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90章 推倒太后(中)

第一百九十章 推倒太后(中)

一如当年那个白衣少年,脸上多了一点北地留下的风霜,刘太后的心中颤动了一下,有着千般不同的滋味涌上心头,她悠悠的叹息了一声,不知说什么好。

“你还好么?”方羽走到了她的面前,不由的问了一句,好似朋友,又好似情人之间的问候,这声音里的温柔,让刘太后的心中再一次的颤动了一下。

方羽也不知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问候刘太后,但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是高高在上太后,而是一个需要男人呵护的女子,雍容艳丽的风姿,带上了一个多愁女子的清减,方羽想到了从前的种种,想到了刘太后当初对他的纵容,以一国太后之尊,容忍着他方羽的种种不敬的行为,那一缕暧昧的情素,在不知不觉间,方羽的心中有了她的印象,事隔两年后,这种印象,在方羽的心中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多了一份男人对女人的怜惜。

一个深宫的女子,一个在寂寞中独自挣扎的女子,方羽明白那一种寂寞所产生的痛苦,尽管刘太后是一国的太后,但一个人的诸多感情被压抑着,在某一些方面来说,她又何尝不是一个可怜人,人只看见她眼前富贵荣华的风光,有几个会在意到她的寂寞深深。

“不好,你明知道我过的不好,为什么还要这样问。”刘太后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少女时代,看着近在眼前地方羽。她很想就此扑入他的怀中,但她是一国太后,有着一国的尊严,她不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失了态,强忍着心中的悸动,脸上带着一丝微微的笑容,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回答了方羽。

尽管刘太后用了自己最平静的声音,但方羽还是看出了刘太后的神情中带着娇嗔,方羽从来就没有把刘太后当成高高在上地女人看。经历了两年的草原生活后,方羽更不会把刘太后当成不可侵犯的女人,草原上那种抢掠女子的行径,让方羽多少也释放出了一些男人地本性。越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越是男人喜欢征服的对象,只不过方羽并不明白自己的心,所以对于刘太后那种娇嗔地神情。方羽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好,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内心中竟然接受了她的那种娇嗔。

“这两年来,我被那耶律隆绪赶到了草原上,因不忍心随我去的那一千大宋士兵送命。被逼着对那辽国地军队进行反击,每次战斗过后,总不免想起在大宋时的种种。这次回来见到娘娘与从前一样。心中很是高兴。同时感谢娘娘当初对我散慢性子的宽容。”方羽微微弯腰向刘太后行了个礼,一如当初在刘太后面前地态度。

刘太后没有做声。返身往大殿内走去,郭槐是鬼眼精灵地人,知道刘太后与方羽久别重逢,定有许多地话要说,很识趣的把宫女太监们都带了出来,郭槐忠心地不是大宋这个朝庭,而是刘太后这个人,虽然知道刘太后与方羽单独相处,瓜田李下,难免有些嫌疑,但郭槐还是决心为刘太后制造机会,讨得刘太后的欢心。

对于郭槐的识趣,刘太后是很满意的,见郭槐在大殿的门外亲自把守着,刘太后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刘太后回望着方羽,轻声的道:“方羽,这两年你在那辽国的北地过的还好么。”

“嗯,还行吧,虽然那种地方苦寒了一些,对我来说却也算不错的了。”方羽笑了笑,他以前吃过的苦头多着,在草原上的日子对他来说并不算苦。

“哼,那是当然了,你在那里也抢了不少的女子供你玩乐吧。”刘太后白了方羽一眼,有些娇嗔的说道,那一抹带着女子醋意的风情,让方羽的神情微微一怔。

方羽苦笑了一下,他自是明白刘太后对自己的那种暧昧的感情,这时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国的太后,只是一个对着情郎撒娇的女子,方羽本能的为自己分辩道:“我可没有去抢女人,在草原上的风俗,或许你也听说过,可我真的没有去抢过女人,那些都是一些投靠过来的部落送的。”

