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38章 水浑不见底

第三十八章 水浑不见底

收藏太不给力了!哭!!

陆路梁纲是不能走了,可还有水路,从这儿直接就能到张家集。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yyy.??YY手机小说虽然速度上要比乘马车慢上一些,可胜在安全不是?

冲着陈广亮点了点头,梁纲大踏步的向着白家兄弟走去。

“到张家集?……行行,日落前保证赶的到,您放心就是!”看到有客上mén,白家老大连忙迎了上来,对于梁纲提出的要求是一口应下。

“那好。”梁纲微微一笑,给了他一角碎银,虽然还不知道费用是多少,那角碎银也最多是一两重,可看着白大惊喜万分的样子,想必是支付船资是绰绰有余的了。“我那儿还有些行李,二位可否搭把手,帮忙搬一下?”指了指岸边的板车,梁纲很客气的道。

先付钱后上船,这也算是他在后世养成的习惯。二十一世纪除了出租车外,不论是公jiāo还是长途客运、火车亦或是别的jiāo通工具可都是先买票jiāo钱才后开动的。

而至于船资,梁纲不知道是多少,但也没必要问,以他现在的身价实在没必要去计较这儿一点蚊子ròu。尽快开船才是正理。

“当然,当然,这些就包在小的哥俩身上。”梁纲的客气,让白大都有些受宠若惊了,跟来的白二也连连点着头,显然也是有些意想不到。

既然二人都是老实人,那就没必要再欺负人家,嘴巴上客气一下又不会少上一块ròu。何必处处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势?

要欺负就欺负杜家、刘家这样的该受欺负的人,对于白家兄弟这样的吃辛苦饭的老实人,梁纲可没有半点这样的念头。

走到板车处,陈广亮头上的斗笠已经落下遮住了半边脸,身上是短衣打扮,手中握着鞭子站在马头,真真切切就是一个赶车的。~~

/->?~~

大家都是兴隆集附近的人,白家兄弟可是认识他的。若是在这点出了岔子,可就太不值得了。

“这位爷,您这箱子……可……真重啊!”

白大见到梁纲已经先一步搬起了一口箱子,很轻松的样子,就以为剩下的那口箱子也没什么,却不想自己伸手一搬竟然动也不动,用尽了全力才上下了一下,却根本起不来。跟来的白二连忙上去帮了自己哥哥一把,俩兄弟合力这才抬了起来。

梁纲嘴角一翘,自己手上搬得这口箱子重量比起那一口来可是有增无减的,底下还放着九环钢刀呢!回头向着陈广亮使了个眼sè,点了下头,梁纲就大步的向着小船走去。

陈广亮有他自己的任务,他需要先把马车处理一下(菜油还剩下一罐),然后快速去襄阳城……

半个月过去了,陈和轩等人早已搬去了襄阳,也算是梁纲在襄阳有了一个落脚之地了。

跳上小船,骤然间加剧的重量让小船上下狠狠地dàng了一下,梁纲却是站得稳稳的,丝毫不见惊luàn。对于水和船,他并不陌生。老家陈州虽是在中原腹地,可城里却有万亩湖泊。那是古时候的护城河经过千百年的演变逐渐扩展起来的,慢慢的形成了今日的数万亩城湖。

在城湖边上居住的人,哪里会不熟悉船和水的?只不过北方是撑船,用的是槁,这边是划船,用的是舵。(小船)

把箱子放在船舱,梁纲再次跳上岸,从白家兄弟手中接过木箱,在二人惊呆的目光中跳上小船,再次钻入船舱。

这样的行为显然是吓住了白家兄弟,看梁纲个子高高的,人也扎实,虽然知道力气不会小,可二人也绝想不到之间的差距会如此之大。

趁着微凉的小风,小船迅速滑出渡口,消失在了南面的淋淋水面中……

“驾……”陈广亮一甩马鞭,打了一个响亮的鞭哨,马车……

“两位兄弟常去张家集,不知道可否听说过张汉cháo张老教头?据闻此老可就是张家集人氏?”

