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68章 想不出题目了

第六十八章 想不出题目了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此章四千三,够féi了!

六月初一过小年,这11年真就已经去了一半了!

假山、鱼池、回廊、huā圃,后院huā园的面积虽小,但构思巧妙,建造的极是jīng美,完全一派江南园林的气息。\\???提供本章节最新\\apyyy.??快读小说

山间流水潺潺,池中鱼戏翩翩,风景雅致,即便是梁纲,在藏躲之中也不免的多瞧上两眼。

从后院上前,一路小心避过一个仆人和两个丫鬟后,他寻机跳入了一个偏院。

虽然这儿的守卫和人口密度远不能和道台府相比,但是在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梁纲也没那个水准能一个不少的躲开这院中之人。所以,他是尽快寻个藏身之地为上,好等到晚上去城北寻那个“遇连生”。

这偏园并不是很大,面积和那个后huā园也就差不多。但装饰上与后huā园颇有相通之处,很是清幽绿雅。

院内通道上全部都是方形的青砖铺地,被过道隔开的地方或是种上绿柳、huā树或是修葺成一个个的huā圃。左右各有三间厢房,正方向则是一栋三连居的套房,一律的卷棚顶,倒也方便他夜间出行。

“唏——”正房中,梁纲看着房中的布置倒吸了一下牙huā子,“这怎么看着像是nv眷住的地方啊?”房内一尘不染不说,还有一股微微的清香气充斥鼻间。布幔巾衬sè调清淡,完全不像是男人的选择。

没时间去多想,即便是nv眷的地方,现在他也只能往里面钻了。那左手处的房间中时不时的嬉笑声明显的在告诉梁纲,那西间里有人。“但愿别被人当做采huā贼……平白坏了自家名声。”

从穿越到现在,两个来月梁纲完全是杜绝nvsè,这不是他没有那个想法,事实上回到了古代兜中又有钱,能有几个男人还洁身自好的?梁纲做苦行僧,不是他自己自愿做,而是那现实情况不允许他生出歪心眼来。且强*jiānfùnv之类的事,他也不屑去做。yín贼、强*jiān犯,是这个世间最该被千刀万剐的东西。(这类人已然不该被称做‘人’)

如果因为今天这事儿,而被传出‘采huā’的名声来,那他可就冤枉大了。

月白如华的chuáng幔,古sè古香的雕huāchuáng,木制的衣柜,木制的梳妆台,木头的mén,木头的窗……梁纲环视一周,发现能供躲人的就只有木头的chuáng下了。

“紫烟,泡杯茶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外面一声清脆的叫声响起。

梁纲躲在chuáng底下,老老实实的呆着,时间一长这眼皮竟然直打架,隐隐的困意上头。虽然生硬的地面躺的时间长了会凉气bī人,可比起以往几日他睡觉的地方那却是好了不知多少倍。而且西间的人也从没过来查看过,警惕xìng再一松懈也怪不得他发困了。

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惊醒了梁纲,整个人反shèxìng的绷紧了身子,两臂、双tuǐ、腰腹都绷得紧紧地,浑身刹那间涌动的力量足以将头顶的雕huā木chuáng顶翻了出去。「域名-..-请大家熟知」

李盈盈伴着二哥李永成进了正房客厅,丝毫不知情,一个人已经趁她出去的这段时间躲进了她的chuáng下。

西间里立刻涌出了两个脆生的小丫鬟来,年纪与李盈盈大小相差不多,一式的打扮,齐眉的流海,长及腰间的辫子,细布的短上衣,宽大的袖子,外罩这一件侧扣背心以及到了脚踝的长裙。区别只在于一个颜sè偏紫,一个颜sè偏绿。

“小姐。”两个丫鬟向着李盈盈道了一声,然后齐齐给李永成见了一礼,“见过二少爷。”声音中透着一股从前说没有过的敬意。

李永成似有察觉,转而又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紫sè衣服的丫鬟随即出去泡茶,厅中只留下绿sè衣服的丫鬟服shì。

李盈盈、李永成二人在厅中坐定,望着李永成,李盈盈一时间真不知说什么好。她之前只把仅有的一丝希望寄托在父亲那里,却没想过李永成会用如此jī烈的手段直接把事情做绝了。“二哥……”

李永成此刻爱惜的看着自己瘦了一圈的妹妹,对于她的‘抱歉’无一点领受,“二哥是个男人,富贵功名自己取,怎么能让你的一生幸福去换?”

