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八八章 回宋

第一百八八章 回宋

巴丹族与嘞喀族的战斗进入了最后的尾声,心怀大恨的嘞喀族暴发了最强的战斗力,打得客纳兰落荒而逃,当客纳兰带着剩下的四千人逃到了他的巴丹族营地后,等到来的是牛可能的一万马匪军对他们的迎头痛击,客纳兰也死在了乱箭之中。

纳拉松也没有因为这场胜利而落得好结果,展昭他们的五万大军轻松的将嘞喀族最后的残余人员杀了个干净,这连场的战斗,展昭他们只付出了几千人的伤亡,却顺利的得到了嘞喀族,巴丹族,不苏族的女人,小孩,马匹,牛羊等大量的财物,同时也扫除了草原上能与呼伦城争夺草原霸主的势力,数万大军押着这些战利品回到呼伦城时,整个的呼伦城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方羽也大方的举行了一场庆祝。

辽国对于方羽所取得的胜利,只能是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加紧了与党项人的联系,耶律隆绪把李德明的女儿纳入了自己的后宫,封为贵妃,又挑了一个辽国王爷的女儿嫁给了李德明的儿子李元昊,双方结成了一个联盟,耶律隆绪给李德明送去了大量的兵刃,并表示愿意就党项人建国一事提供更多的帮助。

李德明也得知了方羽在辽国北地一系列的胜利,知道辽国现在急需要摆脱大宋对他们的压力,好挪出兵力对付方羽,在这种情况下,李德明的心思也有一些活络了,自然向辽国大要好处。虽然算不得狮子大开口,却也把耶律隆绪气得够呛,在铁瓦银安殿中大骂不已。

方羽这一边,大军休整了两个月后,再一次地出发,开始扫荡草原上剩余的势力,这个时候,那些在草原上旅游了几个月的大宋传旨团的成员们,带着一脸的疲惫回到了呼伦城。方羽看到自己的这一手势力已经在草原上站稳了脚,便也想回去看看赵萱他们,将事情托付给了公孙策,欧阳春这些人后。带着温苇云,杨排凤,库都,以及两百名特战士。同来传旨的那些人一起踏上了归程。

方羽他们所走的道路是经过高丽坐船回大宋,经过安三,黑子的安排,众人搭上了一条回大宋地商船。自大宋的澄州上岸,在海上,库都与那两百名特战士因为从没有坐过船。一路上可是吐的虚脱。上了岸后。休整了三天才继续往汴梁走。

树头上几只麻雀在叽喳的叫着,坐在窗边地赵萱看着那几只麻雀。轻叹了一口气,她每日坐在窗前,凝想着方羽,这已成为她的一种习惯,快两年的时光了,却总不见方羽的身影,这让赵萱整个地人消瘦了不少,相思这种滋味,既甜又苦,一旦相思上,那是让人欲罢不能,有时候,赵萱倒有点羡慕梅落雪,每日里打理着方家若大的产业,忙的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赵萱也曾想过让自己找点事情忙碌,却总是提不起精神。

几个小女孩子飞快的从前院跑了过来,边跑边欢喜地叫道:“萱姐姐,快,快,方羽哥哥回来了,方羽哥哥回家来了。”

赵萱的全身震动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几个小女孩子跑到了窗前,那几张因兴奋而胀地通红地小脸,让赵萱地眼泪在一瞬间流了下来,道:“他,真的来了。”

“萱儿,我回来了。”一个温和地声音在赵萱的耳边响起,在赵萱的泪眼中,出现了方羽的身影,还是那样的一袭白衣,沾着微微的霜尘。

赵萱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力气,顺着椅子爬上了窗台,向着方羽跳了过去:“相公!”

