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八七章 连场大战下

第一百八七章 连场大战(下)

看到巴丹族的库图和诺产恩领着手下向嘞喀族的营地杀去,雷惊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阴险,雷惊手下一个将领见雷惊按兵不动,不由得问道:“雷将军,那巴丹族的已经杀进去了,我们为何还不动手。”

“别急,这嘞喀族留守的人员好歹也有一万多人,我们没得必要去消耗自己的兵力,等他们打上一阵子再说,要知道我们后面的事情还多着哩,这个仗有得你们打的。”雷惊笑了笑,想起方羽与公孙策他们定下的计策,主旨就是少消耗自己的实力,以期尽快的统一草原,当然,雷惊也是希望能早点结束这里的事情的,他也想回家乡去看一看哩。

那名将领见雷惊这么一说,心中恍然大悟,想起当时听说这次抢到的东西大部分要归巴丹族所得,那时众人的心里可是不痛快的很,如今他自是明白,原来上头已经定下了计策,在算计着那巴丹族,当下心中一高兴,也不再多说话,隔着夜雨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嘞喀族营地的那个方向,心中想象着他们双方杀得你死我活的场景。

却说那库图与诺产恩偷袭嘞喀族的营地还是很成功的,如今的嘞喀族已经是草原上的一方霸主,一般来说是没有人敢来对付他们的,所以晚上安排的值守战士不是很多,当库图与诺产恩的两万人马冲进去后,虽然这些值守的嘞喀族战士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抵抗,但奈何来的人实是多了一点,这些嘞喀族战士的并没能抵挡多久,便被对方攻破了防线,而其他的嘞喀族战士从梦中醒来后,很多人都没来得及跨上战马,战场几乎成了一面倒的形式,留守此处的那名嘞喀族头目,见情况不妙。立马派人去给纳拉松报信,守在营外的雷惊他们虽然察觉了对方派出去求援的人,却没有拦阻,任这些人离去。

库图与诺产恩看到自己一方占尽上风,高兴的有些忘乎所以,看那雷惊领着人迟迟没有过来,心中微微有一些不满,不过更多地是瞧不起雷惊他们。只道雷惊他们是胆小鬼,两人心里各自想着等下杀光了嘞喀族的留守人员后,怎样从这些胆小鬼的手中多要一点好处。

如果说不苏族的营地被嘞喀族杀成了人间地狱的话,那么现在的嘞喀族营地也同样是被巴丹族的战刀杀成了人间地狱。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显示着一个个生命地结束,在细细的夜雨中传出很远,雷惊听到喊杀声渐渐的小了,知道战争已经接近尾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平静地道:“大家听好了,我们也进去吧。”

正杀的性起的库图与诺产恩见雷惊这个时候才进来,心中自是很不满意,各自低哼了一声。也不理搭进来了的雷惊,对于他们的神情,雷惊哪会在意,让一部分手下清扫嘞喀族最后的留守战士,同时让另一部分手下收集马匹,库图与诺产恩见雷惊让人收集马匹,想起先前心中的打算。当下也忙着吩咐一部分手下去收集马匹,摆事明了想要在协议的规定内多得一些战利品,雷惊的脸上依旧是带着微微的笑容,并没有说什么。

这嘞喀族地营地还有大约六万匹马,最后的结果是双方各自收集到了大约三万匹马。雷惊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手下战士押着这三万匹马迅速离去,库图与诺产恩见雷惊他们带着三万匹马离去,各自朝着雷惊离去的方向呸了口痰,转回头来,库图狠狠的下了道命令。把嘞喀族中高于车轮的男子全都斩杀了,然后押着嘞喀族所有的财产,浩浩荡荡的离去。

纳拉松接到求援人员地报告,气得差点昏了过去,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率了四万人出来,竟然会有人趁机打自己老巢的主意,当下也顾不得刚到手的不苏族的东西了,尽起剩下的两万六千战士向自己地老巢嘞喀族营地赶去。

那库图与诺产恩这一次偷袭嘞喀族的营地也损失了三千战士,不过得到了嘞喀族如此庞大的财产,却是极为值得的,由于东西实在是太多,这行程自然就走不快了,他们可不象雷惊,带着的只不过是三万匹马匹,都是跑的快地家伙,在天亮的时候便与展昭,徐庆,白玉堂他们汇合了。

