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一百九九章 流言

第一百九九章 流言

一场寒流忽的袭卷了汴梁,使得街上清冷了不少,一个流言传遍了这个京城,如同这场寒流一样,让人感觉到整个的城中似有阴风阵阵。

这个流言来的突然,传播的速度却是极快,在两天之内几乎传遍了汴梁城,听到流言的人,有的皱眉,有的兴奋,有破口大骂无耻的卫道者,有羡慕流言当事人的风流人,流言的主角是方羽与刘太后,两人之间的关系被渲染的香艳而**邪,各种的版本在汴梁的城中满天飞,大有传出汴梁的势头。

对于流言,方羽自然已经听到,无论他在不在意流言的内容,但流言的本身所对他的攻击,让方羽很生气,一时之间,倒让方羽想不明白,这两年的时间,他已经是够低调的了,为什么还有人这样与他过不去。

流言中也有让方羽皱眉头的事,那就是不知道是哪个人,把当年刘太后与李氏之事也抖了出来,其内容,简直就是一本宫中血淋淋的斗争小说,对于这种事情,牵涉的太大,方羽不能不在意,心中想了想可能会散布这流言的人选,近来八王爷与方羽关系较好,两人在利益上勾结越来越多,所以,方羽想了想,把他排除在外了,这样一想,与方羽为敌的就是丁谓这个政治团体了。

公孙策没有在身边,这种事方羽也不可能找别人商量对策,赵萱,温苇云她们虽然从心腹地下人口中知道了一点。却不敢与方羽说什么,怕惹了方羽不高兴,方羽同样也怕与她们说起此事会让这几个女人心中不快,倒不是说方羽心中有什么羞愧,而是这种事,不管是有还是没有,做为妻子的,听了这种事后总是会有些不高兴的,所以方羽也没有与她们说起此事,而是入了宫中。与刘太后说了一下。

刘太后听了此事后心中是五味陈杂,她也不是一个不知羞的女人,只是欲望与情感这种事情,有时候不是理智可以决定的,她想与方羽在一起,虽然这样明知道不好,她还是忍不住想与方羽在一起,在宫中,这种传言刘太后是听不到的,没人敢与她说。现在猛的听到方羽这一说,心中虽然也有一些羞愧的意思,但更多的是一种伤感。

人生有一些事。不是权势与金钱就可以弥补的,刘太后没有想过要与方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只希望能够暗中与方羽做一对情人,现在这汴梁城中的流言,无疑是要毁了她这一点儿奢求,对于这毁了她这一点奢求的人,刘太后的心中又不禁涌起几丝的愤怒。在方羽说完后,刘太后并没有立既说什么,而是在想谁在这汴梁城中造的流言。

方羽把自己的怀疑说与了刘太后听,是希望刘太后能与他一起,拔除丁谓这些人的势力,只不过刘太后多少有一些政治头脑,想的事情更多,若是丁谓的势力倒台地话,那么晏殊与方羽这一方的势力就会独大。刘太后再怎么喜欢方羽,也不希望朝中的势力被一方独霸。方羽见刘太后地神情。也知她所顾虑的是什么,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便想告辞,刘太后也是一个聪明的人,见方羽脸上不快的表情,也知他心中在想什么,心中同样叹息了一声,身在皇家之中,权势之上,许多的事也是身不由己的,刘太后歉意的看了一眼方羽,这歉意地一眼,虽不说有着万种的风情,却也是温柔无限,以刘太后这样的强势女子,能有这种温柔的表情,其魅力更比一般和美丽女子来的更动人,方羽的心也被她这个表情拔动,心中一软,忽然有一种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感叹,无言的点了一点头,心中决定还是自己独自出手的好了。

两人暂时地抛弃眼前的事情,在刘太后地宫中温存了一番,不管怎么说,在方羽地眼中,刘太后算是跟了自己的女子,有了什么事情,还是自己这个做男人地去处理好了,随后方羽告别了刘太后,回了自己的家中。

对于流言的事情,赵祯也隐隐听到一些风声,当然,这些可不是太监宫女们敢告诉他的,而是赵祯从一些密探的消息中感觉出来的,密探倒没有专门说起此事,是在一些监视众大臣的汇报中附带着提到的,虽然这内容不是很多,却足以让赵祯皱起眉头。

