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04章 李氏事件(下)

第二百零四章 李氏事件(下)

赵祯的内心冲突的很厉害,他也拿不定主意该如何处理此事,无论他怎么做,这事情都让他为难,赵祯长叹了一阵之后,决定去见见刘太后,他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去见她了。

对于赵祯的到来,刘太后有些意外,她也知道有些风言***的传到了赵祯的耳中,这种事情,莫说现在,便是千年后的时代,也有些让人尴尬,赵如今也是有过许多的女人的,眼见得刘太后如今的眉眼间满是春意,心中越发的肯定密报中和事情是真的,这让赵祯在心中恼怒的同时又有些难过,这事情该如何做,也终是有了个决定。

方羽原本决定带着赵萱她们先行到草原上去的,只是准备工作刚刚开始,赵祯便派人包围了方家,一千人的火枪队,让方羽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叹,自己弄出了枪,结果却是被别人用来对付了自己。

领队来抓方羽的是包拯,这个铁面无私的人,倒也没有为难方家其他的人,只把方羽带走了,至于罪名,赵祯没有说,包拯也就没有另出心思的弄一个,赵萱见到方羽被抓了,心中有些惊慌,找到娘亲李氏商量起主意。

要说这时候的李氏,做还是很感激方羽这些年为她所做的事,方羽被抓,她的心中也同样不好受,政治场上的残酷,李氏是深有所感的,同时心中也担心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方羽,在房中来回的走了一阵之后,便决心与赵萱一起去见刘太后,因为这个时候。终是刘太后掌握着大宋的大部分权力。

一般来说,刘太后哪是那么好见地,不过方羽与这宫中大部分的侍卫与太监关系还是过的去的,很多人都得过方羽的好处,听到赵萱是方羽地夫人。那守宫门的侍卫们得了赵萱地好处后,没有为难赵萱她们。立刻便进去给她们递话去了。

当然,这守门的侍卫是不可能直接把话传到刘太后那儿的,而是要一层层的往上递,中途却被一个知道方羽被抓地人把这事情给压下来了没有往上递。在他看来,方羽被抓。定是失了势了,自己没有必要为一个失了势的人传话。

等了半天也不见消息。李氏只道这事是刘太后有意为难,不肯见自己,心中不禁又起怨言,她知道方羽若是完了,那自己也就完了。心下里一横。便拉着赵萱去敲金龙鼓,这鼓非是国家大事和天大地冤屈是不能敲的。李氏却也管不得这么多,这些年心中地委屈与怨恨,让她有一种想要鱼死网破的冲动。

金龙鼓一响,可说是满朝震动,本已散了朝的赵祯不得不重新坐回金銮殿上,刘太后也不得不出来在帘后审事,当侍卫将李氏与赵萱押到大殿上之后,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但李氏的容貌并没有改变多少,刘太后一眼便认了出来,心中一震,显些叫了出来。

好在是因为散了朝,大殿之中没有其他的大臣在此,刘太后没有想到李氏会用这种手段出来,看着这样子,似要来个鱼死网破一般,心中也是极为愤怒,她这个时候还不知方羽被抓一事,只道李氏被方羽拒绝后才这样做地,当下走出来,站在李氏地面前,冷笑了一声,道:“很好,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你终于还是出来了。”

李氏虽然也很痛恨刘太后,但这个时候,救方羽才是当务之急,长吸了一口气,道:“太后,你我之间的事,你要怎么处理民妇,民妇没得话说,但方羽是无辜地,还请太后放过他,至于民妇,愿任由太后处置。”

“什么,方羽被抓了,哀家怎么不知道?”刘太后错愕了一下,转头问赵祯道:“皇儿,这是怎么回事,方羽怎的被抓了起来?”

赵祯嘴巴微张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且不说这是皇家的家丑,当着外人的面是没法说的,便是在刘太后的面前说起那事,只怕也会让刘太后恼羞成怒,正要给方羽想个什么罪名,刘太后又叹息了一声,道:“皇儿,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言***,还是说你听信了谁个大臣的谗言,要置方羽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这大宋着想的忠臣于死地?”