库图与诺产恩一路上有些得意洋洋的,想到协议

匹本是二,八分成的,如今自己二人却弄了一半的数个胆小的宋人却是没敢吭一句,二人在心里蔑视雷惊的同时,心中又想着回去后自己的族长大哥该会怎样的夸奖自己二人。

库图摸了摸怀中抱着的美人儿,心中美滋滋的,这个女人是纳拉松的宠姬,把玩起来就是够味,若非为了早点儿回到自己的巴丹族,库图真想就地把这个娇媚的女子正法了,那诺产恩的心情与库图也是差不多的,只不过他心里想的更多,回到族里后,如何留下自己看中的女人,这一点让他绞尽了脑汁。

由于速度太慢,走了一天也只是走了一半多点的路程,库图二人怕夜长了有事,便连夜继续赶路,今夜的天气很好,月明星稀的,让他们依稀可以辩认回去的路线,只不过这么明亮的月光,同样也给纳拉松他们带来了方便。

纳拉松回到了嘞喀族的营地后,见到眼前的惨景,气得一口血再也忍不住的吐了出来,当下大声的吼着,发誓要以同样的手段血洗巴丹族,同时,为了夺回嘞喀族的财产,率领着手下自库图他们的身后猛追。

在半夜时分,纳拉松他们终于追上了库图他们的队伍,仇人见面,自是分外的眼红,纳拉松也不顾一路上追赶的疲惫,向库图他们发起了进攻,两万六千名怀着仇恨的嘞喀族战士象一群发了疯的牛一样,向着库图他们冲杀了过去。

库图与诺产恩也不是很傻的人,早在听到震天撼地的马蹄声后,便已发觉情况有些不妙,当下派了两个人回巴丹族的营地搬救兵去,同时摆好了阵势等着对方冲过来。

说来双方都是参与了一场大战后没有好好休息过的,在个人的战力上来说可谓是相当,只不过纳拉松的人多了近一万,所以战斗开始后,纳拉松一方是占了上风,那些嘞喀族的女人与小孩见自己族中的战士过来救他们了,便趁着双方绞杀在一起时,纷纷逃走。

这个时候,库图见嘞喀族还有这么多的战士追了杀过来,心中也隐约有些明白自己这些人是中了呼伦城人的奸计了,那呼伦城的人这是故意放了嘞喀族这么多的战士过来,目的就是要用嘞喀族的力量消耗掉巴丹族的实力,库图与诺产恩心中大骂呼伦城的人都是卑鄙无耻之辈,只不过他们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眼前的局势。

库图他们斩杀了那么多嘞喀族的男子,这一个仇恨,那已是无论如何也化不开了的,这个时候,只有与嘞喀族的人拚命,将嘞喀族的人杀光了才行,双方加起来四万多人,在月光下疯狂的厮杀在一起,这场面,让那天上的月光也似乎染上了血红的颜色。

在这方战场的远处,展昭一行人脸上带着微笑,倾听着这里的厮杀声,不断的有探子往来汇报,将战场上的情况带了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上的情况也越来越惨烈,不过展昭,徐庆,白玉堂等人的笑容却是越来越轻松了。

纳拉松虽然人数上占了上风,可要轻易的消灭库图他们也是不可能的,双方绞杀了两个来时辰后,天色也渐渐的开始变亮了,再说那边巴丹族的营地内,客纳兰得到库图求援的消息后,没敢作半点停留,将族中还有的一万余战士招集了起来,前来救援库图他们,只不过这路上一来一去,时间长了点儿,等客纳兰赶到的时候,这时的战场已接近尾声,那诺产恩早死在了乱刀之下,只有那库图还带着人在顽抗,见此情景,客纳兰已经无法多想什么,就算明白了是中了方羽与塔尔根的计策,也是没得办法的了,客纳兰却是不知,在他领着人离开后不久,那睡在巴丹族营地的塔尔根让人送出了消息,等候了很久的牛可能与他的马匪军们跑了来,兵不血刃的接管了巴丹族的营地。

客纳兰带着一万余战士的加入,让双方的战斗持来了起来,这个时候,由于先前纳拉松占尽上风,在消灭了近一万七千的巴丹族战士后,自身的损失只有一万来人,如今客纳兰的的到来,在人数上而言,还是纳拉松的多。双方到了这个时候,只能是不死不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