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九一章 推倒太后下

第一百九一章 推倒太后(下)

郭槐看到来人,心中很不高兴,这个是赵祯身边当红的太监江业,郭槐见他向这里走了过来,便上前拦住了他,尖细细的声音道:“江业,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哎哟,是郭总管啊,小的这是来为方大人送东西过来的。”江业倒是一脸的笑容,他知道郭槐心中对他有一肚子气,不过现在江业他在宫中的地位比郭槐低,自然只有笑脸相迎。

“好了,东西交给咱家吧,方大人正与太后娘娘有事呢。”郭槐毫不客气,从江业的怀中把东西抓了过来,打开盒子看了一下,是两支千年的长白山人参,明白这是方羽送给太后的礼物,这种东西,对皇家来说,也算是比较贵重的东西了。

江业一听郭槐的话,微微的怔了一下,以前对于方羽与刘太后之间的传闻也是听过一些,这时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初他还不得志时,方羽便对他不错,好处也没少给了他,所以江业在心里面来说,也是把方羽当自己一边的人的,方羽这一次入宫,带了四支千年的长白山人参过来,二支给赵祯,二支给刘太后的,先前与赵祯说的正投入,被刘太后传召后,一时之间忘在了赵祯那儿,赵祯便让江业送到刘太后这里来。

对于刘太后与方羽的事,江业可不敢有什么表示,连忙告辞了郭槐离去,郭槐看着江业的那副神情,轻轻地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守在大殿的门口。

大殿外发生的事,方羽与刘太后是不知道的,此时刘太后的眼波儿流转在方面军羽的身上,呼吸有些急促,大着胆子道:“你就这样光抱着我么。”

对于刘太后的暗示,方羽当然是心里明白的,闻着刘太后身上的香味儿,方羽地心神也有些恍忽,道:“那你说。该怎么做。”

两人之间既然揭开了那层面纱,后面的事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人世间的一些道德在欲望地面前显的有些苍白,刘太后脸上有如霞烧。轻声的道:“抱我到里面去吧。”

“你不后悔么?”方羽问道,看着怀中娇香软玉的女子,方羽心中地欲望也渐渐的高涨了起来,面对着一个绝色倾城的犹物。没有多少个男人会不愿与之一亲芳泽。

“嗯,你不后悔,我就不后悔。”刘太后点点头,娇柔的偎着方羽。一如一个普通地小女子般,此时,在方羽的面前。她再也不是一个太后。只是一个需要男人来怜惜的女人。

方羽没有再说话。有些事情是不用再要要来表达地,他将刘太后抱了起来。软软地,有些轻柔,大殿外地秋风依旧在吹着,刘太后的心中,却是春风荡漾着,方羽带着刘太后走向了后殿,这里,便是赵祯也不曾来过。

大红地凤床带着一点喜庆的味道,方羽将刘太后放在那张凤**,刘太后似是再也不愿等待,没有放脱方羽,而是将自己有香唇送到了方羽的嘴边,双唇相触,犹如一点火星点燃了干燥的草原,空守了十年寂寞的刘太后,在这一刻,浑然忘记了世间的一切,只想与方羽就这么着不再分开。

自己真的要与这个深宫寂寞的女子好吗,方羽在心里不由的问自己,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对眼前的这个女子只是有一种怜惜,有一种占有欲,却不是爱她,方羽知道自己有些坠落了,象其他的男人一样,喜欢上的只是刘太后这具动人的娇香软玉的胴体,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最终伤害到眼前这个女子的心,她是一国的太后,她注定了与自己只能是在暗中芶合,注定了两人之间的这件事永远不能曝光,当有一日,两人之间没有了漏*点时,是否可以平静的选择离开。

刘太后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想要眼前的这一刻欢娱,只想要眼前这个比她小的小男人对她好好的疼爱,她心里的漏*点,在这个时候,就象是一座火山,需要寻找一个喷发的口子,需要眼前这个男人把她狠狠的**,当唇分之际,刘太后嘤咛了一声,潮红的脸上挥散着诱人的香味,眼波如水一般:“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女人很**荡?”

