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八六章 连场大战上

第一百八六章 连场大战(上)

乌兰浪的心中在剧烈的挣扎着,降与不降间,他实在是拿不定主意,眼听着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响,向大帐外走着的乌兰浪知道自己是该下决定的时候了,抬头望着雨丝不断的夜空,乌兰浪长呼了一口气,大喝一声道:“来人啊,立既给我集合。”

不苏族的战士因为时刻都处在备战中,此时乌兰浪的一声大喝,便让这些人很快的聚集到了他的身边,随着乌兰浪在不苏族的营地外摆下了阵势,纳拉松见不苏族已经有了准备,知道是偷袭不成了,不由得冷哼一声,正要下令强行攻击,那乌兰浪大声的喊道:“纳拉松头人,我不苏族与你们嘞喀族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你这次要带兵夜袭我不苏族。”

“乌兰浪,本汗几日前便下了通知与你,让你的不苏部落加入本汗的嘞喀族,为何几天来一直都置若罔闻,如此的藐视本汗,说不得,本汗只好亲自来问一问你了。”纳拉松怪笑两声,大手一挥,下令攻击,此时他的四万人马已经兵临不苏族,岂能与不苏族善罢甘休,四万人马在他的号令下,象流落的山洪一般冲向了乌兰浪他们。

看着对方的大军撕破了夜雨的黑幕,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乌兰浪的心更加的狂跳起来,整个的人却似浸在了冷水中,被那迎面扑来的杀伐之气压的似乎透不过气来,乌兰浪终于幽幽的叹息一声。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再不投降,不苏族就要完了,那呼伦城给他再多再大地好处也是享受不到的,当下长吸了一口气,正要向对手投降,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虽不是地动山摇,在这黑夜中却是压过了数万匹马蹄的声音。

乌兰浪微微愣了一下,旋既听到从嘞喀族军队的两翼传来震天的杀声。那嘞喀族军队的阵形也向两边分开,不再是向乌兰浪他们这边冲来,看到这种情况,乌兰浪明白过来。是那呼伦城的军队到了,想到呼伦城那边许与他的好处,乌兰浪地心再一次的活跃了起来,大吼一声道:“不苏族的勇士们。呼伦城的七万大军已经来支援我们了,大家拿来起手中地兵刃,随我一起把这些可恶的嘞喀部落的家伙消灭掉。”

乌兰浪的一句话,让原本毫无斗志地不苏族战士迅速的充满了斗志。嘞喀族虽然实力强大,让人害怕,可是呼伦城的实力更加强大。有着这样一个强援。不苏族的人又怎会再怕那嘞喀族地人。当下里呐喊了一声,随着乌兰浪向着对方的队伍冲杀了过去。

纳拉松听到那一声巨响。心中便有一个不好的感觉,立时想到自己是不是中了别人地埋伏,在自己队伍地两翼传来厮杀声后,纳拉松更觉得自己是中了对方地埋伏,连忙传下命令,整个队伍两翼分开,同时后队向后方的两翼反向展开,意图来个反包抄,将对方地埋伏破解,不过这个时候,乌兰浪却是看准了时机,带领着手下的一万不苏族战士冲了过来,让纳拉松对他恨这入骨。

那一声炮响,正是展昭他们发出的进攻信号,徐庆,白玉堂听到炮响之后,各带着手下的一万五千战士杀了出来,而展昭带着自己的手下向嘞喀族的后面冲杀了过来,三支队伍仍旧采用游击的方式,并不与对方接触,而是不断的游走,向着天空抛射箭支,射完一轮箭后,不等对方冲过来,徐庆与白玉堂的队伍已经整齐的呼啸而去,围着不苏族营地的外围而行,那嘞喀族被展昭他们的一轮箭雨射杀了两千来人,这会儿怎肯善罢甘休了,自是从后急追,不知不觉间,嘞喀族的战士把不苏族的营地给包围了起来,徐庆与白玉堂的两支队伍这时迅速的收拢成两个方阵,与嘞喀族的人对射起来,双方的弓箭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徐庆,白玉堂他们的队伍在训练上强过对方,加上他们身上与马匹的身上都穿有双层的牛皮甲,在对射中因此占尽上风。

另一边的展昭也在抛射了一轮箭雨后立既撤离,与对方兜起了***,双方打打跑跑,弄得嘞喀族的追兵是怒火难渲,痛骂不已,与不苏族的战士绞杀在一起的嘞喀族战士剩下不到一万人,这一方的战场上被不苏族占尽了上风,气得纳拉松怒吼不已,心中把乌兰浪恨的入骨,而另一方的乌兰浪见自己这边占尽上风,心中却是高兴无比,仿佛巴林左布对他许下的那些马匹牛羊已经就在他眼前一般,纳拉松心知这样下

