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八五章 一纸虚盟下

第一百八五章 一纸虚盟(下)

巴丹族在草原上算是一个大族,族中近一年来飞速发展,吞并了好几个小部落,现有可战之士近三万人,族长客纳兰也因此意气风发,野心渐起,虽然与另一个与他巴丹族实力差不多的部落有了些磨擦,可并不影响客纳兰的愉快心情。

一大早的,客纳兰醒过来之后,恋恋不舍的从女人身上爬了起来,带了一批随从出了巴丹族的营地,迎接呼伦城的使者塔尔根,双方见面后,仿如多年的朋友一般,热情的相互问候,客纳兰将塔尔根迎入了自己的大帐,备下了酒宴,盛情款待塔尔根。

一杯见面酒下肚之后,塔尔根放下酒杯,脸带笑容的道:“尊敬的客纳兰头人,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打交道,但我看的出客纳兰头人你是一个爽快的人,我呢,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直跟你说了吧,我们两家去岁订有同盟协定,这一次我来,是奉我家方大人之命,希望贵部族出兵协助我们攻打嘞喀族,至于客纳兰头人你有什么要求,我家方大人说了,一定会尽力满足你们的,在战利品上,也将由你们先行挑选。”

“呵,呵,塔尔根勇士,对于出兵一事,我族会考虑的,只是我方有什么要求,做为同盟的朋友,我希望塔尔根勇士你能说俱体一点。”客纳兰笑了笑,试探性的道。

“哦,尊敬的客纳兰头人,要不这样吧。我说一个方案,此次攻打嘞喀族所得的战利品,女人,小孩,牛羊这些东西都归你们,我方只要求马匹,因为我呼伦城与大宋建立了商贸往来,对方要求尽可能多地马匹,是以我家方大人只要求所有马匹归我方所得。你看,客纳兰头人,你觉得怎么样。”塔尔根沉吟了一下,微笑着道。

“这个。塔尔根勇士,这样的分配方案,我巴丹族倒是可以接受的,只是马匹由你们全部拿走的话。这么跟你说了吧,塔尔根勇士,我巴丹族最近打了几场仗,马匹的损耗也是很大的。你看,能否给我族留下一点马匹。”塔尔根所说的,早已让客纳兰心动。不过本着人心不足。能够多要一点还是多要一点的好。客纳兰向塔尔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嗯,尊敬地客纳兰头人。这个,对于你所提出的要求,我看这样吧,所获得的马匹,分与你方两成如何。”塔尔根再一次的沉吟了好一阵子,才似万般无奈地模样道。

“呵,呵,塔尔根勇士,那么,我将如何配合你们的行动。”客纳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心情大好,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在这次的行动上,并不需要贵部族投入太多地兵力,我方这次来了七万人,其中六万人将与不苏族的一万人马合做,对付嘞喀族的五万人马,剩余的一万人与你族合作,扫荡嘞喀族地营地,将所有的战利品带走,尊敬的客纳兰头人,这样地安排你认为如何。”塔尔根这一次没有沉吟,把行动地方案说了出来。

客纳兰一听并不需要他们巴丹族担当主力,只是去袭击一个没有了守护战士地嘞喀族营地,心中深觉满意,忙点头应承道:“那好,既然你们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听你们的安排好了,行动什么时候开始。”

“根据我方得到地情报,今夜晚,嘞喀族会袭击不苏族的营地,所以,客纳兰头人,你准备好,今夜与我方一齐去扫荡嘞喀族的营地吧,让我们,尊敬的客纳兰头人,为我们明天所将要举办的庆祝宴会而干杯吧。”塔尔根微笑着举起酒杯,向客纳兰敬酒。

客纳兰哈哈一笑,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道:“说的好,为我们的胜利干杯。”

这客纳兰没有理由不高兴,嘞喀族的财富是他巴丹族的两倍多,而他只要稍微的出一点儿力就可以得到这巨大的财富,怎能让他不高兴,不过,这客纳兰尽管很高兴,却没有忘记与塔尔根签下白纸黑字的书面协定,双方商讨了一下细节之后,便很快的把这个协定签下来了,随后双方再一次的举杯互相敬酒,以表达双方的友好关系。

