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第79章 顺理成章

第七十九章 顺理成章

“二位这边请!”引路的西天大乘教弟子满脸冰冷,将手一摆,一条幽深的巷子显在了张世龙、张世虎二兄弟面前。\\??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apyyy.??快读小说深巷的尽头是一个侧开的院mén,即使离得比较远二兄弟也能看到那mén上的黄铜扣环。

张世龙和兄弟突然间被提了出来,心神就已经绷得紧紧地了,此刻再看到面前幽深的小巷不仅吞咽了一口吐沫。虽然他武艺练得不错,胆子也不小,可毕竟是平民百姓出身,小家小户的实在是没见什么市面。人生中所经历过的最刺jī的事情也不过是拦路打打劫而已!如今西天大乘教和梁纲所表现出的这幅做派已经是深深地震动了他。

二兄弟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彼此心中的忐忑,张世龙向着那名引路弟子点了下头,然后只能提起胆量伴着也在紧张中的张世虎就走进了深巷去。

“哥,这几天我一直是提心吊胆的,这地方怪里怪气,咱们还是早溜为妙。老三、老四还在外面等着咱们呢?”张世虎浑身肌ròu绷得紧紧地,身子都要发硬了。到这地方已经四天五夜,可他这心却一直都没能踏实得下。就因为对方的做派太势大了,这几天的集训骨子里也都透着一股邪气。

便是这股邪气,平日中胆大心高的张世虎,从骨子里感受到了一股畏惧。这是个人面对庞大集体时,所产生的一种恐惧。“哥,我看咱们过会儿就动手,不杀人只要能劫持一个头目,换咱们兄弟平安就成。”

“紧声,别说话,到地方了看情况再说,咱们见机行事就是。”张世龙强用着一种轻松地语气说话,可实际上也是满心的警惕。

mén内就是一个直通道,顺着往前走可以直到梁纲现在等候的那间房屋。这地方本是西天大乘教的一个秘密据点,在外面开来只是一座大宅院,可谁又知道里面自有一番小天地。

梁纲也能在栅栏边上的小屋内见一见张世龙、张世虎,但是为了给二人施加一种心理压力,同时也是给自己披上一层神秘sè彩,梁纲决定在围墙外的一间密房中见这二人,且特意安排西天大乘教弟子指引着这两兄弟走一趟那条深巷。虽然没有学过心理学那一套,可想想也能知道,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独身走在深巷,心底的那份紧张感无形中就会被jī发出来。\\. 首发\\

就好比深夜中,在漆黑的夜sè下自己一人抹黑走在回家的小道上,四边静悄悄地,一点声音一个人影也没有,就算是自己所熟悉的道路,心底也能生出紧张来,况且是眼下的这种情形。

人吓人,向来是能吓死人的。而人心底的恐惧,也向来是无穷尽的。

深巷的入口,先前引路的西天大乘教弟子此时脸上已经恢复如常,一脸和气的看着跟来的一个师兄弟,完全没有了在张氏兄弟面前的冰冷漠然。

“里面除了梁爷就三师兄一个人在,要是那俩兄弟起了坏心,打起来可怎么办?那张龙的武艺可是很了得的!”跟来的那个西天大乘教弟子伸头探看了一眼,缩回来担心的说道。

这几天中,梁纲待在这里给这群留守的西天大乘教弟子可是带来了很大的好处,除了吃喝方面跟之前比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外,还有就是钱财上的收入。梁纲出手大方,定的标准就是每人月钱白银五两。虽然这些普通弟子在收入上完全不能同胡仲元四人相提并论,但对梁纲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恩戴德,提起来全是清一水的“梁爷”。

钱财揽人心,利益结jiāo人,无论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那都是一试一个准。

“嗤——”引路弟子发出一声痴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师弟,一巴掌拍在他肩上,说道:“傻了你,也不看看梁爷是什么人?在他面前,哪有张家兄弟得瑟的份?他们算个什么?”

“啪——”那弟子两眼一闭一巴掌拍在了自己额头,“是傻了,是傻了,忘了梁爷的身手了,这些天只当是财神爷了。”

…………

“梁爷,人到了。”那三师兄在房mén外扣了一声然后叫道。

“让他俩进来。”梁纲的声音接着从里面悠然传出。

此时张世龙、张世虎正一脸古怪的面面相觑,这直走进来是只有眼前的这个引路人一个人在啊,听那房间了也是静悄悄的,显然没几个人,甚至可能就只有那个所谓的‘梁爷’一个,他就这么大的胆子,敢单独见自己兄弟,他就不怕……

三师兄将房mén推开,斜身往旁边一列,右手往房内一引,不理两兄弟古怪的表情,熟视无睹一般,再道了一个“请”字。

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张世龙、张世虎自然是只能进去,却见房内当真是只有一个人在!

