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01章 丁谓(下)

第二百零一章 丁谓(下)

丁谓叹息了一声,他知道方羽是不会放过他的。

外的库都长笑一声,道:“想躲么,看你往哪躲。”

面对着库都那如山棍影,张卫知道自己今日是躲不开了,一时之间,激起了心中拼死之心,大吼一声道:“爷爷跟你拼了。”

非是张卫忠勇,被库都逼着脱不开身,面对着死亡不能不让他拼死一搏,手中的金钱镖悍然出手,他的暗器出手够快,只不过库都的熟铜棍更快,在张卫的手扬起来后,库都手中的棍头已经点在了他的咽喉上,张卫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在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十枚金钱镖无力的飞出了手,虽然也射到了库都的身上,却是连库都的皮也没破。

库都收棍转身望向许氏三兄弟,那张卫被他这一棍咽喉带着劲椎骨全都被击碎了,瞪着双眼,不甘的倒在了地上,许氏三兄弟见库都这一会儿的功夫便杀了张卫两兄弟,心中不禁有些胆寒,三人慌忙布下三才阵,严阵以待库都的进攻,库都自然不识这阵法,见这三人惊惧的姿态,轻蔑的哼了一声。

暗室内,方羽不再多话,一刀斩向丁谓,那丁谓没有武艺,想躲却又怎么躲的开方羽这闪电般的一刀,一颗人头飞起,伴随在丁谓最后的意识里的,是他的两个娇妾的惊叫声,丁谓不知道自己这一生活的该不该后悔。只不过这一个念头刚刚泛起,他便已经没有了意识,他地人头摔在地上,滚了十几圈后,停在了一个角落中。

方羽看了看了眼前的两个女子,微微叹息了一声,她们已经听到过他与丁谓的对话,所以她们只能是死了,在两个女子惊恐的目光中,方羽一刀划开了她们的咽喉。看着她们那喷出的血,看着她们那不甘的眼神,方羽叹息了一声,道:“要怪就怪吧,若有下一世,希望你们能投个好胎。”

方羽拿着灯烛点燃了这室内的床单,不再看他们的尸体一眼,转身出了这暗室,外面,库都正与许氏三兄弟对峙着。库都没有动手,那许氏三兄弟也没敢动手,这时见房内走出一个蒙面人来。

许氏三兄弟的心中俱是一沉,知道他们地丁大人完了,许名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到这臣相府中行凶?”

许名这一句话,并非是真要问方羽他们是什么人,而是想拖延时间,等那其他更多的护卫前来。他的这点小伎俩,方羽哪能看不出来,轻喝一声道:“让开,休要过来送命。”

方羽领着库都便向外走,许氏三兄弟与其他在场的护卫见识过库都的厉害,却没看见方羽的厉害,见方羽的身材与正常人差不多,不似库都那样吓人,以为方羽好对付一些。见方羽要走,三人手中的长枪同时锁向方羽。

“找死。”方羽轻叱一声。一旋身。手中的刀化为满天飘飞的刀影,他地身形也突入对方的枪影之中。但听一连串密如繁星的兵刃交击之声,许氏三兄弟手中地枪顿时有把握不住的感觉,似要从自己手中脱飞而出一般,三人心中大惊,被方羽这一刀的气势所压,微微向后退了一点,许氏三兄弟自己出道以来,大小也与人相斗过上百场,象这样被人一招逼退的事,莫说没有遇到过,便是他们自己也从没有想到过。

库都见许氏三兄弟想要拦住方羽的离去,不由的冷哼了一声,手中的熟铜棍挟着摄人地鸣响声砸向许氏三兄弟中的许可,那许可本就被方羽的一刀气势所压,心神几乎都注意在方羽身上,库都这一棍急如奔雷一般,许可想要躲闪却是不得,那许名,许人见许可遇险,想救援,方羽却又哪能让他二人脱身,手中的刀好似游龙一般缠住他二人不放。

库都这一棍乃是以力压人,雷霆万钧之势却又由不得许可躲开,双方硬架了一下,那许可单论个人的武艺,比唐同他们都不如,又怎禁得库都这一砸,枪折,人头也被这一棍了砸碎了,脑浆四射,好不吓人,死尸一时不倒,让人看上去却是有些诡异。

