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74章 宋之清、王聪儿

第一卷 短毛反贼 第七十四章 宋之清、王聪儿

收藏太不给力了!

从王邵谊家出来,梁纲依旧是坐着小轿。yyyYY手机小说已经经历了一趟,所以现在再坐就没了之前的提心吊胆。外面的白莲教中人足以保住自己的安全,这一点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被他们用事实给证明了!

轿夫的水平很好,梁纲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过大的颠簸,借着这个空闲他仔细思意起了王邵谊的那些话。

时间缓缓转过,轿外的喧闹声似乎丁点都没有传入梁纲的耳朵,眉头或紧或舒,脸sè或yīn或沉,他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心念中。

“啪——”感觉轻轻的一震,梁纲从沉思中醒来,发现轿子已经落地,伸手挑开小帘,就见已经是到了遇连生的后院。

…………

“梁兄里面请!”樊人杰招呼梁纲进了房间,就见房内除了自己上午见过的李全、高成杰二人外,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清瘦文人和一个极年轻的少*fù。

那‘文人’不是文人的可能xìng倒是更大,虽然一身的长袍,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很有智者的装扮,但那一身的江湖气息却是遮也遮不住的。

而那个少*fù,长的是极为漂亮,皮肤细润如yù,柔光若腻,可给梁纲印象最深的则还是她那身气质。脸上带着一丝浅笑,一双眸子像浸在水里的墨晶石,又黑又亮。整个人上下没有带一件首饰,素洁清净,没一丝的媚气,腰板tǐng得直直,英姿干爽,又有着一般nv子所没有的沉稳大气。至少在梁纲行注目礼的时候,没见一丝的羞涩扭捏。就是年纪太少,即便已经是fù人装扮,也年龄不可能满二十去。

“梁兄,我给你介绍一下。”樊人杰走上前一步,一引那个四十来岁文人,说道:“此是我西天大乘教之掌教教主。”再一点那个妙龄少*fù,“这位是我襄阳教区的二师父,齐大师父的内人。”

宋之清、王聪儿,梁纲脸sè倏然一穆,抱拳向着二人一拱,“不想是宋教主、齐二师娘亲面,梁纲见礼了!”王聪儿,竟然是王聪儿,漂亮的有些出乎梁纲的预料,可那身气质,英姿飒爽,却已然能同历史上那个指挥着千军万马陕鄂五省的nv英雄联系上。

“哈哈,梁兄弟见外了不是,都是一家人,哪里用得着那么多的礼数。”宋之清两步上前一把拉下梁纲抱拳行礼的手,拍着说道:“早就听闻过梁兄弟的事迹,今日总算是亲见一面了,仰慕已久,仰慕已久啊!”

看到三人已经互通了话,樊人杰知趣的退出了房间,他是齐林坐下弟子,北会中的掌柜,就犹如薛国玺在西天大乘教一般。可虽然在北会中的重要人物,但同眼前的四人相比分量却是轻了许多,这个会议他还不够资格列席。

没有过多的废话,宋之清此次前来明显就是为了梁纲江北立足的事情而来的,所以两句客套话之后就立刻进入了正题。“谷城四县在湖北已经算入了鄂西山区,山高林密、民风彪悍是个拉杆子的好地方,梁兄弟若是想在那一带某事,我西天大乘教愿助一臂之力。”随后就徐徐道出了四县的一些地理优势,皆中要害,谈吐之间确是有一副老谋深算。

若非是梁纲已经在王邵谊那里打了预防针,此刻怕已经是急火心起,恨不得一步跨到谷城四县那里去了。可即便是如此,他也是心动如cháo,因为宋之清一些话是挠到了他痒痒处。

“同样的二百人,在别人手中生不出大事来,可要是梁兄弟入手,以你那一身过人武艺,摧城拔寨,拿下几个镇子还不是轻而易举……”

“四县大小镇子、村寨林立,只要能破的一处,所得粮食都能吃喝几月半年,就算是官兵围捕,拉着他们进山兜圈子就是,耗也能耗死他们…………”

如果宋之清的那些话中能够把己方补给这方面给圆活了,那还真有几分后世牵牛战术、游击战术的影子在。可惜他那些话一概滤去了己方补给,似乎进了深山老林,梁纲的人马就成了铁打钢铸的了,不用吃不用喝,照样能满山遍野的跑,也不会累。

“呀呸的,老家伙忽悠我。”如果是一般人可能还真信了,梁纲却是不同,不说他在王邵谊那里已经打了预防针,便是他在二十一世纪的见闻也足够他从中发掘出破绽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任何一支军队,粮食补给都是最重要的一环。不然的话红军过草地时,又怎会饿死、掉队了那么多?

而且梁纲也不相信他那些未来的“手下”素质会有那么高,钻山越林三四天还成,以土匪的素质,时间一长怕是用不着清兵围剿,自己就已经偷偷落跑了。

梁纲就算是能躲过官兵的围捕,手下实力也会大大受损一次,真正的不死也要脱层皮。

忽然间他心中再是一动,会不会这就是白莲教的真实目的所在呢?王邵谊说了,“自己在江北立足,那纯粹等于是在招惹绿营招惹官府,是在所有的官兵衙mén面前树个靶子。”

而以白莲教对自己的重视,也不像是把自己当成一次xìng用品,用过就丢的。那么极有可能就把自己当成吸引绿营官府注意力的箭靶……

惶惶中,梁纲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的自己如若一只打不死的小强,活蹦luàn跳在江北四县。队伍每一次扩大就会面临官兵的进剿,然后接着的就是又一次的缩减,但是在白莲教的大力帮助下自己却始终能落而复起,一直活跃在襄阳绿营官府的眼中。

王邵谊家。

梁纲走后,又一名不速之客来到了王邵谊chuáng前。“就只有这些?”救助姬氏兄弟?倒是符合他的xìng格。王元兆心中这般想着,却依旧目光冷冽的看着躺在chuáng上的王邵谊,寒声说道:“你要放聪明点,若敢有隐瞒,倒霉的是你全家。”

王邵谊一脸苍白的看着méng脸的王元兆,连连点头称是。在心中却暗自发笑,白莲教这回怕是“算人不成反被算,偷jī不成蚀把米”了。不要问王邵谊为何会知道梁纲的同党是白莲教,他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知府、道台幕僚,脑子一转就什么都想清楚了。在襄阳城内,有立场帮助梁纲,并且有这个能力大白天的抬着梁纲到处转悠而不被官府发觉的,除了白莲教外别无分号。

想起梁纲离去前对自己说的话——若有人前来相问,你只说姬氏兄弟之事,余下的半个字也不准往外吐lù。

“真是好缜密的心思,连自己的同党都防备着!”蓦然的,王邵谊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荒诞的念想,梁纲这个反逆,似乎有的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