刘太后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容于这个时代的,她可以不去管别人对她的看法,但她不能不去想方羽对她的看法,一如很多的女子在她的情郎面前,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怎么样会呢,在做女人方面,你是一个好

虽然你在政治上是有点儿不择手段,不过其它方面,不错的,至于**,这本就是人的天性,与道德没有多大的关系。”方羽中肯的说出了自己心里对她的评价,历史上的刘太后也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只是有些好权而已,当眼前的刘太后真实的在方羽的面前,让方羽觉得自己再一次的溶在了历史的云烟中,如梦似幻,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我一个弱女子,自己不强硬一点,不会保护着自己,在这深宫大院中,只怕早就成了别人的牺牲品。”刘太后听了方羽的回答,心中倒是很满意的。

“我并没有说你做错了什么,政治本身就是一个扭曲人性的东西,谁沾了谁就干净不了,你既然是太后,想要抽身也是不可能。”方羽点了点,没有多说什么。

“你既然知道,那就好好的怜惜我一次吧。”刘太后扭动了一下身子,有些诱惑的道。

方羽不想再去想什么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再多想也没有用,他伸出了手,解开了刘太后的衣襟,一双饱满玉润的笋峰出现在方羽的眼中,方羽用一只手不断的把玩着,看着那温香软玉在手中不断的变化着形状,心中也不禁有一点儿成就感,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手中的这个女子,可是大宋的太后,天下最有权势的女人,同时也是天下少有的绝色女人。

“方羽,喜欢吗?”刘太后低声的问道,含着一丝娇羞。

“嗯,喜欢。”方羽老实的回答道,这样美妙的地方,没有几个男人会不喜欢,这样绝美的温香软玉,对男人来说是上天赐与的一种恩德,如果不知道享受,那是辜负了天意。

“喜欢就好,方羽,我不想强迫你做什么,我只希望你是真心的喜欢我。”刘太后低吟着,那一偻柔情在感官的刺激下,变得更加强烈起来,让她的心中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放心好了,你虽然是太后,可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成了高高在上的女人,喜欢就是喜欢,你用权势也压迫不了我做什么不愿意的事情的。”方羽再一次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老实话,他不愿骗眼前这个对自己动了感情的女子,就算不能光明正大的往来,他也希望能够好好的怜惜她,让她得到一点人世间做女人的欢乐。

“嗯,就知道你是一个这样的人,当初好在是遇到的是我,要是别人,就冲你那种目无尊卑的态度,也会让人把你绞杀了。”看着方羽将自己的衣服退去,也不知怎么的,刘太后就觉得自己想好好的咬上方羽一口,但是当她真的咬住了方羽的手臂时,却是没能舍得真个咬下去,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微微的月牙印儿。

刘太后三十几岁的人,保养的却是很好,全身的肌肤依旧有如少女般那种吹弹得破的感觉,方羽的手在那玉门关前徘徊着,引的刘太后越发的情动,双腿绞住了方羽,想要与方羽融为一体,她在深宫十几年,只有真宗皇帝这样一个文弱的男人,在男女之事上,远没有方羽的经验多,被方羽逗弄身心全都失守,只望方羽能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她。

方羽气定神闲的看着娇喘嘘嘘的刘太后,因为情动,她全身肌肤都透着一种动人的玫瑰红,微微的香汗,更是有如一种**,刺激着方羽的感官,眼中带着哀求的神色,这种哀求,更是增加了她那媚人的魅力。

玉门关前,春风化雨,方羽再一次见识到了刘太后这个女子强势的一面,两人在水到渠成的结合后,方羽花了好大的精力才降伏了这个在深宫中寂寞了十几年的女子,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成熟的女人,也同样有着少女所没有的优势。

刘太后真正的知道了一个女人的幸福是什么,她感觉着自己象是在天空中漫游,被方羽带着她在幸福的飞翔,她紧紧抱着方羽,不想让方羽再离开自己,在这种幸福的疲倦中,刘太后渐渐的沉入了梦乡,梦里的情景有如桃花源,让刘太后在睡梦中也带着微笑。

郭槐站在大殿的门口,看着大殿内空空的景象,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么,郭槐无聊的想到,等待了许久,终于有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