“说起来该抱歉的是我这个当哥哥的才对,若非我院试不中,连个小小秀才都拿不到,你和爹又怎会……”

“好了二哥,这些咱就不说了,不都已经过去了么。”李盈盈两眼微微沁泪,但还是适时的阻住了李永成的话头。兄妹这么多年,谁还不了解谁!“今后再想啊,就想想好的,您跟着叔父考功名,大哥帮爹好好做生意,小妹将来也找个好夫君…………”这话若是别的场合李盈盈可能还说不出口,但是现在为了安慰二哥说起来确实很是顺口。

兄妹谈心,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穿绿sè衣服的丫鬟已经消失在了厅堂中,而李盈盈叫的茶也没被端上。

“二哥,您给我讲一讲梁纲的事,他就是德安府出来的。”李盈盈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伤情来得快走的也不慢。说是小nv孩心境,也可以说是为了转移话题,她慢慢的就把话题靠向了梁纲。

梁纲——短máo反贼,就是德安府第一个闹出来的,这事情整个湖北的百姓怕都知道了。想到从随州回来途中所遇到的那个人,李盈盈心中就是一阵阵好奇。虽然她在家中得宠之极,可nv子毕竟是nv子,就算是再得宠也不可能像男儿一样游走四方。从出生到现在,除去武昌拜陈家和上武当山还原外,去随州的那一趟就是她出mén最远的一趟了,也是最轻车简行的一趟。不想回来的路上就出了那么一档子事……

梁纲的名声一直就没再李永成的耳朵边衰落过,他去的时候正赶上大围捕末期,梁纲跳脱而逃,等到李永成初步适应了族学并且jiāo到了几个说的话上学友之后,界牌口的那档子事就爆发了…………之后就是一系列的震动,再等李永成从随州则返回襄阳,从北mén码头上岸就再是听到了梁纲在襄阳的这一系列事情,也至此知道了他的姓名。

“此人武艺惊人倒还在其次,主要是他实在胆大包天的不可思议,你看看他这一系列的举动,已然是半点不将朝廷官府放在眼中,这一点倒是真让为兄震惊。”李永成详细的给妹妹讲了自己所知道的梁纲的一应事迹之后,如此评价道。叹口气再说:“也不知是哪里出来的这样人物,惊世骇俗啊!”最后断言:“此君今已是我湖北第一反贼,而等到京师方面反应过来,这‘天下第一反贼’的称号怕也就落到他头上了。”

如同听评书看大戏一样,李盈盈在一旁是眉飞sè舞,心中只感觉是阵阵刺jī。而且因为梁纲的一系列举动中,除了所杀官兵、巡校等外,杀的人皆是该死之人,倒是和杂书演义中的‘大侠’很是类似。“反贼,哼,我看是大侠还差不多。那刘家的人和那黄扒皮那个不该死?还有那个邱大人,若真是为民父母,之前放着黄扒皮胡作非为他怎么不抓,现在倒好,一下抓了那么多的无辜百姓,死了也是活该。”

中国百姓从古到今心中都有一个侠义情节,即便是李盈盈这样的富家nv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对于梁纲首先想到的也不是‘胡luàn杀人’不对,而是他在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这与陈广亮的心理变化都是有一丝相通之处的。

李永成微微一笑不语,他到底年长了两岁,外出多阅历也多,虽然对梁纲的行为不无赞赏,但也决不会主动称赞。不提倒霉的那些家都是富人,单是他多年诗书读下来,儒家礼教学下来,他就不会和梁纲这反贼主动去‘同流合污’。

而且梁纲的那一头短发他也不能接受。“身体发须,皆父母所赐”,这是中国人千古以来的传统观念,虽然这一信念已经被满清打的千疮百孔。可要再来一次,却也…………

(搞理发的人都应该感谢满清,因为正是满清让中国出现了剃头匠这一职业。虽然我听说清朝时的剃头匠都把关二爷当做开山祖师)

“二哥,你不知道吧,事实上我和爹跟那个梁纲是见过的。”突然压低了声音,李盈盈趴在自己二哥耳旁放出了一个大炸弹。

“什么?”就像突然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一样,李永成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极是尖利刺耳,身子也下意识的想跳起来。意识到自己失态,李永成连忙放弯了身子,向着依旧捂着耳朵的李盈盈急声询问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还有谁知道?”

