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56章 牵连无辜

第五十六章 牵连无辜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兄弟们,给点动力啊!收藏太不给力了。^^?网?^^免费小说网apyyy.??快读小说

眼前的小伙就是排客家那个受伤的半大孩子,当时梁纲只是瞄了他们父子俩一眼,面容却还能清晰地记下。

“原本是拔刀相助、为民除害,当好事来做的,却不想把人给害得更惨了!”好好地一家人为什么只有一个受伤的孩子跑了出来?还昏死在了河岸边?非是自己凑巧碰见,能不能活到明天都说不定。

梁纲心思翻转间一切就都想明白了。

或许他的阅历还不够丰富,人情世故体验的也不多,可他毕竟来自二十一世纪,网络狂cháo之下什么样的信息没有?被多年间持续不断的轰炸后,梁纲又怎么会连这点道道都不明白?

……

北mén码头附近,灯火通明,人来如cháo。

虽然白天江中发生了如此一件耸人听闻之事,可襄阳到底是繁华之地,码头处往来众多,水师营、绿营、衙役等根本不可能一直警戎下去,所以在太阳偏西时分警戒就已经消除,只是留下了许多衙役。临到夜sè起,码头附近已经重新恢复往日的繁华景象了。

头戴瓜皮小帽,后面拖着辫子,一身布袍的梁纲行走在人cháo川流之中,个子虽高大却还不甚引人注目。

“飞鱼,飞鱼——在哪呢?”两眼不住的在临街客栈的墙壁上寻找着什么,一家家的过去,始终没有发现,梁纲心头渐渐地有些急了。\\???提供本章节最新\\如果仅仅是他一个,他绝对能沉得住气,对于陈广亮他还是有一份信任的,即便不时的有几个衙役巡街在他不远处经过。可是码头外的草丛中那个半大孩子还在昏死中……陈广亮早找到一分,那个孩子就能多一分的生机。

有福客栈,陈和轩、陈广亮父子并没有向上午一样待在客房中,从江边回来之后两人就一直在客栈大堂中最显眼的地方就坐。

梁纲继续往里走着,从街口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一,十多家客栈逐一过去。虽然心急他倒也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越靠近码头的客栈,档次越低。开始的那几家都是通房大铺,住客也都是在码头讨生活的苦力人,往里走了走,才算是见到真正意义上的客栈,但档次比之在乌坪港所住的那一处还不如。

………直到眼前的有福客栈。

上联:有客时常惠顾;下联:福栈总是欢迎。横批:有福客栈。

文联有点水平,远比之前的那些家的对联来的强。但梁纲的目光却没有注意到这个上面,在大红灯笼的照耀下,一条生着双翅的飞鱼赫然刻画在客栈大mén东侧的墙壁下。

“飞鱼,飞鱼,总算是找到了。”这就是他和陈广亮之前所约定的记号,梁纲两目jīng光一闪,jīng神朔然一震。

在襄阳北mén外码头,沿中央大街而行。住的是那家客栈,就在那一家客栈大mén东侧墙壁的下方刻画上一条飞鱼符号。

“找了小二十家总算是找到了。”梁纲心中高兴着,同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周边情况,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随即一顿脚步,向有福客栈大mén迈去。

“爹。”陈广亮突然低声叫道,一股躁动不已的兴奋在他心中升起,他看到了。

陈和轩身子一震,听得出儿子话中的兴奋。“来了?”颤声问道,同时抬头看向mén口。

一抹身影在mén口一转而过,梁纲刚转到mén口就看到了陈氏父子,尤其是看到了陈广亮望着mén口的那双眼睛。知道他已经看到了自己,所以不等mén口的店小二迎上来,就脚下一错斜着闪过了。

陈广亮一拉心情jī动还在微微颤抖中的父亲,稳步向着mén外走去。随着梁纲历经了那么多事,他可比陈和轩镇定的多了。现在陈广亮心中只有兴奋而没有害怕。

今天江中之事发生之后,梁纲在他心中的形象是愈发的高大了,详尽了解了事情起因、经过和黄扒皮是什么样人物后的陈广亮,一颗心始终在躁动着……

三人一前两后,不多时就离开了灯火通明的码头繁华区,而到了汉江边。

“梁爷”,陈广亮略显得jī动地叫了一声。陈和轩也随着儿子恭恭敬敬的向着梁纲叫了一声“梁爷”。

“你们看看他……”梁纲挥手示意他们紧跟上,又往前面走了一百多米,停在了一处草丛边。指着草丛中昏死过去的孩子,有点紧张的问道,“情况怎么样?”

陈和轩伸手把了把脉,眉头微皱起,半响后紧声说道:“这孩子浸水过久,已受了寒凉之气,伤口又流血过多……情况不太妙。”

“梁爷,这小伙就是排客家逃走的那个?”陈广亮见了梁纲就想向他说起这事。在梁纲走了之后,水师营和衙役、差官陆续都赶到了地方,不由分说的就把那家两口子和那个小孩都抓了起来,只有半大的小伙跑了出去。随后城中又传出,说那家排客乃是短máo反贼的同党,不仅他们要倒霉,就连那一队排帮中其他的排客家也要倒霉,随后就传出排客中有几个男人被抓进了大牢。

“什么?”梁纲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自己太低估那些个官老爷的无耻程度了么?不但害惨了当事排客一家,还要再度牵连无辜?

“真的。这事整个襄阳城都传遍了,那个排帮都被水师营给扣下了,就在震华mén的屯兵城。”

震华mén即使襄阳长mén,屯兵城也就是瓮城。

襄阳城池坚固非常,三面环水,一面依山,周长有十五里之多。城墙最高处超出十米,厚有三到四丈米。城池四面建有六座城mén,即大、小北mén,长mén,东mén,西mén和南mén。(东mén“阳chūn”、南mén“文昌”、西mén“西成”、小北mén“临汉”、大北mén“拱宸”、东长mén“震华”。)城mén外又建有瓮城,城mén上建有城楼,四角有角楼。

城周有护城河环绕,主道宽四十丈(130米),最宽处达半里之长(250米),自古就有“铁打的襄阳”之说。

震华mén位于襄阳古城东北角。明朝开国初年维修襄阳城池时,汉水南岸北移,为使北城与汉水联系更加紧密、加强城墙防御能力,把城向东北扩展,修建了此mén。

拱宸mén外即便是襄阳水师营驻地,当然放得下排帮,但是军营之中即便是军备再松废,也不可能放这么多百姓到营中,所以就把排帮都转移到了震华mén的瓮城去。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