“我……”赵祯很想辩

么,却又是不知道从何处着手,他不是一个太无情的后的孝心也还是有的,有些事,他也真的不想太忤逆了刘太后的心意。

“皇儿,你真是有些糊涂,当年,你与方羽结为兄弟,你是怎么说的,这些年,方羽为了大宋,在草原上浴血奋战,九死一生,最终把辽国拖的无力南下,而他,却是主动的放弃了自己在草原上的权力,回到了大宋,为大宋弄出了火枪火炮这些威力无穷的武器,他这样一心一意的为了大宋着想,皇儿,你就怎么会听信了别人的谗言,而要自毁国柱呢。”刘太后这话也并非的全是强词夺理,赵祯听过后,心中也不禁想起以前的种种,想起自己那时拉着方羽结拜时的情景,想起自己拉着方羽的衣袖,缠着他讲故事时的快乐。

赵祯忽的长叹了一下,心想,罢了罢了,这事自己就暂时放过好了,道:“母后说的对。”

刘太后点了一下头,心中暗想,自己与方羽之间的事只怕赵祯已经知晓了,看来真的得为自己尽快找条退路了,看了一眼有些萧索的赵祯,道:“祯儿,你已经长大了,这个国家以后也要靠你来掌握了,你,还是先把方羽放了吧。”

赵祯没有做声,转身离开了大殿,他心中乱糟糟的,但还是听从了刘太后的话。

待赵祯离去后,刘太后又看向李氏,见她直勾勾的盯着赵祯离去,心中也微微叹息了一下,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方羽一事么?”

“是的,刘太后。”李氏冷淡的应了一声。

“这么些年,我们之间的事似乎也该有个了结才是。”刘太后平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看了一眼站在李氏身后的赵萱。

“那么,刘太后,你说该怎么了结。”李氏早已做了心理准备,知道自己既然站到了这里,刘太后要怎么收拾自己,自己都是没有办法反抗的。

“这一个,就是方羽的妻子吗?”刘太后答非所问的道。

“是的,娘娘,方羽正是妾身的相公。”赵萱看了一眼李氏,见她没有回答,便上前一步道,她对于刘太后帮忙把方羽放了,心中还是很感激的,至于李氏与刘太后之间有什么恩怨,她也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娘亲与刘太后起什么冲突,生怕会害了方羽不得出来。

“真是一个乘巧的孩子,长的这么水灵,也难怪方羽会那么的宠着你。”不知怎的,刘太后看到赵萱,心中总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谢谢娘娘,要说娘娘才是真的美丽呢。”看着刘太后那慈善的目光,赵萱心中也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胆子也大了一些。

“是吗,哀家可是老了,转眼间就过去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想起来,还是让人很后悔的。”刘太后苦笑了一下,又望向李氏,道:“要说我与你之间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想来,当初也是我做的不对,害得你受了不少的委屈,你放心,我答应了方羽,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还我一个公道,呵,呵,刘太后,你这是在可怜我么?”李氏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那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悲怨。

“那你说,还能怎么办,你以为这深宫之中,受害的就只有你吗,你以为我受的苦楚,流下的眼泪会比你少吗,李宸妃,你与自己的孩子不能相见,我又何尝不是?”刘太后叹息了一声,声音中满是一种回忆的哀伤。

“你,几时候有过自己的孩子,难道那时,你是真的怀了孕不成?”李氏被刘太后的话勾起了一些回忆,不由的问道。

“是的,我现在也不瞒你,当初,我确实生有一个女儿。”刘太后点了一下头,眼睛又不由的望向了赵萱。

“什么,这是真的?”李氏也不由的望向了赵萱。

“当然是真的,这个时候,我又骗你做什么。”刘太后收回自己的目光,眼中满是伤痛。李氏的脸上跳动了一下,她想起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