安坐在大椅上,看着mén口一脸惊sè全表现在脸上的二兄弟,梁纲温尔一笑。

“啪——”房mén闭合。

也不只是被房mén关上的声音惊醒,还是被梁纲那个温和的笑给回过了神,两兄弟忙向着梁纲抱拳见上了一礼,齐声叫了句“梁爷”。这两个字俩人叫的自自然然,心服口服,此刻他们心中原有的luàn七八糟的想法已经全都抛在了九霄云外。

在梁纲这样的巨孽杀星一般存在的人面前谈动手,那不是老寿星上吊自寻死路么!现在张家二人是要多恭顺又多恭顺。

房间内还有四个座位,那是胡仲元四人的,现在空着梁纲却没叫两人坐下。他是来收手下的,不是来jiāo朋友的。现在他所面对的只是两个能打一点的武夫而已,又不是什么身怀盖世之才的奇人谋客,或是能征善战的绝世名将,哪里需要去表现自己的爱才如命、求贤似渴。

这俩人买下的时候,人贩方面也给了底子,都是拦路打劫被抓被破获的máo贼,梁纲的现在的身份足以压住镇住他们。再去表现自己的“爱才如命”才他娘的是脱了kù子放屁——多此一举。

而且对付这种人,直言直语才是最好最适当的方法。什么事情都挑明了,亮明白的来说,反而是能痛快了事,更清楚的表出自己的心意来,也正好对他们的脾气。绕圈圈只能是碍事。

果然,梁纲才一提要收二人做手下的话,张世龙、张世虎就面lù喜sè磕头拜了下去。一切都是简简单单,却又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你们二人武艺都不错,怎么就被官府抓了去?”对于这一点梁纲始终有些不解。张世虎身手没lù就不说,单看那张世龙,一身的武艺也不是一般的勇猛能比的,手上若有了趁手的家伙,怕几十人都拦不下。这年代的练武之人,可没几个是单练拳脚的,那都是练拳的同时也苦练着兵器的。

而就官府衙役和巡检司巡校那样的能耐,就算是碰了个正着,他们又怎么可能拦得住这俩兄弟突围?梁纲真的不解。

张世龙讪讪一笑,对着梁纲只说是倒霉。先是自报家mén,然后提及了真姓名,还有家中的另外两个兄弟。

张家祖上就是贫寒,到了张世龙这一辈,虽然幼时跟着当地的一个老拳师学了一身本领,可家贫还是家贫。特别是他们父亲在世时,卧chuáng了将近两年才走,连连抓yào不但耗尽了家中钱财还倒欠了外面亲朋友人的一屁股帐。四兄弟成年之后,迫于生活就随了当地的风气,到江北做起了无本买卖。

四兄弟活跃在均州一带,或是一同上阵,或是分头出击,倒也小有收入。不过抢劫这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的,有着各种各样的限制,几年时间下来也只是能顾主吃喝,并把欠债也还了一部分。

半个月前,四人手中又有了一点余钱,张世秀、张世凤就回陈家铺老家去还债,这出没水陆的人就只剩下了张世龙、张世虎两个。结果第二天晚上出来做活的时候,在大làng滩碰上了均州营的一巡安队,人数有五六十人之多。

依靠勇力,张世龙可能还能冲杀的出去,而张世虎就危险了,论武艺他比自己大哥差了一截。

如果不伤一人束手就擒,绿营或是官府衙mén只会把抓到的人转手卖了去,这在江北四县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可你要是伤了人,轻伤还好,要是重伤了一个那绝对是要赔命的,更休说是杀了人了。张世龙、张世虎冲搏之中,杀伤对手只是当然,如此一来俩兄弟不但危险,就连回老家的张世秀、张世凤可能也不保。吃了亏的官府、绿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要查出张家兄弟的根底也不是件太难的事。

诸多念头在心头闪过,张世龙、张世虎丢了手中的木柄长矛,束手就擒,备报上了张龙、张虎的假名,这才有了同梁纲的这一缘分。

“欠债还钱。好,做人就该这样,要懂得知恩图报,你家欠下的那些债我替你们还了。”对于张家四兄弟前后几年都坚持还钱这一举动,梁纲从心眼里赞赏,做人就该这样。

亲戚朋友有俩闲钱也都不容易,你家老爹卧chuáng不起,人家能借给你救急,那就是对你有恩。要是自己手头里有了闲钱却只顾自己吃喝而不去还账,那就真是hún账了。

“把欠的债列一列,看看还要有多少,我找人给你兄弟送去,一次xìng还清了。以后跟了我,这想再回去看看可就不容易了。”