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00章 丁谓(上)

第二百章 丁谓(上)

吴飞虽然不在做大盗了,但心中最得意的却是自己那一段当大盗的时光,那时逍遥的日子,让吴飞常常回忆不已,他与唐同比较谈的来,因为同是当大盗的出身,不过唐同却不喜欢自己当年做大盗时的日子,他更喜欢,或者说更向往当官的,有权有势有女人,这才是唐同心中认为的理想,现在他当上丁谓的护卫,虽然也很威风,却终究不如那当官的来的风光,听得房中丁谓与一个歌姬正做着那快活的事,那发出的声音,让唐同的心中痒痒的,不禁横生许多的感慨。

唐同这样一个粗人武夫,自然不会象一个书生那样有着多愁善感的情绪,只是当官人的生活,实在是让人羡慕,吴飞也喜欢听那房中传出的那诱人的呻吟声,喜欢想像着那女人雪白娇嫩的身子,他与唐同贮立在走廊下,实是没有心思却别处巡逻,反正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在这里一边听着别人的呻吟声,一边两人低低的声音交谈着,打发着这值夜时的无聊。

方羽与库都两人跳入了丁谓的府中后,一路上将那些暗哨清除掉,由于一直没有发生过事情,所以这些暗哨也不尽心,有的胆大的躲在暗处睡着了,太平的日子过的太久,使得这些人失去了警惕性,却是方便了方羽他们,根据方羽事先调查好的情报,这丁谓府中的建筑与丁谓的生活习惯。方羽已经比较清楚,没废什么劲,方羽与库都便靠近了丁谓所在那间房屋,一方花墙地另一边,方羽听到了唐同与吴飞低低的说笑声。

方羽向库都打了一个手势,库都点了一下头,随后向那月形门走去,方羽则向另一边潜伏过去,这房子只有前开窗,三面都是封死的。想要进入里面,要么从正面进入,要么就破开屋顶进入,方羽选择了从屋顶进入,当方羽借助飞抓上了屋顶后,库都配合着方羽从正面现身,从月形门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吴飞与唐同的面前,也就在这时,方羽破开了屋顶进入屋中。

吴飞与唐同听到屋顶被破开的声音,都是愣了一下。正要冲进屋内,库都笑道:“嘿,你两个小兔崽子。你爷爷在这里呢。”

库都说着,手中的熟铜棍砸向了唐同,那吴飞担心里面的丁谓,大吼道:“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来了。”

吴飞一边吼着,一边撞门而入。只见**一男一女被一把刀穿透,钉死在**,吴飞心中一冷,知道大事不妙,慌忙上前去查看,在他低头的一瞬间,感到身下似有一丝杀气,吴飞以前也是刀头舔血出身的,对危险感觉比平常人强地多。刚才也是因为事出突然,一时慌了心神。这个时候。在危险来临时,本能的反应让他想闪身躲开。却只听到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随后脖子上一痛,吴飞在这一瞬间,发现自己全身已经不听自己的指挥了,吴飞嘴巴张了张,却没能发出声音,倒在了地上,意识渐渐离他而去。

外面的唐同眼见得一个高大雄壮的蒙面人举着一根特大的熟铜棍向他砸来,那快似奔马的速度,以及那棍头隐隐所带的风雷之声,让唐同心胆俱寒,唐同是一个江湖中的高手,但面对着库都这种惊人地力量,什么巧妙的招术都变的不好使,在绝对地力量与速度面前,唐同甚至连逃跑的动作都来不及做,只得咬牙硬架库都的熟铜棍,铛的一声,唐同这点儿力量哪能抗得住库都这个人形猛兽的力量,被库都一棍子砸碎了脑袋。

库都砸死了唐同,也不进屋去,只是一横手中的兵刃,守在了大门前,这个时候,丁谓的府中已经乱了起来,几条人影飞快地跑到了这个院落中,其中一人喝道:“来者何人,竟敢到这相府来刺杀相爷,且吃我张发一刀。”

来人一刀斩出,刀尖隐隐响着颤动的低鸣,其刀势极快,但见一片刀影,借着月色闪着夺人的寒光,库都却是记得方羽所说的话,不敢吭声说出自己的姓名,只管举起手中的熟铜棍砸了出去,这来者正是张发,他的武艺要比唐同高得一些,见库都手中的熟铜棍挟着风声向他砸来,也知眼前的蒙面大汉定是力大无比,不敢与库都硬碰,趁着手中地刀势没有走老,微微一闪身,躲开对方的风芒,一刀斜着削出,想凭着自己精练地武艺打败对方。

