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九七章 李元昊之死上

第一百九七章 李元昊之死(上)

郭槐见方羽走了出来,不自然的吁了一口气,迎上方羽,伸手拍了方羽的肩膀一下,挤了挤眉毛道:“方大人,你可出来了,咱家可在这风头里站了老半天了。”

要说郭槐平日里是不会对方羽说这话的,今日站在大殿外被冷风吹了半天,经他养尊处优的身子来说,确实是受了不少的罪,再说了,方羽在刘太后的眼中越来越红,与他郭槐的关系也似乎越来越好,自己外面受了这么多的罪,自是要在方羽的面前表上一表了。

“呵,呵,倒是累郭公公在外面久等了,这里有点酒钱,算我对郭公公的陪罪了。”方羽随手塞了一块玉佩给郭槐,对于郭槐这个人,方羽并不讨厌他,要说这人也没做太多的坏事,就是有些喜欢钱,要说了他一个太监,没有那种玩意儿,若是再不喜欢钱的话,他也不用在这个世上活了,人生没有一点爱好和追求怎么能成。

郭槐也没有客气,随手接过玉佩揣在袖中,道:“看你说的,方大人,你与咱家之间是什么交情,咱家吃这点儿苦头又算什么,方大人你这样,也是太客气了。”

“呵,呵,这我知道,今日我还有事,郭公公你先忙着,下回有空再聊。”方羽虽然不讨厌郭槐,但也不愿意与郭槐聊天,拱了一下手,当先离去。

郭槐见方羽走远,翻出那片玉佩,仔细的看了看,是一块上等的好玉,在手中掂了一下,心满意足的走入了大殿之中。

大宋的汴梁城内。一片详和繁荣地景象,在西北的延州城下,一场党项人与大宋军队的决战展开了。

经过大半年的大宋火枪营的打击,党项人的后援补给线被彻底的切断了,以往不可一世的党项骑兵,每一次与大宋的步兵作战时总是占尽上风,可是自从大宋的火枪营出现后,双方地遭遇彻底的改写了,如今已经拥有一万五千人的火枪队各营,成为了战场上的主力。打的党项人不但不敢出来抢掠,便是后方送上来的物资也基本上成为了送给大宋人的礼物,在火枪的面前,同等数量的党项骑兵根本不堪一击,党项人的总兵力有限,想要在押送粮草上投入太大地兵力是不可能的,在这半年中,党项为此损失地人员高达十余万,虽然不是党项人的正规军,但对党项的打击却是很大。

望着城下的宋军。李元昊的心中长长的叹息了一下,曾几何时。在西北纵横不败的党项骑兵竟然变的如些不堪一击,当初李元昊率着手下以奇袭攻下了大宋的延州城后,那时的他是何等地风光,那时,立国当皇帝,只道从此自己可以开创一个强大的国家,可是没想到,时间没有过得多久,大宋竟然出现了这种威力极大的武器,从而改变了整个的战争方式。

“我主万岁。宋国地军队这是要与我们决战了。”野利乞是李元昊的亲信手下,看着大宋围在城下的军队,有些忧心仲仲地道。

李元昊不是没有想过早一点儿撤离延州城,只是等他明白大宋的火枪厉害的时候已经晚了。如果离开了城墙的保护,他手下的这十万儿郎在大宋的枪口下只怕没有多少人能逃得性命,李元昊在心底叹息了一下。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道:“军中还有多少粮草?”

野利乞见李元昊没有说自己提出的那个话题,而是问起粮草的事,这事并不归他野利乞管,不过野利乞还是回答道:“我主万岁,应该还有三日的粮草。”

“宋军这是在等我们的粮草耗尽后出城与他们决战,他们有了那种火枪,最希望的就是我们出这个城了,没有了掩护,我们出去就会有很大的伤亡,野利乞,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安全的撤走。”李元昊虽然说的轻松,但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军队一旦离开了城,能逃多少还真是不好说。

“我主万岁,这事说起来,我军都是骑兵,要想撤走其实还是很好说的,只是有很多的东西我们不能带走了,还有,还有……”野利乞有些吞吞吐吐的道,眼睛看着李元昊,观察着他的表情,生怕一言不慎,惹了李元昊发怒。