李盈盈róu着耳朵,一脸嫌弃的看着李永成,“还是个男子大汉呢,这点变故就吓成了这样。”

李盈盈越是如此,李永成就越能肯定事情是真的,“别搞怪,赶快告诉我,这事可闹不得虚假。”

“是这样的。”看到李永成真的着急了,李盈盈也不逗他了,就将那次路边小店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那个人肯定就是梁纲、时间、打扮上都符合。”如今梁纲的姓名已经公开,这名字反到真成了一个代号来代表他了。不像是代表一个人的姓名,而更多的像是代表着之前的“反贼、短máo、短máo贼”等几种绰号的一个代名词。至少在这李盈盈口中,梁纲来梁纲去,感觉着和之前短máo来短máo去或是反贼来反贼去没什么区别。

“这么说知道这事儿的外人,除了那对不相识的小店掌柜父子外就只有庚明和新武大哥了?”李庚明是李家的家生子,杨新武从他父亲起也是两代人几十年都在李家当车夫,这都是可以信得过的。看到李盈盈点了点头,李永成这才松了口气。“这就放心了,他们是绝对没问题的。”

“小姐,小姐,二少爷……”绿衣服的丫鬟惊似的从院mén处跑进来,也不知她是什么时候出的院子。“出大事了,出大事了,那短máo又杀了个当官的,就是水营的千总张毅伟,那黄扒皮的姐夫。”

梁纲现出形迹也有这么多时间了,城内绿营兵、衙役等的调遣终于完成了,对着城西的清查大搜捕终于是开始了。

被叫开了府上大mén的李府阖府上下这才知道梁纲又惹事了,而且还当街lù了形迹。此时进府搜查的绿营兵、衙役已经到了大堂了。这个叫做绿华的小丫头就是在前面听到了这件事后这才飞似的跑回来报告。

小丫鬟把听到的事情这么一讲,房内的李永成、李盈盈兄妹,mén口的紫烟以及院内另外的几个使nv和老妈子纷纷呆住了。参将mén前当众杀人,还是在那么多武官、亲兵的瞩目注视下,这实在是太让人怀疑自己耳朵了。

里间chuáng下。此刻梁纲已经知晓了这间房子的主人是谁了。从客厅到里间,这样的距离还不能完全把声音阻隔,依靠着强劲的听力,之前李家兄妹的对话他也听到了一点,但对于二人的身份却是全无了解,只是感觉这位小姐的声音tǐng悦耳的。直到李盈盈小声讲起了自己与梁纲小店相遇的那件事。虽然是小声可也有只言片语传到梁纲的耳中,这时他这才知道了谁是谁。没想到自己这么胡luàn的一翻竟然跑到了那对父nv的家中。“可真是有缘啊!”

梁纲心中tǐng乐的,这个小丫头可算是自己下山之后遇到的第一个nvxìng,长的也很漂亮,虽然年纪小了一些。对于那一段经历,他现在还记忆犹新,小店老掌柜的人情世故和李元清的知情识趣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上了活生生的一课。

然而心中刚乐呵没几下,绿华小丫鬟就传来了噩耗。“妈D!”狠狠咒骂了一句,清兵竟然进府搜查了,“那……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躲下去呢?”

府上大堂。

李元清、李永昌都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绿营把总和着知府衙mén的一捕头,旁边陪坐的还有这一片的地保。

捕头正是曾大寿,他徒弟王明连同十多个衙役和数十名绿营兵正在mén外候着。

“后宅是贵府nv眷所处,我等一群丘八那里敢去打搅,这点请李老爷放心。”手中mō着一锭二十两的银子,绿营把总一脸赔笑的向着李元清保证道。另一边的曾大寿怀中也多了一锭十两的白银,一脸笑容都能在脸上堆出huā来了。

最下手坐着的地保咽下了一口茶水,同时不经意的咳嗽了一声,右手捂在嘴边,再放下时手中已经多了块碎银。

“如此就有劳了。”李元清起身一抱拳,几十两银子而已,能卖府上一个安宁值了。向着身边的儿子一示意,说道:“永昌,去领军爷、差爷们走一趟。”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