办法,便思量着是否退兵,见展昭那一方的战场尽在将这一批人马招了过来对付不苏族。

展昭见嘞喀族的战士跑了回去,便停下了队伍,任由对方离开,展昭手下一名偏将见展昭没有下令追击,有些好奇的问道:“展将军,我们为何不追击。”

“呵,呵,不用急,让他们先打一阵子好了,可不能胡乱的消耗了我们的战士。”展昭笑了一下,望着远处的战场,只不过黑夜之中,什么也瞧不见,唯有一片厮杀之声。

那一万嘞喀族战士的回援,让不苏族这一块的战场形式迅速的反转过来,一时之间,这些嘞喀族的战士把怒火全都发泄到了这些不苏族的人头上,杀得不苏族节节败退,乌兰浪见此情景,心生不妙的感觉,想要收拢队伍突出重围与展昭他们汇合。

展昭等了一会儿之后,再一次的领兵向对方杀了过去,只不过在射了一轮箭雨之后,一声炮响,展昭带着自己的队伍迅速离去,与雷惊他们会合去,远处的徐庆与白玉堂听到那一声炮响之后,也立既带兵离去,迅速的消失在黑夜的雨幕之中。

乌兰浪也听到了那一声炮响,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更盛,可这个时候,他已是进退两难,越来越多的嘞喀族战士出现,让乌兰浪心中忽的明白,呼伦城的军队在刚才的那一声炮响中撤离了,虽然这时乌兰浪想要向纳拉松投降,可是气昏了头的纳拉松把怒火都发泄到了不苏族的头上,下达了血屠不苏族的命令,到了这种境地,乌兰浪自是明白了上了巴林左布的大当,那许下的天大好处,根本就是引诱他们不苏族去送死的,自知难以活命的乌兰浪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几百人族中战士,忍不住破口大骂巴林左布与方羽的卑鄙无耻,只不过他再怎么骂,都已经于事无补了,最后时刻,乌兰浪仰长叹一声,一刀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那纳拉松兀自还不解恨,让人用马蹄把乌兰浪的尸体踩的稀烂,随后将不苏族的男丁杀得精光,在天亮之际,纳拉松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自己的手下竟然死了近一万四千人,这其中大部分人都是死在了与不苏族的近战中,这让心痛不已的纳拉松只能把乌兰浪的那些个妻女压在自己的身下虐待了一番。

临近中午之际,一匹快马跑来,给纳拉松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让纳拉松气得差点儿昏死过去。

话说巴丹族的族长客纳兰的两个弟弟带着两万人马与雷惊的一万人马会合后,向着嘞喀族的营地扑去,一路上,那两个客纳兰的弟弟心中不禁浮想连翩,各自想着等下踏平了嘞喀族的营地后,怎样弄几个纳拉松的女人玩一玩,要说巴丹族虽也是地个大族,但现在的实力却是比嘞喀族差的远了,族中漂亮的女人也是远没有嘞喀族的多,而且基本上都是属于客纳兰的女人,他们这两个做弟弟的可没有份,所以这一次出来对付嘞喀族,为了抢到漂亮的女人,这两兄弟可是憋足了劲了。

客纳兰的两个弟弟的名字分别叫库图,诺产恩,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草原勇士,却也都有把子力气,与雷惊会合后,见雷惊长得貌不惊人,很普通的一个人,又是大宋的汉人,便有些瞧不起雷惊,虽然说方羽这个汉人的名字在草原上已经是如日中天,成为一个传奇,但库图与诺产恩还是有些习惯性的认为汉人不是打仗的料,是以两人与雷惊打过了一个招呼后,便各自带着自己的人马当先而行,把雷惊与他的手下甩在了后面。

雷惊在后面望着库图他们远去的方向,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一名他的手下见雷惊露出一个似乎很诡异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缩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心想这位雷将军怎的笑的这般阴险,看来有谁要倒霉了。

库图与诺产恩倒也不是太莽状之人,在临近了嘞喀族的营地后,还是派出了手下的探哨前往打听了一下消息,在得知了嘞喀族的营地真的只剩下一万来战士守营后,两人相视的看了对方一眼,尽皆露出一个贪婪的笑容,库图大手一挥,道:“动手吧。”

两万巴丹族的战士如同露出了獠牙的恶狼,向着嘞喀族的营地冲去。大宋之杀猪状元 正文 第一百八六章 连场大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