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39章 入张家集

第三十九章 入张家集

小船经到戚家镇,此处是白河、沙河两流的jiāo汇地,往西就是滔滔滚河,比起白河来显然是宽阔了许多。*\\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yyy.??YY手机小说

从戚家镇到张家集距离并不是很远,也就是半个时辰多些的工夫,张家集渡口就已经遥遥可见。趁着夕阳的光照,小船轻巧的驶进渡口,一条宽有十多米长的五层青石阶。

青石阶上是一片用青砖铺成的平台,面积约有半亩大小,再上面依旧是青石台阶,而之上就是张家集南街了。

与其说是渡口,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型码头,与之前梁纲乘船时的白河渡口相比,完全高出了一个层次。

“大爷,您看那边——”白大手指着青砖平地东侧靠边儿的那几个人对梁纲说道,“那几个都是乡勇,张家集本地的人,明面上是官府的人,实际上是不是那会儿事谁也说不清。最上面的台阶,往里走上十多步就有一个小店,里面还有一队巡校在。”

巡检司还是tǐng重视这儿的么,“那张汉cháo的人就没在这么?”梁纲立刻反问道。都这个时候了,渡口外面还泊着大小十多艘船,可想而知白日这地方的热闹的程度。

往来人多,龙蛇hún杂,如果张汉cháo真有心在张家集常住下去,那这个渡口他绝对会派人盯着。

“怎么没有,肯定是有。只不过张老教头的徒子徒孙们也都是百姓出身,不跟那巡校和乡勇一样,就小的这眼力哪分得出来……”白大讪讪一笑。

………

青石台阶上,几个苦力打扮的汉子正不动声sè的打量着刚刚泊停在石阶下的白家兄弟这条小船。*\\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小叔,白大、白二那条船不对。”一个四十上下的粗壮汉子似乎不经意间转了一下头,低声向着几人中间围着的一名二十四五的青年说道,“吃水太深。才载了一个人。”

张月梅眼睛早已经注意到了白家兄弟的船,正如壮汉所说的那样,它吃水太深了,完全不是载重一个人应有的样子,“吃水确实深,跟载了四五个人似的。”

“小叔,不如我带俩人上去看看?”张直昭问道。张月梅年纪虽小,可在张家集的辈分却高,更何况他是张汉cháo中年所得的幼子,在南会中已经是少掌柜的身份了。

“也好……”正说着张月梅突然住了口,两眼中陡然shè放出了一抹bī人的jīng光,却是梁纲这时搬着箱子从船头跳上了台阶,来回两趟,小船深深地吃水线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什么事都别生,老老实实的干活,近距离的观察一下就行。”

刚才看到的是什么?张月梅心里充满了震撼,那小船深深地吃水线自然是因为那两口箱子的问题。看起来箱子都不小,顶的上三四人的重量也不稀奇,然可怕的是梁纲竟然能抱着箱子轻松地跳上跳下,那该有多大的力气啊?这样的人物决不能随便招惹。

“这位爷,可要小的们搭把手?”张直昭领着三个伙伴,凑到了梁纲面前。

抬头看向眼前的四人,衣着打扮、样貌、习xìng以及手脚的样子,都像是做码头苦力的,可不知怎么的,梁纲却总感觉着这四人对自己有隐隐的窥探,尤其是当头的那个人,目光尤其的热烈。想起之前白大的那番话,他心中蓦然一动,难道这就是白莲教……

“行啊!”痛快的应了下,梁纲随手向张直昭扔去了一角碎银,又指了指脚下的两口箱子,自己则潇洒的迈步上行。

略有些慌luàn的接住碎银,张直昭看着手中的白银,再看已经走上平台的梁纲,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抹怪异的表情。扭头看了一眼张月梅,发现他此时正在关注着梁纲,再转头看向身边三人,咧了下嘴,讪讪说道,“干吧!”

走上平台,梁纲立刻感受到了一种被窥视的触动,视线来着西边,如果记得不错的话,下面的四人也是来自那一块。

嘴角翘起了一抹笑,看来这群人真是张汉cháo的手下了。那手脚上的老茧和裂纹,除非是真正常年做苦力的人,否则断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

顶着身后的目光,梁纲穿过平台登上第二层台阶,面前就是张家集的南大街,而右手处不远的小店中果然有一桌上坐着五名带刀的巡校。

梁纲没去多看,更没闲着蛋疼进小店休息,等到张直昭四人抬着两口箱子辛苦赶上,他洒脱的一招手,钻入了南街黄昏的人流中。

找了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住上,梁纲叫住了正yù掉头走的张直昭,“这位大哥是张家集人吧?不知可否知道张汉cháo张老教头所在?”

望着被自己开mén见山nòng得一脸惊sè的张直昭,梁纲又说道:“梁某有事拜见。如果大哥知道mén路,还望引见一二。”

张直昭脸sè僵硬,生硬之极的向着梁纲笑了笑,转身就去。“怎么没句话?”梁纲有些诧异,他可是很有把握感觉这几人是张汉cháo手下,这才开mén见山的说出了目的,怎么…………

脑子里满是不解。梁纲却是不知,他的这个‘开mén见山’,八年前可把张汉cháo给害惨了。

当时收元教在湖北被破,全省上下缉拿白莲教徒,张汉cháo是闻名乡里的教mén骨干,虽然不是孙贵远一脉,当时的枣阳县和襄阳府都把目光盯向了他。

衙mén也知道张汉cháo隐藏功夫了得,张家集又是他的老巢,所以就没动用老套把戏来捉他,而是从驻军中请了几个武艺jīng湛的汉子,熟悉了收元教的一应暗语后到张家集来冒充收元教一脉,前来投奔张汉cháo。

结果张汉cháo长子张正峰一个不查,领着那几名军中好手去了张汉cháo的隐身之地。错非是张汉cháo人老成jīng从来人身形气质上看出了不对,否则被几名军中好手近了身,他哪里还能逃得过?那时候外面埋伏的绿营兵可都已经冲进了张家集。虽然表面上翻不出什么来,却也压制住了张汉cháo召集人手救援。一场厮杀下来,张汉cháo长子二儿张正峰、张正行,几个侄子和长孙张直义全都命丧当场,一众贴身mén徒也死伤甚众。以至于年近七十,现今身边只剩下了幼子张月梅和侄子张正隆两个二代骨血。

吃一堑长一智,梁纲现在再来‘开mén见山’那就是不仅没用处,还会更遭人忌。而且张月梅、张直昭虽然都还不知道梁纲武艺如何,但从他搬箱子的轻松劲来看,武力绝对不可小视,张直昭见鬼了才会跟梁纲继续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