最近一段时间来,李元昊的脾气越来越暴燥,很多人一不小心说错了话,

他一刀杀了,野利乞虽是他的亲信,但野利乞也不敢昊不会一刀把自己杀了,这李元昊轻哼了一声,看了野利乞一眼,道:“有什么话,说出来就是,你这个样子,让朕心里不痛快,野利乞,你与朕从小相识,难道这时候你心中另有了打算吗。”

“我主万岁,若想真个安全的撤走,须处损失一部分断后的人,我主万岁,只要回了我们的地盘上,以我军的骑兵战斗力来说,宋人是再也拿我们没有办法的。”野利乞知道现在李元昊性子变的多疑,一句话不合他的心,就会被他怀疑是不是有反叛他的心,自己刚才只不过停顿了一下,却被他怀疑,野利乞觉得自己先前就不该说话。

李元昊毫无表情的看了野利乞一眼,道:“回去了,回去了又能如何,我们如果没有宋人的那种火枪的话,迟早还是要吃败仗的,上一次野力哥让人送来的火枪,这么久了,那些铁匠到现在也没能打出几杆来,而且那威力也远远不如宋人的,还有那弹药,一天也做不出几粒来,可宋人却在源源不断的增加着大量的火枪,时日一久,这仗更是不用打了,便是辽国,朕看也是芨芨可危了。”

“我主万岁,这火枪造的少,是因为我们没有多少铁匠与工匠,至于造出来的火枪不如宋人的,应该是这些人的手艺不行,我主万岁,此番若是撤离后,当与辽国结成更紧密的联盟才是,那辽国的工匠不少,虽然比不得宋人多,若是我西夏与辽国紧密相联,还是可与宋国一争高下的。”野利乞这个时候不能不为李元昊出主意,虽然他从来就没有出过什么好主意,不过这个时候李元昊的内心之中,比他还要更加没有主意。

李元昊本是一个枭雄,不到最后的时刻是不会放弃的,虽然这一段时间被范仲淹所带的宋军压的死死的,更被那火枪的威力吓的够呛,但他并没有放弃垂死挣扎,这时听到野利乞一说,眼中微微一亮,道:“你说的不错,只是辽国如今似乎也不好过,北方的蛮族不断的搔扰着辽国的北方,已经丢失了大片的地方,若是那北方的蛮族与宋国勾结了起来怎么办?”

“我主万岁,正因为这样,辽国才会与我们真心的结盟呀,若是没有切肤之痛,辽国怎会与我们全心全意的在一起呢。”野利乞见李元昊的脸色似乎变好了一些,才放下了一点心来,心中暗暗对自己道,下次站在这李元昊的身边时,说什么也不乱开口了。

李元昊自然不知道野利乞心中所想的事,他这时心中已经做出一个决定,便把目光投向城下的宋军,只见城下刀枪林立,井然有序,当前的正是大宋如今正威风着的火枪营,五个方阵,估计是一万五千人的样子,枪口都对准了城墙之上,李元昊知道这火枪的厉害,躲在城垛之后,不敢把自己的上半身全都露了出来。

野利乞见李元昊把目光转向了城下,心中暗吁了一口气,悄悄擦拭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虚汗,也将目光转向了城墙之下,看着下面扑天盖地的大宋军队,旌旗招展,刀枪耀眼,心中不禁暗暗感叹了一下,想当初,宋军根本就不堪一击,可现在,反倒是党项百战出身的勇士变成了不堪一击,本来,自己跟着李元昊,还想搏个开国无勋的功绩与富贵,没想到这个西夏国刚刚才建立,就面临着灭国的命运。

城下的宋军开始走动起来,似乎要变动阵式,不过李元昊却是打定了主意,不管宋军怎么变,现在就是不出城与他们一战。

随着宋军的阵势改变,前面的宋军火枪营分成了两边,中间露出一条路来,三尊黑乎乎的大家伙缓缓的被宋军推上了前来,在距城墙一千五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离的有这么远,李元昊也不是看的很清楚,不过觉得这三尊东西很是奇怪,不由的问野利乞道:“那几个是什么东西,宋军想要干什么?”

野利乞也看到那三尊东西,他以前也没有见过,又如何的回答李元昊,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眼睛盯着那东西,想要看出个名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