁谓的说法,认为再给与方大人资助的话,只会让方大人的实力越来越强,最终养虎为患。”郭槐微微的撇了一下嘴,在政治上来说,郭槐是站在方羽一边的,因为他从方羽的手里得了不少的好处,而且两人在利益上又没有冲突,所以这个时候,他倒是有些为方羽抱不平,当然,郭槐心里也更清楚刘太后的心思,自然在这个时候向刘太后示好。

“嗯,这么说来,那个赵德芳是与丁谓走到一起去了。”刘太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望着大殿的门外,轻轻的说了一句。

郭槐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这一句话,抿了一下嘴,正要说什么时,大殿的门外匆匆的走进一个人来,郭槐看了,不禁皱了一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