白大在划船,梁纲靠在舱壁上无事,看着边上的白二就问了声道。这两兄弟常年走白水,张家集也很熟悉,应该是知道那得一点情况的。

听梁纲问起这个,白二脸上闪过一抹惊慌,白莲教属于朝廷禁忌,虽然张汉cháo的大名远远传出了襄阳府。而面前这人的身份他们又不知,如何敢开口?

梁纲,来自后世,别的没什么,可在自信自尊这方面绝对超出这个时空许许多多的百姓甚至是官员。

与普通人相比,梁纲身上没有那种唯唯诺诺、低三下四,骨子里低人一等的奴相。腰板始终tǐng得直直的,行步间气宇轩昂,坚定的自信发自内心深处,若是骨子里生就的。

虽然是刚刚见面,白家兄弟却也能隐约的感受出梁纲与他们之间的不同,潜意识里就觉得梁纲的身份要比他们兄弟“高贵”出许多。再有搬箱子时的震惊,以及梁纲随身背着的那个长条布囊……

等等的一切使得梁纲的身份在白家二兄弟眼中即高贵又神秘……梁纲还是一口外地音,这让兄弟俩甚至都怀疑起了他是不是官府中人。

“二位兄弟如果知道,还望给在下说上一二,兄弟自不会亏待。”说着梁纲从钱袋中掏出了几块碎银。轻轻地将一角碎银放在了白二面前。

亮亮的白银在斜照入船舱的阳光下散发出一层瑰丽的银sè环晕。梁纲可以清楚地听到两兄弟吞咽吐沫的声音。白大、白二对视了半响,终究是忍受不过银子的yòuhuò开了口。或许梁纲的“神秘”也加注了他们俩做出这一决定的念头。

“张汉cháo老教头在我们枣阳那是二十多年前就闻名乡里了……”随着梁纲一角一角碎银的增加,白家兄弟肚子里的货是被他全然掏空了。这其中有很多都是陈广亮已经给他说过的,可也有一些是陈广亮所不知的。

张汉cháo今年年近七十,是张家集张氏一族辈分最高的一位老人之一,其下的张氏族人有许多就是他的徒子徒孙,势力贯穿整个枣阳还有相邻等县。

二三十年的传教生涯,官府衙mén数次镇压打击,张汉cháo都是因为有了地方族群的庇护才得以幸免于难。

据白家兄弟讲,张汉cháo最近几年一直都在张家集住着,这事儿许多外人都知道,可是官府两次前来搜捕,却没能见到一次人影。内有张家集张氏族群的庇护,外有他多年辛苦营造起来的教徒体系,除非是从外地派大军来,否则就凭枣阳县衙是万万拿不住人的。

这话让梁纲听得大舒了一口气,之前陈广亮也跟他说张汉cháo就在张家集住,梁纲听得虽然高兴可内心里却始终隐隐有些疑huò?这老头如此大的名气,怎么官府衙mén就不来抓他呢?陈广亮知道的不多,可今天白家兄弟确实给他揭开了谜底。

梁纲是彻底放心了,不怕找不到正主儿了。

而白家兄弟还说,张家集上上下下都有张汉cháo的眼线,同时驻地的也有一个巡检司在。知县姚立群晓得张汉cháo在当地的势力,所以巡检司用的全是外乡人,人数多达四五十人,个个都是身强体健,连同地方上的乡勇,和白莲教两股力量搅得小小一个张家集是水浑不见底……

…………

…………

划过被夕阳染红的水面,一条小船轻巧的摆了个尾,停靠在了张家集渡口石阶下。

ps:大家不要为张家集感到困huò。要知道姚应彩是李贵远的亲传弟子,在李贵远被处死的情况下,姚应彩如此重的身份也仅仅是关了三年。还有之前河南hún元教的刘松,他是刘之协的师傅被抓了后也没有处死,不过是被发配到了甘肃隆德。如果之后不是白莲教造反事宜泄lù,刘松也不会死。没有打算造反的白莲教和有准备造反的白莲教,是完全两码事,满清处理的严厉程度上也完全是两个概念。

以安徽毫州白莲教教首王老保,手下数万教众,没打算造反到了嘉庆五年还一直过的滋滋润润。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