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69章 卧房

第六十九章 卧房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卧房。\\??í群3∴\\apyyy.??快读小说

刚踏入两步,李盈盈的眉头就立刻皱起,小巧的鼻子嗅了嗅,空气中一股隐隐的酸馊味道传来。

“什么味道?怎么酸嗖嗖的!”四下打量着卧房内的布置,一如往常般的清洁、静幽,没什么不同啊,可这股味道是哪里来的?李盈盈皱着眉头往前走,循着味道渐渐靠近了雕huā木chuáng。

味道越来越重了,之前仅仅是隐隐约约可以闻到,现在她已经清晰地能够判定——那味道就是来自chuáng下。

到底是什么东西,心中想着李盈盈就想靠近准备弯下腰去看。但是蓦然的,她脚步停了下来,整个身子忽然间僵住了。看着木chuáng的双眼中也没有了之前轻意,而是lù出了惊恐的目光。

两个贴身丫鬟紫烟、绿华都是跟随了她三四年时间的,知道她生xìng喜爱洁净,每日都会在她起chuáng以后将卧房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怎么会把污垢之物扔(忘)在chuáng下?

而院中的使nv、老妈子轻易进不得里间的卧房,外面的仆人、家奴更是连小院都少来往……这底下……

chuáng底,梁纲。

听到有人进来,他就忙把身子往里缩了缩。清兵、衙役都已经走远了,也就是说自己在这里丁点危险都没有,可别临mén一脚栽在了这个小丫头手中。「域名-..-请大家熟知」

所谓的搜捕不了了之,这点并没有出乎梁纲的预料,像这样的府宅豪mén,怎么可能容忍一群当兵的当差的去搜查他们家内眷所住的后院?果然是连声音都没听到,只是先前的那个小丫鬟往来传话,事情过了不到两刻钟就万事大吉了!

然而…………

听到李盈盈那句下意识的嘀咕,梁纲心中暗叫不好,“怎么就忘了这一码?”自己一身的酸汗馊味连自己都能闻得到,多日间往来奔杀,水中来雨里去,身上的衣服都不曾替换,这味道想遮掩都难。而这位大家小姐自幼娇生惯养的,又爱这般清洁,哪又有闻不到的道理。

待看到李盈盈的脚步突然在chuáng前停下,不再动上一动,梁纲心中就明白了,人家怕已经是怀疑了。“别慌,我不会害你。”既然形迹已经lù陷,那还藏着躲着干嘛?梁纲怕李盈盈受惊大叫,先安抚了一声,然后双手双tuǐ齐齐用力,如飞蛇一样‘嗖’的一下从chuáng底窜了出来,然后右手在地上一撑身子凌空打了个转稳稳地站下李盈盈对面。

虽然人冰雪聪明,可毕竟是十五岁的小nv孩,在后世才是一个初三的学生,突然间被人藏进了自己卧房,在如此礼教之下没立刻大喊大叫已经算是镇定的了。

事实上李盈盈双手捧在xiōng前也不是不想叫,但是一开始是完全吓得软了身骨,紧张的想叫都发不出音来。而随后梁纲反应的极快,先是安抚了一声接着人就lù了面。

“是你?”看到一道人影从chuáng下窜出她人都快吓昏过去了,但接着看到与自己脑海中的面孔完全wěn合的那张脸,李盈盈浑身的紧张感瞬间去了大半,只剩下一丝惊喜和无尽的不可思议,“噢,怪不得官府在这一片挨家挨户的搜捕,原来你真逃到了这儿来了。”

想到之前来府上搜捕的绿营兵和官差衙役,前后已联系李盈盈恍然大悟。先前她脑子都吓懵了,一片空白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的。

“迫不得已,无奈之下跳了进来,却不想是小姐家。”梁纲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和李盈盈再次见面,因为他和李家父nv完全是两条道上的人,纯粹的是平行线,之间应该完全没有jiāo集才对。“先前惊扰,抱歉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招呼不打一声就跑到了人家闺房中就已经是天大的不对,而且前一刻李盈盈也肯定被吓得不轻,说一声抱歉完全应该。

定下神后,李盈盈脸sè立刻红了许多,不是气血正常的润红,而是害羞的cháo红。基于之前的jiāo集和对梁纲事迹的了解,她对梁纲并不感到害怕,也觉得梁纲不会伤害到她。所以这害怕之心一去,害羞的心理就立刻占据了绝对上风——毕竟这里是她的闺房啊!平日中连二位兄长都不让进的地方,现在竟然有了个十足十的外人……

无论是自幼灌输的礼教大防,还是nv孩家的心理,此刻除了害羞绝对还是害羞。

看着李盈盈烧红的脸颊,梁纲倒是有些明白,虽然他还把对方当成一个小丫头片子,可在这个年代这样的小丫头片子已经是可以嫁人的了。自己如此的潜进人家闺房中来,对方要是不害羞反倒是奇怪了。

可她再害羞也没办法,自己是不可能出去的。梁纲瞄了一眼外面,隐隐的还有声音传进,怕是只要一出去就立刻会落人眼中。

“这个…你……嗯,随意,我就躲在chuáng底下,绝对不会做别的事,等到了晚上立刻就走。”看着勾着头羞得脖子都红了的李盈盈,梁纲也觉得甚是尴尬,这干的叫什么事啊?

但好歹他之前听到过李盈盈和李永成对话中的段段落落,知道眼前的这个大家小姐对自己并没有敌意,反倒是把自己当成了除暴安良的大侠了。如此说来,出卖自己的可能xìng就极小了,自己躲在chuáng下倒也是安全。

抱拳一躬,梁纲俯身钻进了chuáng下,他知道自己站在这儿除了让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片子不带劲外加尴尬和害羞外,没什么作用。即便对方再崇拜自己,她自幼被灌输的礼教大防也使得她不可能主动找自己说一句话。

“呼——”小手拍着xiōng脯,李盈盈眼光余角看到梁纲闪身窜入了chuáng底,心中这才大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两边面颊红呼呼的。回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满面羞红的自己,李盈盈感觉两颊是更加的火辣。今天开始,那张chuáng她是再也不敢靠近了。

“你……是要到…晚上……才走吗?”半响后,李盈盈扭过头,用蚊子声一样的音量小心的向着梁纲问道,一张漂亮的小脸蛋紧皱在一起,上面全是想哭的表情。

却是这才意识到梁纲之前那句话是什么!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