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2章 乾隆五十七年

第二章 乾隆五十七年

兴奋过后梁纲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是害怕,和恐惧。

apyyy.??快读小说

对于将自己莫名其妙的nòng到这里来的那种力量,梁纲感到害怕并且恐惧着。

对于自己所处的这个未知的世界,梁纲同样感觉害怕和恐惧。虽然这两种情绪中夹杂的还有一丝隐隐的兴奋。但谁又能保证,当下的这个世界就一定是一个太平盛景?而自己就一定是到了古代而不是未来呢?

未来是什么样的且不说(梁纲感觉着‘未来’不太可能,这里空气太清新了),单说古代。即便自己真是到了古代,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也是战luàn频发,luàn世人命贱如草……

况且这山林到底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还在中国境内,梁纲也拿不准。他能够确认的只有这还是在地球上,因为周边入眼的树木、鸟雀他是如此的熟悉,季节与之前也是大致相同,都是夏末。也或许,自己根本没有穿越,只不过来了个空间大挪移,从浙江的横店挪到了某地的山林中,比如说西南的什么地方。

不确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而最严重的是,对于现在自己所处的这个环境,梁纲深切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那一片深山老林中,他由衷的感到害怕和恐惧。

这里随目可见的都是腰围粗细的大树,一怀抱不过来的也很寻常,更不时的有一两棵真正的参天大树冒出。让梁纲心寒的是,四边周围不但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甚至连人活动留下的痕迹都找不到一丝。

深山老林,绝对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这没人烟的地方人是过不活的。至少他是如此。

梁纲不是驴友,更不是什么探险爱好者,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替身演员,一点的野外生存经验都没有。让他这么一个人在深山老林中过活,简直是开玩笑。

再神奇的遭遇也挡不住梁纲饿肚子,他身上一点吃的都没有,连个打火机都没,所以想活命就必须尽快走出大山。拿定了主意,梁纲就顺着小溪往山下走,想出深山还要靠着溪水走,水往低处流,而且也能解决水源问题,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路中他又斩断了几根草藤,简单的编了一下把刀背了起来。

靠着吃野果子,梁纲支撑了两天多时间。这期间他没碰上老虎、熊什么的大型猛兽,最多是遇到野猪和几只狼,碰上野猪梁纲是躲着走,惹不起。至于狼,却又是另一番遭遇了。

梁纲和狼的第一次见面很突然,两只狼一出现就近了梁纲的身,十步左右的距离根本不容梁纲去想别的。打吧,一刀下去梁纲就伤了一头,然后身子一侧一缩轻松地躲过了另外一头山狼的进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梁纲总感觉着他自从‘穿越’之后身体素质就在不住上扬,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亦或是神经反应等方面,都比之前有了大幅度上升。

平心而论,之前的梁纲用刀对付两头狼或许还有所不及,最多也就是势均力敌,他是武打替身演员不是武术宗师,仅是在武校里练过几年,身手比起专业人士差远了。可是现在,面对着两头凶狠的山狼,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却由心生出。两只狼游斗了几回合后,知道不是对手转身逃走了。梁纲也没去追,他蛋疼啊,追狼?不过因为这一战他的胆气却是更足了,随后撞到了狼就再也没产生过躲避的念头。他手里头有九环钢刀在,身体又匪夷所思的增强了一大截,岂会再怕三两头野狼,又不是成群的。

当然了,这一战中梁纲也不是没有损失,塞在腰间的戴头用的假辫子发套不经意间给掉落了,被那头受伤的山狼泄恨似的撕扯了一通,算是彻底报废了。

损失了一个假辫子发套,梁纲一点都不在意。怪只怪他看不到将来事,不晓得就因为没了这个假辫子发套自己会吃多少苦头,甚至差点把xìng命搭上。如果世间有后悔yào吃,如果时间可以回流,梁纲敢发誓,自己绝对会死也要保住那个假辫子发套的!

然而世间是没有后悔yào的,兴奋中的梁纲那时候也没去想什么假辫子发套,那东西坏了后他就当即给丢在林子里了,等到他‘出山’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多,现在脑子里全是兴奋之情的梁纲一丝发套的念想都没。

洗了一把脸,梁纲反手从背后chōu出了九环钢刀。前途毕竟是莫名的,手里掂个家伙,总能有一丝依靠,也好缓解一下心里紧张的压力。

短发,劈刀,血衣,梁纲装扮极其彪悍的出现在一对“半日后给他带来天大麻烦”的商贩二人组面前,这两人可算是他出山以来所见到的‘第一个人’了。

瓜皮帽(一人),亮脑mén(另一人),还有两根大辫子(脑袋后面拖着)……

清朝……隐在路旁树林中,瞧见眼前二人明显是清朝打扮的样子,梁纲心里郁闷了,怎么好死不死的到清朝了。因为他之前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暗示以及准备,所以对“穿越到某某”梁纲接受的很坦顺自然。“不过……自己一头的短发,怕是有麻烦的了。”短发,在清朝可是要掉脑袋的,他有些挠头了。

在这个时候梁纲心中才多少生出了一点悔意,当初怎么就那么不小心,把那假辫子给坏了呢?塞紧一点多好。结果现在好了,到了猪尾巴遍地的满清了。梁纲心里在暗自流血。

跳将出来,用不着梁纲一声大吼,商贩二人组在一阵目瞪口呆之后就已经四条tuǐ发软,当即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大叫着,“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啊!”叩首不已。

他们两人虽然都是正当壮年,贩货的小车上也备有根防身用的木bāng,可与梁纲相比差的就太远了。人多并不意味着胆气就足,两人中,身材最高的一个也要比梁纲矮上半头,这双方一照面,梁纲那“狰狞凶恶”的形象就镇住了他们。

从深山老林中刚爬出来的梁纲,虽然洗了一把脸可形象依旧够吓人的。

一头寸长的短发,凭这一点在这个年代就是该被杀头的罪过。而能顶着这样的发型hún世活命的人,那是什么能耐就可想而知了。况且梁纲手中还拎着一把造型极其威猛的九环钢刀,身上短打布衣血迹斑斑……一米八几的大个,这样的一副扮相,任谁看了不惊惧,不起误会?

虽然梁纲自问,自己lù面之后的表现还是很和善可亲的,可从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战战兢兢样子的商贩二人的表现来看,就可以推想得出——梁纲此刻的造型装扮,对于安分守己的大清良民而言是有着多么强大的震慑力。

问话。jiāo谈中,梁纲很快就清楚地知道现今这地方是德安府随州的北境,桐柏山西麓,而现今这年代则是乾隆五十七年。

ps:新书上传,还望诸位兄弟多多支持。收藏、推荐、点击,一个都不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