塔尔根在酒宴之后并没有立既离去,而是醉的一塌糊涂,只得在巴丹族住了下来,那客纳兰在离席之后,意气风发的迅速招集了手下二

,派了自己的两个弟弟带领着队伍向嘞喀族的营地出

看着二万人马渐渐走远,客纳兰的笑容一直没有停下来,他仿佛看到这二万人马带着无数的牛羊,女人与小孩回来,而在大帐内睡着的塔尔根听到马蹄渐远的声音,忽的睁开眼来,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是夜,巴丹族的营地也下起了小雨。

一匹战马打了个响鼻,在小雨中不耐烦的轻踏了几下蹄子,马上之人看着远方,似乎在家等待着什么,他的身后,是一万五千骑的战士,静立在夜雨中,如同一排排的兵马俑。

嗒,嗒声在小雨中传来,一匹快马飞速的穿出夜幕,跑到了那队伍之前的那人面前,翻身下马道:“报,展将军,嘞喀族的军队距离不苏族的营地已剩十里路了。”

“嗯,很好,你先下去休息吧。”马上之人正是展昭,听到禀报之后微微点了一下头。

展昭继续遥望着远方,雨淋在他的脸上,弯延着流下,不多一会儿,又一匹快马奔来,向他禀报道:“报,展将军,巴丹族两万人马距离嘞喀族营地只剩十五里路。”

“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展昭的双眉抖动了一下,向那人点了一下头道。

大军静立在雨中,又如此的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再一次的跑来一匹快,马上之人到了展昭面前,下马禀报道:“报,展将军,嘞喀族的军队距离不苏族只有五里路了。”

“很好,你再辛苦一趟,往报雷将军,就说此处我们已经动手。”展昭双眉一抖,浑身杀气陡现,面无表情的吩咐那人道。

那人应承了一声,翻身上马,飞奔而去,展昭一挥手中的兵刃,大声的道:“我呼伦城勇敢的战士们,你们建立功勋的时候来了,今夜一战之后,你们将成为这个草原上的主人,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随我杀敌人去。”

雨夜之中,一万五千的人马齐齐的吼了一声,让天地都为之震动,在展昭手中的兵刃划下之后,向前奔腾而去,仿如一只出柙的洪荒猛兽,向着猎物扑去。

纳拉松抹了下脸上的雨水,看着前方隐在黑夜之中的不苏部落的营地,心中暗暗咒一几声这鬼天气,同时又把乌兰浪的十八代祖宗给骂了个遍,原本纳拉松以为,只要自己的一句话,那个乌兰浪就该乖乖的举族向他投降才是,哪知这个乌兰浪竟然不知进退,悍然拒绝了自己向他招降的好意,想到这里,纳拉松心中更加的恼怒,下定决心,抓到那个乌兰浪后,非得好好的折磨他一番不可。

纳拉松这一次带了四万人马出来,欲要一举踏平不苏部落,四万匹马的马蹄声震天撼地,仿如是一场小型的地震一般,又似一股山洪一样,向着不苏部落的营地冲去。

这个时候,乌兰浪也没有睡,在得到纳拉松要他投降的来言后,乌兰浪的心情便一直处在紧张之中,整个的不苏族在夜里也是披挂整齐,等待着作战的命令,他也曾想过向嘞喀族投降,只是那巴林左布对他许下的种种好处又让他砰然心动,舍不得就这么降了,更想到呼伦城的七万大军已快到了,自己若是降了嘞喀族后,那呼伦城的军队再把嘞喀族又灭了的话,自己也同样要遭殃,这让乌兰浪的心中不断的徘徊时,又不断的把希望寄托在呼伦城的军队能够早一点儿到来上,他知道自己这是一场赌博,赌羸了的话,他乌兰浪就可以得到巨大的好处,输了的话,他不苏族很可能从此以后在草原上消失。

当震天撼地的马蹄声传入乌兰浪的耳朵中时,他的脸色变得惨白,心中的念头疯狂的转动着,在投降与拚死一战间不断的摇摆,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了,也越来越响了,这让乌兰浪的脸色也越来越变得惨白。

一个人有些慌乱的冲入了他的大帐,结结巴巴的道:“头,头人,不,不好了,那嘞喀族的人杀过来了,我们怎么办?”

乌兰浪看了那人一眼,轻哼了一声,咬了咬牙走出了自己的大帐。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八五章??一纸虚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