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八九章 推倒太后上

第一百八九章 推倒太后(上)

秋风是离人的叹息,秋风也是相思人的轻愁。

刘太后慵懒的的斜靠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大殿外的天空,似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郭槐站在刘太后的身旁,手里拿着一个章折递到了刘太后的面前,道:“娘娘,这是八王爷送来的折子,还请娘娘过目。”

“哼,又是那件事么,这赵德芳是不是老糊涂了,总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刘太后没有接过那个折子,有些不高兴的道。

“娘娘,这件事情,那八王爷也是为了这大宋的江山着想,虽然方大人对娘娘与皇上是忠心耿耿的,但他如今所拥有的实力,已经让某些人感到害怕与嫉妒了,估摸着八王爷也是被那些人说动了心思,才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的。”郭槐一般是很少议论政事的,不过这次是有关于方羽的,平日里方家没少给了他的好处,自然在关键时刻要为方羽说说话。

“方羽能有什么实力,只不过在辽国的北方聚集了几个野蛮人的部落而已,他这样对抗辽国,还不是为了大宋的安危着想,也不知这些人是不是太闲着了没事慌的,在这件事上揪着不放,就算那边的实力大又如何,隔着辽国与高丽,再大的土地与势力也不是我们大宋能掌握的,除非能够灭了辽国才行,只不过这种好事,无非也就赵德芳的幻想罢了,辽国的实力他赵德芳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大宋能稍占了上风。也是要弄得大宋民不聊生的,如今有了方羽在北方消耗一些辽国地实力,本是一件大好事,却让这些人弄得一个个象是在为那些辽国人考虑一样,也不知耶律隆绪给了他们什么好处。”刘太后这话说的有些赌气,她心里也明白八王爷这些人是为了大宋的赵家着想,希望把方羽手中的势力收了,一来壮大大宋的实力,二来将有可能成气候的方羽这股势力灭在幼小之时。若是换了别人,刘太后自然是任由八王爷这些人了,只是现在这事是方羽,刘太后在不知不觉中站到了方羽的一边。

“娘娘说的是。方大人虽说手中有了几万的野蛮人手下,但与带甲百万地辽国相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娘娘这么一说。小的倒是觉得这些人真是有些居心叵测了。”郭槐对于刘太后倒是很忠心的,他知道自己的权力来源于刘太后,刘太后有势力,他也就有势力。若是那些人把刘太后地势力架空了,他郭槐也就跟着倒霉,对于方羽与刘太后之间的事情。他郭槐是很清楚了的。在他想来。方羽的势力,实际上就是刘太后背后地势力。凭着方羽与刘太后之间的那种暧昧感情,郭槐相信,方羽实力越大,刘太后在朝中的地位就越是安稳。

刘太后自然不知这时候郭槐心中所打的小算盘,见郭槐站在自己地一边,对他自是较满意,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些人确是有些居心叵测,为来为去,还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有哪个是真心为了大宋考虑地,若是方羽能够实力再大些,将那辽国真个地拖垮了,那才是真地对大宋有着千般的好处呢。”

“是啊,娘娘高瞻远瞩,岂是这些人所能比地,可叹这些人为自己的一己私利,置我大宋的真正利益而不顾,实是有些过份了。”郭槐顺着刘太后的意思道,对于他来说,方羽总是给他的好处不断,比之那些大臣,在郭槐的心中,方羽才是他的朋友。

“嗯,是了,方羽既已回来,皇上那边可曾下旨招见他了。”刘太后沉默了一下,问道。

“娘娘,你也明白,皇上与方大人之间的交情,自然早就下了圣旨如见,这会儿,估计着已经在皇上那边了。”郭槐做为皇宫中的总管,对皇宫内的事自然是很清楚的。

“那好,你去皇上那儿看看,如果方羽在那儿的话,你让他来见哀家吧。”刘太后出神的望着大殿之外,好一阵子,才叹息了一声对郭槐道。

“好的,娘娘。”郭槐向刘太后行了个礼退了出去,前往皇帝赵祯之处。

轻愁在眉宇间,本是铁腕女子的刘太后,这个时候,也如一般的小女子般,为了一份难言的心事而对着秋风叹息,没有人真正明白她的心事,就算是她身边的郭槐也不会真正的明白,郭槐只是一个太监,能够明白刘太后与方羽之间那些不寻常的暧昧就已经不错了,他哪能明白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滋味。