与方羽在一起后,虽然武艺上谈不上如何地精熟,却前那种只会力量的莽汉,棍头轻轻一挑,挡开了对方这一招,随手一招以棍当枪,棍头真刺在张卫地胸口上,这库都的力量何其的大,便是对方练了金钟罩也要被他这一下刺伤,张发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震,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撞了出去,身在空中,一口鲜血夹着碎了的内脏喷了出来,全身无力的向外抛飞出去。

“大哥。”张发的弟弟张卫惊呼一声,手中的十支金钱镖向着库都射了过去。

库都从前一直与野兽打交道,其对危险的感觉比之方羽还要强上一丝,那张卫的金钱镖一发出,库都就已经本能的躲了开去,也不停留,手中的熟铜棍直奔张卫而去,这库都见张卫用暗器,不禁骂道:“小兔崽子,兔孙子的,先吃你爷爷一棍。”

这库都虽然人高马大的,却是极为灵活,奔跑的动作又快,他这一棍仍是当枪使,在张卫手中拿出第二轮金钱镖时,这棍头已经到了他的胸前,张卫来不及发出手中的暗器,只得急忙躲开,但库都贴近他,又岂能让开脱开身,手中熟铜棍如影随行,沾着张卫不放。

屋内,方羽在一刀杀了**的两人时,便已经知道**的那个男人不是丁谓,那个人只是长得有些象丁谓而已,却比丁谓要来的年轻,这时有人撞门,方羽闪入暗影之中,趁那人分神之时出手一举扭断了对方的脖子,随手将尸体丢在地上。

外面打闹的声音传来,方羽却没有出去帮库都的忙,而是查找起这屋内是否有暗室,以方羽的经验,倒是很快找到了机关,在一声轻声中,里面射出三支利箭,这种玩意儿自是伤不到方羽,轻松闪过之后,方羽走入了那道门内,里面有三个人,一个男的,二个女人,那个男的正是丁谓。

“能够这样轻松到这里来的,大概只有你方羽了,我知道有这么一天的,只是一直不相信你这个被人称为大宋第一高手的人真的有这么厉害。”丁谓微微的笑了一下,慢慢的将衣服穿好,一派文雅的风度。

“我本不想来这里的,可你却硬是要逼我来这儿,若是不来的话,岂不让你看轻了。”方羽没有立既动手,看着眼前的丁谓,这个人很聪明,当年寇准也曾很欣赏他,收他为自己的学生,可是这个人,最终为权势,去将他的恩师给陷害了。

那两个女子很年轻,十六七的样子,很美,很动人,这个时候,却是吓得花容失色,惊恐的看着方羽,这个时候,方羽是没法同情她们的,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只听那丁谓道:“方羽,你这样杀了我,就不怕大宋的王法么?”

“那么,丁大人,你怕过大宋的王法么,你是一个读书人,皇上一般是不会杀了你的,可是,丁大人,你也别忘了,我也是一个读书人,皇上同样也不会轻易的治我的罪,就算有一天这事被查出来,你认为,你死了之后,还会有人为此为你鸣冤么。”方羽说这话的时候,心中不期然的想起了传说中的包公,或许世上没有公平的律法,百姓才会那么热爱宣扬一个包公的形象吧。

“你这是一个读书人做的事情么。“丁谓嘲讽的笑了笑,他也知道今夜是自己的大限了,想起自己从前的种种,丁谓忽然有些悔悟,也许,自己很多的事情,也不是一个读书人该做的事情吧,丁谓想起了他的恩师寇准,想起了自己在真宗面前陷害寇准的那些事。

“是不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做的事对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世上披着羊皮的狼很多,只要不被人发现,他就是一只羊,所以,有些事,不是老奸巨滑就可以了的,狐狸再狡猾,与虎相争时,它还是要输。”方羽慢慢的走到丁谓的面前。

“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丁谓抬头看着方羽。

“枪杆子里出政权,武力是阴谋最基本的保证。”方羽举起了手中的刀。

丁谓漠视着方羽手中的刀,他好象并没有害怕方羽会杀了他。

刀光,在烛影飘动中斩了出去,暗室内响起两声女子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