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05章 母女相认

第二百零五章 母女相认

李氏其实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虽然她的心中痛恨着刘太后对她所做出一切,但当关系到赵萱的亲身父母的时候,她却没有太多的私心让她把自己心中所知的事隐瞒下来。

“当年的那个孩子,是死了还是你把她抱出了宫中?”李氏仰起眉,静静的问了一句,她看的出来,刘太后现在的神情有多么的后悔,这是一个做母亲的后悔。

“我,当年,我把她放在了一个木盆中,让她顺着洗脂河往宫外流去,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做为一个母亲,我真的对不起她。”刘太后叹息了一声,幽幽的,有后悔,有无奈,有当年内心那种挣扎的痛,在良心与权势之间挣扎的痛。

“这么说来,你的孩子很可能没有死。”李氏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她的心中微微的犹豫了一下,她痛恨刘太后,但她的心中也痛着赵萱,毕竟赵萱是她一手带大的,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那些个日日夜夜,赵萱却是与她相依为命的支柱。

“你说什么,你说我的孩子还活着?”刘太后的脸上带着惊喜,带着震惊也带着疑惑。

“我说的是有可能,你那孩子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号或者信物?”李氏回望了赵萱一眼,眼中带着一抹慈爱的光辉,她心中想着,自己与刘太后的恩怨,那是自己这一辈人的事,是不应该牵连到这些孩子的身上的。

“难道是……”刘太后也看了一眼赵萱,心中打了一个突,有些颤抖的道:“当初我在那孩子身上放了一块五凤朝阳玉佩,另外。孩子地身上有一块胎记,在她的小腹处有三个红痣,也不知现在有没有消失掉。”

“什么……”赵萱惊呼一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眼中露出惊诧的神色。因为她的小腹处正有三颗红痣,这事本只有李氏与方羽知道。冰雪聪明地她,已经猜出了这事与她有关。

“这么说来,她还真是你的孩子。”李氏苦笑了一下,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要说这一切都是刘太后造成地,自己该十分的恨她才是。可眼前的光景,让她又恨不起来。人生有时候有很多的无奈,并非人生完全可以掌握地,人生有很多的决定,当时也并不会知道对错,直到很多地年。才会让人有一种悔不当初的后悔。

赵萱摇了摇头。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摇头,只觉得李氏与刘太后说地事不应该与自己有关才是。赵萱向后退了几步,她有一种想立刻离开这里的想法,双脚却最终没能迈开步子,李氏的那一句话,聪明的刘太后又哪能不明白她说的是谁,眼睛盯着赵萱,半响,眼泪才流了下来,有些哽咽,更多地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她知道赵萱是方羽地妻子,如今自己却又与方羽有了那种关系,刘太后忽然有一种遭受报应的感叹,是地,这就报应啊,刘太后身体摇晃了几下,虽然最终没有倒下,却觉得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已经流失了。

“我们先走吧。”李氏拉住赵萱的手,此时赵萱的手冰凉凉的,李氏叹息了一声,前程往事,俱上心头,却是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那些守着大殿外的人,虽然不知道这殿内的人说了些什么,却是不敢为难从里面走出来的李氏与赵萱,虽然这两个人敲了金龙鼓,按说必须得接受滚板钉的惩罚的,可是眼前这种诡异的气氛,那些人没敢胡来,眼睁睁的看着李氏拉着赵萱离去。

刘太后陷在重重回忆之中,往事如波澜翻起,一浪接着一浪冲过刘太后的心中,当年的事呵,自己是真的做错了么,这皇宫之中,真的有让自己选另一条路的生机么,呵,呵……自己有没有错,有谁能告诉自己,刘太后笑了起来,那笑声极为诡异,似哭,似号,有悲伤,有后悔,却没有半点欢娱的成份。

人生不可以重来,人生有许多的错也不可以后悔,如果选择了后悔,但往往已无从后悔,殿外的人听到刘太后那如哭如号的笑声,再也没有一个敢往里面看上一眼。

方羽没有明白他被抓的罪名,那些希望方羽倒台的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方羽便又被放了出来,顿足叹息的