能与性格上,是一个守成的君王,对于与方羽的友情实意的,这个时候的赵祯虽然长大了不少,但做为一个皇帝的心机还没有在他的心中扎下根来,还有着少年的热血与赤诚,所以当得知方羽回了汴梁城后,便迫不及待的下旨召见了方羽。

两人已经快两年没见面了,但男人之间的友情,有时候犹如醇酒一般,不会因为时间的原因而淡化,赵祯虽然在现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方羽,不过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想要看一看方羽,这两年赵祯自是有了很大的变化的,不过对于对刘太后的孝顺,以及与方羽之间的结义兄弟之情,赵祯却是没有变的,当方羽到后,赵祯屏退了左右,与方羽叙起了兄弟之情,看到赵祯内心深处的这一点赤诚,方羽也有些感动,将自己两年来的经历说给了赵祯听,并将自己的一些打算也告诉了赵祯,当赵祯听到方羽手下已有十万野蛮人战士的时候,心中也为方羽高兴,当赵祯听到听到方羽已安排展昭他们在统一草原后,将帮助大宋夺回燕云十六州时,心中更是高兴,这可是大宋王朝几代皇帝的梦想了,赵祯哪能不高兴。

方羽在回大宋的路上,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想到自己已经把历史搅的乱七八糟了,干脆下定了决心,对大宋的现状也来个改革,加大大宋的商业与工业的发展速度,至于历史上王安石的那些变法,方羽觉得没必要,大宋的的文明已发展到这种程度,需要的不是如何改变国内的阶级矛盾,而是象历史上的西方一样,将这些矛盾转向国外,积累起原始的资本,虽然这种资本很血腥,但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方羽认为别人流再多的血也是应该的。

赵祯还年青,对于新的事物还是很容易接受的,方羽所提出的提高工商业者的地位,制定一些工商业法规,以此促进大宋的经济,赵祯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还是决定按照方羽所说的去做,这件事情最大的阻碍就是儒家对于商人的敌视与蔑视,想要提高工商业者的地位可是不容易,不过比起去侵犯地主集团的利益而遭到的反抗却又是要小得多了,虽然现在的工商业者的实力还很不大,但方羽相信,顺应着历史的潮流,在自己的推动下,不但大宋会加快出现资本主义的萌芽,而且最重要的是将会出现火器,改变战争的形式,消除掉草原上的威胁。

与方羽的一席话,赵祯那一颗少年的心又热血沸腾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大宋的军队南征北讨,打遍了天下,更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后宫中满是从各国俘虏来的公主,想到开心处,赵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当既按照方羽的意思,下旨将范仲淹,包拯等几个方羽所说的忠臣找到京城来,以便进行工商业的改革。

两人正说的高兴时,郭槐走了来,拜见了赵祯之后,向方羽传达了刘太后的旨意,听到刘太后的召见,方羽微微愣了一下,心中浮起那个高贵而美艳的身影来,方羽心里轻轻叹息了一下,两年前的一些事情在方羽的脑海中一件一件的掠过,赵祯见方羽出神的模样,心中也微微有些奇怪,不过赵祯并没有去深究,外面关于方羽与刘太后的传闻,赵祯是不知道的,因为没有人敢在赵祯的面前说起此事,赵祯也就自然不会想到方羽与刘太后之间的那种暧昧,再者赵祯也是一个极孝顺的人,当下也没说什么,放方羽与郭槐一起离去。

刘太后所住的地方还是与两年前一样,看着眼前的旧景,跟在郭槐身后的方羽心中自是有了更多的感慨,这里面的宫女与小太监也还是两年前的,见了方羽,自是认识,纷纷与方羽打过招呼,方羽性子虽冷淡,但在对人上却是最平易近人的,这些个宫女太监对方羽自然也就多有一份好感。

宫门在秋风中有些萧凉,仿如与人的心境一般,方羽也仿佛感觉到这两年刘太后也过的似乎并不开心,宫门的前面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女子静静的看着走过来的方羽,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高贵中带着一种温柔。

看到这个女子,方羽仿佛有一种错觉,好似自己的萱儿站在自家的大门等着他的归来。方羽笑了笑,向着那个女子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