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55章 还不算晚

第五十五章 还不算晚(求收藏!)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梁纲退,清将追,如此倒像是这名外委千总自己把脖子往枪尖上撞的一样!

这人只感觉咽喉处一冷,就见一点寒芒bī到了眼前。^^?网?^^免费小说网apyyy.??快读小说“自己这是杀人啊,还是自杀?”冷汗瞬间就在额头渗出,外委千总心中呐喊着,那里还顾的上劈杀,忙顿下脚步化力持刀一横挡在眼前。

“嗤——”刺耳的金铁磨砺声响起,锐利的枪尖瞬间击开了外委千总手中的腰刀,但锋刃也擦着这名外委千总的脖颈错了开去。

一击不得手,梁纲心中微微一触,“这人倒是有点能耐。”可是……冷然一笑,自己的长枪岂是那么好打发的?

便是没正经练过长枪,可咱底子厚不是?但就凭那一套简易之极的枪法,杀了眼前这些人就丁点不成问题!

枪头继续向前滑出,接着梁纲手臂用力一搅,嫣红的长樱瞬间颤成了一个圆盘,枪头弯出一道弧线,然后“呼——”的带着一声呜呜的呼啸,上半部长枪宛若一条长鞭横扫向外委千总的脖颈。

“死来!”梁纲厉声叫道。红樱闪现,又陡然收拢。枪身悠然间其柔如绳,刀枪相jiāo,没有一点想像中的金铁震响。但见一触之后,长枪反向绕出一道弧线,一股大力从枪杆上传来。那外委千总手中腰刀就再也把不住劲,立刻被向一侧dàng开。同时,枪尖一点突飞直刺……

全身的力气似乎在这一瞬间随着咽喉处喷哧而出的鲜血倾泻一空,外委千总还算是浑壮的身子猛然的一震,继而炯神亮的眼神变得暗淡无光……

“哐当!”

“噗通!”

腰刀脱手落地(木排),清将翻身落水。\\??í群2∴⑴㈨⑸\\

挑翻了领头之将后,梁纲没有片刻的得意或迟缓,一杆长枪在手,依旧是上下翻飞,若流星疾飒,如瑞雪洒落。

“吒——”随着领头之人被一枪挑杀,梁纲的气势瞬间飙升到了顶点,而清兵剩余众人的士气却在这一刻掉进了无尽深渊。

人心动dàng,剩下的十几人不管是木排上还是赶艍船上,皆掉头就跑,错非是在水中否则的话怕就是一哄而散了,还剩下的那个外委把总想大声高呼却是怕引起梁纲注意,而拉扯人下也没人听他的。

痛打落水狗,这样的事人人爱做,还极省力气。梁纲提枪追上几步,枪头闪闪间,落后的三个清兵已经翻身率进汉江的江水之中了。

北mén码头外。

一辆马车川溪在人群之中,陈诗挑开窗口布帘,看着外面重重人影,突然低声长叹了一声。

李元清也凑在窗户边看着外面密集的人群,甚至还在侧耳听着人群中的议论,自从知道死的是黄扒皮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很愉快。

虽然他从没被黄扒皮找过麻烦,毕竟身上有随州李氏的名头护着,但是黄扒皮的贪婪恶道他却是久有耳闻。都是在襄阳城中,并且李氏粮行经常有货从水路上走,李元清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叹什么气啊?黄扒皮这种人死不足惜。”李元清以为陈诗是在为梁纲的胆大妄为随意杀人而叹气,于是如此说道。“衙mén现在是‘有理没钱莫进去’,否则像黄扒皮这样的人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陈诗默默一笑,叹声说道:“小弟岂是迂腐之人,为一恶痞而叹气?”不去看李元清惊异的目光,陈诗继续说道:“也非是为了衙mén,为了朝廷。小弟这叹气实则是为了那家排客而叹。这短máo干了一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快事,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了,那家排客确实要倒霉了…………”

李元清听了微微一愣,继而就全明白了过来。今日汉江中发生如此大事,怕过不几天就会传遍整个湖北,所起到的影响……

如此匪事,简直就是把驻军参将、襄阳道、襄阳知府、同知一直到知县、水营千总、总差官等人一齐放在火上烤,严重里看完全是可以摘帽子的。

如此情形下,那一家排客必然就要被当成短máo同党而被收押,甚至是屈打成招…………以此来减轻一点点自我的失责。

李元清赞同的点了点头,脑子里恍惚中看到了当日的那个人,很沉稳的行事风格……

冲着陈诗含有深意的一笑,李元清道:“事情怕是还没完。”

……………

如陈诗所言的,几乎是一字不差。梁纲宰了那些个清兵之后,甚至都拎枪杀上了战船。在水师营增援的战船赶到之前,一猛子扎进了汉江之中,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水师营大批船只的赶到,立刻就控制下了在场所有的船只,不管是要东去的货船、客船,还是进码头的大小船只,全部都一律看押起来。

紧接着大批的衙役赶到码头附近,没有巡校和乡勇,这地方距离城池太近了,完全就是两府衙役的控制范围。

有了北会事前的安排,张直昭、张直方二人轻松地就换上了两套衙役差服,然后hún出了码头,而至于梁纲的那两口大箱子也成了衙役们的“慰劳品”拉出了码头,进而转进了齐林家。

轰轰烈烈的大搜查,最后半点有用的结果也没得到。绿营参将加副将衔彭之年、襄阳道台邱元、襄阳知府施南林、同知张翙……水师千总张毅伟、知县张榕连同枣阳知县姚立群,这些人要怎样向武昌jiāo差,梁纲是一点都不关心。

在汉江中爬出来,他第一个动作就是翻了翻自己xiōng口的那个油纸包,当看到三万两的银票和那张田庄地契都干干净净完好无损后,这才放松了心情,开始留意起了周边的地形。

…………

傍晚,夜sè已经黯淡了下来。一处农田中,梁纲看着眼前脸sè苍白之极的半大小伙,整张脸已经是yīn沉的能够滴出水来了。自己真的欠考虑了!

“对不起。”对着眼前这个已经昏过去的十五六岁的孩子,梁纲诚恳的说了这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家人怎样,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如果死了,我会让全襄阳城的官员给他们陪葬;若是没死,我也不敢向你保证能够绝对保证你全家人的安全,但我可以向你发誓,我会全力去做,努力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东望襄阳城池——

“现在还不算晚。”梁纲心中说道,“同时,官老爷们,事情也绝对没有结束!”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