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75章 出襄阳城了

第七十五章 出襄阳城了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下一章开始练兵建班底,有的朋友可能都等不及了吧!

临窗而立,王聪儿面上颦眉微皱,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í群4∴㈥㈠㈧\\yyy.??YY手机小说

王聪儿并不认同教中定下的那套策略,与梁纲这样的人打jiāo道,她认为更应该在坦诚相待而不是来虚情假意那一套。

虽然“起落”间可以用梁纲的‘自身目标太大’这一借口来解释,可谁也不是傻子,难保他在一两次后就不能察觉出什么来。事情一旦lù馅,梁纲反噬起来,要付出的代价之大,西天大乘教可能都无法承受。

要知道一件事,梁纲在襄阳府是有同伙的,现在自己教会已经明白的lù在了梁纲眼前,可他的同伙却还依旧隐藏在暗处……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一身公服的齐林走进房间了,王聪儿都没察觉。

从沉思中醒来,王聪儿向着齐林一笑,上前接过了他的腰刀,“没什么,就是还在担心。”

夫妻间的心思都不瞒人的,王聪儿如何想的,齐林心里自然清楚。闻言也是一笑,“放心,教里都已经做好了周详安排,保证能伏住这头猛虎。”齐林心中一直有个念想,就是将梁纲收为己用,所以他极赞同教中定下的这个策略。认为梁纲若是‘败’的长久了,次数多了,连番打击下心气低沉,是很有可能就此投向北会的。

在张家集时,张汉cháo就曾隐隐的试探过梁纲心意,明白梁纲无意投向西天大乘教。所以宋之清、齐林等人对于李全、高成功二人初次与梁纲会面时发出的入会邀请,也就没抱多大的希望。事情也果是如此,梁纲干净利索的拒绝了加入西天大乘教。

这样一拉,齐林实现自己心愿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希望寄托在后者的策略上了。**?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梁纲不是一个甘居人下的人。”丈夫的心愿王聪儿也清楚,北会教众虽是以万计,可还真找不出一个如梁纲这般悍勇而又不缺头脑的人来。而且更重要的是梁纲重情义,心怀着一股恩仇侠气,若是能够加入北会,就可放心了使用,来年起兵之时必为军中一员大将。

只知道嘉庆元年爆发川楚大起义的梁纲并不晓得,事实上早在乾隆五十五年时,宋之清就已经开始了有计划的展开和筹措起义。此事西天大乘教上层人士都已然皆知。

“不甘居人下?”齐林眼中lù出了一丝失望,对于妻子的眼光他还是很信得过的。王聪儿人虽长得漂亮可家境却是艰难,幼时丧父,能够长大全靠着母亲拉扯。自幼随从母亲走南闯北靠卖艺为生,见多了世态炎凉也看多了形形sèsè,年纪虽轻可这看人的眼光却很是老道。

“此人气势轩昂,但威而不欺人。之前只是听说他的传闻,今日一见却觉得这人真不简单。在我教中,面对着教主,而能不卑不亢落落大方,毫无谦卑姿态。而且谈笑间顾盼左右,目中睥睨之sè不显自lù……”

遇连生后院。

同王聪儿的临窗而立一样,梁纲这时也是站在窗前,双目静静地注视着院中的人、物、景。面上无一丝的表情,平静的接近冷漠。

王邵谊的话,西天大乘教的话,他心中此时都已经想了个明白。西天大乘教打的什么注意也是一目了然,于是乎原先满心的感jī之情现在已经全然褪去。

之前,西天大乘教的帮助,在梁纲心中代表着的是情意,那是西天大乘教对自己的恩情;

现在,西天大乘教的帮助,在梁纲心中代表着的是生意,那是西天大乘教对自己未来所付出代价的提前预知。

一切都想明白了,双方间也就无所谓恩情厚意了,有的在梁纲眼中只剩下一桩生意。

他心中也没什么怒火,虽然西天大乘教‘虚情假意’他,làng费了他大半天的感情。但是双方之间既然已经成了生意,那生意场上如战场,什么yīn谋诡计施展出来都是应该。自己看透了,是自己的本事,看不都那就活该被别人耍。

后世的商场之上什么肮脏手段没有?

梁纲如此说服着自己,如如此说服着自己忍下这口气。现在并不是翻脸的时候,无论是在城中还是在城外,自己还都需要西天大乘教的帮助,所以这口气必须也只能忍下。

无言的‘火’在梁纲身体里燃烧,这一刻他是多么希望、渴望着拥有力量。

“是该出去的时候了!”襄阳城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陈桓军一家已经被放了出来,排客们也都在今天被放了出来。施南林被自己书房的那封擦着匕首的信给吓坏了,当下不顾彭之年的反对放了陈桓军一家出来还有连同的那几个排客。

你彭之年府上守备森严,自己的衙mén里可没这份力量!一想到那把匕首,施南林就只觉得自己脖子里凉嗖嗖的,不放人,说不定下一会匕首就是割断自己脖子了。

四十来家排客,没被抓去人的,一家补偿十两银子;而被抓去了人的,一家补偿五十两;陈桓军一家则是得到了一百两银子。

差别那么大是因为,出来的这些人中,除了陈桓军母亲和他小弟外,余下的全都是一身的伤迹。尤其是陈桓军的父亲,一双tuǐ几乎都被夹棍给夹断了,后背和屁股上更是血ròu模糊。而且陈家的家当这一场冲突中已经全部毁于一旦,只补偿一百两银子梁纲心中不但不觉得多,反而还觉得少,另外示意陈和轩再给了二十两。

哗啦啦的又是六七百两银子散去,看的北会和西天大乘教总舵的一些人个个眼红的跟兔子一样。

第二天,坐着一乘小轿梁纲一路坦途的出了拱宸mén,前来给他送行的有宋之清、李全、王聪儿、高成功等等一大批西天大乘教的上层人士,而到最后梁纲还是没能和齐林,这个啃了一朵鲜huā的老牛见上一面。

两大箱子的东西已经变成了一只箱子,九环钢刀自然不会少,那包金yù首饰也带了上,除此之外就是三千两的白银。

至于剩下的两千多两银子,随同着一张订单梁纲一起jiāo给了西天大乘教。

腰刀——一百把;

长枪——一百杆;

藤牌——三十面;

长弓——二十张,配利箭一千支;

外加火yào一百斤、米面二百石、猪二十头。

仔细一点,扣除掉所有的费用,这笔生意西天大乘教赚个五六百两银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

与此同时的西城mén,一只小船已经顺流漂下。

船上所载的二人,陈广亮、陈桓军是也。

因为陈桓军的关系,其一家人和陈广亮一家算是接上了关系。秉着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念头,陈和轩好人做到底,亲自将陈桓军父母和其小弟送去了自己老家兴隆集。有着一百多两银子在,是足够陈桓军父母和小弟安安稳稳生活下去了。

而陈广亮身边则是多了一个小跟班,正好他也受了梁纲的指示要去东南走一趟,身边有个跟班也是好的,毕竟他身上揣着有整整五千两的银票。

ps:明天也是三更。一更早八点,二更还是定在下午两点,三更是晚上九点。

才一章存稿,人生真是痛苦!!!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