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1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ps:前十章铺垫已完成,十一章起进入正题。

apyyy.??快读小说

把时间转回半个多月前,湖北德安府桐柏山下。

梁纲从没想到过自己会经历如此诡异的事情,前一秒还在高空中往下坠落,下一秒却……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奇异之所以成为‘奇异’,那就是因为它不会经常发生。

经过了两天多时间的跋涉,他终于走出了山林,望着山脚下那条明显是由人工筑成的宽大土路,梁纲禁不住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不容易啊,终于见到人烟了!”

对于梁纲这样的表现,可能有人会觉得不以为然,认为太过大惊小怪,太过失真,“才两天多时间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事实却是梁纲真真切切的jī动了,他这两三日中所经历的一切实在太诡异,太匪夷所思了。莫名的恐惧感、隐隐的兴奋感以及对前途夭夭未知的无措,种种复杂的情绪盘织jiāo错在他的心灵,像是一根根沉重的铁索,箍的梁纲都快有些喘不过起来了。

独自一人徒步在深山老林中,没有半点野外生存经验的他,能够做的就只有顺水而行。辨别方向是无从谈起的,所知道的仅仅一点——水往低处流。

而当山间的溪水到了尽头归于一个小潭之后,梁纲就只能依旧沿着方向不变的闷头前行,他心中一点谱都没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需要走多长时间才能走出这片深山老林。

山间的野果子很多,饿不死人。可那种深深的孤寂感,以及脑海中无尽的猜想、对未知的恐惧,则像是一座座大山压得他都快要不堪重负了。

就在这个时候,梁纲登上一座山顶,眼前蓦然一宽,一条人工铺成的土路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需要立刻看到行人,只需要看到这么一丝的人迹,就已经足以让他欣喜雀跃,热泪盈眶了。

一座山头接连着另一座山头,遥望前方永远是翠绿山林,这样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啊——”畅快淋漓的一声吼叫,顷刻间种种的顾忌似乎被梁纲一瞬间抛开。

叫声中充满了解脱,全是轻松、快意以及兴奋——

快步赶下山,梁纲在山脚下的一洼清水边停住了脚步。这洼水面积很小,水深也很浅,没有外来水流注入,仅仅是山脚雨水的积集而成。

看着水面的倒影,梁纲禁不住乐出了声来,水面上的影子也立刻裂开了嘴笑。

寸长的短发,一脸土灰sè,面庞显得黑不溜丢的,短打布衣上‘血迹’斑斑,但保存的还算完整。左肩头上lù出一个刀把,那是因为他后背背着的有一把造型很威猛的九环钢刀。

极诡异的装扮。在现代社会中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穿什么衣服警察不会管你,可要是背一把大刀上街,绝对会遭警察眼。而事实上梁纲若不是因为自身所从事特殊职业的原因,他一辈子也不会出现这种怪异到极点的装扮。

武打替身演员,这就是梁纲所cào行的行业。

话说那三天前,梁纲还是在一个辫子戏剧组里hún活。这出辫子戏的武侠sè彩比较出众,替身演员的活儿就比较多。虽然危险xìng也高了很多,可给的钱也多,高风险才有高回报么!梁纲是替身演员,拿的就是卖命钱,这点危险哪里会被他放在眼里。

个把月过去了,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一点危险都没有出现。就在梁纲这班子替身演员纷纷议论说运气好的时候,在前天的拍摄过程中失误终于来临了。好死不死的这还是一次重大失误,在拍摄过程中平常坚韧无比的吊绳突然断开了,而偏偏被绳子吊着的那个倒霉娃就是梁纲他自己。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十多米高空坠落……

梁纲感到眼前一黑——

可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睁开眼睛一看,梁纲惊呆了。愕然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不对了,没有在剧组现场而是正爬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流过。空气清新的如同进了氧吧,周边的场景、剧务、人员什么的却都不见了,再mō了mō自己胳膊tuǐ,很完整,每缺少零件。

诡异,太tm诡异了。

梁纲一颗心当即就提了起来。一米八几的大汉,练过武,强过身,平日里也胆足,这一刻却是浑身虚汗,淋淋不止。

“穿越?难道自己穿越了?”梁纲心肝在微微发颤,恐惧着,同时也有一种隐隐的兴奋。

作为年青的一代人,“穿越”这个词对梁纲而言是很熟悉的,这年头不但网文有穿,就连电视剧也开始穿了。再看看自己这地儿,这经历,怎么看都像是“穿了”。

梁纲心中升起了一种兴奋感。没钱没房没老婆,孤儿院出来的他对于二十一世纪并没有太多的留恋,虽然那儿也有几个伙计让他tǐng舍不得的。可与穿越相比,分量似乎又轻了些。

而随即梁纲又发觉到了不对的地方,自己手中拎着的那把九环大刀似乎变样了,沉了许多。这把刀本来只是一把模具刀,软塑料制成的,外面涂了粉,看造型是威猛神武寒光凛凛,实际上却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打在身上丁点都不痛。坠地的时候梁纲因为太过紧张,身体绷得紧紧的,两手也抓得紧紧的,结果这把塑料刀就随着他一起到了这地方。算是他身上唯一的一个物件,除头上的辫子假发外。

用手掂了掂,分量还不轻,怕是有个十来斤重。“铛——”手指轻轻一扣,清越的脆响声传入耳中。“娘的,变钢了。”惊讶的叫出声来,梁纲眼睛里充满了神奇,就算是穿越也不能这么搞吧?这东西,真是刚刚的了。

翻身站起,梁纲快步走向不远处的一棵大tuǐ粗细的杨树,抡起手中的九环钢刀横着就是一斩。“咔嚓——”一声响,只见杨树自刀痕处断成两截缓缓地向着对面倒去。这一刀虽没能把杨树利落砍断,可刀痕也深入树干大多半,剩下的那一点根本就无力支撑上面枝冠的重量。“真tm犀利啊!”梁纲惊喜叫道。

这一切都太过神奇了!梁纲兴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