方羽那边也在这时分出了生死,漫天飘飞的刀影忽的大盛,借着月光的反射,犹如一天的繁星,在刀光忽地潋去后,方羽与许名,许人两人互换了方位,方羽的刀尖有少许地血在滴下,用不大地声音对库都道:

走吧。”

库都嗯了一声,跟在方羽的身后离去,那些在场地护院见到他二人的神威,一个个愣在当场,没有一个敢上前去拦住方羽他们的,反而有人悄悄的移动脚步,与方羽他们拉弄一些距离,免得一不小心,被方羽随手一刀杀了。

“好快好耀眼的刀。”许名喃喃的道了一声,吐出了自己最后的一口气,与他的兄弟许人一同扑倒在地,他些低级的护院见他二人也死了,一时之间,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月在中天,照着方羽他们的离去,丁谓的府中,在方羽离去后,更是乱成了一团。

第二天,丁谓被杀的消息让整个的汴梁城都震惊了。

赵祯坐在龙椅上,被这个消息弄的不知所措,他是要打算惩治一下丁谓的,却没有想过要杀了丁谓,当然,赵家皇室的祖训,也是不能随意杀掉士大夫阶层的人的,早朝上的众大臣议论纷纷,目光似有意无意的看向方羽,大街上的那些流言,这些人自然也是都听到过的,这个时候一联想起来,事情自是猜了个八九分,对于方羽如此的悍然手段,有人高兴也有人害怕,不过所有的人心中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发现方羽的官职在这金銮殿上虽然算不得什么,却是真的很有权势,敢如此不计后果的干,这些人现在还真是不能拿方羽怎么样,首先是众人虽然知道这事多半就是方羽做的,却没有人敢出来指证,其次就是众人知道,这事就算是有证据,方羽的后面还有刘太后在帮着,更何况赵祯与方羽的关系也不错,这是在大殿上每一个人都可以看的出来的。

赵祯不知道该怎样处理些事,他心中也明白这事多半是方羽做的,就感情上而言,他还是站在方羽一边的,不过朝庭的法度却又不能这般的胡弄过去,这可是关系到朝庭的颜面问题,赵祯的手指在龙椅的扶手上轻敲着,一时之间是拿不出主意。

刘太后对于丁谓被杀,她是心里最清楚的,当年方羽强闯皇宫一事,刘太后心里清楚的很,这个方羽有什么样的实力,不过现在她与方羽有着那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事更是与她刘太后的名誉有着莫大的关系,无论如何,她都得站在方羽的一边,将这事摆平了。

赵祯在心里盘算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将丁谓被杀一案交与了晏殊这一派的人去办,晏殊与方羽是同一阵营的,他这一派的人自然不会往方羽头上去查,更何况丁谓一死,更有希望坐上丁谓这个位置是他晏殊,所以对于丁谓的死,晏殊虽然有些不满意方羽采用这样的暴力,不过他的心中却是很高兴。

刘太后对于赵祯的决定没有说什么,这样一来,怎么的也是扯不到了方羽身上,而丁谓这一派的虽然对于赵祯这个皇帝这样有决定很是不满,但丁谓一死,他们也没有了与晏殊这一派抗横的力量。

在赵祯这个决定下达后,年老的八王爷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他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什么滋味,丁谓这个人他不喜欢,方羽这个人他很喜欢,可是方羽的才能太过突出,又让他老赵家不得不防着点,对于方羽与刘太后之间有一腿的流言一事,八王爷倒是不怎么相信,刘太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八王爷觉得自己还是很清楚的,要说她养一个小白脸有可能,要说她对着一个小白脸事事牵就,八王爷觉得这好象有些不可能,至于方羽,八王爷爷觉得他是一个宁折不弯的人,要说他会造反,八王爷会相信,要说这方羽会去当人家的小白相公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八王爷却是不知道,这刘太后没有把方羽当自己手下的臣子看待,方羽也没有在刘太后面前表现出这个时代那种大男子主义,两人的关系,实是以平等相处的,这自然不是八王爷所能想象出来的。

早朝在众大臣复杂的目光中散了,方羽在离去时与刘太后隔着帘了对望了一眼,似是心有灵犀一般,两人都不自觉的微微笑了一下,这一刻,流言对于刘太后的心中压力也仿佛消散了一般,看着方羽离去的背影,刘太后也带着愉快的心情转过了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