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九六章 与刘太后的一席话

第一百九六章 与刘太后的一席话

李氏见二人的神情,自是明白怎么回事,知道自己问错了话,便道:“你们在这等一等吧,我去与住持交代一下。”

方羽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道:“行,我们就在这等等好了。”

赵萱见李氏离开了,低低的声音对方羽道:“相公,对不起。”

方羽自然自是知道赵萱话中指的是什么,微笑了一下道:“傻萱儿,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这事情不关你们的事,再说我们还年青,以后的机会多着呢。”

“嗯,相公说的对,我一定不会让相公失望的。”赵萱偎在方羽的怀中,眼中是浓浓的柔情,在诸女当中,方羽对她最好,赵萱心里自然是很清楚的。

两人说着一些悄悄话,方羽在赵萱的面前,总是会被她的柔情所感化,变成一个普通而又温和的丈夫,库都离得方羽他们较远,他虽是一个憨人,可看到方羽二人的神情,他也知道要装做没有看见,眼睛望着别处。

过了好一阵子,李氏带着陈林过来,这陈林先前出去有事了,所以方羽他们开头没有见着,李氏向那云山庵的主持说明了一下,只说是自己的女儿女婿要接自己回家,方羽向云山庵捐了一笔钱,那主持心中自是大喜,在李氏与方羽他们离开时,送了好长一段的路程。

众人一路上无话,七,八天后顺利的回到了汴梁城。

第二天,方羽去见了刘太后一面,这刘太后自与方羽好上后,越来越有些离不开方羽,这十几天没见。自是要与方羽好好温存一番,对于与方羽在一起,刘太后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矛盾的,一方面她觉得自己离不开方羽,一方面,她又担心有一天自己与方羽在一起的事被天下人知道后,自己该如何面对。

方羽对于与刘太后在一起,他地心里到没有什么压力,毕竟来说,他是一个男的。在这方面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的东西存在,虽然他对刘太后不可能象对赵萱那样的宠着,不过在这个时代来说,方羽还是属于很温柔的一种男人,他的这种温柔,让刘太后这种在深宫寂寞了十来年的女人找到了一种心灵的寄托,明知道两人在一起不是一件好事,刘太后还是沉溺在这种刺激的情感中。

每一次的相会,郭槐都成了他们地守门人,可怜郭槐一个堂堂的皇宫大总管。成了方羽偷情的的望风人,好在方羽这人大方。郭槐又是那种喜欢金钱的人,看到方羽给他的钱,郭槐心中什么怨言也没有了,有了郭槐望风,刘太后的胆子也大了不少,一般的那宫女太监虽然猜测方羽与刘太后二人在宫似是没干什么好事,但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没有见到实际上的情况,他们这些人也不敢胡乱的嚼舌头。

今天方羽来刘太后这里,与往常一样。二人欢好了之后,方羽没有象平时一样离去,而是温存了一会儿之后,对刘太后道:“过个两年。皇上他就要亲政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羽,你也知道。自从有了你,我对那朝中地事已经越来越不感兴趣了,祯儿能早点亲政,也是一件好事,以后,我想,我想好好与你在一起,你说,行么?”刘太后在别人面前绝对是个女强人,可是在方羽面前,却只是一个温柔的小女人而已,这也是方羽对她很满意地地方,对于征服一个这样强势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有一种成就感。

“你真的舍得眼前的富贵跟着我么。”方羽笑了笑,问道。

“你说呢,我是那种一心只想富贵的人么,以前那是没有遇见你,现在我有了你,那些个东西又算的什么。”刘太后这话说的,只怕没有几个男人会不感动的。

方羽亲了刘太后一下,道:“那好,你愿意跟我到草原上去么,如果你愿意,我想,我们才能真正的在一起了。”

“到草原上去,羽,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想到草原上自立。”刘太后毕竟是一个玩过政治的人,方羽这一句话,她很敏感地想到方羽是想到草原上自立为王。