方羽见她爬上了窗台,大吃了一惊,飞身闪了过去,将从窗台上跳下来的赵萱抱入了怀中,忍不住的责备她,道:“萱儿,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多危险啊。”

赵萱将自己的脸贴在方羽的胸前,幸福的道:“哪里危险了,不是有相公你在吗。”

方羽被这话弄的不知该笑还是该生气,只得搂着赵萱在她的脸上亲了亲,道:“好了,看你,还象个小孩子似的,以后做了娘怎么办。”

旁边那些个小女孩子见到方羽两人亲密的情形,一个个也不知避开,反而围着嘻嘻笑了起来,赵萱被这些小女孩子笑的心中大羞,轻

了方羽几下,道:“都是你,害得我被她们取笑,难了。”

“喂,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敢笑,当心我把你们都找个婆家嫁了出去。”方羽见到赵萱,心情大好,便也同那些小女孩子开起玩笑来。

那几个小女孩子却是胆大的很,一个挺漂亮的小女孩子皱了皱自己的琼鼻,道:“哥哥你才不会呢,萱姐姐说你是个好人,哪会做那么坏的事。”

“让你们嫁人怎就成了坏事呢。”方羽有点哑然,心想什么时候男婚女嫁也成了坏事了。

“那还不坏啊,我们虽没有萱姐姐漂亮,但也都还算长得可以吧,哥哥你可不能象其它的坏男人那样把我们送人了。”另一个小女孩子接过了话头说道。

方羽听了不禁一笑,道:“嫁人哪能是送给人了呢,那是给你们找个相公,以后谁不听话了,就把她嫁了。”

“知道了,哥哥你就别打这主意了。”几个小女孩子听到方羽这么一说,笑着跑开了,一个跑到了内院的门口时,还不忘了对方羽说上这么一句。

赵萱偎在方羽的怀中,嗤嗤的笑着,方羽看着她因兴奋而变得红艳的脸,笑道:“你笑什么,看这些小丫头,胆子一个个可真大,以后还真没有几个男人敢娶她们。”

“怕什么,这几年收养的这些孩子可是男多女少,到时候只怕那些男孩儿还要为这些女孩子打架呢。”赵萱仰起脸,痴看着方羽。

“他们敢,这些小家伙们敢这样不顾兄弟之间的情义的话,我打烂他们的屁股。”方羽有些霸道的说了一句,便要搂着赵萱回房间,转过脸看到梅落雪静静的立在一旁,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看着方羽他们。

“落雪,你也过来吧,让相公也抱一抱你。”赵萱向梅落雪招了招手,梅落雪却没有动,看着方羽,等着方羽的表示。

“如果,我不惹你讨厌的话,那就快过来吧。”方羽看着梅落雪,这女子更多了一种成熟的风韵,象熟透的水蜜桃一般分外的诱人。

梅落雪走了过来,没有与赵萱争夺方羽的怀抱,只是轻挽着方羽的胳膊,随了方羽入了赵萱的房中,方羽将赵萱放在了**,复又抱起梅落雪,道:“你怎么不说话。”

梅落雪依然没有说话,伸手搂住了方羽,将自己的香唇送到了方羽的嘴边,美人的投怀送抱,方羽哪会拒绝,两人热烈的缠绵起来,看得旁边的赵萱两眼春水汪汪的。

方羽看的出来的与自己纠缠着,说明了她心中对自己的感情,好一会儿,两人才分开,梅落雪的眼中,满是浓浓的情意,看着温香软玉的怀中佳人,方羽的心中一荡,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与眼前的两个女子温存,将梅落雪放在了**,道:“你们两个在这自己把衣服脱了,我去把苇云与凤儿叫来。”

赵萱白了方羽一眼,道:“美的你了,你这个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们姐妹几个。”

梅落雪笑了笑,终于道:“相公你快去吧,大姐的衣服归我来脱了。”

“好啊,落雪,你竟敢出卖我,看我怎么惩罚你。”赵萱说着,扑到梅落雪的身上,去脱她的衣服,方羽看到她们闹在一起,笑着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方羽带着温苇云与杨排凤走了进来,另入了脱衣的队伍中,一时之间,满屋的春色难以关住,远远的,方家大院的人都听到赵萱房中传来的嘻闹声,众人不由得想着里面的春色无边,俱是对方羽羡慕不已。

衣物渐渐的少了,四个女子身上无限的春光映入了方羽的眼中,让方羽觉得室内的温度似乎是升高了,全身都有些热,久别重逢,胜似新婚,因为这种久别的兴奋,让方羽第一次荒唐了起来,先将赵萱搂在了身下。

屋内响起春的呻吟,可有人欢喜有人忧,大宋的皇宫内,刘太后正在听着一个人的汇报,秀眉轻轻的皱着,仿如一缕化不开的轻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