,为方羽高兴的人也同样有,但这一切,都不是方羽的,他只想快点看到赵萱她们,不希望她们受到伤害。

方羽被抓时,温苇云,杨排凤,梅落雪她们三个虽然为他很担心,但现在更让她们担心的是去了宫中的赵萱与李氏,见到方羽回来后,三女自然是很高兴,把赵萱与李氏入宫殿事说与了方羽听,方羽这才明白自己是赵萱她们救出来的,心中很是感动,也很是担心,便立既转了身,想要去找赵萱。

刚刚出了大门,便见到回来的赵萱,看到双眼垂泪的赵萱,方羽心中自是很心痛,也不管外面人多,将赵萱抱在了怀中,出言安慰道:“怎么了,我不是没事了吗,萱儿你怎么还这么难过,是有什么事吗?”

“嗯,相公,相公……我……”赵萱在方羽的怀中哭了起来。

“方羽,进去吧,我有话与你说。”李氏看了一眼赵萱,对方羽道。

众人进了里面后,李氏将温苇云她们也都赶出了房间,只剩下他们三人,这才道:“方羽,我当初与你说过,萱儿并非我的亲生女儿,现在,萱儿找到了她自己的亲生母亲,你也许料不到,她就是刘太后。”

“刘太后?”方羽愣了一下,他确实没有想到是刘太后,一时之间,方羽是头大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自己与刘太后之间的孽缘。

“这事,你拿主意吧。”李氏淡淡的叹息了一声,将决定的权力交给方羽。

“相公,你说我该怎么办?”赵萱此时心中乱的很,心神无主的只能依赖着她最信任的方羽,却不知方羽此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方羽在房中来回走了一阵,才抬起头看着赵萱,道:“这事,当年她是没有太多的选择,要怪,就怪那皇宫太深了吧,对女人来说,那是一个吃人的地方,进去了的女子,不能不为自己的生存做斗争,萱儿,你也不用太过于责备她,当然,生母不如养母大,岳母大人对你的养育之恩你是不能忘了的。”

方羽的后半段话实是对李氏说的,赵萱听了方羽的话后,感觉似乎好多了,点了一下头,道:“那,相公,你说以后我该怎么办?”

“我带你去见她吧。”方羽心中暗想,这事是躲不开的,自己何不先让她们母女二人相认才是,以后会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

李氏没有说什么,微微点了一下头,她也不想阻拦赵萱与她的亲生母亲相认,她与刘太后之间的仇恨,这么多年过去了,深受佛法所影响的李氏已经看的比较淡了。

方羽带着赵萱重来到刘太后的宫中,此时刘太后正处在自怨自艾之中,看到方羽与赵萱过来,眼中微微亮了一下,随后满是凄苦的神色,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了萱儿是你的女儿了吧,我带她过来,是希望你与她能够母女相认,至于其它的事,放在后面再说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弄一个让你满意的结果出来的。”方羽笑了一下,看到刘太后那凄苦的神情,他又忍不住出言安慰了她一下。

刘太后抬起目光,看着赵萱,眼中是泪光闪闪,郭槐很知机的把其他人都赶了出去,他的心头也是酸酸的,也有一种很想哭的感觉,人世间,最容易让人感动的事情之一便是人生这种的悲欢离合,郭槐虽然只是一个太监,不知道有子有女的感觉,但他还是想哭,还是有一种很冲动的悲喜交集的感觉。

“女儿,女儿啊,我的女儿啊……”刘太后双唇颤抖着,喃喃的叫道,她的声音很低,但声音里的悲与喜,近二十年的思念,都在这一刻涌了出来。

“娘……”赵萱迟疑了一会儿,终于怯怯的叫了一声,这一声不大,却震动着刘太后的内心,所有的感情如同冲开了口子的火山。

“女儿,我的女儿啊……”刘太后终于叫出了声,一把将赵萱抱在了怀中。

方羽的眼中也是红红的,他转过脸,看着殿外那悠悠的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