“这要看你的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到草原上自立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不希望我这样做,等灭了辽国与党项人后,我们就找个地方隐居去,你说怎么样?”方羽没有说出自己

正的想法,试探的问道。

“羽,你事说地太突然了,让我多想想吧,不过,你放心好了,你真要怎么做,我也不会阻拦你的。”刘太后是个聪明的女人,不过女人外向,现在她地心中只有方羽,很多的事情都会为方羽着想,至于赵祯,终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而且赵祯是奶娘所带大的,刘太后与他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站在她现在的立场,她为方羽想的更多一些。

方羽之所以想要带走刘太后,一个是希望把这个与自己有了关系的女子带在自己的身边,他可不想做一个不用负责任的男人,另一个原因,就是李氏要与赵祯相认的话,刘太后在这里怎么办,让她又如何的自处,这时候见刘太后这么说,方羽也知道这事暂时是急不来的,当下道:“我听你的意见,有什么你只管说就是,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带你与萱儿她们一起,游览一下天下的风光,你知道么,天下大的很呢,除了我们汉人的文明之外,天下还有其他几个文明,有许多不错的风光,其实,我更想带着军队,把这些的地方都踩在我们汉人的脚下,让我们汉人的文明,传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去。”

“嗯,你说的是不是大食那些地方,那些胡人与蛮人的地方,能有什么好的。”刘太后慵懒的在方羽的怀中扭动了一下,有些撒娇的道。

刘太后这样一个女子,撒起娇来,自有一种与从不同的风情,方羽看的心中也是一热,感觉自己的下面又有了反应,抓了刘太后把,在她的娇笑声中道:“要说起来,大宋现在确实是天下最富有的地方,只不过大宋的富有却是建立在一个很脆弱的国家上,我说这些你也别生气,大宋的军事在战斗力上实在是太弱了,而大宋的旁边尽是虎视眈眈的野狼似的国家和民族,这些国家若是现在不趁机扫平的话,总有一天会摧毁大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你说的,我能不信吗,你这个人儿,以前那么的一副冷傲的模样,我还以为你对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哩,就算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你心中是不是真的有我,不过这些我都认了,你要做什么,我会尽量支持你,这样,你说,总可以了吧。”刘太后闻着方羽身上那种男人的气息,心中又是一阵情热,哪能静下心好好的想一下。

“呵,呵,那倒不需要,你难道认为我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吗。凭着我那草原上的十几万大军,我有把握打到很远的欧洲去,到时,让你看看那些金发,红发的白人,你说好不好。”方羽笑了笑,随口调笑道。

“那些个白色的人,我虽然没有见过,不过我也听说过,只是,羽,你应该知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你要是在草原上自立的话,你以后如何处理与大宋的关系?”刘太后终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心,毕竟,她刘氏一族在大宋可是有着不少的人,如果真的跟了方羽去草原,她那刘氏一族怎么办。

“你放心好了,皇上对我也不错,我不会与大宋怎么样的,最起码,我会让草原上的各个势力处在大宋的旗帜之下,尊大宋为宗国,你认为怎么样?”方羽倒没想过当皇帝,更主要的是,方羽不想与大宋为敌,那样可就是汉人打汉人,这种自相残杀的事,方羽是非常反感,他不希望因些而削弱了汉人的力量。

刘太后听方羽这样一说,心里到是放下了心来,这样一来,就不算是背叛大宋了,毕竟大宋对于那些蛮荒的地方是不感兴趣的,只要在名义上属于大宋,想必大宋的文武百官还是很高兴的,大宋在意的是面子问题,只要有面子,大宋哪怕到时候每年送一些钱给方羽也行,刘太后想到这里,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管你了,不过这事晚些时候再说好不好?”

方羽对这些事也并不着急,他更希望在造出了更好的火枪后再说,有了那种先进的武器,方羽觉得横扫天下也不是什么问题,两人又亲热了一阵,说了些其它的话,方羽才告辞离去,郭槐见他这么久才出来,忍不住做了一个他平时不会做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