密探原本是掌握在刘太后手中的,

太后懒得再管此事,便交给了赵祯,这一次的事情,听方羽所说,还不知外面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赵祯是个孝顺的人,他对方羽也是很有一份感情的人,但现在这两个他最亲近的人出了些事,不能不让他皱眉,更主要的是此事还隐隐牵涉到赵祯的生母一事。

对于十几年前李氏生怪胎一事,赵祯却是没听说过的,一直以来,刘太后都掌握着内宫的大权,有哪个宫女太监敢多事,所以赵祯一直把刘太后当自己的母亲,现在突然蹦出一个这样的流言,赵祯虽然没有起疑,心中却也是极不高兴的,不管刘太后与方羽有没有芶合一事,为了皇家的颜面,赵祯都必须得把这制造流言的人找出来,狠狠的镇压一番。

只不过赵祯没有想到是,方羽的手段比他快一些,也直接一些,那就是直接付诸与武力,虽然方羽已经很久没有做这种事了,但方羽喜欢这种直接的手段。

丁谓是一个很有政治手段的人,他喜欢用政治手段与阴谋对付他的对手,只不过他没有想到,方羽根本在意什么后果,会用这种直接的手段对付他,要说丁谓手底下也是有一些能人异士为他卖命的,做为一个官居高位的人,他身边的保卫人员也是很多的,一般来说,是没有多少人会敢来刺杀他。

方羽只带着库都来到了丁谓的府中,这一夜的天,月亮有些太明亮光些,不是一个做刺杀的好天气,不过方羽艺高人胆大,也没有在意这么多,以前他没有杀丁谓,是因为丁谓没有触怒到他的底线,如今丁谓做的这件事,实在是让方羽有些生气,虽然这件事是一件事实,方羽本身也没有在意自己的名声,但这事伤到了刘太后的名声,也多多少少的让赵萱,温苇云她们的心中不快,所以方羽不希望这件事情发展下去,变的不可收拾。

对于这流言的传播,不管是不是丁谓做的,方羽根本就懒得去求证,反正丁谓没少与他方羽做对了,铲除了他,方羽自己也可以省不少的心,大宋一些政治上的变革也容易得到施行,虽然方羽不打算做一个改革者,但一些必要的改革还是要做的,其中商人与工匠地位的提高,就是一个必要的改革,这一个改革,尽管不会触动到多少地主阶层的原本利益,但一些士子的顽固不化的观念,还是会对这种改革进行阻挠的,杀了丁谓,对于那些反对的士子,也是一个打击。

丁谓的府中守卫也是很严的,丁谓自己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不少人,难免会有仇人对他进行刺杀,所以他的府中不只是有不少的看家护卫,还请了不少的高手为他看家护院,保护他的生命安全,这些高手原本在江湖上也是有一些名气的,不过再有名气,也拒绝不了荣华富贵的诱惑,投入到他这个宰相的府中,虽没有品阶,却也胜过八品的县官。

不算一些二流子身手的人,在丁谓的府中,有七名身手在江湖上是一流的,平时一般都是跟着丁谓进出,保护他的安全,夜里之时,也是七人轮流带着其他的二,三流身手的人为丁谓守夜,一般来说,丁谓身边的保护可说是铁桶一般。

这七个人,武艺最好的是张卫,人称八臂夜叉,长的很丑,却有一手的好暗器功夫,手底下的其它武艺也不弱,第二个叫张发,是张卫的大哥,手中一把开山刀,那也是少有对手,第三,四,五人是许名,许可,许人,这是三兄弟,擅长合击之术,三杆长枪交织成的枪网几乎无人能破,只不过单打独斗的本事差了些,第六个是唐同,第七个是吴飞,这两人也是江湖中有名的大盗,被官府捕入狱中后,是丁谓救了他们一命,从此为丁谓卖命。

今夜轮到唐同,吴飞二人值夜,一直以来,都是太平无事,所以这二人今个值守时也没有太在意,守在丁谓的卧室门前的走廊下,无聊的说着一些闲话打以时间,自然,以这二人同为大盗的出身,一些话题那也是很有共同语言的,杀人,抢劫,玩女人,说的很欢。一声轻微的响动,方羽跳入了丁谓府中的大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