“那还不是一样,在那里有了那么多的女人供你玩乐,只怕快乐的不愿意回来吧。”刘太后转过身,不再看着方羽,一如一个小女子一般,似是对方羽很生气的模样。

方羽看着刘太后神情,叹了一下气道:“那种地方,哪能有什么美丽的女子,比起大宋来

远了,我又怎会快乐的不想回来。”

“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那么多的女人就会没几个漂亮的女人。”刘太后不信的回过身,看着方羽的眼睛问道。

“这种事情,骗你做什么,北方的风沙大,对人的皮肤伤害也大,一般来说,很少有我们大宋这边皮肤细腻的,一个女人的皮肤不好,这相貌又哪会好到哪里去。”方羽看着眼前的刘太后,那种小女人的模样,实在让他无法相信眼前是个掌着一国大权的太后,倒更似自己身边的一个女人,不由得为她解释道。

“那你说,我这样的模样,好不好看?”刘太后说完这句话,脸上不禁红了起来,她也知道自己这句话说的太出格,可她终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方羽不知自己该怎么样回答,如果说她好看,那等于是自己接受了她的感情暗示,如果说她不好看,又会伤了这个对自己有着一份情意的女人,方羽沉默了一下,道:“要说你的容貌,自是属于国色天香的了,天下能与你相比的,还真没有几个。”

“真的?”刘太后看着方羽,脸上带着难以自禁的喜悦。

“当然是真的。”方羽点了点头,肯定的回答道,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还是对,但他不想伤害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一些是因为怜香惜玉,有一些,方羽自己也不明白,他心中隐隐有一种冲动,把这样的一个女子拥入怀中,是一种男人的享受。

“嗯,那你抱一抱我好不好。”刘太后自己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一把抱住了方羽,将脸靠在了方羽的胸前,她只觉得自己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自己再也不想他离开自己,很想偎在他的怀中,向他撒一撒女人的娇气。

看着自己怀中无比温柔的女子,很难想象她是一国铁腕的女强人,一个掌握着大宋权力的太后,在这样一个时代来说,方羽算不上花心,一个男人有着很多的女人,在大宋的士大夫阶层来说,那是一种让人羡慕并且赞赏的行为,方羽没有清高的把刘太后推开,而是在微微怔了一下之后,将她搂在了怀里,象刘太后这样的一个女人,没有多少男人愿意拒绝她,她那国色天香的容貌,那那高高在上的地位,都是一个男人想征服的好对象。

方羽是一个性子很清冷的人,刘太后原本还担心自己唐突的行为会遭到他的拒绝,当方羽双手搂住了她后,一种莫明的喜悦仿如一道电流一般传遍了她的全身,让她激动的微微颤抖了一阵,这个时候,她忽然有一点儿明白了,幸福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话对我说么。”刘太后轻轻问道,很温柔很温柔的样子,仿佛是怕惊醒了自己的梦境一般。

“嗯,你让我说什么呢,你不怕以后天下人对你的嘲笑么。”方羽应了一声,想着自己若是与太后真个的到了一起,历史将会怎样的评说。

“你怕了吗,你若怕了,离开就是,我绝不会怪你。”刘太后仰起脸问道,她本身是一个性子坚强的女子,认定了事,往往是百折不回。

“我有什么好害怕的,我是一个男人,能有什么好让我害怕的,只怕反而因为这件事,可能让我名彪青史了。”方羽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竟然还能想到历史的问题,是不是有些想的太多了,望着近在咫尽的美丽容颜,方羽原本那很淡定的心有些火热了起来。

“你不怕就好,我是太后,现在大宋的权力还在我的手中,谁敢对我们的事多嘴,我就把他满门都丢到琼州去开荒地。”刘太后温柔的偎在方羽的怀中,却很彪悍的说了一句,方羽听着她这样的话,只能是苦笑了一下,不过却也有些欣赏她这种敢爱敢恨的个性。

在大殿外吹着风的郭槐,很尽责的守着大殿的门口,虽然他听不到里面刘太后与方羽说些什么,但也明白这两个人的关系在分别两年后,会有更进一步的行为,对于这一些,郭槐倒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通过这件事,他将会得到一些什么样的好处。

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郭槐的视线中,让郭槐皱了一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